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临城下:谷歌计划重返中国,发力Android Wear

本文首发「硬报纸」:有硬度、有深度,智能硬件行业独立思考者

五年了。

自从2010年谷歌离开以后,中国互联网一派繁荣。淘宝的亲们依然一边剁手一边买假货;360让数亿小白用户一天不杀毒、不打补丁就活不下去;优酷土豆几分钟的视频,一分半的广告;小米除了性价比以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亮点。而百度,不得不承认,还是很好用的——特别是当谷歌上不去的时候

有人说:没有谷歌的中国互联网市场,是繁荣的,也是失败的。

而默不作声的谷歌,已经悄悄来到上海自贸区,蓄谋着下一次战略反攻

自贸区:谷歌的桥头堡


2014年底,谷歌在上海自贸区悄悄注册了一家外国独资公司:澎集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虽然一年都毫无动静,今年12月初突然在外高桥基隆路55号开张(暂无人员办公,运营时间待定)。

这正是谷歌重返中国的前哨基地。从“澎集信息”的经营范围上看,已经覆盖了谷歌大撤退前的所有业务,包括最核心的Google搜索和Gmail。

工商资料显示,澎集信息成立于2014年12月25日,股东为Google Ireland Holdings(谷歌爱尔兰控股),法人代表是William Anthony Farris,注册资本为500万元。

谷歌爱尔兰控股是注册于百慕大,办公地点在爱尔兰的谷歌子公司,主要功能是避税。谷歌在美国之外的经营利润,都从这家公司走账。而表面上名不见经传的William哥,正是07年加入谷歌中国的管理顾问,曾在北京工作多年。

山雨欲来的气息,你嗅到了吗?

Google Play应用市场即将回归


今年10月,谷歌创始人布林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透露,谷歌已在与国内手机厂商谈判预装Google Play的合作计划。作为回报,谷歌将为每台预装后的手机补贴1美元。

据外媒报道,谷歌已向中国监管部门做出“遵守本地法律”的承诺。Google Play可能于2016年2月重返中国,以“中国特色”独立版本的形态出现。

而在自贸区的电信业务开放政策中,正包括对外资开放应用商店业务的内容。根据上海自贸区的扩大开放政策,在自贸区、已经对WTO承诺开放,但外资股比不超过50%的信息服务业务、存储转发类业务等两项业务,外资股比可试点突破50%,其中信息服务业务仅含应用商店

换句话说,如果谷歌要想以全外资的形式在中国从事应用商店业务,目前只能在自贸区注册公司运营。但是,自贸区注册的企业,服务器必须存放在保税区内(而非国外),因为中国并未对外资放开数据中心。

这也就意味着,应用市场也许可以通过与国内互联网公司合作植入的方式回归,而搜索、Gmail等核心业务不可能在没有大陆服务器的支持下重回中国。而应用市场回归的第一个重要目标,就是支援Android Wear

谷歌回归的第一炮:可穿戴硬件


在搜索和邮箱都暂时无法回归的局势下,谷歌的第一炮很可能会发力硬件:搭载Android Wear的可穿戴智能硬件

今年10月,自称和谷歌“零距离”的好基友联想,已经将第二代Moto 360智能手表带入国内市场。然而,即便国行版本的Moto 360搭载了Android Wear,其核心的应用仍然被换成了中国特色的替代品——语音及生活服务Google Now变成了出门问问的“你好安卓”,Google Play和Google Map则换成了联想应用商店和搜狗地图。

如果把手表、眼镜等智能硬件比作谷歌的枪,这把枪里却总是装不了自己的弹药(APP)。如果Google Play应用商店能在国内顺利开张,哪怕是中国特色的,也会起到为智能硬件提供弹药的战略作用。

手机版安卓已经被国内厂商“定制”得亲娘都认不出了,如果蓄谋已久的可穿戴硬件操作系统Android Wear又将落得此番下场,谷歌将永远不可能在中国建立起自己的生态系统,一切黑科技只能为百度、小米之流做嫁衣裳。

Now or Never


谷歌已经不是5年前的那个谷歌了,中国也不再是5年前的中国。当年谷歌离开中国,也许是“你懂的”无奈之举;而今天谷歌要杀回来,就算没有那些和谐因素,本土企业的崛起早已形成了不小的壁垒

BAT3自不必说。他们迅速填补了谷歌离开后留下的市场真空,从入口、流量、内容、产品,牢牢把控着中国互联网生态系统。你觉得,单凭谷歌的一句“我回来了”,就可以让几亿小白自发卸载360浏览器装Chrome,或是让N家山寨手机心甘情愿地把默认百度搜索换成Google Now语音搜索?

传统搜索市场早已被BAT们杀得片甲不留,就连谷歌即将重点发力的新锐Android Wear,也无疑将遭遇本土公司的围追堵截。可穿戴系统前有有百度DuWear、后有出门问问Ticwear,都兼容Android Wear的APP。尽管雷声大雨点小的DuWear无疾而终,Ticwear却异军突起成为国内安卓智能手表刷机的主力系统。以史为鉴我们不难发现,本土化(特色化)恰恰是谷歌从来最不擅长的。一句“百度一下,你就知道”妇孺皆知,却有几个人能想起“Don't be Evil”?


谷歌回归中国的最佳时机有两个:一个是5年前,另一个是现在。如果这次回归失败,下一次,将更加遥遥无期。5年前是“想不想来”的问题,现在是“能不能来”的问题,将来有可能变成“敢不敢来”的问题。我们期待谷歌回归能够为中国互联网带来更多活力,但谷歌也不要忘了,在中国本土科技的强势崛起面前,任何矫情都将是自取其辱。

也许下一个5年之后,最尴(自)尬(豪)的事情莫过于:即使是那些曾为谷歌的离去扼腕的人,也不再需要谷歌

「硬报纸」原创文章,转载合作请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