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前夕

蓝旗又在下雪了,禾苗曾说过,无论你以前什么样,在蓝旗待几年,你肯定讨厌下雪。下雪的日子是没有蓝天的,这两天,新闻里一直在广播哪儿哪儿又是霾黄色预警,看来我河北的朋友,日子也不好过呀。

这两天我有点儿痛苦,例假提前了,还特别疼,我还要去人资取报到证,去了三次才取上,第一次有禾苗和小飞陪着我,那时候说,没有禾苗,我还能找谁来陪我取,我把这两句玩笑话看做了承诺。其实也不远,事也不难,可是在我后两次独自一人走在路上时,我还是委屈的想哭。在我还没有认真看红楼梦的时候,我就不理解为啥林黛玉这么忧郁,有姥姥有兄弟姐妹,好好待着吧,有啥可哭的,而现在我却如同她一般。这里有很多人,很多朋友,可在我需要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人。渐渐的,和禾苗相处,我有点儿累。

我格外的想念杨,杨知道我来例假的时候有多痛苦,杨知道,没有哪个人是喜欢一个人的。杨这两天生病了,上火引起的尿道感染,幸好她身边还有人照顾她。

报到证拿到手我也就放心了,我生怕不早点取到,耽误我回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