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palu 塔罗课分享

在写这篇分享之前习惯性拿出塔罗抽了一张,是“恋人”!不禁哑然失笑,我的问题是“我要不要写这个文章?”毕竟在我以往有限写作经历里,最大的荣耀还是初三的一篇作文获得了班级最高分,题目叫《我的第一次插秧》。

恋人牌关于爱,关于情绪,关于选择…完完全全诠释了我当下的状态。

恋人牌


所以当被催促几次要写的时候,一边支支吾吾的拒绝,另一边手指已经在快速滑到当时上塔罗课发朋友圈的一些分享。倘若kripalu 老师此刻在的话,一定会抽出那张“正义”敲敲我的头,提醒我又不自觉的陷入了“完美主义的漩涡”,过于在意要走的漂亮却从没有迈出一步。

塔罗融入了生活,存在于每个片刻。塔罗就是生活,一张张牌串起了每个片刻。

作为kripalu 老师进入中国开课的第一批学员,初衷倒不是要成为多么牛叉的一个塔罗师,更多的是好奇。如果说是什么带领我今天走到现在与以往不同的生活境况,那一定是好奇心。好奇一个曾经混娱乐圈全是帅哥美女的人,怎么就成了一个“算命”的,好奇他又是如何在又脏又破的印度与引领时尚的法国之间,来回过渡的。

当然,很不幸。因为不是抱着学专业知识的态度来上课,所以我很容易睡觉了,而且是一上课就睡,一下课就精神。发的笔记本只记了寥寥数语,每次开课我都提醒自己不要睡着,要不然怎么对得起我请的假期和大老远的机票还有学费。最起码我还换了点东西在手里,有点收获啊。

再后来其实知道课上的睡觉并不同于平时的睡觉,kripalu 老师说我们的大脑平时就像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它不停地活动活动…从不停下。而头脑发出的大多都是杂音,只有它被清除的越干净,才能与事物的本质相连。而“睡觉”让大脑放松下来,它会自动开启了另外一种接收方式,就如同冥想时闭上双眼,才能让“第三只”眼睁开,去探索内在的版图。

我们在四天的课上玩了很多游戏,在玩耍中觉知、感受、观察

有组游戏我和琥珀一组,规则是不能说已知的语言,但要发出任意自创的声音和对方互动。我们两在场上望着,彼此都没有声音出来,慢慢地…只感觉周围越来越静,我紧紧盯着琥珀,只到老师轻轻提醒“发出声音”,我的喉咙咕噜出类似狮子的低吼。很快察觉出琥珀眼里的一丝害怕,轻轻抬起脚向她走近,就像一只猎豹缓缓又专注的靠近它的猎物,琥珀眼里加剧了紧张和惊恐开始慢慢后退,像一只被围住的兔子做最后无用的逃离。

空气凝滞得好像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突然我大吼了一声,琥珀直接崩溃跌坐到了地上哭了起来。看到她被我“打败”的样子,一点都不高兴,反而是难过和无力,也瘫软到了地上大哭。

彼此哭成狗


老师并未给我们的游戏环节任何解读,偶尔的一两句也是以提问的方式,而这个练习也是我缓和后才意识到,自己当时无意识呈现的不就是平时最普通的状态吗?用艰硬、刚强、防御、甚至是攻击来保护自己,一副“生人勿近”的武装。来对抗琥珀的恐惧、脆弱、无助、迷茫…甚至打压。我无法接纳别人坏的不好的部分,它们很危险也无用,也看不起。向来不都是这样吗?不许哭不许软弱不许示弱…正是这样的生存法则才能护我周全。

课后消退了很久,后来才意识到,当我倒在地上的时候,那些被隔离在外的都是属于我自己的部分,那个时刻我不知道我为了什么而哭,难过悲伤连可以责怪的人都没有,它们都是我。而我已是不经年间自我攻击了那么久却不自知,一直以为对抗的是别人,谁知敌人是自己。我紧紧的抱住琥珀,也抱住被压在最黑暗角落的情绪。

我和琥珀紧紧相拥


老师说每张牌都有正向和逆向的解读,它们没有好与坏。就像11号力量牌里面的狮子,每个人身上都有动物性的部分,它具有攻击、破坏、愤怒、不可控、很多个面向。我们呈现的是直接兽性的部分,还是经由转化后的以柔克刚,需要对自己保持时刻觉知和个人成长疗愈。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而内在自我的疗愈,一定是老师传承和要求成为塔罗师的第一步。他分享说在他学习塔罗的前四年里都没有做过真正的收费个案,他把很多的时间花在自我净化和成长上面。他也几乎不宣传和包装自己,案主后来就这么一个接一个的来了,事实上他在法国给很多名流和影星看过塔罗。(毕竟人家以前也是娱乐圈的)而这个工坊又何止只是学塔罗这一个功能呢,而事实不是每一个来上课的人最后都会选择做一个塔罗师。所以“疗愈”一定是这个工作坊的主旋律。

疗愈是如何发生的?别人我不知道,于我来说,不需要特意去与人说什么或刻意一些行为,如果够觉知,有些变化在悄悄的发生着,比如某些意料之外的好事,就像上帝给的嘉奖。又或者有些不舒服的人,那是来自考验和破除的好机会,而并非所有的发生都是要为了满足“小我”的欲望。

真正的改变一定发生在看不见的地方,它超越了头脑探查的范围,而只有在下一次出现某个情景,在你无意识反应后回忆,似乎有什么变了,这个模式才算真正瓦解。

前面一个叫沛沛的同学,我们曾经在她耳边念叨了两年让她来印度,她都宁愿去日本新加坡,对印度是“各种嫌弃”,而kripalu 老师和她说过一次以后,她就来了。是老师的法语太好听吗?我宁愿相信在老师背后有种看不见的力量在运作。

仅隔四个月,我又上了第二次初阶课。分享一些花絮: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结束前我抽了一张牌,哈哈居然是“节制”。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看来这篇分享开启了新的篇章,实在太爱塔罗了,它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

第二次复训我带着要不要离职的问题去上课,此刻我在印度自由生活,离职已经一年。而当初离开又是多么“愚人“(塔罗牌)的状态,扔掉曾经所创造的一切,纵身跃向悬崖,害怕吗?害怕;恐惧吗?恐惧;要回头吗?不要!悬崖下是万丈深渊还是一片桃花源,不跳永远不知道。

两年前让我用十只脚指头都不可能想到,我会在这里生活那么久,而如果我们愿意相信有更大存在的指引,愿意相信其实有很多种可能性,破除大脑的限制,生命将一次又一次扩展,而逐渐成为想要成为的自己。我们有很多次的选择,而我只是选择跟随自己的心!


备注:以上分享为个人经历,并非要求所有人来印度或离职,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