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练就了刀枪不入 却死得稀里糊涂

我无时不刻生龙活虎 天生一副钢筋铁骨

终于练就了刀枪不入 却死得稀里糊涂—华北浪革

你信什么,我们就像余欢水在面对这个问题时不所挫,也没想过我们信仰什么。可这个要问题,伴随着我们一生,决定了认识世界的角度。

小时候我们信父母,老师,家人。所有遇到的问题都会在他们那里得到答案,或正确或错误,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对他们的信任态度。衣食住行不用我们担心,那是父母操心的事情。我们通过他们得以了解到大部分世界,我们对他们的故事和答案深信不疑,这使得童年快乐无忧,可能唯一担心的就是试卷上的分数会带来一顿臭骂。

上到初高中就会发现,我们开始信自己,信朋友,对父母,老师的依赖减少。会开始探索世界,知识和能力得到长足进步,可是我们对自己的认识流于表面,对来自朋友的经验和认识照收不误,以为那就是答案。世界美好的一面会不自觉放大,不好的一面得以忽略,我们觉得可以掌控一切,可一切都好像拿捏不住,青春的迷茫与焦虑就开始蔓延。

 一部分同学已经开始外出打工,社会环境迫使他们寻求父母朋友或者网上给出的答案来适应社会。作为认识世界的自我力量才开始发展又受到外部力量的挤压,简单重复又枯燥的劳动使得身心疲惫,即使想通过学习来提升自己,却又受到外界的种种诱惑,自我力量的弱小注定这是十分艰难的。

做为在大学的同龄人,正享受着高考过后的轻松,但是不久就会发现没有压力,自己的目标逐渐丢失。以前大家的目标 都一样,高考。现在没有人给自己目标,习惯于被人安排好目标的学生此刻手足无措,自己得靠自己寻找到目标。自己就开始信能在学生组织发言的学姐学长,看着他们的高谈阔论,便以为找到了答案。挖掘自身的人,迅速成长,而依靠片面的答案注定镜花水月。在面临就业时,难于选择,在步入工作时又会感受到巨大的落差。

 看过大哥的夜夜狂欢 也见证大伯的妻离子散

生活无彩蛋 人间有混蛋

你终会变得不一般 很简单 芳草天

                                 —华北浪革

这是美好的日子,也是苦难的日子。 这是才华横溢的年代,也是愚昧无知的年代。 这是信仰坚定的时期,也是怀疑一切的时期。 这是灿烂辉煌的季节,也是黯淡无光的季节。 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绝望的冬天。

 我们拥有选择一切的机会,我们其实一无所有。 我们走在通向天堂的道路上,我们正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狄更斯《双城记》开卷语

信宗教则追求平静与救赎,信金钱与权力则追名逐利,迷失自我,信善良与正义则永往直前,无所畏惧。学习知识,联系实际,独立思考。如鲁迅所说: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 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 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