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致命游戏 序号33 最终出现

开场白:

28人,最后只剩下4人。一人疯了、一人未知、俩人无奈。如同十个小兵一出门在外就都要全部都死亡。


看一秒样子,不用想,已经彻底疯了。被这一切发生的事情给彻底击跨内心防御、心理、三观,如今的一秒已经不再是之前的一秒了,而是一个傻子。

瘫坐地上的琵琶一尘看着那个疯疯癫癫的一秒消失在一楼内,她们呆愣了一会儿就起身了。

“一尘,我们现在怎么办?”琵琶开始害怕了,满脸恐惧看着一尘,身体微微颤抖。

“我也不知道。”一尘摇头,她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脸上浮现的是未知迷茫。无奈开口: “咱们都猜不出RK下一个计划是什么,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一尘看着琵琶,安慰鼓励: “放心,我们都会没事的。”

琵琶点点头,然后环视周围。发现一秒跑到二楼去了,用手指在二楼围栏的他。赶忙开口: “一秒在楼上,我们去带他下来吧!”

“好。”俩人迈步往二楼方向走去,正准备到的时候她们听到了一秒的惨叫声还有狗凶狠的声音。感觉到事情不对劲的俩人立马加快脚步,往上走。

一入眼,看到的是走廊里法斗不古正趴在鲜血淋漓,浑身是血的一秒身上。不古用爪子把一秒衣服撕烂,然后嘴巴活生生把肉啃下,挖体内的肝脏。

因为吃得太开心,不古并没有注意到琵琶一尘正在看着它的举动。琵琶看到这血腥一幕,忍不住用手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尖叫。

一尘则直接抄起角落处灭火器,怒气冲冲走过去朝着不古狗头一抬手就是狠狠砸去。疼得不古嗷嗷叫,然后晕倒在了一旁。

被怒气灌满的一尘又毫不犹豫朝晕倒不古砸去,用灭火器把狗头狠狠砸扁,砸出血。最后把灭火器扔到死了不古的肚子上,看着趴在血泊中的一秒。

泪水止不住往下流,琵琶见到一尘凶残的一面,内心感到惊恐又惊讶。又回想起自己杀了刹那的那天晚上。

琵琶内心笑道,看来她们真是有缘。

RK意外见到了宠物不古出现破坏自己计划的一幕,心里既惊讶又生气。惊讶一尘会杀了不古,生气一尘杀了不古。有那么一瞬间想立马弄死她的感觉。

但冷静胜过理智的RK接受了不古的死,原本生气的他此时却浮现出了笑容,笑胆大勇敢的一尘会冷静处理眼前出现的危机。

他...很满意这样处理的人。

伤心了很久的一尘被琵琶拉起,俩人沉默。没有说话,一齐走下了一楼。独留被狗咬死倒在血泊的一秒。

因为一秒的意外死亡,还有其他25人。让剩下的琵琶跟一尘都郁郁寡欢,心不在焉 ,肚子整整一天都没有进过食物,就这样饿着。

她们坐在客厅沙发上,一个两个都在发呆,愣愣的谁都没有说话。一直这样坐到晚上21点多,一直到下楼梯的声音才让她们回过神来。

俩人齐齐转头盯着楼梯的声音,疑惑这城堡现在除了她们两个还有谁?还有谁在这里?难道是除非是...RK...

等看到站在一楼楼梯的人,才发现根本不是RK。而是那个消失许久大家都以为死了的未卿。

没错!就是那个未知数的未卿。她出现了,出现在了琵琶一尘眼前。她们瞳孔睁得大大的,一脸不可置信站了起来。

异口同声道: “未卿,原来你没死!”

未卿一袭黑色吊带裙,大波浪卷的乌黑头发。高贵冷艳的气质跟死亡的气场都在她的身上。她穿着黑色高跟鞋的双脚在一尘琵琶的惊讶下不紧不慢下楼梯向她们走去。

在与她们对立面的沙发坐了下来,微笑道: “对,我并没有死。”

看见未卿样子,不仅没有死,而且好像还过得很好的模样。琵琶平复内心惊讶,淡定坐了下来,“为什么你突然间就消失不见了?这段时间你到底去哪里儿了?而且还好好的?”

一系列问题喷涌而出,急得琵琶不耐烦。

未卿看着似乎没有耐心的琵琶,脸上浮现出微笑。但并没有回答琵琶问题,只是微笑看着她而已。

一尘在见到未卿时候,她瞬间明白了!“你跟RK是一伙的?”一尘开口质问,同时也开始防备眼前那个看似温柔实则非常危险的未卿。

“并不是。”未卿面带微笑回答一尘。

“妖怪是你杀的?”一尘再次开口质问,心中显然有了几分的答案。

“没错!”

“你就是暗黑执法者洛?”

“嗯!”

果然,一尘真是猜的一点都没有错。从一开始她就该怀疑她了,只是没有,一尘并没有怀疑未卿。因为她觉得未卿是她朋友,所以根本不需要怀疑。

可现在,她想错了!其实从未卿知道RK游戏,甚至参加过。了解RK的时候她自己就暴露身份了,只是他们都没有想过怀疑她。

一尘怒气冲冲对着未卿咆哮: “没想到,你竟然会是这样的人。亏大家那么信任你,可你竟然背叛了我们。”

现在的她恨不得把未卿剥皮抽筋,碎尸万段。狠狠折磨她一番,可一尘却只能想想。她没有能力做到,更没有能力反抗这个如同魔鬼的未卿。

琵琶听到俩人对话,瞬间明白了。开口质问她: “未卿,你杀了妖怪?”看她表情,很显然。是的,杀了妖怪。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琵琶也怒气上涨,开始讨厌未卿。

她看了琵琶一眼,冷冷道: “杀掉有罪行的人是我的职责也是工作。”在未卿眼中,琵琶一尘看不到任何光明,看到的只有黑暗、杀戮、无情。

琵琶一尘恶狠狠看着未卿,而未卿依然是面带笑容。这一刻起,她们之间开始变得陌生,如同势不两立的死敌,仇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