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水啊,水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大米



1

水啊    水啊

我看到你在我的心底荡漾

今天我挥笔写下365行

窗外阳光万丈


四月  你听这水啊

清脆地发出声响

我的笔尖很久没有吐出芬芳

水啊  我闻到了莲的清香


我总爱有千百种想象

我远离生长石头的村庄

我的竹子开满了白花

我的乡亲穿上了花色衣裳


水啊  总有这么多容易感动的时候

水啊  你是我老实巴交的故乡

水啊  你装在我透明的玻璃瓶里

水啊  你使我苦苦相恋  眼泪汪汪


滴落树叶的水啊

落满桃花的水啊

淋湿你刘海的水啊

亲亲热热    我的水啊


我不想把你也排进  我的365行

我在水里  倾听鱼的声响

我要是用腮呼吸的动物

我要亲吻你像我的呼吸流畅


我亲自走进去了

像看望破土的高粱

水啊    水啊

在我幼嫩的绿叶里

我闻到了莲的清香 

像一双温柔的手

悄悄把我梳妆

2

我在那丛青草里

寻找洁白的牙齿

我的年龄哪去了

斑驳年轻的生活


我愿意等你

在我窗前唱着夜莺的歌

我们已经相恋了很多年不是

日记黄了  红叶黄了

谁看到了我们班驳的生活

谁在寻找我们洁白的牙齿


我们啃过的土地

像一株并蒂的马蹄莲

那一天的夕阳都流血了

你把牙齿刻进我的肉里

你把舌头伸进我的怀中


我的思想哪去了  我的骨头哪去了

吹箫的牧人哪去了

死就死在土里

长出一株绚丽的花来

齿壮的花瓣就是你的牙印


洗了月光的影子

沾满河水的裸体

这一年的太阳我们注定要热

收了稻子  插了新苗

生命也不会更纯粹

劳动后的身躯绽放芬芳

我亲吻你身躯的每一颗牙齿

青草  牧人  生活

不用寻找

我的牙齿琴键般站立

3

你早就愿意

像鱼一样  做我的新娘

游动啊游动

月光啊月光


谁是我沾满青草的新娘

谁闻到了新鲜的草香

麦子    麦子

你是成熟的新娘


今天我健步回来

今天我荷锄而归

今天我风尘仆仆

今天落雨冰凉


哦  我古朴的新娘

哦  我热情的新娘

一杯热茶的新娘

一块擦脚布的新娘

你早就愿意

做我鱼一样的新娘


你早就说过

让我用水彩为你彩妆

我愿意做那留下烧饼的一个

我愿意做那卖了手表的一个

我们做那最朴素的一对

我们做那最纯朴的一对


我们的村庄在鸡鸣起伏

我们的田野油菜飘香


水啊    水啊

我再一次这样深情地呼唤

是因为我有了

鱼一样的新娘

4

蓝天不远

谷子不远

长裙衫的姑娘

如一朵盛开的水莲


清水源里  鲤鱼不远

它们吐出的气泡成为雨点

扬花的稻穗不远

闪光的镰刀和雨伞


红雨伞啊  红雨伞

滴雨的蘑菇挂在屋檐

就是你美丽又毒人的新鲜

就是你竹子开花的祈盼


我是被河水冲洗过的石头

我是菜园里那把残缺的斧头

我的爱情啊

青鸟扑扑飞过我的肩头


还是那株扬花的穗

汗水里我感觉到了自己的灵魂

谁让我在七月的夏夜里

捕捉流萤一样的爱情


我就是这银光乍现的流萤啊

菜叶的生命里

阳光的力度里

我把一切都留给了生命  点燃爱情


蓝天不远  谷子不远

长裙衫的姑娘  如一朵盛开的水莲

5

丛林之外还是丛林

山岗之外还是山岗

小小的山垭口

让我们不止一次驻足观望


红透了的叶子

熟透了的秋天

年轻的下午

年轻的诺言


诺言  诺言

在心底一埋多少年

多少年长相厮守

多少年相聚苦短


树叶还是树叶

容颜还是容颜

不叹时过境迁

不叹似水流年

红叶红满山

有一片记下过我的诺言


不说  不说

十年之后我才写下

三十年后我还在沉默

哪怕夕阳西下去日无多


苍茫里回首

树叶里蹉跎

寒来暑往

顺着皱纹去抚摸


相对无言  不说  不说

世间本就没有承诺

6

很多年了啊  很多年

当你再把这本诗翻起

我们的脸上堆满了皱纹

我们炉上的水啊  还在逐渐加温


你想起那张爱过你的脸

那张年轻的脸

你爱他的年轻

但你更爱他的皱纹


你在壁柜里寻我那页丢失的诗页

你用颤抖的手抚平了老花眼镜

那些曾经使你耳热心跳的文字

看上去你还是这样的年轻


在你的耳际

始终萦绕这一首歌

这首歌你像在哪里唱过

但你觉得  这只是你自己的感觉


你看年轻多好

我们写下了这么多的诗歌

你看年老多好

我们总会觉得没有白活


贫穷算不了什么

寂寞算不了什么

你看他们的眼神

它就像星星  永远闪烁


停电了  你就会想起

我们烛光里的执着

拮据了  你就会想起

我们那段有意义的生活


其实  诗歌并不是诗歌

其实  寂寞并不是寂寞

诗歌里面是更动人的生活

寂寞深处是更深的寂寞


今夜我秉着一盏烛光

今夜我们欢心荡漾

我们有了爱情  有了诗歌

有了寄托  有了理想


水啊      水啊

你在炉上扑哧作响

无须有了皱纹

也无须有了烛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