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产妇跳楼身亡,让我想起我的两胎生产经历

作者:画枫

最近,一则关于26岁产妇因要求剖腹产被拒绝,跳楼身亡的新闻,在各大网站及公众号引起了高度关注,第一眼看到这个新闻时,我第一反应也是跟着大家一起大骂渣男,大骂无知的婆婆,但后来我又仔细地去翻阅了这则新闻更多的详细内容,到底是谁在撒谎,到底谁是这件事情的最大“凶手”?我觉得事情也许并没有那么简单。(我这样讲并没有为“渣男”开脱的意思,因为讨论他渣不渣是那些心灵鸡汤写手们探讨的范畴。)我不是侦探员也不是警务工作者,事实真相究竟怎样,我们暂且不究。但我觉得是三方的力量“杀死”了这位可怜的产妇。

首当其冲的肯定是她老公。哪怕他最后同意了妻子剖腹产的请求,他还是充当了刽子手。

按照我个人的猜测,刚开始,产妇和家属都是同意顺产的,否则也不会在知情书上签字按手印(上面显示的时间是15时34分)。只是第一次生产的产妇严重低估了顺产的疼痛时间和疼痛程度,(当然,产妇和她的家人也完全忽略了脐带异常可能带来的不良后果,虽然也有脐带绕颈2周依然顺利顺产的案例,但侥幸心理是要不得的!)在最后无法忍受的时候,产妇要求了剖腹产。但当时有人拒绝了剖腹产手术。

而产妇不止要求了一次,在3点多到6点多的这段时间内,拒绝手术的一定是婆家人无疑了!这个时间段内,产妇的丈夫为什么没有同意妻子的要求?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妻子痛不欲生地“跪”了好几次了,才同意手术?视频里显示的时间段里,在有亲妈在场的情况下,丈夫及婆家强烈要求一定顺产的说法似乎不太站得住脚,毕竟亲妈不会置自己亲生女儿的性命于不顾。但他有想过这个时间可能没有医生来操刀吗?,他早干嘛去了,而且从视频中看到产妇在外面走动的时候,刚开始并未看到丈夫是后来才从门外赶过来的。老婆生孩子他为什么不是焦急地、耐心地守在待产室门口而是跑开了?

在我生我女儿的时候,那时候我也才26岁,因为整个孕期体重增加并不多,多次b超显示胎儿也并不是很大(后来生下来其实真有点大:7.2斤),当时医生问我们是顺还是剖,所有家人包括我自己都同意顺产,所以在12月8日23点多入院一直疼到12月9日下午6点左右的时候,我都在家人的陪伴下(主要是我妈)强撑着等待顺产,当时我也鬼哭狼嚎着,我妈还安慰我生孩子都这样,还把我跟旁边那个安静忍痛的产妇对比,说我干嘛那么娇气,还要求我不要再叫,把力气留着生孩子用。(我当时真怀疑她是不是我亲妈!)5点多我还在阵痛间隙吃了晚饭,为顺产补充能量。可是在6点左右的时候,羊水哗啦一下就全破了,医生说羊水破了必须手术,几乎是马上,我、守在我身边的我妈和C先生立马调转了坚持的方向,忙着签字,然后我被推进手术室,女儿顺利呱呱落地,母女平安。

像我妈这样总“嫌弃”我娇气不够坚强、小学刚毕业的亲妈,都能在关键时刻拎得清;而榆林产妇这边,在亲妈在场的情况下,除非亲妈愚昧到极致,否则不可能在明知坚持顺产会危机女儿生命的情况下反对甚至帮着婆家反对女儿剖腹产。

而产妇的丈夫,虽然在视频里表现得并不像在反对剖腹产。(产妇的下跪说法,我觉得有待商榷)事后的声明里他说他后来是同意了进行剖腹产手术的,但是他同意的时间已经是医院交接班的时间了!

而且,他并没有做出推进手术实施的实质性工作,如果真如他所讲的,他有打电话给熟人安排手术,但结果是手术始终没有进行。那在这种情况下,他应该第一时间安抚好妻子的情绪,并做好全家人的思想工作,立马转院进行剖腹产。此情此景的他是主心骨,他是最冷静也最该冷静的人,如果在任何一个节点他及时做出了正确的决策,悲剧也许就不会发生了!

所以,抛开他渣不渣的讨论,他还是这场事件的第一个刽子手!

第二个刽子手必然是医院和当时的医务人员。

我们先来看知情书上的内容,第一段其实只是很普遍的告知性内容,对于全中国每一个顺产产妇都适用,并没有描述榆林产妇的实际待产情况;第二段有提到榆林产妇脐带有异常并提到了由其可能引起的严重后果,但是否有在口头上进行郑重的告知,我们不得而知。据我自己的经验而言,在医生没有渲染得特别严重的情况下,对于知会性文件,我们大都只是根据医生的要求签字了事的。

我生两胎,在签署剖腹产手术相关文件的时候都是直接在签名处签字画押的,一共有几页纸几份资料我们都在意过。(所以这件事情也在侧面给我们再次敲了一次警钟:在签字之前,关键时候多问多了解并仔细阅读那些看似专业看似形式化的书面文件是非常重要的!)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视频上的一个小细节:时间。监控视频上显示时间为18时多至19时多。这个时间点正常是不属于上班时间的,即使是医院,哪怕是24小时无休的妇产科,这个时间也只是有值班医生。我不清楚当时值班的主刀医生有几个,但是在值班时间段内,如果不是特别紧急的情况,医生是不会手术的,以免出现后面来的紧急产妇没有医生,这的确是为更多的产妇考虑,无可厚非。但是也不排除在值班时间内个别医生低估产妇情况而不予手术的情况。


我生女儿时,主刀医生是亲戚的亲戚,她的剖腹产手术经验及手法是有口皆碑的,但她的一句话让我至今无法忘记,在我打麻醉进入半昏迷状态前,她说:早就叫你剖,偏偏等到我要下班时。虽然我当时已经疼了20多个小时,心底的确还是因为让医生加班而心怀愧疚和感激的。但她这句话是不是也暴露了些什么呢?而榆林产妇要求剖腹产的时间恰巧也在6点多到7点多,是不是我太神经过敏?那也是时候来讲讲我生二胎时经历的事情了。

4月23号晚上7点左右,36周+4天,在肚子痛之后,C先生驱车载着我和婆婆直接到区妇幼,打算当晚就请医生帮忙安排剖腹产手术。

到医院之后,值班医生只问了下基本情况,说先做B超。拿着开好的单到楼下,B超室一个人影都没有。后来,值班的B超医生是托熟人帮忙叫回来做的B超。B超显示宝宝心跳有点快,左肾有轻微积水(其实这些都是正常现象),然后值班的主刀医生走过来瞟了眼B超单,开始吓唬我:“你这种情况我们区妇幼不敢接收啊,胎儿有肾积水怕到时候小孩子要转院,会耽误时间,你去市妇幼!”我直接被吓哭了。

和先生商量了下,决定立马赶往市妇幼医院。

我对着那些白衣天使如实讲述了我心里的担忧和我是二胎疤痕子宫、以及第一胎痛了近20个小时顺产不了最后还是剖腹产、我盆骨窄不适合顺产的事实,请求她赶紧帮我安排下剖腹产手术。可是她第一句话就让我惊呆了,她说先让护士检查下宫口有没有开。我愣了下问:“我是要剖腹产的,好像不用检查宫口吧?”她不容置疑地转身吩咐了旁边的护士,便转身走向护士休息室。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那些值班护士只是以宫口未开一直推脱给我安排手术,尽管c先生和我一次次地跑到护士那边请求。

在明白不到上班时间不会给我手术的十几个小时里,汹涌而至的疼痛似乎一次次要把我吞噬,看着对面的时钟一秒一秒地摆动,我从未觉得时间是如此地漫长和难熬。医院准时上班的早上9点,我的剖腹产手术才被正式开始准备和实施。

如果不是亲历医院这样的推脱和拖延,我也许也仅仅只会把关注点放在“渣男”“渣婆家”上。

对于榆林产妇事件,医院的实际处理方式究竟是怎样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对待一个他们认为“必须得剖腹产的产妇”,而且在知情书上写明了“必要时剖宫产终止妊娠”,为什么在产妇强烈要求了好几次剖腹产手术的时候,医生没有安排手术知情书,请清醒的产妇签署后拿给家属签?任何文件不都应该是产妇当事人第一个签字按手印吗?医院出具的证据里并没有实质性地能说明家属坚决拒绝手术。

第三个刽子手,不是别人,正是产妇自己本人。

我生过孩子,而且是2个,而且2胎都是在疼了很长的时间之后才实施剖腹产手术。我能够明白那种十二级的痛,还有心中的恨和绝望引发的痛不欲生的痛。生我儿子时,在那段等待的煎熬的时间里,我一度哭得很厉害。亲爱的可爱的人儿,我知道再对一个死去的人提要求实在不敬,但是视频中的产妇在6点多走出待产室的时候,还是可以站直行走的,其实真正排山倒海的密集的阵痛来临时,是连有人搀扶都站不稳走不动的。在我只能躺在病床上死命扣病床栏杆的时候,我恨c先生,恨婆婆,恨我自己,恨医生,恨世上所有的一切!我丝毫顾不上一丝体面,该哭哭,该嚎嚎,该骂骂,我的内心充满的全是恨,我连毁灭地球的心都有!我也想这炼狱般的折磨立马结束,立马消失,可是我肚子里有一个鲜活的马上就要出来跟我见面的生命,还有一个在家里等着做姐姐的充满期盼的可爱孩子,还有我自己尚年轻的生命。我纵有再多的恨,再多的痛,我知道我必须熬,还必须坚强地好好地熬。

26岁,也是我生第一胎的年龄,说实话,当时的心智也没有多成熟和坚强,而生二胎时的30岁,我也并没有多少长进。否则我也不会在那个所谓的当地最好的“市妇幼”傻傻地疼傻傻地熬那么久而不是立马转院(那个城市还是沿海经济相当发达的城市之一)。我之所以能建议她应该转院,也是在30+,而且在身体状况良好没有太大情绪波动下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我之所以没有作出任何有可能伤害到孩子或自己的事情,不是心智成熟不是内心坚强更不是冷静,只是因为我惜命,惜我自己骨肉的命,我做不到鸡汤文作者所要求的那些得体、乐观、坚韧,我却只想在最绝望的时候保命。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白白地这样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还那么年轻的生命,扼杀了十月怀胎的亲生骨血,留下一对白发苍苍的父母,如果你还活着,活到真正惜命的那一刻,看到你纵身跃下的身影,你的心会不会比生理上的十二级疼痛还要痛?

(ps:我提到的二胎生产经历有在我的文章列表里,大家可以翻来看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