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

字数 1891阅读 555

      作为一个对连连看第二关都苦手的游戏白痴,MOBA曾是我想都不敢想象的禁区。

      遥想当年三十而立,S4赛季正拉开鏖战序幕,LOL的空前火热连三国类贴吧都能感知一二。我跟风般地筹划了一场吕布吧与潘凤吧的水友赛,没想到因为规则的不严谨,闹得大家互相指责,最后不欢而散。

      “自己不会玩还敢组织活动!”面对吧友严厉的吐槽,我一时气血上涌,毅然决然地注册了账号,奔向通往召唤师峡谷的传送门。当我意气风发地点开新手教学,带着一打“万箭齐发牌”冲出防御塔,正准备教新手电脑怎么做人时,短手短脚的小兵们一言不合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大写加粗的那一种。

       虽然心里有数,我还是低估了自己的天坑级别——顶着三十奔四的年纪,又尚未脱离孕傻期,无论从学习、理解、记忆还是反应操作上,都纯属无可救药的类型。当别人玩了一个月开始独当一面,我还只能蹲在防御塔里瑟瑟发抖;当别人匹配满级正大步走向排位赛,我玩个人机还在群里喊“蜀将何在”;当别人都有了拿手的位置和自己的游戏理解,AD叫出个眼石我还要反问眼石是什么?长什么样?在哪儿买?多少钱?

      庆幸的是,当初吐槽我的吧友都是刀子嘴豆腐心。水友赛虽不了了之,日常开黑却神奇般地坚持了下来。虽然被坑得生无可恋,他们还是每天准时登上皮城警备,一边顶着四打五的压力,一边忍受着我抢兵、忘吃药、站着挨打、野区迷路、闪现A塔、逛商店逛够一两分钟才出门等充满想象力还屡教不改的拖后腿模式。他们自嘲为“带阿姨狂魔”,缅怀原本可以岁月静好的带妹时光;他们戏称我为宇宙级辅助,因为只有宇宙级的ADC才能承受我超凡脱俗的辅助打法……

      当半年下来仍不见起色,队友们终于被坑烦了,恨铁不成钢地撂下一句:“你这辈子就只能打打人机了!”面对这样的评价,我既愧疚,又觉得不甘心,很难过,却又不想放弃,因为我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个游戏,哪怕投入再多的时间,经历再多的失败,再像蜗牛一样一点一点往前爬,我也不想放弃。虽然已不再年轻,也没有多少闲暇,但我自认为对这个游戏的执着与热情,绝不会逊色于那些青春正盛的少年。我做梦都想成为一个合格的辅助,想要有朝一日能大声告诉那些曾被我拖累过的人:我也可以保护你们!

      决定从头再来的那一天,我注册了新的账号,关掉了几乎赖以生存的锁屏模式与无限视距,没有叫上任何人,独自从1级开始重新征战召唤师峡谷。然而,强行做自己不擅长的事,结果当然是举步维艰,正当我一筹莫展前途渺茫时,我遇到了LOL生涯的一大转折点,一个接近职业水准的高玩。

      他原本是以外援身份被喊来打战队排位的,当某天我又一次接受日常嘲讽的洗礼,只能苦涩地笑笑不说话时,他站了出来,点名要我给他辅助,再让群里随便组人,来下路一决雌雄。鉴于我骨灰级的坑爹指数,并没有任何人看好他,不仅报名应战者排成一条长龙,围观群众也在边吃瓜边等着看笑话。“我……用什么英雄好呢?该带什么召唤师技能?天赋符文怎么点?”这是我第一次参与2V2对战,紧张得手心都在冒汗,面对我忐忑抛出的一系列问题,他只回了两个字:“随便。”

      我从未如此近距离见识过这般极限的操作:灵活飘逸的走位,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无比娴熟的技能衔接,打出看不懂的爆炸伤害。他完全无视我近乎0作用的制约,总能在耗尽最后一丝血之前拿下对方的人头。一组组挑战者败下阵去,一脸懵逼地高喊“这不科学!”,直到群里不得不派出钻石分段以上的双人路,并且吸取前车之鉴,采用专门针对我短板的打法和套路,才终于遏制了他的无人能挡。而这一次,他选择了釜底抽薪——到皮城建一个小号,他要教会我怎么打英雄联盟。

      这是第一次有人事无巨细地教我玩游戏,如何做眼,如何出装,符文天赋,技能选择……每一个细节他都会一一解释到位,甚至在几次配合后他已然看出,我所谓的拿手英雄其实与我的风格完全相悖,强制要求我放下一切改练风女。又一次从零开始的征途,他始终保持了极大的耐心,在我忘放技能、不给虚弱、不给坩埚,打团几乎堪称演员的表现下,一路carry给我坚持下去的信心。我亦摒弃杂念,不厌其烦地一遍遍练习,不练好这个英雄决不罢休。

      努力终究还是有了回报,如今风女早已成了我的招牌英雄,虽然偶尔还会做出些麻瓜操作让大家笑出声,但已然是一个尽职尽责的辅助了。而带我走出阴霾的小弟早已放心离开皮城,前往艾欧尼亚对王者段位发起终极冲击。

      回首这一路,不知不觉竟已过去了两年半的时光。凭借着对LOL的热情和不服输的毅力,加之小伙伴们的不离不弃,我收获了无数的乐趣与弥足珍贵的记忆。联盟五周年庆典即将开启,我的人生也走过了32个春秋冬夏,不论未来这个游戏、这些朋友还能陪我再走多少年,我已然尽过自己最大的努力,争取到了最美好难忘的经历,便再无任何遗憾可言。

      生如夏花,大抵如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