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之罪赎(连载十四)

第十四章:玩笑

我喜欢黄昏,喜欢看天边夕阳落下时的绚丽与落寞。

绯红的彩霞如血一般染红了我们头顶无尽苍穹的天空。白天炽热的太阳将整个大地炙烤的毫无还手之力,我们也在这煎熬中度过了一个不算太坏的短暂时光。还好,在风中沉默的黄昏还是如约而至了。

尽管这个时候温度依旧高居不下,尽管偶尔路过的清风无法改变被热气包围着的世界,但是我们的心似乎在夕阳落下山头的那一瞬间变得不再那么浮躁。是该安静一会的时候了。

这是陈宇第二次来到云傲山庄了。一大早龙正刚就给自己安排好了任务,而现在他在处理好了那些应该处理好的事情之后,此刻正站在云傲山庄的大门外面。

倘若不是因为沈浩淼的突然死亡,自己作为一名法医又不得不来到案发现场勘察,否则陈宇一辈子都不会想到自己会进入到这个普通人永远都无法企及的富贵之地。

想一想,还真是让人无地自容。

陈宇和沈浩淼的年龄相差并不是很大。可是人家沈浩淼已是春江市的龙头企业集团的总经理,那么自己呢?哎!人与人之间非得要那么多攀比吗?想想这些,陈宇狠狠的在心里骂了自己一阵。这种粗俗的想法,作为一名“优秀”的法医,是多么可耻的啊!(对于优秀二字,陈宇一直都认为自己一定会超越自己的师父龙正刚。)

一个人最重要的是什么?陈宇苦笑了一声。自己虽然没有沈浩淼那么有钱有地位,可是他还活着,他还有着一颗澎湃有力的跳动的心脏。

沈浩淼纵使富贵显赫,可如今却已灵魂陨落。生命啊,你真是如此的脆弱!

陈宇虽说年纪尚且不大,但他也经历过不少凶残,血腥的杀戮现场。每当他看到那些一动不动躺在那里,但生命早已不再属于自己的尸体的时候,他总是会在心里默默的为自己感到庆幸,庆幸自己还活着。

走到了沈浩淼停放在自家别墅前面空地上那辆酷炫的红色道奇蝰蛇跑车前面,陈宇停住了脚步。这正是他此次来到云傲山庄的目标。在很多情况下,活着的物品也许无法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案,而没有生命力的死物,却有可能在某些时候给予我们最需要的帮助。

“真是辆好车!不过可惜了!”

有些无奈,但更多的是一种惋惜。陈宇再一次用带着手套的手像面对着自己的爱车一样轻轻地抚摸着沈浩淼那辆进口的道奇蝰蛇跑车。

如此而已,陈宇从随身而带的黑色工具包里拿出了用来寻找特殊痕迹的光谱眼镜。准备好一切之后,他的脸上立刻显露出了专注,认真的神情。

这一次,他必定会有所获——虽然他还很稚嫩,专业水平也不是很精湛。但是这一切的一切已经不太重要了,如果他的发现真的对案件的侦破起着作用的话。

因为,他的脸上忽然间露出了一丝并不明显的笑容。一种充满着自信的笑容。

。。。。。。。。。。

苗思琪终于又一次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似乎这是意料之外却又好似情理之中的事情。至少有些人一定会这么想,因为这是他们(她们)意料之中的结果。

曹香成并没有着急的安排人手四处找寻苗思琪的去向,当然他也没有立刻动身离开沈浩淼,不!这个时候是应该可以称作为“苗思琪的办公室”了。

看着窗外如烈焰一般的太阳,曹香成可不想像个白痴一样在温度不断攀高的环境下像个无头苍蝇一般四处摸瞎的寻找苗思琪。与其累的满头大汗,体力不支,还不如舒舒服服的坐在苗思琪配有中央空调的办公室里来的过瘾。

因为他知道没这个必要。

因此当苗思琪一把推开办公室的房门的时候,他的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惊讶的表情。

而此时,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

可是惊奇的表情还是迅速的流露在一个人的脸上,只不过那是看着曹香成正端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苗思琪。

苗思琪确实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曹香成。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曹香成在看到的自己的那一刻竟然没有任何的表示。最起码你得兴奋一下吧,毕竟我可是消失了一整天啊!不管自己的身份是你好朋友沈浩淼的妻子,或者也可认定为案件的其中一个“嫌疑人”,至少你这个警察得有点什么反应吧?

可是,曹香成仅仅只是异常安静的看着她,她所期待的所有场景都没有发生。

“你。。。”

“你回来了?心情好些了吧?”

没有让苗思琪把话说完,曹香成就用那似乎早就准备好的话语堵住了她的嘴。他的话语里突然间多了一丝关心,这?自从那件事情结束以后,曹香成就再也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表现出关心和问候,就算是对他关怀备至的倪娜都没有得到过。而这句简单的话语中,苗思琪却听出了不一样的内容,这怎能不令她感到吃惊?

“你怎么知道我出去散心了?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我承受不了打击?我难道就不能。。。”

“说实话,我并不能十分确定你去了哪里。”曹香成并没有着急的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和盘托出,他只是顺着苗思琪的意思将自己扔在了“被动”的那一方。

他并不是想要和苗思琪玩什么心理战,因为这没有必要。苗思琪又不是嫌疑犯,他没有必要这样做。之所以他会这样的回应苗思琪,仅仅只是因为他希望接下来要发生的的一切都会顺其自然的“水到渠成”。

“不过,我料定了你一定会去一个地方!”

曹香成的回答让苗思琪感到有些哭笑不得。然而正当她准苗思琪的大脑彻底的乱了,她不知道曹香成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这样说着,曹香成从桌子上拿起了一张照片。

苗思琪笑了。

曹香成也笑了。

“可是,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回来?要知道现在可是到了下班的时间?!”

看起来,苗思琪仍旧不愿意放过这个早已“闯”进来的不速之客。

“哦,我是猜的!”

“你!?”

苗思琪又笑了,多少有些冷,有些无奈,有些无所谓。备训斥曹香成一番的时候,曹香成的话锋却突然又来了一个108度大转弯。

苗思琪的大脑彻底的乱了,她不知道曹香成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这样说着,曹香成从桌子上拿起了一张照片。

苗思琪笑了。

曹香成也笑了。

“可是,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回来?要知道现在可是到了下班的时间?!”

看起来,苗思琪仍旧不愿意放过这个早已“闯”进来的不速之客。

“哦,我是猜的!”

“你!?”

苗思琪又笑了,多少有些冷,有些无奈,有些无所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