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后

    郑重声明:文章系原创非首发,首发平台:每天读点故事,首发ID:墨染_,文责自负。

——————

    在一阵惊慌的呼救声中,秦屿再一次扑向了翻倒在沙发上的李梦欣。

    李梦欣一边大喊救命,一边胡乱挣扎,手脚并用地抓挠踢踹,试图能把这个陌生的男人驱赶出自己的房间。

    面对李梦欣的猛烈反击,秦屿的脸色沉静如水。

    他完美地避开李梦欣的每一次攻击后,才从黑色卫衣的衣袋里,掏出了一条小拇指粗细的粉红色绳索。

    接下来是一番近距离的身体纠缠,秦屿先是熟练地将李梦欣的双手双脚捆住,又用封口胶封住了她的嘴。

    确认此刻的李梦欣已失去了逃跑的能力,秦屿才力竭地瘫坐在地。

    看着在木质地板上扭得像个“蛆”,还在试图挣扎逃跑的李梦欣,秦屿露出了一个疲惫又无奈的笑。

    他将趴在地板上无法翻身的李梦欣抱到床上,故作贪婪地看了一眼李梦欣曼妙的身姿,又伸手撕开了封住李梦欣嘴唇的胶带。

    面对李梦欣惊恐警惕的眼神和表情,秦屿露出了一个充满了恶趣味的邪魅笑容,“好了,你叫吧!但就算你叫破了喉咙,也没人能来救你!”

    1

    这繁华世间,每天会有很多的人来,也会有很多的人走。

    所以,在这样一个两千万人口的城市里,如果偶尔消失了一两个与你无关的人……你根本发现不了。

    2

    N市的火车站外,正在上演着一幕幕诡异的画面。

    站台上每有一辆火车驶离这个城市,站外就会多出几个一脸茫然的人。

    秦屿在这里已经看了很久。

    有刚刚与男友经历分别,脸上泪水未干的女人,也有千里送儿,在站外不愿离去的妇人。

    但只要载着她们牵挂的人的那列火车离开,他们脸上的不舍,就会在瞬间化作茫然。

    她们似乎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只有人走,没有人来的车站。

    那些与她们有着千丝万缕关系,曾山盟海誓过永不忘记的人,仿佛也在离开的那一瞬间,就消失得彻彻底底了。

    “你好……”秦屿上前,不死心地对泪痕未干的少女问道:“请问你认识陈峰吗?”

    少女疑惑扭头,在看清秦屿的样子后,摇头露出一个好看的笑:“……不认识。”

    见秦屿又要说话,少女连忙拒绝,“我对大叔不感兴趣,特别是用这么老土的搭讪方式来搭讪的大叔!”

    秦屿眼神一暗,解释道:“你误会了,我只是想问,既然你不认识陈峰,那你脸上的泪,又是为谁流的呢?”

    “胡说,我脸上哪来的……”少女说着往自己脸上摸去,才发现自己的脸上一片湿润。

    她连忙取出包里的化妆镜,在镜子中,她看到了自己的泪水褪色了自己的眼影,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可怜又好笑的花猫……

    同样的一幕,在N市的高铁站,飞机场,码头……等等能离开N市的地方上演着。

    这个城市越来越冷了。

    秦屿看着那个慌忙跑进公共卫生间补妆的少女,不由得想起。

    就在十分钟前,她还抱着那个名叫陈峰的少年,大哭着说:“陈峰……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

    又一列火车发动,秦屿觉得这个城市越来越空了。

    似乎所有人都有必须要离开的理由,所以他们就真的……彻底离开了。

    3

    秦屿是在三个月前发现异常的,第一个“离开”的是他的同事李宏。

    秦屿本是N市长虹酒店川菜菜系的一名厨师。

    而李宏,是一名川菜菜系的配菜师。

    两人成为同事已经快半年了,一直合作得很愉快。

    三月前,李宏的奶奶去世了,李宏向总厨请完丧假后,急匆匆地买了当夜的机票飞回了老家。

    可从第二天起,这个酒店关于李宏的所有痕迹,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有人都忘了有关这个人的一切,刚开始秦屿以为大家是在开玩笑。

    直到最后确认大家是真的不记得李宏这个人,秦屿才开始慌了起来。

    他去先去找总厨确认,又和总厨大闹,求着总厨带着他去人事部,把厨房所有人员的入职信息都给调他看。

    他明明记得,同一天入职的一共二十四个人,可现在入职信息却只有二十三份。

    曾经李宏签收过的收货单,签收人也都变成了他自己的名字。

    “这边客人的口味比较清淡,吃川菜的人很少。但不管有没有客人吃,做为一个专业的厨师团队,我们必须要有!”总厨对秦屿说:

    “当时聘你进来,也是想着有备无患,川菜那个档口一直都是你一个人在做啊!哪来的什么李宏?”

    总厨说:“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吃川菜的客人越来越多,你一个人忙晕了吧!”

    总厨说:“明天我先去粤菜那边调一个学徒过去帮你,后续还忙不过来的话,我再聘个川菜配菜师给你用。”

    秦屿一脸颓然地从总厨办公室中走出来,他将厨师帽摘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难道真的一直都只是我一个人?

    ——李宏是我臆想出来的?

    “不可能!”秦屿捏紧拳头砸了砸自己的脑袋,转身往着员工宿舍走去。

    他记得李宏住在员工宿舍303室,推开寝室大门,室内共有四张上下床,拢共可以住八个人。

    可现在属于李宏的那张床上空荡荡的,床褥枕头什么的早已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块看起来不堪重负的床板。

    正在睡午觉的李亮听到有人进来,从被褥中伸出了头,见到是秦屿,他仰头问道:“秦师傅?你有什么事吗?”

    看到李亮,秦屿的眼睛亮了。

    他连忙走到李亮的窗前,问道:“对了李亮,你有李宏的消息吗?他是你堂哥,你应该记得吧?”

    “李宏?我堂哥?”李亮皱眉想了想,“没有啊,我没有堂哥叫李宏啊……”

    “怎么可能?”秦屿激动指着李亮对面铁床的下铺,“他就睡这张床,你好好想想,他叫李宏,是你堂哥,你能来N市,你能来长虹酒店后厨工作,还是他带着你来的,这些你都忘了?”

    “我来N市明明是我自己来的啊,我进长虹是因为那时候刚好后厨在招聘学徒啊!”李亮一脸茫然,解释道:

    “而且这张床一直是空着的,没人睡啊!”

    “放屁!”秦屿失控骂道:“谁tm有下铺不睡每天翻上翻下的睡上铺?还有空哪张床不好,为什么偏偏空这张?偏偏空他睡过的这张?”

    “我哪里知道……”李亮往被窝里缩了缩,“反正这张床一直是空着的。”

    4

    李宏真的消失了,就这样完全蒸发了。

    电话打不通,人联系不上,他用过的床褥和洗漱用品,穿过的厨师服,带过的厨师帽……所有一切单独属于他的东西,都跟着他消失得没了踪迹。

    随之消失的,还有人们关于他的一切记忆。

    在所有人都说李宏这个人不存在后,在找不到有关李宏这个人的任何痕迹后,秦屿渐渐相信了,可能……李宏真的只是他臆想出来的。

    可就在一周后,总厨也消失了。

    总厨陈卫玄离开那天,是秦屿亲自送他去的机场。

    在路上陈卫玄千叮咛万嘱咐,让秦屿不要胡思乱想,好好工作。如果太累了的话,等他回来后,就让秦屿带薪休两天假,放松放松。

    可就在陈卫玄离开的第二天,他也像李宏一样,突然就失去了所有有关他的痕迹……包括人们对他的记忆。

    他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更扯淡的是,长虹酒店的总厨,变成了秦屿。

    看着人事部拿出的入职报告,看着那张应聘职位为“行政总厨”的报告单,秦屿凌乱了。

    那上面有他自己的签名,自己的照片。

    更可怕的是,所有人都没有觉得怪异,没有一丝丝的质疑,仿佛这个职位一直都是他的。

    而他记忆中的那个总厨陈卫玄,就好像真的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

    从火车站回到修明小区C栋7单元501,想着这三个月发生诡异事件,秦屿浑身疲惫地将自己镶进了沙发里。

    在陈卫玄消失后,他身边的其他人也在不断消失。

    每个人的消失都很彻底,不管是自己曾经生活过的痕迹,还是人们有关他的所有记忆,都消失得非常彻底。

    而只要秦屿主动去问起那个人,关于那个人身份上的所有东西,都会被强加到他的身上。

    不管是职位,还是产业,还是名誉。

    长虹酒店,现在已经是他名下的产业了。就连他以前花三千一月租的这套房,在房东消失后,也成了他自己的房子。

    他变得越来越富了,这个城市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偌大的城市在不断变得空旷,清冷混杂着寂寞。

    “好冷!”明明每天都出着太阳,秦屿却觉得越来越冷。

    ——叮咛咛!

    手机的闹铃响起,秦屿拿出手机,疲惫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愉悦。

    手机上显示21:00点整。

    秦屿关掉闹铃,打开了手机直播软件。

    他唯一关注的主播李梦欣,准时出现在了屏幕上。

    今天的李梦欣一改往日的俏皮活泼,屏幕上瞬间出现了无数关心担忧的弹幕。

    ——梦梦怎么了?

    ——梦梦心情不好吗?

    ——是谁惹梦梦生气了?

    ——谁敢惹梦梦,老子手提50米的大刀,让他先跑49米。

    ……

    在看到秦屿进入直播间后,李梦欣才开口说道:“今天,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直播了……”

    听到李梦欣的话,秦屿心里猛地一紧,在屏幕上敲出了三个字。

    ——为什么?

    “因为……”李梦欣咬了咬嘴唇,“我要结婚了。”

    “轰!”

    随着李梦欣的这句话,一万多人的直播间顿时炸了。

    那些刚开始关心李梦欣的粉丝们都沉默了,而另一群“粉丝”却活跃了起来。

    ——最终还是成为了有钱人的**

    ——哈哈,几年舔狗一场空,一夜榜一叫老公。

    ——是哪方土豪拔得头筹啊?

    ——环屿大佬呢,说说话啊,刷了这么多*有没有得到***

    ——别说了,环屿大佬哭晕在厕所了!

    ……

      秦屿皱着眉头,他的昵称就叫做“环屿”,他无视直播间的那些污言秽语和冷嘲热讽。

    在屏幕再次敲了三个字。

    ——哪的人?

    李梦欣的脸紧紧贴在屏幕上,认真地在无数谩骂中寻找秦屿的回话。

    她说:“H市的。”

    秦屿沉默了一会儿,敲了四个字。

    ——祝你幸福。

    文字发送后,不等李梦欣回复,他就退出了直播间。

    霎时间他像是浑身瘫痪了一样,无力地瘫软在沙发上。

    他在李梦欣十几个粉丝的时候,就对李梦欣点了关注。

    三年,他看着李梦欣从十几个粉丝,一步步到了现在的三十多万粉丝。其间……不知付出了多少。

    最初的时候,为了支持李梦欣,他将每月四千的工资除开基本花销后。剩下的两千多块,全部给李梦欣刷了礼物。

    就连后来这间每月要花掉他三分之一工资,做为租金的房子,也是为了李梦欣而租。

    因为李梦欣就住在隔壁502室。

    想到这里,秦屿猛地睁开眼。

    “……算了!”起身后,秦屿又叹了一口气,重新瘫进沙发里。

    最近几个月的经历实在是太奇幻了,他本来想等确定现在拥有的一切,都真的后,就去找李梦欣表白的。

    可惜了,还是太晚了……她就要离开了。

    等等……离开?

    秦屿又猛地睁开眼睛,离开……离开……好像每一个“消失”的人,都是因为离开!

    “不行,梦梦不能离开!”

    秦屿猛然起身,语气坚决而又坚定。

    5

    11月11日。

    天刚亮,秦屿就做好了糖醋排骨,川味辣子鸡,还有酸菜鱼。

    他打开501室的门,走到了502室的门口,听着房间内窸窸窣窣的,越来越近的声音,他低头看了一眼手中餐盒。

    ——真是个口味繁杂的女孩子,喜欢吃酸的,喜欢吃甜的,还喜欢吃辣的……

    秦屿正想着,502室的房门却突然打开了。

    “啊——”

    李梦欣拖着行李箱,一开门,就看到穿着黑色卫衣的秦屿站在自己门前,吓得惊叫一声后,身体条件反射般地退回房内。

    “你是?”李梦欣愠怒提防道。

    “不好意思,吓着您了!”秦屿礼貌回道:“我是你的粉丝,昨晚在直播间听说你就要离开N市了,所以想最后再为你做一顿饭。”

    李梦欣低头看了一眼秦屿手中的饭盒,心中不由得浮现了丝丝暖意,“以前的那些饭菜都是你做的?”

    从七八个月前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她的门前就会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外卖。

    之前她一直以为是“环屿”给她点的外卖,因为她的粉丝中,只有从一开始就支持她的“环屿”,知道她的住址。

    “是的。”秦屿点了点头。

    见秦屿坦然承认,李梦欣心中的暖流反而变成了害怕。以往她之所以敢吃“环屿”送的外卖,是因为她觉得环屿不会害她,而且环屿远在G市。

    但她怎么也想不到,竟然除了环屿外,还有其他的“男粉”,知道自己住在哪里。并且,还时常为自己做饭。

    秦屿举起饭盒,认真地道:“吃点再走吧。”

    “谢谢你对我这么好,不过我忙着赶飞机,就不吃了。”李梦欣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着便准备关门,绕过秦屿。

    谁知秦屿却突然握住了她家的门把,阻止了她关门的动作。

    一直觉得不对劲的李梦欣见状,大声吼道:“你要干什么!”

    “留下你。”秦屿回了一声。

    然后他把李梦欣推回了502室。

    秦屿进门后又将门重新锁住,李梦欣的行李箱就倒在门边。

    “你要干什么!”

    李梦欣一边后退,一边抓起墙边的扫把指向秦屿,“你不要过来!”

    李梦欣一边指着秦屿,一边扭头向着窗户大喊:“救命啊!”

    可惜她住在5楼,可惜窗户是关上的。

    秦屿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对李梦欣道:“你别叫,我不会伤害你的!”

    “你,别走,你只要答应我不走,我马上就走!”

    毕竟是第一次“绑架”,而且绑架的还是自己心中的女神。所以在没经验的同时,秦屿也是慌得一批。

    因此他的口齿都有些不清楚了。

    李梦欣见秦屿语无伦次,久久不做动作,侧身就准备跑进卧室。

    “不好!”秦屿见状也反应了过来,万一李梦欣跑进卧室报警,那他做的这一切就白费了。

    所以他抢在李梦欣锁住卧室门之前,急忙跟着闯了进去。

    李梦欣的卧室内,两人近身相对。

    李梦欣避无可避,急得大哭了起来:“求求你,不要伤害我,要钱吗?我……我可以给你钱!”

    “我真的不是要伤害你……”秦屿解释道:“我只是不想你离开N市,只要你不离开N市……”

    见李梦欣掏出手机,秦屿慌乱欺身向前争夺,和李梦欣扭打在床。

    第一次和女神近身接触,过程却并不香艳。

    秦屿的脸上被挠得全是爪印,手上全是浸着血的齿印。他的胸上、肚子上、背上,还有很多不好描述的地方,都被李梦欣胡乱踹了很多脚。

    最终秦屿以力量险胜,扯下床单蚊帐,将李梦欣裹捆了起来,又用胶布将她的嘴封住。

    秦屿气喘吁吁地瘫坐在地,对李梦欣说:“不管你信不信,但我还是想如实告诉你……”

    秦屿给李梦欣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

    那个故事从三个月前开始,从李宏的消失开始。

    从他成为长虹酒店的总厨,又到他成为了长虹酒店的老板,成为了自己的房东。

    再说到了N市现在人口锐减,却无人感到异常……等等等等。

    “所以,我不让你离开,真的是为了救你。”秦屿对着床上安静的李梦欣说道。

    为了让李梦欣相信他,他又拿出来自己的手机,翻开了自己的社交软件,证明了自己其实是“环屿”。

    他觉得比起自己陌生人的身份来,以“环屿”这个身份和李梦欣说,她能更加容易相信一些。

    果然,知道了秦屿就是“环屿”后,李梦欣的瞳孔都放大了很多。

    秦屿见状撕开了李梦欣嘴唇上的胶带,说道:“你现在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李梦欣很认真地看了秦屿一眼。

    开口道:“我信你***”

    “你不是在G市吗?”李梦欣顿时背脊生寒,想着自己那么相信环屿,给环屿说了那么多秘密。

    可最后这以为远在天边的人,却潜伏在自己的身边,一边听着自己的心里话,一边在自己的身后窥视着自己。

    看着语塞的秦屿,李梦欣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好像都竖起来了一样。

    那感觉就好像自己孤身在黑暗中走着走着,突然有一只手从黑暗中递出了一把刀子,用刀尖顶着自己的背脊,说:“我其实随时都可以捅死你!”

    秦屿解释无果,只能重新封住李梦欣的嘴。

    他将饭盒中李梦欣爱吃的菜拿出来,却发现都冷了。

    然后他又回到501室,重新做了一份。

    “如果我真的想伤害你,或者想对你做点什么,现在是最好的机会。”看着一脸倔强不肯吃东西的李梦欣,秦屿很认真的说道。

    “哼!”李梦欣冷笑一声,然后看着眼前的排骨吞了吞口水。

    ——咕咕……

    李梦欣本想坚决捍卫女人的尊严,与恶势力斗争到底,可肚子却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我就吃亿口!”李梦欣盯着秦屿。

    当糖醋排骨,辣子鸡都见底后,李梦欣的骨气也重新支棱了起来,她对秦屿筷子上的酸菜鱼不为所动。

    她冷笑问道:“你准备绑我多久呢?”

    秦屿的夹菜的手一僵,叹气道:“我也不知道。”

    “环屿……”李梦欣也一脸复杂,在知道秦屿是环屿之后,并且发现秦屿真的没有伤害她的举动时,她其实已经不那么怕了。

    “其实你喜欢我的话,可以明说的,没必要用这种违法乱纪的方法来囚禁我……”李梦欣说道:“但这种事是强求不得的……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从一开始就在支持我……”

    “所以,你这三年在我直播间刷了多少钱,你给我说,我都还给你……你把我放了好不好?”

    李梦欣语气中带着祈求,可怜得让人心疼。所以他的话落在秦屿耳朵里,像针尖一样锐利。

    “你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我了吗?”秦屿问道。

    见李梦欣一脸茫然,秦屿又道:“算了!”

    秦屿叹了一口气:“等你决定以后都不离开N市了,我就把你放了……”

    卧室门被短暂关上,秦屿回到502室的大厅,他把李梦欣的行李箱扶正。

    又将扫把和拖把放到卫生间后,才坐到了大厅的沙发上。

    他今年二十六了,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李梦欣那年,刚好十八岁。

    那年高中毕业,在和室友的最后一次聚会时,不知是谁带来了几位其他学校的学妹。

    李梦欣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是一起喝了几杯饮料,连对话都没几句,他就对那个那个可爱俏皮的学妹,有了很深刻的印象。

    后来的真心话大冒险里,学妹说她以后,想找一个会做饭的男人做老公。

    于是后来秦屿就成了厨师。

    秦屿从来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也不会因为女人的一句话,去刻意的做些什么。

    他认为自己之所以变成了一个厨师……这只不过是高三毕业后的一个选择,一个工作的方向,一个谋生的技能而已。

    直到三年前,他刷到了一个新晋主播。

    屏幕上的李梦欣和十八岁那年的李梦欣比起来,少了几分青涩,多了几丝妩媚。俏皮依旧,美丽加倍。

    寥寥数人的直播间内,秦屿动动手指,刷了一辆跑车,屏幕内的李梦欣直接感激得跳了起来。

    那激动的样子,竟和十七八岁玩游戏时赢了的少男少女一样,一样的青涩可爱……

    晚上7点,秦屿喂李梦欣吃了晚餐。

    “你放了我,好不好?我答应你,不乱叫,不逃跑。”一天的捆绑幽闭,让李梦欣感到了恐惧与不适。

    虽然秦屿确实没有做出要伤害她的举动,但是一个习惯了自由的人,被捆起来真的很难受。

    更何况这种捆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秦屿拿出李梦欣的手机,看着手机里那个备注“亲爱的”的电话号码,沉默了一会儿。

    那个号码的主人,今天一共打来了十三个未接电话。

    秦屿点了返回,将手机关机。

    然后在李梦欣的祈求声中,再次关上了卧室的门。

    502的大厅里一片黑暗,卧室里应该也是一片漆黑。

    秦屿坐在沙发上,沉默地听着卧室里的祈求声逐渐变成了愤怒的谩骂声。

    这栋楼的人都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所以李梦欣再怎么叫也没有用。

    卧室内的谩骂声渐渐停了,秦屿依旧沉默着,他仰躺在沙发上,透过窗户看着窗外清冷的月亮。

    脑中不断想着明天怎么办?要是这座城市的人,都消失了,他又该怎么办?

    想着想着,他突然觉得身上有些冷。

    ——叮咛咛!

    手机的闹铃响起,秦屿拿出手机,疲惫的脸上自然流露出了一丝愉悦。

  手机上显示21:00点整。

  秦屿关掉闹铃,习惯性地打开了手机直播软件。

  他唯一关注的主播李梦欣,准时出现在了屏幕上。

  今天的李梦欣一改往日的俏皮活泼,屏幕上瞬间出现了无数关心担忧的弹幕。

  ——梦梦怎么了?

  ——梦梦心情不好吗?

  ——是谁惹梦梦生气了?

  ——谁敢惹梦梦,老子手提50米的大刀,让他先跑49米。

    ……

    ……等等!

    秦屿霍然起身,大厅内的灯光很刺眼。

    身下原本应该粉红色的沙发,也变成黑色的。

    这是501,不是502!

    秦屿快速返回手机桌面,屏幕上显示11月10日,21:01分。

    他重新点回直播间。

    李梦欣开口说道:“今天,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直播了……”

  听到李梦欣的话,秦屿心里猛地一紧,在屏幕上敲出了三个字。

  ——为什么?

  “因为……”李梦欣咬了咬嘴唇,“我要结婚了。”

  “轰!”

  随着李梦欣的这句话,一万多人的直播间顿时炸了。

  那些刚开始关心李梦欣的粉丝们都沉默了,而另一群“粉丝”却活跃了起来。

  ——最终还是成为了有钱人的**

  ——哈哈,几年舔狗一场空,一夜榜一叫老公。

  ——是哪方土豪拔得头筹啊?

  ——环屿大佬呢,说说话啊,刷了这么多*有没有得到***

  ——别说了,环屿大佬哭晕在厕所了!

  ……

    秦屿的脑中也炸开了,他不可置信的再敲了三个字。

    ——哪的人?

    屏幕里的李梦欣在密密麻麻的谩骂嘲讽中,艰难找到了他的发言后,开口说道:“H市的。”

    秦屿一脸震惊,他颤抖着走出501室的门。

    第一次,勇敢地敲响李梦欣的房门。

    “谁呀?”

    502室大厅内,正在直播间等待“环屿”回复的李梦欣,忽然听到了有人敲门,扭头问了一声。

    秦屿浑身一震,依旧不死心地敲着门。

    “谁啊?”片刻后,李梦欣打开了门。

    秦屿震惊地看着李梦欣,她不是本该被自己绑在502室的卧室里吗?

    “你是?”李梦欣一脸疑惑:“有什么事吗?”

    “没……没……对不起……”秦屿楞了很久,抱歉道:“敲错门了!”

    在502的房门关上后,秦屿也失魂落魄地回到了501。

    时间重复?还是时间重塑?

    秦屿彻底崩溃了,三个多月的时间,让他试着承受,并且接受了身边人的莫名“消失”。

    可现在,这莫名的诡异,好像又升级了。

    6

    第二个11月11日。

    秦屿再次做好了糖醋排骨,川味辣子鸡,以及酸菜鱼。

    他再次打开501室的门,走到了502室的门口,听着房间内窸窸窣窣的,越来越近的声音,他往后退了一些。

    因为上次离得太近,把李梦欣吓了一跳。

    五秒左右,李梦欣打开了502室的门。

    此时刚好早上7点,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男人,李梦欣同样被吓了一跳。

    “你是?”李梦欣提防试探着问道:“昨晚那个敲门的人?”

    “嗯!”秦屿点了点头,道:“昨晚打扰了你,我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亲自做了几个菜,来给你陪你道歉。”

    秦屿举起手中的饭盒。

    “额……没关系的,而且我忙着赶飞机,就不吃了。”看着这个奇怪的男人,李梦欣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着便准备关门,绕过秦屿。

    然后秦屿上前握住了502室的门把,阻止了李梦欣关门的动作。

    “你要干什么?”一声惊呼。

    “留下你。”一声答复。

    然后重复了上一个11月11日的事情。

    李梦欣先是抓起扫把指向秦屿,然后准备跑进卧室,然后一阵混乱的身体接触,秦屿以力量险胜。

    只是这次秦屿有防备了,李梦欣没有伤到他。

    重复着上个11月11日的故事,秦屿还是说不过李梦欣。

    秦屿来到502室大厅,然后重回501室,给李梦欣重新做了三个菜。

    时间来到晚上7点,秦屿喂李梦欣吃完晚饭后,来到502室大厅的粉色沙发上。

    秦屿仰躺在502室的大厅,看着窗外清冷的月光,不断想着上个11月11日,和这一个11月11日发生的事。

    是时间重复,还是时间回溯?还是自己的一个梦?

    想着想着,秦屿又累得睡着了。

    睡着睡着,他觉得有点冷。

    ——叮咛咛!

    然后闹钟响了,秦屿掏出手机,疲惫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丝愉悦。

    手机上显示21:00整。

    然后秦屿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他看着身下的黑色沙发,感受着501室大厅中刺目的灯光,脑中一片空白。

    他回到手机桌面,看着屏幕上的日期,上面显示:11月11日,晚上21:01分。

    他思考的这些时间,刚好过了一分钟。

    然后他打开手机的直播软件。

    屏幕上,熟悉的李梦欣说着熟悉的话:“今天,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直播了……”

    ——别说了,因为你要结婚了,你的未婚夫在H市。

    秦屿发送这段话后,退出了直播软件,哭笑不得的在沙发上打滚。

    ……

    第三个11月11日。

    今天,秦屿没有做菜。

    他一大早就来猛敲502室的门,正在收拾行李的李梦欣打开了门,一脸疑惑的问道:“你是?”

    “别说了,赶时间!”秦屿回了一句,然后将李梦欣推回502室,重复着上一次的事。

    但这次在和李梦欣的聊天中,他把两个“11月11日”事也说了出来。

    为了让自己的话可信度再高一些,他连李梦欣放姨妈巾的地方都准确无误地说了出来。

    李梦欣浑身颤抖,她怀疑这个变态在她家里装了针孔摄像头……

    时间加速到晚上7点。

    秦屿再次来到502室的沙发上,但这次他没有躺下。

    他掏出手机,将手机的秒钟调了出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上时间的跳动。

    前两次一觉就睡过去了,没觉得时间有多漫长。

    可这次数着秒针过,他觉得煎熬极了。

    20:00整。

    ……

    22:00整。

    ……

    23点59分。

    23点59分59秒。

    秦屿感觉有点冷。

    ——叮咛咛!

    闹钟响了,秦屿疲倦地掏出手机,脸上再无一次愉悦。

    因为屏幕上显示着21:00整。

    因为桌面上显示着11月10日。

    “被困在了这一天……”秦屿在沙发上抓狂地大叫着。

    ……

    第三个11月11日。

    ……

    第四个11月11日。

    ……

    第五个11月11日。

    ……

    第六个11月11日。

    秦屿早上7点钟准时打开房门,有了前几次的经验,他总算找到了一个可以不吓到李梦欣的方法了。

    那就是和她一起打开房门。

    看着对门的从未见过的邻居,李梦欣点头以示礼貌。

    秦屿咧嘴一笑:“姑娘,进来玩啊?”

    “神经病!”李梦欣脸色一僵,骂了一声,就准备走。

    秦屿连忙上前阻止她关门的动作,笑道:“骂完人就想走?”

    然后在李梦欣的惊呼声中,他将李梦欣推回了502室的大厅。

    挣扎中的李梦欣不小心翻倒在沙发上,对着秦屿就是一顿胡乱输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秦屿总能完美地避开她的拳脚。

    一番挣扎无果后,李梦欣力竭,秦屿累得够呛的获得完胜。

    他掏出卫衣衣袋里的粉红色绳索,熟练地将李梦欣捆了起来。

    秦屿之所以弄一根粉红色的绳索,是因为他发现,李梦欣好像很喜欢粉红色。

    所以去买绳子的时候,果断选了一个李梦欣喜欢的颜色。

    将李梦欣捆住后,他将李梦欣再次抱回了卧室,一番解释……越解释越乱后,他无奈地走出了卧室。

    准备回501室给李梦欣做饭。

    回到501室厨房,看着厨房内成堆的厨余垃圾,秦屿顿时觉得心好累。

    一切都被困在了11月11日?但为什么这些垃圾却越堆越多?

    ——要是像502就好了,不管今天弄得怎么乱,明天一切都会复位。

    秦屿手里做着菜,脑袋里如此想着。忽然他如遭电击,猛地放下手中的菜。

    打打开50室1的窗户,往小区内看去,小区里已经看不到活人了。

    上一次他下楼买绳索不小心踢翻的垃圾桶,在“第二天”也重回了原位。

    一切好像都没有停止,该消失的人,还是会消失。

    但一切好像都在重复,该复位的物件,一切都会复位。

    除了被她强行留住的李梦欣不会消失。

    除了501室房内的物件不会复位。

    ——难道,501室的是这个城市里,唯一特殊的地方?

    秦屿如此想着,心里突然燃起了一团火,他好像找到了可以让李梦欣保留记忆的方式了。

    那就是把李梦欣绑来501室。

    说干就干,他兴奋地走出501室,然后又颓废地走了回来。

    ——不行,今天给她留下的映像不太好,明天再把她绑过来吧。

    7

    第7个11月11日。

    秦屿早早地来到502室房门前,他敲了敲门,“有人在家吗?”

    正在收拾行李的李梦欣打开了门,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问道:“你是?”

    “额……我是?”秦屿愣住了,他好像从来不会和女生搭讪……看来还是没法留下好映像。

    ——算了,先礼后兵吧。

    “你好,耽误你几分钟时间……”秦屿想了想,将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些诡异事件,包括已经重复了六七次的11月11日说给了李梦欣听。

    李梦欣瞪大了眼睛。

    她觉得秦屿肯定是个神经病,在将身子缩回501室后,作势就要关门。

    秦屿翻了一个白眼,阻止了李梦欣关门的动作,然后将她推回了501室。

    在将李梦欣推翻在沙发上后,秦屿无奈再再再……再次扑了上去……

    ……

    501室房内,李梦欣鼓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

    今天秦屿给她说了很多东西,带她去了很多地方,捣毁了小区里的很多建筑。

    秦屿解释道:“我知道你可能很难相信我的话,但晚上12点后,它们都可以替我证明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李梦欣没有说话,她在沉默消化着秦屿说的……这一切天方夜谭的事。

    晚上23点59分50秒,秦屿对着李梦欣说:“来,一起倒计时。”

    十秒的时间很快,到23点59分59秒的时候,秒钟跳动了一下。

    秦屿手机上的时间变成21:00,日期也变成了11月10日。

    但是闹钟却没有再响起。

    秦屿疑惑地点开闹钟,发现那个专属李梦欣的闹钟,消失了。

    李梦欣看着发冷的秦屿,说道:“你现在该带我去证明你说的话了。”

    “好……啊!”秦屿扭头看了一眼李梦欣,然后下巴都惊掉了……

    因为此刻的李梦欣浑身赤裸。

    感受到秦屿的目光,李梦欣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除了那些难以蔽体的绳索外……什么都没了。

    “啊——你还看,你转过身去!”李梦欣又羞又怒。

    秦屿连忙转身,从卧室里挑了一身自己的衣服扔给了李梦欣。

    发现李梦欣还被捆着这个事实后,又半睁半眯的解开了她身上的绳索。

    李梦欣穿上秦屿的衣服后,过了很久才平复下心中的悸动。她开始相信秦屿的话了,因为这一切……太诡异了。

    两人走出501的大门,却发现没了502的钥匙了。

    秦屿回到501,找了一些工具,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才撬开了502的门。

    502内,一切都很整齐完好。

    不管是室内的原本被秦屿砸坏的茶几,还是电视柜,还是饮水机,果然都复原变得完好了。

    唯一奇怪的是……除了原来房内就有的设备之外,那些和李梦欣有关的一切东西,都消失不见。

    李梦欣脸色苍白。

    秦屿却面色凝重,他对李梦欣说:“你登登你的直播账号,看还能不能上?”

    “哦……好!”李梦欣回应着在身上摸索,才想起自己的手机早就随着衣物一起消失了。

    秦屿把自己的手机拿给李梦欣,李梦欣点开那个自己熟悉的直播软件,输入了自己早已铭记于心的账号密码。

    第一遍:账号或密码错误……

    第二遍:账号或密码错误……

    第三遍,第四遍……也是一样。

    秦屿拿回手机,登上了自己的账号,点开自己已关注的主播。

    以前自己的已关注主播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李梦欣。

    而现在……一个都没了。

    “这是……怎么回事?”李梦欣声音和身体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我明白了!”

    秦屿看着李梦欣,很认真地道:“所有离开这个城市的人都会消失……紧接着是有关她的一切都会消失。而从你选择离开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有关你的一切都会消失……”

    “之前你被我留在502,所以我们就被困在了11月10日21:00,到11月11日23点59分59秒这个时间段里……”

    “而后来我发现了501好像是这个城市里,唯一可以阻挡这种这种‘消失’状态的安全屋后,就把你绑到了501。”

    “我现在明白了,501从来没有阻挡这种状态的能力,它是躲避……”

    “所以当你进入501后,这个城市就默认你已经离开了,紧接着是这个世界……默认了你的消失。”

    李梦欣绝望地道:“换句话来说,现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你记得我的存在了?”

    看着无辜无助的李梦欣,秦屿残酷地点了点头。

    秦屿没有带着李梦欣连夜去小区里,查看他白天砸坏的石桌,踩扁的垃圾桶,以及砍倒的风景树。

    因为李梦欣早已相信了这离奇的一切。

    她在502的房间里哭了很久,仿佛在替“死去”的自己感到悲伤。

    秦屿安慰无果,只能沉默着看着她哭,偶尔摸摸她的头,以示自己一直在试图安慰。

    李梦欣哭了一会儿,就又笑了起来,他对秦屿说:“只要还有一个人记得我,那我就不算消失吧?”

    秦屿憨笑着点了点头,他一直很喜欢李梦欣的性格,很柔弱,却又很坚强。

    8

    时间推进到第七个11月11日的早上七点,在昨晚哭了一次李梦欣已经确定,并接受了自己的“死去”。

    这个城市越来越空。

    原本两千万人口的城市,现在可能两万人都不到了。

    街边的小吃摊,奶茶汉堡的店,繁华宽敞的酒楼等等等等……都已经无人经营了。

    一个吃货在这样这个空旷冷寂的城市中,按理来说是很难快乐的活下去的。

    但好在,秦屿是一个出色的厨师。

    从7点半离开修明小区开始,李梦欣走了一路,就吃喝了一路。

    秦屿在城市里扮演着不同的身份,他是厨师,是烧烤师,是奶茶师,是甜点师。

    他会做炸鸡,会做牛排,会做海鲜。

    懂川菜,粤菜,湘菜,闽南菜等等等等菜系……

    这一天,李梦欣过得很快乐。

    11月11日晚上23点30分。

    秦屿抢了一辆车,他猛踩油门将李梦欣送回了501房间。

    “今天我又看到几个人离开这个城市了。”秦屿叹道:“他们年纪很大了,佝偻着身子,一步一步地离开了这个城市。”

    李梦欣好笑道:“所以你怕我也消失?”

    秦屿说道:“可能每个离开的人,都有自己必须要离开的理由,可你好吃好喝的,又为什么要离开呢?”

    李梦欣沉默。

    11月11日晚上23点59分59秒。

    随着秒针再次跳动,时间又回到了11月10日晚上,21:00钟。

    “刚才你好像玩那个过山车还没有玩够,现在我们可以去接着玩了。”秦屿对神色黯然的李梦欣说。

    “不了。”李梦欣摇了摇头,回道:“以前有这么一句话,叫做:24岁能轻而易举获得12岁时候想要的玩具,但已经没有意义了。”

    “所以11月10号再去坐11月11号想要坐的过山车,也是同理。”

    秦屿沉默。

    李梦欣想了想,说道“不如你说说你的故事吧。”

    秦屿想了想:“故事很长。”

    李梦欣道:“但时间很多。”

    秦屿沉默,时间好像确实很多,多到可以说完所有的故事。

    9

    第三十九个11月11日。

    这个城市已经变成了一个孤城,所有人都离开了。

    秦屿和李梦欣都无法忘记,在第三十个11月11日那天,一个半身瘫痪的老人,一点一点爬出这个城市的画面。

    整个城市里就剩下秦屿和李梦欣了,没有新的人,再难有新的故事。

    而那些旧的故事,早就说完了。

    在第九个11月11日那天,秦屿说到了十八岁那年,也说到了对那个名叫李梦欣的学妹,产生好感。

    在第十一个11月11日那天,秦屿说到了自己每个月省吃俭用,也要把钱刷给那个名叫李梦欣的主播,只是为了看她隔着屏幕笑一下。

    在第十五个11月11日那天,秦屿说到了自己背井离乡来到N市,每个月花三分之一的工资做为租房租金,只为了能离那个名叫李梦欣的主播近一些。

    那天他说了很多,说到隔三差五的爱心早餐,爱心午餐,爱心晚餐。

    说到了他日以继夜的关怀,更说到了他一点也不想她离开。

    所以他们在那一天,相爱了。

    他们携手走遍了这个繁华城市的所有角落,直到繁华不再繁华。

    当繁华落尽之后,人也开始落寞了。

    “这个城市好像少了一些东西。”

    第四十九个11月11日,李梦欣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少了什么?”秦屿看向李梦欣,明明她的面容近在咫尺,可却越来越越模糊了。

    “这个城市没有河,好像没有河。”李梦欣认真地说道:“你能不能带我去找一条河?”

    “为什么要找河?”秦屿一脸疑惑。

    李梦欣挠了挠发痒的脖子,后背,胸部,大腿,她说:“我好像好久没有洗澡了,我的身上很脏,我想找一条河,洗一个澡。”

    看着躁动不安的李梦欣,秦屿说:“好,我带你去找河。”

    这个城市本没有河,后来有人需要河,所以就有了河。

    N市的河在城市的边缘,那河宽敞无比,仿佛没有边际。

    往上看去没有源头,往下看去没有尽头,李梦欣在河里洗一个澡,洗了很久很久的一个澡。

    “梦梦,快上来!”秦屿在岸上焦急的喊道。

    “没事,好舒服,我再洗一会儿!”李梦欣欢快的答道。

    明月冷清,星辰暗沉,秦屿在夜风中等得急了,就跟着跳进了河。

    10

    第三千五百个11月11日。

    “那时候他们为什么要离开我们呢?”看着怀中越来越模糊的李梦欣,秦屿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李梦欣认真地道:“或许是我们要离开他们。”

    这城市,干净,空旷,冷寂。它太大了,所以让人心生恐惧。

    一开始秦屿和李梦欣每天都会走出501房间,然后在晚上23点30分都会准时回来。

    可后来把所有的地方都走遍后,他们连这个房间都懒得离开了。

    这是这个城市唯一安全的地方。

    他们都心知肚明,一旦超过23点59分59秒不回来,他们中有人就会死去。

    他们是这个城市仅剩的两个人,所以都没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可时间太久了,爱……或者恨,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都会被无聊寂寞撕得粉碎。

    他们成了这个城市最富有的人,也成了这个城市最贫穷的人。

    他们都心知肚明,要想生活变得有趣,就要先变得勇敢。

    而关于在离别或者选择的这件事上,有时候女人要显得比男人更勇敢一些。

    所以李梦欣问道:“你,想不想看看11月12日是什么样的?”

    秦屿已经看不清李梦欣的模样了,可还是接受不了可能会失去她的风险,说他说:“不想。”

    “可你已经留了我很久了,”李梦欣说:“我好累……11月11日好无趣,我真的想看看……11月12日是什么样子的。”

    “我想再洗一次澡,你抱我去那条河,好不好……”

    李梦欣语气中带着哭腔,她在祈求,在奢求,在渴求。

    秦屿沉默了很久,答道:“好,我跟你去。”

    他从来不懂得安慰李梦欣,同样的,也不曾学会拒绝李梦欣。

    ……

    第三千五百零一个11月11日。

    晚上,23点30分。

    李梦欣像一抹月光,在无边无际的河水里漂浮着。

    她的身影越来越远,时而浮起,时而又沉下去。

    秦屿在岸上静静看着。

    他留不住一个想走的人。

    皎白的月光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白纱,像少女身上的白色纱裙,又像是重获自由的少女在翩翩起舞。

    “明日之后,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整个城市都将属于我一个人的。”

    秦屿回头,看着在月光下霓虹璀璨的城市,突然哭了起来:“明日之后,我将拥有所有。”

    无人回应,他又大叫一声:“明日之后,我将一无所有!”

    11月11日23点59分59秒。

    随着秒针再次跳动,秦屿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11月12日,00:00分。

    秦屿站在海岸上,看着空旷的长河。

    李梦欣随着河流飘走了,他再也回不到11月11日了。

    他在孤城里枯坐着,看着时间变成11月13日……

    11月14日

    ……

    直到11月17日。

    他纵身一跃,也离开了这个城市。

    他看到城外有一抹刺目的苍白,那苍白上连着一根透明管子。

    他顺着那根管子一直往下看,看到了一张肥肥的脸。

    他认识那张脸。

    “宏……李宏……”

    “秦师傅醒了,秦师傅醒了!”李宏激动怪叫。

    11

    回到502室,秦屿躺在沙发上。

    房门大开,他盯着对面501室紧闭的房门,陷入了沉默。

    打开手机,热门消息已经从:

    “——当红女主播李xx被骗色,与xx不雅视频流出。”变成了:

    “——当红女主播李xx不雅视频流出后,羞愤自杀!”

    距离李梦欣跳河自杀,已经过去了十天了,但热度不减。

    下方评论有骂李梦欣活该的,有大呼可惜的。

    而关于那个毫不犹豫跳河救人,导致自己昏迷不醒的路人,同样有人夸赞,有说蠢。

    “你不该离开501的。”

    秦屿看着501这间不管是在睡梦中,还是现实中都能护住她的屋子,不由得流下了泪。

    他的脑海中还刻有李梦欣的模样。

    那是他高中时的女友,那是他一生的遗憾。

    高中毕业,各奔东西,懵懂的感情被现实的距离,磨得支离破碎。

    后来。

    为了能离李梦欣近一点,他以每月三千块的租金租下了这间502室。

    对面501室,才是李梦欣原来住的地方。

    记得那天李梦欣准备离开,妄想着投身豪门的时候,秦屿早早的就在501室门口等着……

    可是哪怕他表露身份,说出自己是“环屿”,说出就是秦屿的时候,也没能留住李梦欣。

    即使他把年少时候一桩桩青涩甜蜜的事数了出来,即使他把自己这些年的无奈,和付出都坦白……也没用。

    留不住,留不住。

    我们永远留不住一个要走的人,特别是一个,拥有必须要走的理由的人。

    “你何必要换一间更好的屋子呢?”秦屿放声大哭,绝望而又悲恸。

    可明日的明日……

    终有一日。

    他可能还是会忘记此刻的痛。

    就像那座孤城里,他怀中的美丽女人。最后也会在他的眼前,变得越来越模糊……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2,680评论 1 30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177评论 1 25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4,249评论 0 212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981评论 0 175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746评论 1 25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763评论 1 17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362评论 2 268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151评论 0 165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964评论 6 229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501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285评论 2 215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614评论 1 229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32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17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498评论 3 20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1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12评论 0 167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512评论 2 23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594评论 2 23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8年的11月2日, 我在好游快报上发现了一款游戏,明日之后。进游戏的时候我发现这完全就是一款丧尸类末日生...
    阳光皓恩阅读 141评论 0 1
  • 2018年的11月2日, 我在好游快报上发现了一款游戏,明日之后。进游戏的时候我发现这完全就是一款丧尸类末日生...
    阳光皓恩阅读 167评论 0 1
  • 声明:↑照片来自 Internetwork,基于 CC0 协议,有一定幅度通过专业创意应用程序完成的更改。 轻触下...
    更好时代阅读 181评论 0 0
  • 现在是北京时间6:49,距人类历史上离最大规模的丧尸病毒爆发已经过去了30分钟。 小桑百无聊赖的站在火车月台上,看...
    追叶逐月阅读 185评论 0 5
  • 祈愿天灯,穿越黑夜,《明日之后》末日元宵上线 “年关难过年年过”是中国的一句老话,这句话放在病毒肆虐的末日世界里更...
    亦骚年阅读 56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