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俐式“偷税漏税”,是一种被亵渎的稀缺

本世纪初的时候,网络远没有这么普及,所以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媒体有过这样一则新闻:巩俐绯闻能杀人。

这说的是这样一件事。

2001年底,北京某杂志有位成先生,曾去采访了巩俐妈妈赵英女士,写了一篇独家热稿。他本来是奉本单位之命去的,但是却把稿子同时给了天津一家媒体。

巩俐多大的热点啊,何况内容还是关于她和张艺谋的绯闻,所以纷纷转载之下,成先生的单位就不乐意了。你这是干私活,不忠,我们要处理你。

可是单位虽这样说了,处理结果却一直不出,就仿佛猫戏老鼠,搞心理折磨似的,于是这成先生就惨兮兮地成了“套中人”,整天疑神疑鬼,担惊受怕。

他已经50多岁了,面临退休,大概越想越觉得事情很大。

最终,单位的处理其实并不算太过分,也就是让成先生当众读了一下检讨书而已,然而不料,成先生却因此觉得受了极大的侮辱,竟因此患上抑郁症,不久就选择了跳楼。

当时的媒体就是这么说的,而至于成先生的抑郁症与自杀,与此是否真有那么直接的关系,这其实并不易论证。反正论证事小,蹭热点事大,此事也就如此结案。

巩俐不很少谈及私事,也不会使记者与她妈有这一出,料想,这应当与她的性格、经历大有关系。

当年杨澜采访她,她曾自称没根没底没关系,是跑单帮的,这基本是事实。一个跑单帮的,磕磕碰碰多了,自然就会修炼得很独立、坚韧,不太在乎一些东西。

做祥林嫂,没意思,做小二姐,她不屑,真女人,不卖隐私,巩俐的层次,到底要高很多。

正如杨澜的采访结果一样,巩俐执拗直率、敢爱敢恨、自由专注,“我的工作是老老实实做个演员”,所以她也简单。简单的人,走直线,谈与不谈都是因为自己,发乎自然。

因此巩俐偶尔的谈,就会显得很没脑子的样子。

她有一次接受央视采访,说起张艺谋,一个劲地夸,既不像别人那样回避,也不像别人那样反酸带刺。她说,我与张艺谋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他对我帮助最大。

这气得她妈直喊,你还说张艺谋好呢!你实在,也不能太实在,你说合作不好吗?你俩又没结婚,你老提跟他生活在一起干吗?


当年成先生采访巩俐她妈,却就是为巩俐与张艺谋的这段绯闻。

巩俐与张艺谋的分手,当初曾弄得沸沸扬扬,大家都在骂巩俐是小三,红了以后就踢开梯子,另攀高枝,这事巩俐一声不响,张艺谋也一声不响,始终成谜,当然很急人。

要不说世上只有妈妈好,这事幸亏还有巩俐她妈肯于出来说话,她妈其实早沉不住气了。

巩俐若非张艺谋,至少不会出头那么快,变得这么火,所以感激是必须有的。但是巩俐与张艺谋,却也是互相成就的关系,这也不能否认。

张艺谋当年不知道咋回事,似乎不跟演员拍拖就拍不好戏,所以巩俐当年就成了张艺谋的女朋友。他们的分手,按照巩俐妈妈的说法,却是这样的。

巩俐跟张艺谋这段感情,她家里人本来都不同意,但是由于巩俐太拗,这事终究还是拦不住。最终,帮助巩家的,倒是系铃人张艺谋。

话说1995年,巩俐与张艺谋已经相恋八年,那时候他们正在上海拍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当时巩俐也不知道受了谁的蛊惑,说上海城隍庙里的那个老人算卦很准,于是就凑空去了。

她那时一点也没料到,那电影对她不祥,她将在这一年,摇啊摇,摇到许仙和白娘子的断桥去。

巩俐算卦的结果是,事业不错,但最好在30岁前结婚,于是她一下子急了。本姑娘这不就30了吗?今年不办,此事很大。

事不宜迟,巩俐马上就去找了张艺谋。她可是怀着满腔热情去的,可谁知人家张艺谋一听却愣了,啥?啥叫结婚?为啥要结婚?我可从来没想过。

已婚人士张艺谋现在也是已婚人士,但他那时却是从来没想过结婚的,所以这事巩俐摇啊摇,就把自己摇着了,也楞得不行。她直到休假回家的时候,也还愣着。

对这种事最敏感的,必定是当妈的,所以巩俐一回家,她妈就觉察到她出了问题,赶紧问。

巩俐说,我想结婚。她妈说,跟谁?巩俐说,不知道。完了,这姑娘傻了,巩俐她妈一看到这状况,立马急了。

跟张艺谋出问题了是吧?没张艺谋地球也转啊!巩俐她妈赶紧劝解,但是巩俐却不甘心,她坚持要跟张艺谋再谈一次,于是巩俐这一次去,就带了家长代表,她二哥。

可是她二哥不比杨二郎那二哥,道行太浅,来也是白搭,张艺谋立场坚定,再次表示,没考虑!结婚不就一张纸吗?你为什么非得看重那张纸呢?这一下巩俐再不想凉,也只能凉了。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叫什么来着?有能力的人应该去查查张艺谋现在有没有那张纸。

两个人的分手,正是在那年的电影杀青记者会上,公开宣布的,这事当时弄得动静挺大。

公道点说,张艺谋也是有苦衷的,他比巩俐大15岁,巩俐属于事业型,巩俐据说还曾不准他接女儿电话,等等等等,这些都可能是他们之间的暗伤。

喜欢不一定适合结婚,感情这种事,似乎也不能只做道德评判。


不过不管怎么说,巩俐对张艺谋的感情肯定要超过张艺谋对她的感情,这由巩俐三哭可以看出。

分手第二年,也就是1996年,巩俐与张艺谋戛纳电影节相遇,当记者问到两个人是否还会合作时,巩俐立刻掩饰不住地大飚其泪,而张艺谋一声不出。

2006年,《满城尽是黄金甲》发布会上,张艺谋没事瞎提往事,说十四年前,我曾经在长城上许诺,一定让巩俐再演一次女皇,这让巩俐再次梨花带雨。

两个人都在娱乐圈混,碰面的时候实在太多,这不去年底的一次活动中,巩俐笑着笑着,一见张艺谋立马变脸,又一次成了泪人。

这都多少年了啊!巩俐这样的人,你让她不实在,成吗?

她就是在章子怡刚出道,被香港媒体不断说三道四的时候,都要打抱不平呢!香港的报纸太不好,人家章子怡才刚露头,就说那些难听的话,这让人怎么工作?

倒好像她是舆论警察似的。

巩俐却也正因为这简单与实在,才注定了会是一个经常上当的女人。

巩俐当年有两个好朋友,跟她很黏糊,这两个人后面都坑过她。

第一个。

巩俐有一次出席“三五”汽车拉力赛,人家给了她一辆车,这位朋友立刻找上门来,毛遂自荐。

我哥哥在海关,能把车从香港弄过来,连税带手续费,只要6万美元就行了。

结果,等巩俐的车弄回来,大伙儿看到就惊了,哪有这事啊?你就是买车,也用不了这么多。

可是这还不是最惨的呢!巩俐再后面,竟发现这车是黑车,没有手续。但是她由于没有证据,大概也懒得多事,只好吃了这哑巴亏。

第二个。

巩俐这个朋友是圈里的,她有一次请巩俐做广告,事完了,很讲信用,钱立马送了过来。

巩俐她妈不放心,说,你跟她要税单了吗?巩俐很不屑,都说了是税后,这个人家还能骗你吗?

结果,巩俐这后面又得叫苦。

巩俐在香港,不久就接到有关方面通知,说你有偷税漏税之嫌,得补税,巩俐很奇怪,我没有啊?可是等她一了解,还真有,正是那一次。

巩俐这钱,还是她妈和她哥赶紧凑了七万多还上的,这种事想想刘晓庆、毛阿敏的结局,真是让人心惊,不由她后面不长点心眼。

骗她的这个广告圈的朋友后来还想让她做广告,她第一个电话打到了巩俐家里,一张口就是,我小妹呢?巩俐她妈问,谁是你小妹?那人说,巩俐啊!巩俐她妈毫不客气,巩俐是受害者。

那人不死心,随后又把电话打到香港去了,可是她那巩俐小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巩俐小妹了,这一次她说了句,阿拉没空。


巩俐式“偷税漏税”,是一种无心机,不设防的美,只可惜遭到了亵渎。

但是巩俐能够对这个骗过她的人说没空,却依然不会对所有的人说没空,所以这后面,她又曾遭遇过这样的事。

巩俐今年成为金马奖评审团主席时,所遭到的炮轰,就因为这事。

有人说,你四年前,不是曾说金马奖不专业,不公正,并表示这是第一次来,也是最后一次来吗?怎么出尔反尔?

巩俐四年前说这话时,就曾遭到部分人围攻,说她是因为自己没有得奖,在反酸,但是大多数人,还是站在她这边的,这其中包括很多娱乐圈的名人。

娱乐圈那些为她站队的人,很能代表主流观点。

这其中向太说:

“我感觉是金马影展执委会有欺骗巩俐的事实行为!要不然珠宝赞助及珠宝高层为何安排了庆功宴?令到巩俐颜面尽失,她才会如此之说。

要不然世界各大影展为什么这么认同她,而她从未在乎是否拿奖的。但是她容忍不了人家欺骗她、侮辱她智慧的行为,才按捺不住的直言不讳批评金马奖!”

刘嘉玲说:

“不会啦,巩俐什么世面没见过,她赢得起输得起,这种奖本来就要看天时地利人和。她得不得奖都是我心目中的影后。”

曾经的金马影帝张家辉说:

“是否公平就不评论了,大家也有发表自己意见的权力。对于她的表达,我觉得是挺牛的。她本身是一个很有深度和公信力的演员,大家也公认她是非常出色的演员。”

金马奖的声誉、地位,实际上的确早已不同往昔,而此次颁奖礼上,导演侯孝贤居然还曾在获奖结果尚未公布的时候,就对巩俐说,希望她下次来能站在领奖台上,这不由大家不去玩脑筋急转弯。

也难怪巩俐的笑当时会那么不自然。


但是金马奖有过不良嫌疑,却不代表不可改正,金马与巩俐有过嫌隙,不代表就必须结仇万年,这就像某平台有错,你不会再不去买它任何东西一样,所以这事完全不必大惊小怪。

巩俐自1987年凭借《红高粱》大红以来,声名一直不坠,如今,她在国际影坛上的地位,国内罕有匹敌。

巩俐的江山,是靠实实在在的作品打下的,但我认为最能证明她实力和地位的,不是她获得的那些奖项,而是这二件事。

第一件。

英国在本世纪初,出版的著名教科书《舞台经典艺术指南》,是西方电影界权威人士编写的,它第一次把中国电影舞台艺术,编入了世界经典艺术行列。

而巩俐不但所主演的影片为其中重要章节,占了8个版面之多,还本人是该书封面。

第二件。

巩俐在2015年入选联合国16位影响人类艺术家,这个跟范冰冰同学的国家精神造就者奖,绝对不是一回事儿。

所以向太她们的话是对的,巩俐什么世面没见过,还不至于为了没有获奖就如此失态,她受不了的是人家侮辱她的智商。

也正如张家辉所说,大家都在讲面子,玩花活的时代和圈子里,巩俐这样做,挺牛的。

江湖险恶,终于知道为什么要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了,谁知道这世上有多少人曾被上过颜色,上过多少颜色?巩俐其实依旧还是太嫩,太真。

感情上,生活上的很多事是说不清的,艺术上的巩俐和生活上的巩俐原本不会完全相同,肯定存在很多复杂,但有些复杂的形成,却未必是她的需要,她的有意。

像巩俐这样的人,终究还有一个艺术的殿堂可以任她徜徉,为她挡枪,这大概是她最足以庆幸的。

如今的巩俐、张艺谋,已经很能够坦荡荡如哥们,这当是人生最好的状态,“美貌不是我的一切”,巩俐说的,这或许才是最女人的表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