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涂口红时,你在涂什么

“愿你最中意的色号,也最适合你;愿你最爱的人,也最值得你爱。”

我做过一件颇轻狂的事:在等待一位重要人士的七天里,每天用不同的口红,自拍,附上色号,发到只有三个人可见的组,跟她们切磋,选出最好看的那一个,在见面当天涂。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事主回鸾时正值寒冬半夜,我澡也洗了,睡衣也换了,最重要是敷过了面膜,总之完全无心打扮。当初我曾在小团体里夸下海口,说到时用美貌照亮我们楼的大堂,想起来真惭愧。

尽管上述野心没有实现,但这肤浅的一星期给了我另外的收获。每晚寻思明天色号的时候,早上对镜认真打扮的时候,下午打开前置摄像头的时候,我总能感觉到自己微妙的变化——平时它蛰伏在内心深处,却在那些时刻跃动而出,随着丝绒或镜面质感的色泽层层浸染,点亮一整天的快乐。

这是难言的魔力:涂上口红的我,觉得非常快乐——不是虚浮的欢喜,而是充满力量的情绪,足以让我想起大好时光莫辜负,赶紧庄严端坐,开机写论文。这或许是拖延症的疗法研究的一个里程碑也说不定啊。


为什么会这样?

为了探究这个问题,首先得弄清楚,人为什么要变着花样涂口红。

是为了吸引喜欢的人吗?其实不论姨妈红、橘子红还是豆沙红,在别人看来都是一个样,那大可不必买那么多。

是为了出席重要场合吗?这话问得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开学以来我去过的最重要场合,就是期中考试。

不为别人,不为场合。我做了个简单的排除,只余下最后一项。

为了自己。

为了成为自己。

涂口红如同一个仪式,告诉我一天即将开始,要打起精神来;照镜子的我,从仪容上感受到认真庄重,是以谨记时光不得虚掷;一日辗转之后,看着盒子里排排站好的颜色们,决定用哪一支开启新的早晨时——是薄涂的婉约,还是厚涂的强势;是铁锈红的元气,还是梅子红的神秘——我同时也在决定着成为怎样的自己。

它们是化妆品,也是实现自我的权杖。

梳妆打扮的真正伟大之处在于,我们能藉此决定一部分的自我,成为自己想要的模样。不为取悦外人,不为仪容守则,只是为了自我实现——至少是暗示着自我实现。其实世上没有几人总在关注别人的唇色,但涂了口红的我自己,时时刻刻知道“今天既然这么美,就要认真度过才行”。

这就够了。


TF有个系列叫Lips&Boys,所有颜色都用男子名字命名。其实那些色并不好搭配,但这完全不妨碍人们为这五十多为位昂贵的爱卿疯狂,只因它们兜售着一个念头,一个属于口红主人的秘密:让口红代替那个人,吻你双唇。

对于这个系列我的看法只有三个字,ALL

在社交网络、杂志或专柜,我们追逐千颂伊色,大表姐色,高俊熙色,并不是因为真的相信涂了她们的唇色就能捕捉到和她们对戏的男神,而是因为我们渴望变成更好的自己。


待续的野心、未竟的爱恋、升华的自我。

你看,一个小东西,能实现这样多的愿望,让众神都遥不可及。

因为神只决定别人的命运,

——而口红让你成为自己的主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班级情况: 校区:科学创想乐高机器人和平校区 时间:周三17:30——18:30 学员:阳春李 任教老师:郑倩倩 ...
    bong撒卡啦卡阅读 62评论 0 0
  • 南宋爱国诗人陆游,除了诗才和爱国情怀令后世人瞩目,再就是与原配妻子唐婉(有版本是唐琬)的凄美爱情故事了。虽然陆游和...
    费漠尘阅读 1,001评论 8 28
  • 漫山雪,漫山雪,雪不似长街。 似烟雾,落碧钗。 不是尘埃,终是尘埃。 知难醉风华,知日沉长哀。 劈断长风一片乱山来...
    野渡ing阅读 67评论 1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