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春分

今日春分,遥思故园陌,桃李正酣酣。

前几日,朋友说要寄来“春天的气息”,收到快递拆开,满满一大箱子苹果,不爱吃苹果的我,此刻却也嗅到了苹果的香,想起了生活在家乡的朋友曾多少次予我惊喜,许我暖意。

生活在浙江的日子并不美丽,尽管,我在这里也曾被不少人善待。六年了,我凭着一腔孤勇在这里“闯天下”,可我拥有的,始终也不过是这一腔孤勇,若不是心中残留着对江南的偏爱,我早已弃城而逃。六年间,我努力工作,有幸得领导赏识,在旁人眼里,年纪轻轻便崭露头角的我,成了他们歆羡的对象,公司改革在即,他们流传着“大家都要竞聘上岗,你是指定名额”的说法,可只有我自己知道,领导能给你的,也仅仅是一句“能者多劳”而已,坦白来讲,我所在的岗位,即便拱手相让,也无人愿意接手吧?我需要花比普通职工更多的精力去完成领导交给我的任务,我不允许自己出错,领导也不会允许我出错,所有人都会要求我尽善尽美,可我的薪资,却仅仅只够我维持基本生活而已,在国企里,普通职工间不适合会有太大的收入差,我心知肚明。而我的收入,不足以让我放开手去实现原定一年两次的远途旅游计划,不足以够我在当地买得起一套房,不足以支撑我用最高档的化妆品,一盒一千块的水乳套装,已经是我的极限,再往上的价位,能满足我的虚荣心,却不能满足我的经济水平。我也是年轻小姑娘,也想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可我本就看不惯依附于男人生存的“寄生虫”或刨空祖坟的“啃老族”,如何能让自己沦落至此?此番言论,我并不为揭露什么,抑或批判什么,我只是客观写实而已,路是自己选的,骄傲是我给自己种下的,我不曾后悔,就像前天跟老师聊天时说起的“所有经历的一切,一定都有它存在的意义”。

说起我的老师,我不得不说说自己的幸运。很奇怪,即使我不是最优秀的学生,却总能在不同时期遇到对我格外照顾的老师,在他们的教学生涯中,我不过是沧海一粟,能被他们记住,我已是感恩戴德,以前是从没想过毕业后还能得他们挂念和照拂的。这位老师,在我学生时代便能看到他独树一帜的风格,或许隐约感觉到我是同道中人,便对我有了惺惺相惜之感,不仅在结课时给了我免考的机会,甚至在毕业几年后还热心地为我介绍对象。那个男孩子很优秀,只是不适合我,我多少有些嫌弃他的烟火气,他大概亦觉得我不能与之势均力敌,这样的相遇自然不会产生爱情。在发去一张素颜照后,他的消息日渐减少,我也在最后一次台风天向他寻求抚慰未果后决心主动放弃,自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清风无意不留人,明月有情还顾我。我的老师还是那个老师,他安慰我,鼓励我,一次次告诉我不要拒绝缘分,又试图在就业上再拉我一把,我们聊事业,也聊人情,亦师亦友说的大概便是如此。

忽而又想起我的其他相亲对象,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一个手掌的数量也是有的,有些只见过一次,有些没见过,只在微信上聊过一两次,还有一些,没有聊过,但至今也躺在通讯录里。有很好的他,被我撩成了哥们,觅得了人生新欢喜,从此计划按部就班完成人生序曲,倒也是值得祝福;有吵得很凶的他,一次次互不理睬,最终彼此不愿将就,湮没在人海。人与人的相处也许就是这样,会愤愤不平,也会偶尔记起,只是如今时过境迁,却无论怎样都掀不起大风大浪了。

沉迷于“爱恨情仇”的我被房间里苹果释放的乙烯拉回思绪,它仿佛提醒着我今日还未尝一口它的甘甜。挑了最红的那一个,“提刀霍霍向苹果”,只可惜笨拙如我却怎么也削不好,果肉被削去了一小半。放在心情好的时候或许还会自嘲一句“到底是只会享福之人”,倘若是负能量爆棚的时候便是气恼自己“连苹果都削不好”。以前不会削苹果的时候,有人跟我说以后的苹果都由他来削,动心便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奈何直至“绝交”,也未曾吃到过他削的苹果,果真如张家小姐所说,“诺言的‘诺’字和誓言的‘誓’字都是有口无心的”,她在几十年前就讲透了几十年后的我们这群凡夫俗子无法释怀的真理,我近三十岁还在这里疲于应付生计未曾看透,也难怪她趁早成名了。又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则招聘故事,面试官给两名应聘者一人一个苹果,最准选择了剩下的苹果核更小的那一人,像我这般不懂爱惜食物、节约成本的“纨绔”,大概也是会被面试官淘汰的那一个吧?每每说起工作、事业、前途,依旧是我心中解不开的一个结。人人都说恋爱最忌眼高手低,我虽在感情里比常人潇洒通透,却在择业一事上频频出现眼高手低的失误,人生到底是诸多砍,不是这里,便是那里。

几周未曾按时下班,几个月不休周末,这已经成了我的常态,生活的闲暇时光大多被工作占满,电话铃声响起都能让我产生恐惧,只因知晓必然是工作电话。多少次午餐是同事帮忙点外卖,多少次晚餐是室友帮我凉了又热,我成了那个被“包养”的巨婴,别人家的夫君娘子,在无数个我忙于加班的日子里,为我候了多少盏灯火,我却还未来得及道一声感谢。写到这里,素来冷硬心肠的我眼眶有了湿润感。

电脑旁习惯性摆着一杯咖啡,不仅仅是因为爱喝,或许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份宽慰,佯装它的提神作用对有着咖啡过敏体质的我而言也有几分效果。我心里知道,待我好的人很多,长沙有,宁波也不缺,可我还是一心想回家,即使只能睡客厅的沙发,很想每天都听一听长沙的“塑料普通话”,即使每一次返乡都被家人嘲笑我那不标准的家乡话。长沙不是最发达的城市,却是我心中幸福感最高的城市,有些东西,说不清它到底哪里好,但就是心里当作一块宝。

不知道是咖啡太香了熏得我有几分醉了,还是想家的情绪太浓了渲染得我有些思绪飘零了,竟有些昏昏然,梦想在这昏昏然里变得模糊。只是张家小姐说过,酒在肚子里,事在心里,无乱喝多少酒,都淹不到心里去。所以无论醉了几分,我终会醒;无论梦想多模糊,它总是存在。张家小姐还说过,原是幼稚的梦想,现在渐渐知道了,要做个举世瞩目的大人物,写个人手一册的自传,希望是很渺茫,还是随时随地把自己的事写点出来,免得压抑过甚。我全听了张家小姐的话,说出来、写出来,只愿明早醒来,心境如同今日的天空一样放晴。

眼下,先过好今日吧,今日春分,窗前有月光留下的痕迹,春风又绿了江南岸,明月何时会照我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茶若醉人何须酒,唯有碎银解千愁,枉有一杯醉人酒,难解半点俗事愁,本是青灯不归客,却因浊酒恋风尘,星光不问赶路人,岁...
    星瞳物语阅读 491评论 1 41
  • 昨晚又喝多了。总是这样身不由己。 每次都告诉自己一定要在可控范围内,可杯酒下肚,便觉委屈一阵阵往上涌,只有那一杯杯...
    随心而动自由呼吸阅读 167评论 1 11
  • "真正的放下应该是 你不会删除他的好友 也不会把他拉入黑名单 只是任由他躺在通讯录里 再也懒得去点开 再也懒得去给...
    北方姑娘茉莉阅读 391评论 6 19
  • 唱不尽一世之悲, 咏不完一生之凄, 画不出一枯之寒。 相思之苦,如之奈何? 红酒已泛出烛晕, 光影如丝, 衬着一人...
    醉白鹿阅读 1,150评论 28 41
  • 1992年,贾平凹的妻子发现他“精神出轨”,闹着要离婚,贾平凹不愿意,不久后,路遥去世,参加完好友的葬礼后,贾平凹...
    子煜说阅读 22,960评论 34 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