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的听众 | 荧屏、陶笛、包袱

或许,你从未听说过有老鼠会喜欢音乐的,但事实却是,这里确实有着这样一只老鼠。

这只老鼠名叫马克,住在一间破旧木板房的地板下。这是间老房子,年久失修无人居住,整个地板也霉变得空鼓起来。这倒也好,至少这样的情景是马克所喜欢看见的。老鼠马克甚至都不用亲自打洞,就拥有了这片宽敞的地下别墅。

房子变大了,里面却显得空荡荡的。为此,马克每次外出的时候都会带上一个大包袱,但凡看见些别致的摆件或者玩物,它都会带到家里来。

这一天傍晚,天擦黑后,马克像往常一样带上包袱出门了。今天,马克打算沿着街边的广场碰碰运气。广场就在闹市的正中心, 每到夜幕降临,这里就变得热闹起来。跳舞的大妈,嬉闹的孩童,还有那摆地摊的小商贩。

说到摆地摊的小商贩,马克可是喜欢的很,这些小商贩总能带来各式各样新奇特的玩意儿,什么能吃的糖人,会飞的氢气球,会跑的小汽车等等。

马克总是悄悄地躲在不远处的草丛中,等到夜深人静,人流散去之后,才小心翼翼地钻出来寻宝。

时间还早,广场上正是热闹的时候,马克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野猫野狗之后,找了一块视野开阔的草丛,躲了进去。马克喜欢这种热闹的生活,它总是探着脑袋,竖起耳朵,生怕错过什么有趣的东西。

突然,一阵悦耳的笛声传来,原本就对音乐极其敏感的马克就像触电般兴奋地跳了起来。这绝对是马克有生以来听过的最动听的音乐,没有之一。

马克踮起脚尖,仔细地搜寻着声音的源头。是的,就在那里,一个老者正双手捏着什么东西,伴随着老者的腮帮起伏,配合着那手指的舞动,一阵阵令人如痴如醉的音符跳了出来,悠悠地飘散在空气里。

马克被迷住了,它准备靠近一点,去看看能发出这天籁之音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此刻的广场上依然热闹非凡,但马克没有丝毫的恐惧,它很庆幸,老者蹲坐的地方正是这里最不起眼的一个角落。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位衣衫褴褛的老者,更没有谁驻足聆听这美妙的笛音,除了马克。

马克大着胆子钻出了草丛,它小心翼翼地绕到老者身旁,生怕影响到了老者的演奏。终于,马克看清了,捏在老者手中的是个鸟雀型的东西,上面开着几个小孔,直到后来,马克才弄清楚,这是一种古老的乐器——陶笛,用陶土烧制的一种乐器。

只见,每当老者陶笛的一端半塞进嘴巴里的时候,他的手指也会情不自禁地起伏着,伴随着圆孔的收放,一串串的音符也跳了出来。

周围没有一个人,除了老者和马克。

老者不停地吹着陶笛,换了一首又一首的曲子。马克无比放松地蹲坐在老者的旁边。半闭着眼睛,品味着每一个跳动的音符。

马克觉得,自己一定是这世界上最懂音乐的老鼠,甚至连人类都比不上它。

不知不觉间,夜色已深。广场上遛弯解闷的人流逐渐散去,直到空无一人。

终于,老者放下了手中的陶笛,用力地喳吧了几下干涩的嘴唇。他看着广场中央那亮着红字的荧屏,在黑夜里显得格外刺眼。

“谢谢你,小家伙。”老者舒了舒筋骨,缓缓地转过身子,看着眼前这只胆大的老鼠,“谢谢你陪了我一整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