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故事

所有的故事似乎都在我们意料中开始,但却又在意外中结束。

我还记得那天下午,那让人厌恶的嘴脸和那锥心刺骨的泪光。只是,那叫嚣着的挑战者再也不能翻滚在我的脑海,而那乞求和悲痛的眼泪却一直不断的滴在我的心里,犹如水滴拍打着石板一样,仿佛一直在提醒着我那个下午有一个人的疲惫、无奈与绝望。

一年后的今天,展白独自一人走在我们一起走过的路上,静静的仰望。上课铃响亮,展白来不及收拾所有的回忆就奔向了操场,体育课开始了,在这时间就是命运的高三,体育课显得弥足珍贵。“展白,来这边和我们一组吧”洛芊芊挥着羽毛球拍,招着手朝这边呼喊着。展白没有向那边看,只是看着老崔咧着嘴奸诈的朝着自己笑,苦笑的摇了摇头,拿着羽毛球朝着他走了过去。“喂,帅哥,那边的美女叫你呢,还不赶紧去”老崔仍是咧着嘴巴,把他肉嘟嘟的脸庞积压的更加庞大。“滚蛋,有意思不,想去你自己去”展白看不见表情,只是看到他咬着嘴唇的模样。老崔压不住贪婪的目光,把眼镜取了下来翻过去放在眼前当作望远镜看着洛芊芊挥着球拍的样子。

“喂,叫你为什么不回答我”洛芊芊装着恼怒的样子,仰着头看着这个沉默寡言的男孩。“不许不回答我”

“没意思”展白面无表情,想要离开。忽然,老崔咧着嘴撇了撇操场外。

“操”看到那熟悉的而又厌恶的人,展白照着那个方向看去就止不住要暴起。老崔赶紧拉着他的手说道:“别激动好不,他现在可是二班的头了,因为那事他家里和校长现在关系好着呢,你现在是高三,别惹事”展白朝着操场外又看了一眼,咬了咬嘴,愤怒的走开了。

洛芊芊也看到操场外的张强正戏谑的朝这边看来,而他身后的几个学生也嬉皮笑脸的仿佛在庆祝着胜利。她呛着鼻子哼了一声便也走开了。只是,老崔仍意味深长的看着那边,紧绷的脸上看不出一点嬉笑的模样。

傍晚,洛芊芊站在楼道的通风口处看着操场上独坐着的展白。她知道他每天傍晚都会在操场上坐一会,自从小叶走后。她也知道一年前的那天发生的事,她也看到了张强的嚣张、小叶的失望、展白的愤怒。可是,在她看来谁都没有错,在这个年轻的时期,为了自己喜欢的人所做的一切都值得原谅,哪怕伤害了彼此。最后,两个自以为是的男孩,留在同一所学校彼此憎恶、怨恨,而那个让他们彼此都愿意珍惜的女孩却去了别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了。

忽然,展白抬起头看到洛芊芊正看着他,而她早也没有第一次被发现的尴尬和退让,而是迎着他的目光深情而又期望。

展白站了起来朝天空望去,他发现云彩早已变了形状再也不是他刚才看到的那个样子。他,记得那天洛芊芊看着自己的模样,眼神里的坚定与不屈,倔强的抬着头就如不肯屈服与退让的自己一样,咬着嘴唇,面目紧张,心意决绝。她说:“展白,我喜欢你,比小叶还喜欢你,你知道吗”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你们两个我都知道。但是,我也想对她说着你对我说的一样的话。可是,我只是藏在了心里,不敢像你一样和那个女孩说说心里的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三 阳光透过树的缝隙漏下来的斑点就像剥落的树皮,一片一片显得孤独突兀而又令人讨厌。洛芊芊就站在这些斑点里焦急的等待...
    文涅一阅读 20评论 0 1
  • 一 展白坐在座位上,背靠着墙,手里拿着一只笔在桌子上无聊的敲着,一下,两下,又是混乱无节律的几下,似乎杂乱无章的声...
    文涅一阅读 25评论 0 0
  • 人生是一场宿命的缘,从起点到终点,从无到有,从有到无,虽注定灰飞烟灭,但是,纷繁的嚣尘,来过,故无悔。流年逝,芳华...
    瞾Y阅读 287评论 0 8
  • test
    辉1981阅读 29评论 0 1
  • 如同星宿最后的 唯一的轰鸣 我眼前的这一条河 是我最终的唯一的牵挂 那些死去的,活下的 在水中,或者泥里 甚至从风...
    王謫阅读 301评论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