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很久以前,这个这里是一片荒野地,没有高山大树,全是动物腐烂的尸体显得格外荒凉死寂。

有一天,一只独行南迁的候鸟,没能飞过这片荒野地,死在了这里,随着尸体腐烂,留下了两颗种子,这是两棵古仁桉种子。

地理条件不适合,这种体积庞大的树生长,这两颗种子却意外的活了下来,互相倾诉,互相陪伴,艰难却快乐的长大,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他们始终存在着那么一段距离,无法靠近,只能相互眺望。

后来,树成年了他对着神许愿。

树说:“伟大的神呐!您能不能让地质迁动,把我和另一课树的距离缩短,让我们永永远远靠在一起,而不是相望不可及。”

神答到:“万物皆有命数,你们这样本来就是天明啊,不可随意更改,如若更改怕是会遭天谴啊!”

树迫切的说:“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天谴什么的我不怕,恳求神许了我的愿望吧什么条件我都能接受。”

神说:“减少你十年的寿命作为代价,其余的后果看你的造化了,你可否答应?”

树:“好,我答应,谢谢神的成全。”

后来,树许的愿真的实现了,他和另一课树靠在了一起,可始料未及神的话也应验了,不久后那颗许愿的树遭天谴,被雷劈成了灰烬。

树在他生命最后的时刻说:“对不起,我走了,我说了一个谎言不能陪你继续走下去了,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来找你。”

还未等到另一颗树开口,他已经消散了。

最后,遭天谴的树被天惩罚,让他投胎做了一条鲸鱼,当然惩罚显然不可能那么简单,正常的鲸鱼发出的声音大概是15–40赫兹,而他的声音是52赫兹,这也意味着他将会孤独一生,因为音频的高低使他无法找到同类,就算找到了也不会被同类鲸鱼接受。

于是他开始了每天20千米的旅行,但行踪诡秘,每年都会在太平洋中迁徒,每年的路线都不一样。

孤独的前行,也渴望被发现,也渴望被了解,在某个时段他会停驻在海平面,沉入海底又浮上海面。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望着对岸好像,他的躯壳曾经在某个地方,生长过,他曾去过哪里也曾为了某一个事物而留恋……

男孩合上书包,笑了起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