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四章 郑辉冥婚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阴差阳错

全章目录


郑辉终日游游荡荡,百无聊赖又不知自己应该安身何处。他又来到那日溺水身亡的河畔。

每年这个时候总会有人在这条河里丧生。自从郑辉死亡以后,人们更加深信此地阴气很重,惧怕邪气缠身,所以几乎没人再来此处游玩。

河畔的树木茂密而葱绿,知了依旧放声高歌,蝴蝶翩翩起舞,岸边开满了五彩缤纷的小花,河水潺潺而流。微风薄雾,碧波蓝天。

望着眼前的一切,有种莫名的悲哀又涌上了郑辉的心头。为何自己一再踯躅此地,他愁绪万千,不禁在心中默念:

良晨美景

伊人在何处

多情笑我痴缠

回首难回眸

别亦难

……

突然,他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原来是两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年来此处游玩。现在刚放暑假,他们就出来放松。这一定是俩个调皮贪玩的家伙,为何不听父母管教,偏要来这么危险的地方玩耍。

两个少年都热得黄毛二汗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他们脱下衣服丢在草地上,"扑咚”一声跳进了清凉的河水里游泳去了。河水依旧湍急,不到五分钟时间,一个少年就被河水冲去远处,片刻就不见了踪影。另一位开始大声呼救。眼看着这俩个不知深浅的少年就要丧生。周围除了知了的叫声,并无一个人影。呼救也是无用,因为俩个少年这时正被一群丑陋的家伙包围了,这群水底怪物企图致两位少年于死地。

原来这河底长期寄居着一群无主孤魂,他们天天守在这里等待时机。如果有人下水来玩,阳气虚弱者便会被他们拖拽到水底溺水而亡。这些孤魂便会附上这些亡尸之身得到重生。

郑辉看着眼前这种情景,恍然忆起那日他溺水之前的处境。那天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游出水面,然而似乎总有什么冰冷的东西缠住他的双腿,拼命把他往水底拖,一定就是这帮家伙害死了自己。

郑辉气得义愤填膺,决不能再让这帮怪物得逞,他决定去救助二位少年。他赤手空拳和一帮孤魂搏斗,他终于救出了其中一位少年,但另一位却被那帮孤魂拉下水底溺毙了。郑辉愤怒地质问他们。

“你们为何如此作孽?”

“我们也是被逼无奈。”

“那也不能残害无辜呀。”

“谁想长久做着孤魂野鬼?连你现在也和我们一样,成了同类。别再自命清高了,过不了多久,你也会出来害人。”

郑辉忽然如梦初醒。是呀,自己如今也只是孤魂一个,虽然比他们自由,其实和这帮丑陋的家伙一样无处安放灵魂。要想重生转世为人,就必须等待机会。也只有呆在这冰冷的水底,才有更多轮回的机遇。想着自己曾被这帮家伙害了,现在自己竟然要效仿他们,配合他们一起同流合污,才能寻找到生机。郑辉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愤怒瞬间在心中燃烧,一种撕碎信仰和将要抛弃底线的痛苦无情的折磨着他。

岸边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一个少年已被救护车拉走,他正是被郑辉救上岸的那个。另一位已被刚来的医生确认死亡。一群人正围在他身边大哭,其中一位是这位少年的妈妈。她头发零乱,身体廋弱,她脱下衣服包在自己儿子的身上,抱着已经死亡的儿子哭天喊地。这哭声真让人心酸啦!看着眼前的一幕,郑辉突然无比想念自己的母亲。

郑辉的母亲自从郑辉出事那天到现在已经七天了,她都卧床不起。她的头发才几天已经全白了,眼睛看东西也模糊了,每每想起郑辉就伤心不已。儿子是娘的儿心头肉,长这么大突然就走了,怎么能叫母亲不难过呢。她只要一看见和郑辉同龄大的孩子,就总是自言自语,念叨着郑辉过往的琐事,听得人心都碎了。

今天是郑辉死亡的头七,母亲强打起精神为儿子烧纸钱。亲戚朋友和村里人已经陆续前来吊过丧,这孩子走得急,真让乡里八亲们难过。

郑辉从小乖巧懂事,在家里勤快又孝顺,学习也从来不让父母操心。他毛笔字写得好,前几年过春节,村里人总会拿着红纸让郑辉帮他们写对联。如今一看着这门上的对联,人们心头就会阵阵酸楚。

郑辉的父亲自从重庆回来,就变得沉默寡语。他整天坐在门口发呆,纸烟一根接着一根抽。本来是买来招呼客人的烟,家里来了客人他也不知道去招呼,自已却把一条烟差不多抽完了。他在烟雾缭绕中咳嗽,在咳嗽中痛苦。人们明白他心里难过,也都同情和理解他。善解人意的乡亲们总会用最朴实的话语来安慰他。

按照当地的风俗,死者一般都是土葬。人死后七天必须挖坟下葬,可是郑辉没有尸骨,埋什么呀?父亲抱着郑辉的骨灰泪流不止。正在这时,郑辉的大伯语重心长地来安慰自己的弟弟。

“你也别太难过了,这娃不是咱的娃,留不住就让他走吧。”

“嗯。”

“这辉辉还没成亲就走了,如果就这样埋了他的骨灰,这祖上就出了座孤坟。”

“大哥,你的意思是……?”

“这孩子是为情而死的,闹心啦!”

“有啥办法呢?自已命短能怪谁呢?”

“这祖上出了座孤坟会影响后代昌盛……”

“哦,那咋办呢?”

“隔壁坎子村夏书记的女儿昨天早上没了,得了白血病治了一年多也没看好,昨儿早上走了。这女子以前经常来我家和慧慧耍,人长得很标志,聪明又伶俐。今年才十八岁。”

“唉!可惜了。”

“夏书记就这么一个女儿,平日里当个宝贝一样疼爱。今早上夏书记托人来问我,他听说咱辉辉也刚没了,看能不能给这俩个娃成一门亲?”

“哥,娃的事……我怕辉辉不同意。”

“死脑筋,人死都死了,还说这话,人家夏书记能看上把他的宝贝女子和辉辉冥婚,这是辉辉的福份,这门婚事要是真成了,也算是给咱祖上积德了呀!”

“……那你看着办吧了。”

郑辉的父亲又点燃一根烟,一口接一口吐着烟雾。

大伯得了郑辉父亲的应允,马上开始张罗冥婚的事。他去请了鬼媒婆来给两个刚夭亡的年轻人合八字。这事也真是凑巧,进行占卦后郑辉竟然和夏宇命里很相合。于是便开始请人做冥衣,双方通过媒人过了龙凤帖。当天晚上夏书记叫人送来一万元的陪嫁费。因为郑辉家里经济紧张,夏书记也通情达理,提前声名不用送礼金过来,带些纸钱过来就行了。

丧事变成了喜事,家里又开始敲锣打鼓。郑辉的遗像及牌位和夏宇的遗像及牌位并列摆在一起,点燃香和蜡烛。在法师的指挥下向各路神仙扣拜。这门亲事算是结成了。

第二天,郑辉的骨灰被大伯拿去和夏宇的尸体放在一起准备入殓。郑辉的棺材是一口黑木大棺,夏宇的尸体和郑辉的骨灰被放在同一口棺材里,在亲人们的一片哭泣声中盖上了棺盖。

下葬的日子选在第二天,当天人们开始搭棚,宴请亲友。酒席费用一律由夏书记负责。

这事办得虽然热闹和气派,但郑辉的父亲心里还是不太痛快。如今给儿子完婚,这算是尽了做父母的一点心意和责任,但他深知儿子秉性。郑辉向来听话,但他从小做事有自己的主见。他有自己喜欢的人,就这样给他不明不白地办了婚礼,恐怕郑辉会生气和难过。父亲一遍遍在心里祈祷着,如果老天真的有灵,希望郑辉能体谅父母的苦心。

第二天,也就是郑辉去世的第九天,郑辉和他的新娘夏宇在一阵锁喇声和一片哭泣声中被送去了坟地。黑木大棺被放进了土坑里,十几个年轻壮汉开始填土,直到填埋了棺材,最后堆起一个小土丘,郑辉终于被埋进祖坟。

人们又开始哭泣,因为郑辉和夏宇都是年轻人,没有孝子孝孙哭泣。夏书记请来了专业哭丧队。这些人的演技有着一流演员的水准,又哭又唱,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唱也很到位,感动的人们个个泪眼婆娑。

郑辉的坟头堆满了花圈和金斗银斗,大约有三十多个,大多是夏宇娘家那边人送的。坟前摆满了各种水果和白酒。焚烧花红纸钱大概烧了半个小时,火光冲天。

这场合婚祭,在一片火光中隆重地进行着。有几个不懂世事的小孩,以为真的有新人结婚,他们围着火光叫着,笑看,跳着。

郑辉的母亲身体虚弱,还是下不了床。只有父亲强撑着身体,他和夏书记在一片哭泣声中互相安慰。他们拥抱,然后握手。

郑辉的父母内心虽然痛苦,但有了亲家相伴,互相照应着,掏空了的心里稍微有了些许温暖。


《情未了》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