我们都会有个求而不得的段誉

01

钟灵收到死党高小雨电话的时候,她正在和许哲吃晚饭。

许哲穿着昂贵的高级西装,手腕上戴着块卡地亚的新款表,然后一脸微笑地看着她埋头苦吃一盘六块钱的回转寿司。

许哲和钟灵之间,就像是那块高价手表和廉价寿司的差距。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出身名门风度翩翩的许哲会喜欢上钟灵,一个即便已经二十五岁可是却依旧爱吃爱玩的小丫头,但是现在理由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毕竟再过几个月,他们就要变成真真正正的一家人了。

钟灵非常不喜欢专心致志吃饭的时候有人来打扰她享用大餐的美好,只是她一看是高小雨,才勉勉强强地接了电话,瘪着嘴道:“有话快说!吃饭呢!”

高小雨深知她的脾气秉性,也丝毫不含糊,直截了当道:“后天一中同学会啊,在钱柜,你别给我迟到了!”

不等钟灵回答,高小雨便直接挂了电话,那态度不知道比钟灵还要大爷多少倍。

钟灵朝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低声骂了几句,才抬起头对许哲笑嘻嘻道,“后天我要开同学会,你要不要和我去呀?”

“我要去了,估计你就不敢玩了吧。”许哲一脸了然道,“刚好那天要开会,你结束了给我电话,我去接你。”

钟灵扑到许哲怀里,朝着他白白净净的脸使劲亲了一口,身边的食客投来讶异的目光,钟灵也仿佛不曾看见一般,只是眨着眼睛,眼里只有许哲的样子。

许哲摸了摸钟灵的头顶,笑得无可奈何。因为那是钟灵,所以任何出格的举动都变得好像那么天真可爱,因为那是钟灵,所以好像一切都可以毫无底线地包容。

钟灵朝着许哲笑了笑,拿着筷子把寿司使劲戳进酱油碗里,然后一瞬间,好像就恍了神,甚至连许哲的模样,都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模样。

02

钟灵的名字是她沉迷于金庸小说的爸爸给取的,可惜钟灵没有继承小说里的美貌,倒是把调皮灵动的脾气学了个七八分像。

钟灵长相平凡,除了眼睛特别大之外找不到任何长得出彩的地方,她人又弱不禁风,要是混在人群堆里直接就可以被所有人忽略了。

可是外貌的劣势似乎完全抵挡不住钟灵强大的人格魅力,几乎所有人都愿意凑上去和钟灵做朋友,她成绩好,讲义气,性格豪爽,这些优点往往能完全覆盖住她的其貌不扬。

钟灵就那样顺风顺水地上了高中,紧接着像是命中注定一般,她遇见了孟迪。

她早已经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认识孟迪的,当时大家都住校,朋友圈狭小得很,无非就是小学同学的初中同学,又或者是初中同学的小学同学,人情往来,即便是从来没有讲过话,也能准确叫出对方的名字。

一中的男生本来就挺少的,长得高的男生更少,长得帅的男生更更少,而像是孟迪这样长得又高又帅的男生简直就是凤毛麟角。

钟灵很没有出息地暗恋上孟迪,因为她是个颜控。

她伪装得很好,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对于孟迪那种古怪而隐晦的心思,即便是和她同吃同住的高小雨,她也从来没有透露一点口风。她总是假装有意无意地偷听班级里的女孩子说孟迪的消息,表面若无其事,心里却偷偷记住有关孟迪的一切。

孟迪很会打篮球,孟迪的地理很好,孟迪家里是开酒店的,孟迪喜欢喝百事可乐···

钟灵心里有个叫孟迪的小地方,那里藏着有关他的一切,藏的越深,藏的越久,连钟灵都不曾发觉,孟迪就像是扎在她心里似的,越是久越是喜欢,好像喜欢不到头一样。

03

钟灵和孟迪第一次真正意义的交集是在高一下学期分文理科的时候,那时候钟灵的理科十分不错,一中又是以理科出了名的,大多选了文科的人都难逃家访的命运,被班主任一顿洗脑活生生地改成了理科。

但是钟灵却破天荒地选了文科,而且任谁洗脑都不管用,钟爸爸气得七窍生烟,提着钟灵的领子暴揍了一顿,还是没能改变她不顾一切的决心。

因为孟迪选了文科。

那是她唯一的理由,也是她唯一的勇气。

钟灵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她浪漫而又纯粹,连她自己都被自己那种感天动地的暗恋所惊讶。

文科一共分五个班,钟灵恰恰好就抓住了那五分之一的机会,和孟迪分到了一个班;一个班总共有四十个人,钟灵又像是撞大运似的成为那四十分之一,成为了孟迪的同桌。

钟灵知道,多和孟迪靠近一点点,她的喜欢就会更多一点点,她不能说给任何一个人听,她只能一个人偷偷的快乐,可是即便是这样隐秘的甜蜜,也能让钟灵觉得此生无憾。

此生无憾,此生无憾,此生无憾。

十六岁的钟灵,完全没有意识到,“此生”说的太容易,往往都是很难以实现的。

似乎是很顺理成章地,钟灵和孟迪成为了整个班级最亲密的异性朋友。

孟迪脾气火爆,和人吵架说不上两句话就要动手,唯独对待钟灵,他用心呵护他们之间暧昧的友情;钟灵容易着凉,孟迪的校服外套就常年挂在椅背上,让钟灵上课打瞌睡的时候就可以缩在外套里;孟迪时常因为篮球训练没时间吃饭,钟灵就是冒着处分的危险也要偷偷给他叫外卖,甚至只有一个鸡蛋灌饼,钟灵都硬要省下一半留给孟迪做夜宵。

时间是最能证明感情的东西。

钟灵从来不去问孟迪的感情,即便身边的朋友不止一次打趣他们奇怪而亲昵的关系,他们口径一致地回答只是好朋友,可是在钟灵心里,她迫切地渴望孟迪有一天能给一个不一样而又是她梦寐以求的答案。

钟灵不是一个能守得住自己秘密的人,更不是一个可以一直坚持到底的人,而这些事情的例外,似乎全部给了孟迪。

她太喜欢孟迪了,喜欢到想起他,都觉得随时会爆炸。

04

一直到高三,她和孟迪都始终保持亲密无间的关系,从来不会因为日历上离高考时间一天天迫近而有所改变。

“钟灵,你想要考哪个学校?”某天晚自习的时候,孟迪突然推了个小本子过来,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话。

钟灵把头从厚厚的参考书里抬起来,她转头看着孟迪,孟迪翘着腿,手里转着水笔,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她低头笑了笑,才慢慢地写道:“你呢?你想考哪个学校?”

孟迪接过本子,瞥了一眼在讲台上坐着的班主任,然后又快速写道:“我应该能被保送北京。说真的,你到底想考哪个学校?”

钟灵看着孟迪的回答,默默地打开笔袋,里面藏着一张武大的照片。

她让自己努力看起来自然一些,“我不知道呢,还没有想好。”

孟迪这次的回复比上次更快了,字也比之前更加潦草,“你也考北京吧,咱们就能在一块了!你成绩那么好,说不定连北大都考上了!”

钟灵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很快很快,好像一张嘴,那颗心就会从嘴巴里冒出来,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孟迪的名字。

钟灵直接把本子合上,转过头小声问孟迪:“孟迪,你真的想我去北京?”

“当然了。”孟迪看起来诚挚而又真心,低语时的语气认真坚定,“钟灵,我想我们大学还在一起。”

那口气,就像是在做什么天长地久的承诺。

钟灵第二天,就把笔袋里的那张照片偷偷剪掉了。

她为孟迪,没什么不愿意的。

05

高考结束的那个下午,全班凑在一起聚会。

似乎经过这一场考试,他们都变成大人了。

以后再也没有人管他们是不是抽烟是不是喝酒是不是谈恋爱了。

他们长大了。

孟迪那晚上喝了二十罐雪花啤酒,有人过来拉正在唱歌的钟灵,“孟迪到处找你呢,估计要和你干杯!”

钟灵扔下麦克风就跑了过去,只是还没有跑到孟迪身边,就老远看见孟迪低头亲吻着一个姑娘,笑得张狂热烈,身边还有不少人起哄看热闹,要孟迪再亲一个。

她知道,自己再也没办法跑到孟迪身边了。

她自欺欺人地以为,只要自己再努力一点,再痴心一点,就可以走到孟迪身边。

她认得出来,在孟迪身边的那个姑娘是隔壁班的肖楚楚。

其实肖楚楚和她长得有点像,只是肖楚楚更高更瘦更漂亮。

人嘛,总是喜欢更好的。

就像自己,一开始也不就是看上孟迪的长相吗?

小说里,钟灵那么喜欢段誉,最后也只是个做个普通的妹妹,心大点什么过不去呀!

钟灵那晚上抱着高小雨哭得不成人形,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只是觉得高中时代的眼泪好像都聚集在今天晚上,怎么收也收不住。

报志愿的时候,钟灵既没有填自己喜爱的武大,也没有填孟迪想要去的北京。她填了一所本地的大学,离北京很远,离武汉也很远,好像梦想和爱情,都在一瞬之间彻底天崩地裂。

钟灵没有再联系孟迪,高小雨同她说起很多次,孟迪时常询问她的消息,可是他们两个都像是有了一种奇特的默契,再也没有选择主动联系对方。

他们的感情,戛然而止,好像从头到尾,都只是钟灵一厢情愿的痴心妄想。

06

钟灵下了班就直接坐地铁到钱柜,刚刚打开包厢门,就看见孟迪坐在沙发上唱歌。

他声音低低的,带着点成熟男人的沙哑,每个调子都很准。

钟灵从来不知道孟迪会唱歌,之前她以为自己是全世界最了解孟迪的人,其实有很多事,她从来不知道,孟迪也从来不曾告诉过她。

高小雨一把扯过钟灵,将她往沙发里拽,“阔太太来了,你迟到了啊!”

钟灵一脸理所当然,“你见过哪个阔太太是准时聚会的?”

“钟灵,你结婚了?”孟迪微笑着问,他的笑容客气却带着点过去的可爱霸道,“你先生很有福气。”

“还没结婚呢!八月的事。”钟灵笑了笑,拿起啤酒同周围喧闹的人群高声喊道,“到时候你们都来啊,带着份子钱!”

“你也是,带着肖楚楚来啊!”钟灵朝着孟迪挑了挑眉。

孟迪淡淡微笑,道:“她怀孕了,八月份也不知道能不能来,不过我一定去。”

钟灵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有说,坐下来陪着一群人掷骰子。

酒过三巡,大家就凑在一块玩真心话大冒险。

钟灵兴致不高,叼着杯酒在旁边看好戏。

也不知道玩了几局,酒瓶子指向了孟迪。

高小雨兴高采烈,朗声叫道:“孟迪,你选什么?”

“真心话吧。”孟迪倒也配合,乖乖应道。

“你这二十几年来,做过最糗的事是什么?”高小雨问道,随即又附上一句,“不准说尿床打架什么的啊!说个有意思的!”

孟迪没说话,歪着头似乎是在思考。

钟灵窝在沙发一角,浅浅微笑看着孟迪。

“嗯···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糗事···”孟迪犹犹豫豫地开口,“我以前上学的时候,想要和一个很喜欢的姑娘告白,可是···当时我喝醉了酒,结果认错了人,所以不小心···亲了另外一个姑娘···”

钟灵的笑容凝滞在了唇角。

孟迪看着坐在对面的钟灵,目光灼热地像是一把燃烧的大火,那是十八岁的孟迪才会有的眼神,“虽然现在已经结婚了,可是想起这件事,还是会觉得很懊恼,不过,都是过去的事,所以现在说出来也没什么关系了。”

07

同学会结束的时候,钟灵从钱柜出来,孟迪就站在她身边,笑着道:“钟灵,时间晚了,我送你吧。”

钟灵看着街对面,许哲的那辆凯迪拉克正闪着车灯。她摇摇头道:“不用了,有人来接我了,帮我向楚楚转达我的祝福就好,希望她能生个可爱健康的宝宝。”

“好,我会的。”孟迪也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钟灵,就像是少年时候的钟灵每次偷偷看着孟迪那样,“钟灵,看见你现在过的好,我真的非常开心。”

钟灵踮起脚尖,轻轻抱了抱孟迪,“孟迪,重新见你,我也非常开心,总算弥补了之前你去北京,我没能见你一面的遗憾了。”

钟灵和孟迪就像是普通的老同学那样礼貌道别,也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他们将重新回到各自的生活中去,再也不会有对方的轨迹。

她朝着孟迪使劲挥了挥手,小跑着上车,唇边带着明媚的笑容,“是不是等了很久?”

“没有很久。”

钟灵伸出一只手,借着昏暗的灯光看自己手指上那枚漂亮璀璨的钻戒。

高小雨当时看见戒指上面的钻石,还羡慕了好长一段时间。

“怎么样?是不是越看越喜欢?”许哲耸了耸肩,笑眯眯问道。

钟灵朝他扔了个白眼,撇了撇嘴评价道:“浪费!”

下一刻,她温柔地亲了亲许哲的侧脸。

08

钟灵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人生和小说也没有很大的区别。

人的生命之中,总会遇到那么一个求而不得的段誉。

她不知道自己和孟迪之间,究竟是自己遐想的一场镜花水月,还是即便两情相悦,命中注定就会擦肩而过。这个答案对于钟灵来说,似乎已经不那么需要了。

如果说在今天见到孟迪之前,她对于自己的感情还有那么些茫然和困惑,那么在今晚,在完成少年时代的不甘心之后,她清楚得认知到,未来她的人生里,都只会有许哲的参与,那是真正愿意为她浪费,真正将她珍而重之的人。

她一点都不后悔,无论是当年对孟迪炽热浓烈的暗恋,还是这一刻,她终于放下了对孟迪固执的念想然后坚定地选择许哲。

孟迪于她,是那个求而不得的段誉,而许哲,会是她未来的依靠和幸福。

钟灵此时此刻,才真正懂得,似乎也并不算晚。

未来还很长,很长很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了解性、超越性 目錄 第一部 從性到超意識五個演講 第一章性--愛的根源 第二章從壓抑到解放 第三章靜心的頂點 第...
    一念谭崔空间阅读 6,449评论 3 54
  • (小说完成于09年,彼时我高二,写的不好的地方请不要喷) 篇首 子苑,苏娅死了……电话另一端,子阳低沉着声音说。 ...
    苏黎安阅读 720评论 3 4
  • 北国的第一场雪,带走了我们最爱的诗人,他的文字,永远留在他热爱的土地之上!他的“乡愁”"等你,在雨中" 深深地镌刻...
    瑜月儿阅读 38评论 0 1
  • 2017年 11月29日 星期三 130页至150页 好句:朋友们对海伦成长的影响是深远的,可以说没有他们就没有你...
    静如子鈺阅读 17评论 0 0
  • 姓名:徐娇 学号:17011210547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A5PmOE...
    徐Jiao阅读 3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