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五世卷一】第21章·亨利七世

旁白君:1506年1月,勃艮第公爵费利佩带领妻子“疯女”胡安娜前往西班牙,继承卡斯蒂利亚女王死后留下的王位。然而,这次航行却在英吉利海峡遭遇到了风暴,落难英国,成为英格兰国王亨利七世的“座上宾”……

亨利七世画像,匿名画家,1505,英国国家肖像馆藏

亨利七世正与几位大臣商议国事,一位近身侍卫突然闯进了进来,有消息禀报,“国王陛下,多塞特郡有非常重要消息,人已经在厅外等候。”

亨利七世和大臣互相看了看,都表示不知发生了何事,他就让侍卫召人进来。

只听那人气喘吁吁走了进来,定是一路长途奔波而来,喘息着禀告,“国王陛下,勃艮第公爵……费利佩,一行人在英吉利海峡……遭遇了风暴,目前……目前落难在多塞特海岸附近,他们……他们大都平安无事,已在韦茅斯港休息整顿。”

亨利七世听闻此消息后,用手猛击议事桌,从王座上站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简直是天赐良机!”

几位议事大臣和参与会议的威尔士亲王小亨利也都为此消息感到振奋,只是小亨利尚不知喜从何来。

亨利七世在桌旁来回踱了几步,“赶快派人,传我口谕,将他们尽快迎接到伦敦来!”

还未等那人起身,亨利七世又说,“还有,一路上要多加关照他们,请务必要以国礼相待,他们可是我英格兰的贵宾。”

那人告退后,亨利七世坐下又起身,不知如何是好。

“父亲,费利佩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勃艮第公爵而已,我们不必这么隆重吧?”年仅十五岁的小亨利说。

亨利七世看了看小亨利,自长子亚瑟死后,这个小亨利就继承了亚瑟的头衔,还有妻子,也担负着亨利七世所有的期望。他虽然年小,就已经让他参与到了国家事务的管理中,来学习如何当好一个国王。

亨利七世处处都在为这个小王储以身作则,于是就耐着性子说,“亨利,你应当知道,费利佩的背后可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况且叛乱者埃德蒙[1]至今依然躲在勃艮第避难,他一天不死,你这王储的位置可保不稳呢!”

小亨利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还带着大男孩子的稚气说,“我们与法兰克国王结了盟,还怕他马克西米利安不成?”

亨利七世需要让他明白结盟的本质,以及什么是政治手腕,“政治结盟这种事情,都会以各自的利益为主。亨利,路易十二不是之前就和费利佩联姻了嘛,据说前不久又和阿拉贡的费尔南多签了个布卢瓦合约,这不是又毁了与费利佩的和约。所谓结盟,有利则结,无益则毁。作为以后英格兰的国王,你要确保我们自己的利益无虞,这些话你都要谨记在心。”

小亨利点了点头,“知道了,父亲。还是您考虑的比较长远。”小亨利开始学着父亲的语气说,“那么,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做呢?”

亨利七世没有回答,他看了看诺福克公爵托马斯·霍华德问,“托马斯,你是财政大臣,你认为我们需要从费利佩那里得到些什么呢?”

这位年届六十的老公爵缓缓地从椅子上向前倾了倾身说,“陛下,以老臣之见,我们英格兰羊毛布料的出口,最大的几个贸易城市都位于勃艮第,特别是安特卫普,只有通过安特卫普的商人,我们的布料才能销往威尼斯和其他地方。”

老公爵咳了咳继续说,“趁此机会,应该让他们开放关税,免除我们英格兰的进口税,这样才能扩大我们的贸易。”

亨利七世认真听着,并不时地点头称赞,等待诺福克公爵说完,亨利七世看了看大法官威廉·沃汉姆。

大法官沃汉姆也早有准备,他语气坚定地说道,“除了引渡叛乱者埃德蒙等人之外,我们还应该与费利佩签订一项共同防御条约,将之前所有叛乱分子都能够引渡回来,接受国王您的惩处。这样以来,我们和法兰克、勃艮第都有了类似协议的话,就能让那些心怀异心之徒走投无路,在欧洲大陆上没有容身之地。”

掌玺大臣、坎特伯雷大主教理查德·福克斯未等亨利七世询问,也主动进言说,“这些意见都有利于我们英格兰。但是,我认为,费利佩毕竟是勃艮第公爵,背后有着马克西米利安皇帝做靠山,所以在这次会谈的处理上,至少表面上还得以礼相待,迫使他们签订协议后方才能离开。”

这些提议都让亨利七世频频点头,作为他的“执政三巨头”,他们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亨利七世听完意见后说,“大主教的话很有道理,我们自然要以礼相待,可能他们会坚持要走,到时候我们免不了使用一些强硬手段,还是要做到有备无患。埃德蒙和其他叛乱分子,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心头大患,另外免除关税的提议也非常不错!英吉利海峡的风暴简直给我们送来一份大礼啊!”

亨利七世又仔细想了一下,对着小亨利说,“亨利,你去见见凯瑟琳,她毕竟还是你的未婚妻嘛。去让她安抚一下胡安娜,只要胡安娜肯多留下来一段时间,费利佩去了西班牙也没有用。”

“我不去!”小亨利生气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倔强地说,“父亲,我才不去呢!我讨厌那个女人,而且我都对外宣布了,没有和她有过婚约。她也不是我未婚妻!”

亨利七世看着这个人小脾气大的毛孩,严肃又带着命令语气说,“现在不是你意气用事的时候!无论你愿不愿意,以后你都得娶她!多一个联盟,就会少一个敌人!”

看着小亨利并未动身还想狡辩,亨利七世大声命令,“现在立刻就去!”

见父亲发了火,虽然小亨利仍想要反驳,但被大主教拉着,劝了劝走了出去。

亨利七世和其他几位大臣又商议了具体一些措施后,也就散了会。

一周之后,在威斯敏斯特宫,亨利七世为费利佩和胡安娜一行人举办了宴会。

宴会期间,费利佩心怀打扰之情,对亨利七世说,“此次意外,叨扰了英格兰国王。我们稍作停留,不久后就动身前往托雷多,此行给您添麻烦了。”

亨利七世面露笑容,“勃艮第公爵也不要这么客气,既然风暴无情,想必也是上帝有意让我们会面。早闻费利佩公爵英俊,此次相见,果然是与众不同、万里挑一。在伦敦期间,还请接受下我英格兰的微薄之谊。”

费利佩再次谢过之后说,“也早有闻亨利七世国王英明神武,我一直以来都深感敬佩。但您也知道,卡斯蒂利亚目前非常需要我,不走不行啊!”

亨利七世又亲自为费利佩斟满了酒,“也不急于一时嘛,就让你那岳父先给你照着嘛,是你的总不会逃掉。如果费尔南多真不受卡斯蒂利亚人待见的话,你慢一点过去,就多增加了卡斯蒂利亚对费尔南多的仇恨,你就越能够坐享其成嘛。”

酒过几圈之后,费利佩已经微醉了,席间为费利佩斟酒的奉酒女官,让他看得入迷,亨利七世也早已看透他的心思,又挽留道,“留在英格兰,这里有数不尽的美女相伴。想必,你也看过伊拉斯谟的书啦,他也受邀请来参见晚宴,等一会我会介绍你们认识。”

费利佩用仅有的理性回复说,“感谢您……的盛情,您也知道……我那……疯女人”费利佩指了指和凯瑟琳聊天的胡安娜,悄声对亨利七世说,“我怕她疯起来,会饶乱了大家的兴致!”

亨利七世扶着费利佩,在耳边对他说,“不碍事,就让凯瑟琳与她姐姐胡安娜好好叙叙旧吧。想必她出嫁后,就没有见过了吧,一定有说不完的话。”

费利佩脸上不知是酒意还是羞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亨利的盛情,眼睛又直勾勾地瞅着那奉酒女人半裸的胸部。

亨利七世见状示意了一下,让人扶着费利佩走出宴会,并命那位奉酒女人带着另外几位年轻姑娘,一同走去了费利佩的卧室。


  1. 埃德蒙是第三代萨福克公爵,全名埃德蒙·德拉波尔(Edmund de la Pole),他是约克派的首要王位觊觎者,亨利七世的对手。1501年,刚愎自用的埃德蒙逃离英格兰,寻求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帮助。1502年,马克西米利安同意了一项如德拉波尔谋求英格兰王位则不予支持的和约。但此时,埃德蒙仍避难勃艮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