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过的操蛋事情 —— 杯子

昨晚和老婆逛最近很火的那个瑞典品牌店,里面有一块区域是卖杯子的,这种北欧款的杯子,让我想起了从前自己的操蛋。

10年前,我结束了为期4年的芬兰留学生活,与其说留学生活,不如说玩乐更贴切,与其说结束,不如说放弃更贴切。那四年虽然过的不知所谓,但也结交了一些朋友,里面有个芬兰胖子,叫Juho,至于全名,四年来都没记全过,他算是芬兰农村来的孩子,我们一起上学,吃饭,踢球,滑雪,打台球,写程序,他教我芬兰语,我教他打星际;他教我西洋双陆棋,我教他打星际;他教我滑雪,我教他打星际;中芬友谊之花在我们浪费的时间的浇灌下,慢慢绽放。

慢慢的我也介绍我的中国朋友们给他认识,可能是因为芬兰人太闷,也可能是因为他是从农村来的,所以他在我读书的那个城市没有芬兰人朋友,整天跟我们这些中国人在一起玩。中国人在一起的时候你们也知道,都是用中文七嘴八舌的聊各种,谁都不会因为他一个外国人就迁就他说英文。可能是因为我天枰座追求平衡的性格,我会比较在意他落单,就尽量跟他解释下我们说的内容,他一脸愤愤,说你们来留学还一直说中文,我又听不懂,太不懂礼貌了,然后对着我们这群还在用中文聊的眉飞色舞的人们大声叫着:ENGLISH!。大家听到他叫会改成英文说两句,但聊八卦就是追求一个爽字,英文怎么比得过用母语爽,没几句就自然的切换回到母语,芬兰胖子,摊摊手,一脸气愤的仰天长啸:哦~。

认识一个芬兰本地人,其实对我们的帮助很大。北欧国家的政府公务部门非常廉洁,大部分业务都很便利,比如每年签证的续签,需要银行出个存款证明,他们的存款证明实在很朴实简陋,就是一张A4纸,打印上你的银行账号和存款,纸上连个银行的抬头都没有,更别说盖章和签名了。我怕拿着这么个不靠谱的东西去警察局,等下白跑一趟,就小心的问银行职员,是不是需要盖章或者签字会显得更可信一些,银行小妹妹一开始的时候很疑惑的看着我,然后微笑着大声对我说:This is Finland。降低社会复杂度的最好方式不是盖章也不是签字,是信任。

虽然多数环节都很便利,但依然有需要芬兰胖子帮助的部分,我们在芬兰生活越久,越怀念国内的食物,经常会隔半年就让家里寄些食物来,咸鸭蛋,方便面,这些在国内司空见惯的东西,在斯堪的纳维亚就成了承载乡愁的宝贝,我见过有女生收到咸鸭蛋的时候嚎啕大哭的,程度丝毫不亚于捉到男朋友劈腿。但是中国的食品安全和北欧有很大的区别,食物来了要先过海关,海关检查出问题就会来信让你本人去一趟,收到国内寄来食物的中国人都去过海关。海关离我们住的市区大概40多分钟自行车程,不在城区地图上,而且那个时候手机还是诺基亚时代,手机地图没有现在那么好用,所以去海关最好的方式是让芬兰胖子带路,热心出名的芬兰人根本不懂拒绝,随叫随到,在零下30度的风雪里带着我们骑车去海关背食物回来,看着我们的女生在打开箱子的时候对着方便面和咸鸭蛋抱头痛哭。到家后为了感谢芬兰胖子的杰出贡献,大家还依依不舍的拿出一个咸鸭蛋分给他吃,把人家齁了半死,才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吃咸鸭蛋的。芬兰胖子也很无辜,心里直嘀咕你们不是要感谢我吗?干嘛让我受这罪。有些人的佳肴,有些人的毒药。

我要回国那会儿,芬兰胖子买了个杯子送我,但我是个极其懒惰的人,不想多带东西,就把这个代表了中芬友谊的信物偷偷放在地下室。拿下去的时候虽然也有些许不舍,但还是义无反顾的把它放在那了。事后证明,友谊不会因为一个杯子而缩水,但会因为时间缩水。后来芬兰胖子娶了一个天津女孩,生了两个混血的孩子,我加了他的微信,聊了两句之后,就再没联系了。

我这短暂的一生,对不起过很多人,做过很多操蛋的事。
现在的我虽然房子小,不会开车,工资也不高,但对生活很满足,穷开心,如果让我在晚上的睡梦中死掉,我没有一点遗憾,唯一心里会有些介意的,就是那些曾经对不起过的人,做过的那些操蛋的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木须叶 (壹)青青河边草,悠悠天不老 “我叫子行,天行有常的行。”一个坐在石桥上穿着破麻衣趿草鞋的“少年”晃荡...
    木须叶阅读 574评论 0 1
  • 以前,不开心会老老实实讲出来 哪怕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泪流满面 后来,不开心的时候就沉默着 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泪水涌...
    齐天大圣孙猴子阅读 93评论 0 3
  • 昨晚和朋友一起吃饭,好久不见,话题一个接一个,不知不觉到了十点钟。抬眼一看,整个餐厅只有我们这一桌和不远处的两位男...
    小圆小方阅读 505评论 2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