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4月3日。

与庆生交谈,让我更有意识地使用语言。他可以说流利的中文,然而偶尔也会误解我的话。母语说了30年,各种偷懒变形各种奇怪的用法,想必对一个外国人而言,与课本上所学十分不同。

而这对我的英文而言,也是如此。总羡慕他们可以超脱语法随意地发挥,而我连语法都还要担心呢。所以还是只有苦读。认真地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