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性熬夜:白天不值得

96
远近先生 F0aaab02 b2ab 48d0 ab5c 8502fb1a27a3
2.5 2019.03.22 09:10 字数 4181

1

昨天是国际睡眠日,“熬夜”又有新花招啦。

微博在热议一个名词:报复性熬夜。

来给你做几个名词解释:

因为工作和学习任务不得不晚睡,是“被迫式熬夜”。已经习惯了晚睡,早睡也睡不着,是“习惯式熬夜。”

明知熬夜的危害,没什么要紧事,却依旧熬夜的,称为“报复性熬夜”。

我曾系统写过一篇关于熬夜的文章,总结出年轻人的睡眠情况是没空睡、不想睡、睡不着、睡不好。正好可以分别对应这些熬夜名词。

根据相关调查研究发现,中国成年人失眠发生率高达38.2%,超过3亿人有睡眠障碍。

90后比老年人面临更加严重的睡眠问题,84%的90后存在睡眠困扰,被称之为最“缺觉”的一代。

大数据指出,有四分之三的90后在晚上11点后入睡,三分之一在凌晨1点后入睡,近些年精神类疾病发病率持续增高,缺乏睡眠是帮凶之一。

研究发现,长期睡眠不足的人患抑郁症、焦虑症、自杀等风险是普通人的1.4倍。

大家都在痛心疾首地说,熬夜很糟糕,要早睡。

但,年轻人不知道这些危害吗?他们太知道了。只是,臣妾做不到啊……

中国青年报昨天举了几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华侨大学的小张,每天凌晨两三点都会在微博立flag,再熬夜就剁手,再熬夜就见不到喜欢的偶像,可到了第二天凌晨,依然在微博发最毒的誓,然后继续熬最深的夜。

湖南农业大学的小王,曾建了一个名为“12点睡觉”的微信群,有一众好友进群打卡,可没坚持几天,有些人就不打卡退群,3周后,就没人在群里发言了。

广州中医药大学的小霞,常在各大聚会上给大家科普熬夜的危害,说的头头是道,可当同学们问起她几点睡的时候,小霞不好意思地笑了,不瞒你说,我也熬夜。

我们身边,有许多这样的小张、小王、小霞,你或许也是其中之一,也知道熬夜的危害,甚至尝试过各种方法激励自己要早睡。

可一到夜幕降临,罪恶的小手就会伸向手机、遥控器、鼠标、键盘,当然,还有各种零食……

许多年轻人,都是报复性熬夜。

到底在报复什么?

所有人都在劝年轻人早点睡,可好像很少关心,你们为什么不睡。

我今天问了身边几个熬夜达人,他们给我了讲述了自己的“熬夜心路历程”。

总结起来五个字:

白天不值得。

2

享受那种“没人理我”的感觉。

——我希望谁也别搭理我,我就一个人呆着,我不需要别人的联系,哪怕是安慰,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负担。

长夜听到我问她熬夜的理由,幽幽地问,你有试过从早晨到晚上一直喋喋不休吗?

我点头,我有过。

长夜说,那你就懂得这种感受,只有在晚上,我才能享受片刻的安静,完全把自己瘫在床上,特别放松。

每个工作后的人都会有这种经历:每天清晨,从你一睁眼开始,你就自动开启了运转模式,和这个世界产生了联系。

还没起床,就先看看微信,工作群有没有人交代事情,有没有未回的信息,朋友圈微博刷一刷,就当赖床了。

起床需要勇气,上班更需要勇气,不是工作难,而是吵得慌。

路边买个早饭,顺着人群挤进地铁,乌央乌央的人,有的吃早餐,有的打电话,有的打瞌睡,更多的人捧着手机刷刷刷。

到了公司开启工作模式,像个陀螺一样时刻旋转,雷打不动的例会,各个项目的推进,整个上午焦头烂额。

好不容易到了午休时间,三三两两同事聚在一起吃饭,又要聊八卦聊天气聊各种有的没的,耳朵和嘴依然一刻不得闲。

下午更是一天工作的高度密集时间,要么在公司里继续上午未完的工作,要么去见客户赔笑脸说好话。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时间,早已是身心俱疲,口干舌燥,这才想起这一天连喝水都没有喝上几口。

我曾看过国外有一个很无聊的研究,人的一天最少要说2000句话,一天最少要听到12000个字。

长夜说,世界太吵了。

每天回到家,洗澡上床,当头粘到枕头的那一刻,才能深呼吸一下,感叹一句:这一天终于结束了。

不愿意再说话,不想找人聊天,哪怕今天自己特别难过,也不想和人分享。

长夜说,不是我孤僻,是我本身就不开心,还要和别人说我为什么不开心,又要打字说话,我就觉得好累,还不如自己静静一个人呆着。

我问她,那你晚上不睡,在干嘛?

她说,只要不说话,干啥都行。

3

享受那种“唯我独尊”的感受。

——忙忙碌碌为生活,可生活啥时候待见过我?

小沉是我认识的朋友里,狂热的游戏爱好者,他对这一点并不否认。

他说,游戏是我的命,在游戏里我才能真正做自己的王。

我认真地问他,你这算不算一种逃避?

他想了想,可能算,但不是有句话吗?逃避虽可耻,但很有用。

小沉毕业四年,工作上一直没多大起色,虽然也算努力,但好像就是运气不佳,在公司里一直都没什么大的作为。

按照他的话说,白天,我就是被使唤的命。

作为普通员工,除了要完成工作,还要接受各种各样的要求,老板让做什么做什么,同事让做什么做什么。

小沉每天都陷于这种“你去……你要……你必须……”之中,很少有“我想……我要……我觉得……”

最近他新交了一个女朋友,对她很好,方法就是听女朋友的话,只要提个意见,女朋友就会生气。

小沉无奈地对我说,总觉得自己有点窝囊,好像没点自主权,被工作和生活推着走,也确实没什么能力和资格去要求别人。

但在游戏里就不一样了,作为游戏狂热爱好者,小沉把所有的睡前时间都给了游戏。

他说,不是游戏多好玩多有趣,是我在游戏里能真正自己做主,我想杀谁就杀谁,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这种厮杀的快感,特别解压,你能理解不?

我点头,理解,就像有人喜欢健身和极限运动一样,都是一种发泄。

小沉说,白天,我是个虫,但晚上,我是条龙。

顿了顿,他补充了一句,哪怕我订个外卖,也是我想吃,我愿意吃,而不是谁要求我吃。这就很爽。

4

享受那种“矫揉造作”的感受。

——属于自己的时间不多,唯一剩下的,都交给了难过。

阿阳说,其实,人是可以矫情的,只是越长大越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人们把矫情放在成熟的对立面,这很糟糕。

每次我听阿阳说话,都感觉像是在看安妮宝贝的小说,她能把“只看一眼都觉得矫情”的文字说出口,而且说得稀松平常,毫不介意别人一身的鸡皮疙瘩。

阿阳说,黑夜才是人最真实的时刻,那时的欲望不会欲盖弥彰,而是赤裸裸地暴露在每个人的身上,让人感觉自己依然在丰盛地活着。

我不由打了个哆嗦,有话好好说。

阿阳说,意思就是人可以在黑夜里矫情,你想怎么矫情都可以,没人理解你,也没人愿意理解,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

想想,好像的确如此。

每天扮演一个大人,不能哭不能难过,甚至连走路的姿势不对都会引起别人的嘲笑,更别提和别人敞开心扉,说一说自己的心事。

但情绪总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夜晚给了最好的机会。

于是,很多人在白天做“大人”,在晚上做“智障”。

看个电影能哭,听首歌能哭,刷个帖子能哭,甚至看个新闻里的扶贫报道都能落泪,白天这些事情见不得人,但到了晚上却能独自分享。

小小的卧室就是最好的封闭舱,幽幽泛光的手机就是最好的调节器,只要你愿意,你可以随时发泄你白天憋屈了许久的情绪。

前几天某大数据里,2月份微信公号前500强里,有近六成依然是情感类账号,某心灵鸡汤账号一个月爬升了几千位,涨粉数十万。

在夜晚,鸡汤依然是主谋,人人都需要抚慰。

你可以借助任何方式,祭奠怀缅你的心事,哪怕它在别人看来无法理解,甚至是矫情,但此时此刻,你的感受却无比真实和汹涌。

阿阳说,人活着是一件苦差事,需要忆苦思甜,不管你是多么坚强的人,总有脆弱的时候,白天不敢被人看到,那只能晚上偷偷卸下心妨。

坚强不过是铠甲,里面依然是柔软的心脏。

夜晚漫长,最能抚慰受伤的心,哪怕它已千疮百孔,黑暗中,它看起来依然无恙。

5

享受那种“自由自在”的感受。

和几个朋友聊完,回头再去看网友的评论,许多人都提到,只有夜晚的时间是独属于自己的,是自由自在的。

这是大实话。

白天,我们可以是孝顺的孩子,是能干的同事,是亲密的朋友,是贴心的伴侣,我们有许多身份,游刃有余。

白天的时间被分割成许多块,有的给了父母,有的给了工作,有的给了朋友,有的给了伴侣,但偏偏没有给自己。

于是,厕所的隔间、回家的车里、公司的茶水间、上下班的地铁,我们抓住一切机会留出自己的时间。

但那些总归都是碎片零散的,只有当你一个人回到家躺在床上,四下无人,那个时候,时间才真正属于你。

哪怕很多时候无事可做,都会觉得自由。

要用熬夜来换取一点自由的时间,就可以想到现在的年轻人在白天,有多么的不自由。

不自由不仅是工作的束缚,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压力。

想做的事情不能做,要做的事情还没做,能做的事情不敢做,不能做的事情却非要做。

工作、房子、对象、前途、未来,每一项都是一座大山,沉重地压在年轻人的身上,不是他们没有勇气,而是现实的洪流太迅疾。

我要工作,我要生活,我要成家,我要养家,一切的“我要”,都会变成白天里的各种努力和行为,时常喘不过气。

只有到了晚上,“我”才会退回那个单纯的“我”本身,我什么都不要,我什么都不用做,只单纯地躺着瘫着,偶尔放肆一下,就很舒坦。

只有晚上的时间才是自己的时间。

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就算蓬头垢面,都没人笑话自己。

哪怕偶尔发个神经,像综艺节目里的吴昕,大半夜给自己化个全妆,然后再洗掉,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到了晚上,终于可以自由自在了。

6

我今天在想,夜晚的意义是什么?

听起来很无厘头,但我却在认真思索这个问题。

人们总说,人间不值得。

但今天我才明白,是白天不值得,夜晚可能很值得。

这个“值得”,并非是字面意思,而是在独属于自己的时间里,做一点自己想做的事情,哪怕在旁人看来是浪费了时间,但你愿意这样做,这就不失为一种值得。

夜晚的意义,或许就是将你身不由己的身心都卸下。

不必再说假话,不必跟风,不必模仿,不必伪装,不必言不由衷,你可以在夜晚里自我反省、自我沉沦、自我疗伤。

在这个时代,我们被话语、权势、现实、成功绑架,渐渐也习惯了被捉弄、被控制、被欺骗、被蒙蔽。

这是一个热衷贴标签和搞斗争的时代,这是一个不太安静和理性克制的时代,这是一个不再适合自我独立存在的时代。

但夜晚,用它的威力筛选出属于它的人,让人依然能够在这个吵闹的世界里,独自安静一会儿,独自放松一会儿,独自清醒一会儿。

夜晚是毒药,你会上瘾。

但夜晚也是膏药,也会治愈你。

白天不值得,夜晚做自己。

世界伤透了人的心,我们独自里黑夜里沉沦,或大醉。都没关系。

这或许,就是报复性熬夜的原因吧。

就像有个网友说的:越夜越自由,舒适自在怡然自得,感觉自己放飞了。虽然知道熬夜不好,但是忍不住,这时光跟偷来的一样。

顾城有一句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我改动一下,放在最后,送给你:

黑夜给了你自由的灵魂,你用它来做回自己。

————————————

PS:虽然说了这么多,但还是要早睡啦各位。

不喧哗,自有声
不喧哗,自有声
45.3万字 · 67.0万阅读 · 2731人关注
人道无亏,天心乃眷。坚持,爱与平常。 肉身之心,安住随喜。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