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9

调动

1

寒夜刚刚醒来,仍眷念着大地,羞羞答答地拥抱着大地,不愿离去。凛冽的初冬在小县城微弱的街灯下,肆无忌惮地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呼呼呼,狂躁地地送来冰冷刺骨的寒风。苏北的这个小县城已经微微的睁开眼,蜷缩在暖烘烘的被窝中作最后的挣扎。在通往这座县城最高学府——县第一中学的街道上隐约可见三三两两赶早的菜农和小贩,捂得严严实实,迫不及待地赶去菜市场摆摊设点,以期手中的货买个好价钱。“铃铃铃’,清脆的闹钟声把杨冬从睡梦中拽起来,他静悄悄地下了床,小心翼翼地为仍在熟睡中妻子苏梅抑好被褥,担心因自己离开透风冻着妻子。杨冬与苏梅都在高中任教数学,杨冬在县一中,苏梅在乡下一所高中。杨冬又担任了班主任,每天早晨5点半前必须到校,组织学生出操。苏梅就不同了,虽在乡下,开车也只要三十分钟,又没做班主任,用不着起那么早。刷牙、洗脸、泡饭,杨冬只用一支烟的功夫就急匆匆下楼,骑上“爱玛”直奔学校。杨冬一家三口,女儿杨苏在北京读大二。夫妻俩又都教高中数学,数学是最重要的主科,在学校最有地位的。苏梅平时还兼做家教,全家每月的收入超万元,有房又有车,在苏北小县城绝对是高收入的家庭,一家的日子过得幸幸福福。

最近,夫妻俩出了点小问题。杨冬建议苏梅调到一中,业务上可以更上一层楼,又省得上下班跑那么远路。苏梅要求杨冬调到乡下她们那所高中,既清闲且不少拿钱,多好!

“一中有啥好,现在绩效我每月拿钱一点也不比你少,有时加上到农村学校的补贴费,每月还比你多呢。”苏梅一直这样开导说。

“钱算什么,一中毕竟是重点高中,苦的累的,有成就感。”杨冬自豪地说。

“成就感庇,当饭吃,要不是我搞家教挣点钱,我们能买房买车,还要供宝贝女儿读大学。”苏梅反唇相讥道。

“限你本学期申请调到我们学校,否则有你好看。”苏梅威胁地下了最后通牒。

“不可能,要申请也是你申请调到我们学校,我已经向我们校长提出把你调过来了,校长说因为我多年为学校作的贡献,会考虑的。”杨冬一点也不示弱地回敬说。

“好,走着瞧,看谁调谁”苏梅生气地说。

大约在杨冬急匆匆走后,又过了个把小时,苏梅睁开了惺忪睡眼,又在床上躺了足足十分钟,来回翻阅着微信朋友圈。有人说:女人四十,风情万种。苏梅刚刚过了四十,岁月的红尘虽然淡去了她待在闺中时的甜美,但也锁不住她从容、成熟和镇定的优雅气质和神韵。苏梅算不上大美女,但也不失漂亮、性感。高挑白皙微胖仍然让男人见了就有非分想法。苏梅刚毕业教书时,追慕她的人排成队,最后不知什么原因,让一个认死理爱较真的条件一般般的杨冬抱得美人归。因为在农村一所普通高中,几年也考不上一个大学,学校管理较为宽松,婚后,苏梅就在家办起了家教,先由杨冬介绍一些一中的学生,后来越办名气越大,找她辅导的学生越来越多,最后很多是通过杨冬的关系才能找到她辅导。曾经苏梅想通过找人送礼什么的,调到一中,这样夫妻双进双出多美好。自从办家教大把大把地数票子,她早就放弃进城的念头,如今还动起了让杨冬也调到乡下,可以有大把大把的空闲,然后和她一起办家教的歪脑子。可惜,杨冬就是死脑筋,说什么也不愿意。气得苏梅差点提出离婚,是女儿杨苏义正辞严批评了她,她才不敢放肆地明目张胆地欺负杨冬。苏梅仍不死心,下定决心要把杨冬调到乡下,这仿佛已经不是为了帮她办家教,而是一场夫妻之间的较量。

苏梅梳洗打扮后,来到小区门前的粥店,吃完早饭后,钻进奥迪Q6,奔向乡下那所她不愿离开的普通高中。


2

杨冬在一中也算得上是一个名教师。为人老实,不爱说话,一门心思地在数学题海中遨游。他教的学生都很敬佩他,没有他不会的题目,他教的班数学成绩总在全县排名前三强之列,他班考上大学的人数又总是全县最多。做他的学生很幸福很自豪。他的学生被称为“杨家将”,他也就被称为“杨令公”,自信满满。无论小考还是大考,总是所向披靡,什么高分人数,什么平均分,什么优秀率,最多最高最优非“杨家将”莫属。

可是,“杨令公”教学成绩虽好,但与同事相处平平,平时人情事务与同事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为人又很低调,只有每次考试成绩公布和别的老师数学题目做不上时,才想起了他。与领导关系更是一般,要不是每次考试总结会上要表扬他,估计平时也就没有领导提起过他。为此,苏梅总是抱怨他,校长和他同学,刚进校教同轨班级时,一考试就比他差,可是人家刚过四十都做到了校长,而他连一个副主任都没混上,还整天忙忙碌碌做一个班主任。苏梅劝他混不上一官半职也罢,不要那么累那么忙那么辛苦,人到中年了要注意身体。这时,“杨令公”总是词严色厉地说:“我不感觉苦,教师爱生就是养生。”

为调动的事,“杨令公”与苏梅闹起了情绪。迫于无奈,有一次,中午吃完午饭后,“杨令公”走进了刘校长的办公室。

“哇,杨老令公,请坐请坐”刘校长显然十分惊讶,一边倒茶,一边说,“难得难得,冬弟啊,不会是迷路走错了吧。”

“找你有事,没事我才不来”杨冬很直截了当地说。

“说哪的话啊,你老令公,有事没事都要来坐坐,我有好多问题要请教你。难得你有事,说今天有什么事。”刘校长爽快地说。

“就是请你把我的家属调到我们学校,你看行不行?”杨冬两眼盯着他这当了校长的老同学,直入主题地说道。

“我以为什么大事呢,就凭你在全县教育上的影响,教育局领导也会考虑的。你打个报告,我去找领导谈。”

“好的,报告带来了。”杨冬说着从口袋内掏出一份报告,递给了杨校长。说了一声“谢了”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3

苏梅有一个比较要好的同事,就是所谓的闺蜜叫李煜,也教数学。她们俩常常相互帮忙,一个有事课来不及上,另一个就立马顶上,按理说是不允许的,但普通中学也没人过问,领导也心知肚明,只要有人上,安全不出题就平安无事,谁上结果都一样,光头。

苏梅刚把车停下,迎头碰上李煜。

“去哪?”苏梅边关车门边问。

“张校长找我,不知啥事,昨天我的课你上没上啊?”

“当然的上的,是不是看上你了。”苏梅笑嘻嘻地说。

“去你的,要看也看上你啊。我担心叫我做班主任。我们班班主任生病了。那就坏了去啦。”李煜忧心如焚,象是自己生病似的。

“千万不能答应啊,你就说你要生二胎,已经几个月了。”

“去你的,丢不丢人啊。” 李煜推了一下苏梅,然后慢慢腾腾地向行政楼走去,明显一点也不情愿。

乡下教师有“三不”,一不愿做班主任,二不愿教毕业班,三不愿教主科。苏梅和李煜占了前两个“不”,早出晚归,来去自由,做班主任教毕业班,累死累活的,补贴费一点点,一点不如腾空走走路,喝喝茶,养养生。

乡镇中学的教师几乎都住在县城,早出晚归,有的拼车,有的乘公交,有的自己开车。苏梅和李煜就自己开车,说走就走,用不着等。绝大部分人中午在学校吃饭,三五人一桌,有说有笑,饭后有午睡习惯的在宿舍休息,有打牌爱好的打打牌,有时还带点彩头,有值班任务的在教室阅阅试卷,看看学生,维持秩序,生活倒也滋润。中午吃饭时候,苏梅没有看到李煜。急急忙忙给李煜打电话:“干吗哪?吃饭啦。”

“不吃了,气死了,该死的非让我做班主任不可啊。”

“做就做吧,领导对你的信任。”

“不和你说了,下午把我的那节课上了,我回家了。”

苏梅知道,李煜一定搬救兵去了。

4

离期末考试,只有十几天了。考试前夕,正是杨冬大受欢迎,大显身手的时候。真是将军爱上战场,方显英雄本色。杨冬这几天总是一会被学生围着,一会被同行围着,杨冬也乐不可支,洋溢着权威的满足感。

“杨老师,你水平这么高,教学效果那么好,为啥不评特级啊”其间,请教完题目的年轻老师总是敬佩而感叹地说,算当是感谢他的帮助。“杨老师其实早就应当评上特级,我们熟悉的特级教师,没有一个如杨老师的,他们只会写几篇所谓的论文,根本没有人看,有点还是花钱发表的呢。”

杨冬也报过一次特级教师评选,凭实绩,凭能力,杨冬真的早就应当是特级教师了。可惜的是,杨冬没有发表论文,更没有市级以上表彰,只有多年来多次名列全县第一的成绩册,一点用也没有。每次表彰时,杨冬很少关注,于是领导也就很少关注。最后,杨冬得到的是大会上高风亮节的口头表扬。当然,也很少有人为他抱打不平。因为,平时他与别人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最让杨冬高兴的事,莫过于已经工作的学生回来找他聊天,喝茶,喝酒。与学生在一起,他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每到结帐时,他总是严词拒绝学生埋单。有一次喝多了为了付帐差的和一个学生吵起来。后来学生再请他,提前把帐结了,结果他就和服务员急。有一个学生聪明,说:冬哥,钱给我,我来帮你结帐,哪能又花你的钱,又让您亲力亲为啊。这个聪明的学生到吧台上绕一转后,分手时把钱包原封不动地放进了醉熏熏的冬哥口袋。

杨冬护犊子很有名,校领导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有一次他班的学生与另一个班的学生,因为体育课上踢足球比赛争吵起来,最后两个班的体育委动起手打了一架。学校领导知道后,决定要对他班那个先动手的体育委警告处分。杨冬知道后,不早不晚,不依不饶地围着领导摆事实,讲道理,领导是又烦又气又没法,只好作罢。

每到过年过节,总有家长送些土特产什么的给小孩的教师。送给杨冬的更不用说。杨冬实在辞退不掉的就收下,并记载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谁的家长送的,东西是什么,估计值多少钱。学期初交学杂费时,学校的学杂费都是由班主任代收的,杨冬一定会对那几个送东西家长的学生说:我找校长为你们减免了一点学杂费,你们不要交那么多了。最后,与学校结帐时,杨冬自己把钱补上。苏梅说他死心眼,他说就因为死心眼才娶了你这个大美女。苏梅一高兴也就不抱怨了。

5

杨冬对苏梅那真是没说的,百依百顺。杨冬毕业比苏梅早一年,分进了县一中。苏梅分配时一刀切,全部下乡,被分到了乡镇上一个普通高中。两人后来在学科教研活动中相识,相知,走到了一起。当时苏梅听过他的课,很敬佩杨冬的学识水平。深深被杨冬课堂上体现出来的扎实的专业功底,高超的教学艺术,精湛的教学技巧所吸引、叹服。不顾家人的反对,决然地嫁给杨冬。苏梅家在县城,杨冬家在乡下。反对在当时也属正常,苏梅的家人早就为她相中了一个政府机关工作的小伙子,一来将来做一个官太太,二来也能有关系调进城。

婚后,苏梅想住在娘家,杨冬坚绝不同意。小俩口在一中附近租两间平房,一间做饭,一间睡觉。生活过得甜甜蜜蜜,恩恩爱爱,一年后有了女儿杨苏。杨苏三岁时,小俩口又租了两间平房,一间给杨冬的妈妈住,照料小孙女,一间摆上几张桌椅板凳,苏梅办起了辅导班。又过了一年,他们搬进了新房,打破了杨冬丈母娘的在劝苏梅时说的预言,你跟杨冬十年也买不起房子。又过了一年,苏梅买了一辆QQ上下班,丈母娘彻底转变对小俩口的态度。又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女儿杨苏考上了大学,苏梅的QQ也换成了奥迪Q6。

为调动的事,苏梅心理窝着一团气。竟敢违拗,杨冬的胆子也太大了。苏梅暗下决心,坚决把杨冬调到乡下,一来工作轻松,都快奔五十的人了,不缺吃不缺穿的,拚什么老命啊;二来证明自己的地位,仍然是这个家庭的主宰,不可撼动。

6

一天下午,苏梅上完了课,慢悠悠地敲开了张校长办公室的门。

“张校长好,忙不忙啊?”苏梅试着问。

“苏梅啊,不忙,有事吗?”张校长笑眯眯盯着苏梅说。

“想请张校帮个忙,想请你把我老公调到我们学校。”

“什么?他想来?他能来我们乡下普通中学?”

“是的啊,我也进不了城,不如他到乡下,来去方便。”

“好,只要他愿意,你写个申请,我来努力。”

“谢谢张校长,到时请你喝酒。”苏梅急速地掏出一张卡放在张校长的办公桌上,一流烟地跑出了办公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