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想

96
麻球
2015.08.19 03:21* 字数 754

很久很久没有写日记了,在进入大学之后,发生了很多的改变,失去了整理自己心情的耐心,我的文字从来也都是凌乱的,不管怎么样,今天终于码字出来了就是好的。

一直觉得自己应当是喜欢文字的女孩,在百无聊赖的时光里喜欢看姐姐们的书,有杂志,小说,但内容最多的应当是一些文学名著了。不出所料地总会挑“有趣”的先看,实在没事可干就只能拿起“枯燥”的世界名著啃,外文翻译而来的中文总是和中文创作味道不同,带着股国外文学的洋味。起初只是打发时间,渐渐的被书中的故事吸引,一发不可收,牺牲睡眠沉浸在光怪陆离或期期艾艾的故事中,印象深刻的是12年大年初二的晚上,捧着傲慢与偏见还是呼啸山庄的一下看到凌晨5点,在鸡鸣声中睡去,不久后便被母亲呼喊着起床去做客,没睡醒的滋味真当是不好受,每当这种时候就会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熬夜,然后接着像在此刻一样不眠。我看名著也只当时看故事,并不懂得其中的奥妙,或悟出其中的一二,也当是浅显的很的,现在也常常回想起那些时光,枯燥却挺好的。

这些年已经极少读书了,每次去图书馆便会借很多的书,每次还觉得为什么只能借那么少的书,然而借回家中又没有耐心研读,只有小说能让我提起兴致,一些希望自己可以掌握的知识仅仅在脑海中幻想着,三分钟热度的性格常常令自己内疚自责,接着继续放任自我沉沦。

很久之前,久到小学那个时代,我就说想写小说,想到大学的年级还未动笔,确实之前的自己常常被故事情节撞击然而没有下笔,觉得肚中无墨,无从下笔,又觉得没有电脑手写麻烦,后来有了电脑了也懒得动只是看小说,浑浑噩噩的到了如今,小说倒是几乎没有停过,但是自己看小说也只是看个情节,最爱看烂俗的吵闹戏份,那种欢悦的气氛能让我获得片刻的逃离,不知何时限时在我眼中已经是如此让人不想面对的一个东西了。

好了,写到这里又懒得动笔了,先这样吧,真的好懒。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