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侃东瀛之《口罩背后的职业人》

字数 1463阅读 37

世上似乎除了国人,所有民族都对感冒如临大敌,即使同处东亚的日韩也不例外。

在日本工作的时候,有一回同事孩子得了感冒(不是他本人),结果,这个日本同事第二天到达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一本正经地写邮件报告家人的病情。公司得到消息也是如临大敌,立即启动防控对策,要求所有距离他作为3米之内的人(当然包括本人)必须戴口罩上班,为期一周。

于是,由于距离的关系,我也受了池鱼之殃,不得不每天戴口罩上班。日本人对于与传染病者亲密接触,存在潜在感染风险的人有一个有趣的称谓,叫做:浓厚接触者。反正自那以后一周时间内上班必须佩戴口罩,呼吸确实浓厚了不少。

这种事倘若作为旁观者也许不会在意,但当真落到自己头上的时候,还确实有‘长了见识’的感觉。

抛开最初的不适,口罩戴着戴着倒是体会到了一些优点。在日本职场,习惯戴口罩的绝不是少数,总之比雾霾严重的祖国要普及得多,想来(在我这个外国人看来),抛开医学上的原因,日本人戴口罩恐怕还有一些心理上自我保护的意味。

由于历史原因,日本的传统文化主要脱胎于宋、明时期的中国儒家思想。特别是江户时代以后,提倡武士学儒的德川幕府对于儒家‘仁’的思想核心没能领会多少,倒对于维护等级地位的‘礼’的部分学了个实打实。

这种文化延续至今,特别在日本的大企业中,社内各层级成员之间、社员与客户之间、还有各种标准文书的规范、格式都存在大量‘礼’的表达。

举一个例子,但凡稍稍正式些的场合,你很容易在日本人的对话中听到这么一句: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这句话直接翻译过来,就是:请多多关照。

意思虽然是明白了,但放到日本的语境中,果然还是和中国有所不同。

在中国,这类话一旦说出口,大体总有一个明确的事情或方向。即:在xx事情上,请您多关照。也因此,答应了‘请多关照’的一方,无形中也承担了一定的责任。多少总要更留心一点,(对某事或某人)更照看一下的吧。

而在日本,它简直成了一切正式场合的结尾词。无论与对方之前是否认识,之后是否还会有交集,在对话的结尾总要来一句‘请多关照’,如果不如此而直接走开,显然就是‘失礼’的行为了。

礼多人不怪倒是不假,不过这么一来,日本人恐怕也就不至于对这句话产生什么责任感,纯粹流于形式了。

而诸如此类‘为礼而礼’的行为,在日本社会可谓层出不穷(甚至似乎还在进化发展中),其出现频率之高,让我们这些正宗的‘礼仪之邦’人士都颇有些适应不良。

想来,不仅是中国人,对于历经工业革命、人文主义兴起、并生活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人们而言,即便是日本人,想要心平气和地在现代环境里接受此类‘阶级色彩’严重的古典礼仪,怕是也要产生一些抵触的吧。

由于‘万世一系’的文化制肘,他们自己当然不会承认这一点。暧昧的日本人表达抵触的方式也是极其暧昧的。

个人观察,日本企业中,下级员工戴口罩的比例要远高于中上层。显然,比之沟通中经常处于优势地位的一方,相对弱势的一方更愿意将自己隐藏起来。

表情是情绪的写照。无论快乐、骄傲或不满,职场中过多的情绪流露恐怕都只会带来麻烦。既然如此,在这个虚礼盛行的虚伪世界里,就用口罩将自己这一存在进行‘虚化’吧。

是否当真如此?当然也不好断定。这种事情怕是找不到什么证明人(找到了也证明不了什么吧),不过,本人确实是那么体会的。

至少,当藏在口罩之后的自己说出‘请多多关照’时,没有人知道我正在发笑(然后因为多多少少的暗爽,更扩大了笑容的幅度)。

这么一说,不至于有人认为这是变了态的家伙写的文字吧……但愿不要,阿弥陀佛。

总之,日本社会因其国民、文化的特殊性,确有许多奇妙之处。不过普天之下人性总是类似,倘若深入其中推己及人,说不定真的就歪打正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