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从另一个角度看三国--《大军师司马懿》

司马懿


        1月末,终于在优酷刷完了司马懿第二部《虎啸龙吟》,魏国重臣司马懿的一生在湖边落下帷幕。不同于以前了解的三国,从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开始,看到的多为刘备视角出发,对曹孟德的了解,也就是“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以及“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总之一副奸臣的感觉。这部未必全然遵照史实的剧作,从曹家视角出发,讲述了曹操担任东汉丞相,后加封魏王,直至大魏立国经三代君主期间司马懿的一生。

        坦白言之,我并非三国迷、历史通,三国里面也只是知道几个人物,对司马懿的了解仅仅来源于边锋游戏“三国杀”,司马懿常言“难道真的是天命难违?”。所以,今日的感慨来源于这部电视剧。

        故事的开始,始于月旦评对曹操的一次刺杀,司马懿和杨修的父亲牵涉其中,二人为营救父亲各自使出计谋,最终,杨修归入曹植麾下,而司马懿,因狼顾之相,被送去养马。为不入朝政,司马懿不惜自断双足抵抗,却始终没能抵抗住命运,决定辅佐曹丕,并将其送上世子位,曹操临死前出行,亦托孤司马懿。

        之后,汉献帝禅位曹丕,史称“文帝”,司马懿辅佐其开创新政、扶持士族、抑制宗室,以至于司马懿父亲过世,仍未守孝三年。直至司马懿为保皇子曹叡,因牵涉曹丕家事被罢官。后曹丕临死前,托司马懿为辅政大臣,辅佐曹叡,也拉开了司马懿涉兵权、与诸葛亮对决的序幕。

        五丈原,成就了司马懿,也最终耗死了那个与他惺惺相惜的诸葛亮,功成名就,甚至于功高震主,虽对司马懿忌惮,但临终前,曹叡仍将司马懿命为辅政大臣,与曹爽辅佐小皇帝曹芳。因曹爽做大,司马懿为求自保,私养死士并在曹爽带小皇帝出城之际,颠覆曹爽兵权,后夷曹爽三族,因曹芳衣带诏,纵容其子司马昭杀了夏侯玄,至此,曹家、夏侯家宗室权利被全部瓦解,而司马懿,最终也落得孤家寡人的下场,最终于湖边过世。

       剧中的司马懿,很多做法属无奈之举,为保司马家,做出了很多原本不太想做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看多很多影评,觉得司马懿于国家面前,过于自私自利,其实从另一个视角来看,如果司马懿连一个家都维持不住,何以保住这个天下,至少他司马懿,仍是魏臣。

        剧中,两个点吸引了我,一个是曹操携司马懿出行,听到了《十五从军征》的童谣,而这个童谣,也在《虎啸龙吟》中多次以背景音乐响起,压抑但又那么的符合情景。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谁?遥看是君家,松柏冢累累。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舂谷持作饭,采葵持作羹。羹饭一时熟,不知贻阿谁!出门东向看,泪落沾我衣。”

       另外,就是曹操舞剑后,在群臣面前回顾自己一生经历,一世枭雄,魏国武帝,落下帷幕。

“二十年来,孤平黄巾,定河北,征乌桓,收荆州,天下九州,得其六,方有今日中原之一统。四海之内英雄,可有谁能胜孤一筹?天下未定,战乱未平,苍生离乱,田园荒芜,这杯酒当祭典韦,祭郭奉孝,祭荀令君,祭庞德,祭夏侯渊,祭孤的子侄曹昂,曹安民,也祭关云长,祭二十年来,为定乱安民,将热血洒入地下的将士英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