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以此文献给可爱可亲的李喵喵同志

谨以此文献给可爱可亲的李喵喵同志。


       李喵喵同志于2016年6月16日到我家入住。

       出发前我妈不知道,我爸知道装不知道,因为我妈说了,在她退休之前别想养猫狗之类的活物,所以我就趁着我妈上班偷偷的跑到同学家把猫用鞋盒端回来了。

       第一次见李喵喵印象不好,太丑了,真的太丑了。同学说本来有三只,现在只剩下它一个了。我估摸着就是因为李喵喵长得太丑。抱它回来的路上,它在鞋盒里惨叫个不停,搞得车里人老看我。我面上很淡定,心里想,里面有吃有喝的你瞎叫个什么玩意,大热天的坐车我也很难受好么。

       一般猫狗洗澡都是两种情况:要么它们抵死抗争,威武不屈,最后被揪着腿拖到水里;要么就是一个字“怂”,在水里哆哆嗦嗦,颤颤巍巍,只能从嗓子眼里憋出几声抗议的惨叫。李喵喵就是后一种,所以它哆哆嗦嗦的把爪子搭在盆边想逃走的时候,我利索的把它闷在水里给它打香皂,跳蚤真多啊!

       洗完澡后李喵喵还像那么回事,毛一蓬开,看着还像个祖国的可爱小黄猫,配上天生萌萌的脸,当时觉得这猫领回来对了。

       李喵喵睡得正香的时候,我爸回来了。他掀开鞋盒的时候,内心是拒绝的。

       我爸:你还真领一只猫回来了!

       我:对啊,您不是同意了么。

       我爸:我以为你开玩笑呢,随口说说的。

       我:……

       不管咋样,猫已经回来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妈一回家,我就把李喵喵端出来了。我妈表示很无奈很生气,最后得出指示:猫我没空养,谁领的猫谁照顾。我喜滋滋的答应了,转头就把李喵喵叫醒,告诉它这个天大的喜讯。李喵喵睁开朦胧的睡眼,突然从沙发上蹦了下去,满屋乱溜达的喵呜喵呜的惨叫起来,我不知道它要干啥,茫然的看着它。我妈火急火燎的吼,这是要尿了,快,搞个尿盆,然后转身回卧室睡觉了。

       我上哪找专用尿盆去?干脆把鞋盒盖子揭下来,在楼下不远的施工地上偷了点沙,刚铺上面,李喵喵就蹦到上面开始撒尿。我嘘口气,正打算走开不打扰它如厕,李喵喵又惨叫了,我一转身,又好气又好笑,抱了一天,鞋盒盖变形了,对角翘起来了,导致李喵喵同学蹲不稳,所以就出现了李喵喵一边撒尿一边跟着盖子荡秋千的画风。李喵喵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委屈的看着我,意思是快点来扶着我啊,我跟它对视了两秒钟,还是低下了高贵的头颅,蹲下去帮它扶稳盖子。李喵喵表示还是很不爽,一边尿一边冲我喵喵叫,我都没嫌弃你撒尿时间长好么……

       不管咋说,李喵喵在我家正式落户了。开心,撒花~~~~~~

       然而,可能是幼猫太缺乏安全感了,李喵喵能从半夜十点开始叫到上午十点,每天全家准时被它的惨叫声唤醒,这让上班族的我妈非常恼火,不止一次威胁我再不管要把猫丢出去,威胁李喵喵再叫就把你丢出去。我只好把被子再拉高一点睡觉,还好在我也起了把它丢出去的心不久之后,李喵喵终于适应了大家庭生活。

李喵喵和它的粑粑

       养一只猫,首先要解决它的吃喝拉撒。我妈在饭店工作,客人天天剩的残肉剩骨让李喵喵的肚子飞速扩张,个头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天天长大。头疼的是李喵喵的拉撒,刚开始还挺听话的,撅着屁股就到沙上嘘嘘了,我对此也表示很满意。后来我妈向我反映家里有异味,像李喵喵的粑粑,我坚决不相信。直到有一天,我坐在电脑面前敲字,李喵喵又装作看不见我的目光很自然的跳上我的床,躺了一会以后,我眼睁睁的看着它撅着屁股把一堆不明物体排泄在我的床上……主人很生气,又不能打断它,李喵喵也很努力的把剩下的拉完,拉完了以后它可能也觉得脏,不太适合再躺下它高贵的躯体,瞄了一声就下去玩了。恩,还好是夏天,洗床单没那么困难#$%&@……在打了无数次屁股还是不长记性后,我决定从李喵喵的窝入手,确实太脏太乱,我这个主人的失职***于是动手把李喵喵的窝拆了,重新找个大纸箱,装满沙,铺的平平整整的,一切依据李喵喵的身高量身定做。

       整个过程中,李喵喵同学报以十二万分的热情,围绕你的脚边做360度旋转,嗅你拿来的每一样东西。事实证明,还是挺有效的,刚刚把窝铺好,李喵喵就跳进纸箱,开始拉粑粑。不得不说,真的是量身定做,具体情境可以脑补,一只喵蹲在纸箱里如厕,爪子刚好搭在纸箱的边缘,我看过去只感觉它就差戴个眼镜手里拿份报纸了><当时我的内心是很骄傲的。直到三天后,我准备把床底下的旧鞋清理一下,一伸手进去摸了一把猫屎……

李喵喵和茶几

       在李喵喵还是只小喵的时候,很文静很听话,我很怀念那时的李喵喵。它想睡觉的时候就顺着你的小腿往上爬,爪子抓着我的皮肉特别疼,我龇牙咧嘴的把睡衣下摆往下拉拉,给它个把手,一路顺着肚子往上,一直爬到我的锁骨窝,屁股蹲到我的胸上,安心的抱着我的脖子睡着了。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诡异的睡姿。后来它的胆子随着它的个头长大了,先是偷偷爬上沙发,垫子上留下它的一个个梅花印,尤其喜欢在李爸爸的枕头上蹲着,李爸爸几次吹胡子瞪眼,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后来它径直向茶几出发,开始还比较矜持,就是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从沙发跳到茶几上,在上面大摇大摆巡视一圈,等有人发现它的劣迹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下来钻进柜子底里,等到大家忘了它的存在再出来巡视。再后来,它就变得死皮赖脸了。有一天早上,我刚端了李爸爸的牛奶放到茶几上,转身一看,李喵喵迈着淡定的步伐走到桌前,撅着屁股开始喝粥,我大吼:李喵喵你干嘛呢?!它抬头看我一眼,眼神里充满不屑和冷漠,仿佛在说,朕用个早膳,你吼啥。当然,这种眼神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李爸爸眯着眼睛从卧室里出来后,在他大吼着准备一巴掌拍飞李喵喵时,李喵喵夹着尾巴迎着我爸一个飞跃,从背后逃跑了。

李喵喵和窗外的阿猫阿狗

       我家客厅对面是马路,马路对面的超市养了只萨摩。我卧室的窗户底下是一户人家,养了一只喵。在李喵喵习惯了家里生活后,它的生活就被这两只狗和猫占据了,一般情况下,它就蹲在,不,是坐在靠窗户的沙发上观察对面的萨摩,是的,我感觉李喵喵离成精只有一步之遥。人家猫都是四条腿着地蹲着,它是把屁股坐在沙发上,前腿搭在窗户边上,每次经过客厅看到它的深沉又忧郁的背影我都一阵恍惚,以为我家进了一位思考者。开始家人发现它的这个习惯,还觉得比较好笑,经常过去捏捏它的肚子,问它在想什么,它不吭声,后来家里人觉得它好像真的在想事情,就一脸敬意地让它一只喵安静一会。不过据我观察,它坐在窗户边除了为了看对面的那只萨摩,还因为离窗户不远的蹲在电线上的几只麻雀。

       等后窗户下的那只喵回家了,李喵喵就一跃而起,飞奔到我的卧室,利索地抓住网线爬到书桌上(为此挨了不少打),踢开我的书本,爬到我的书立上,恩,我的书都是按从高到低的顺序排好的,所以李喵喵趴在上面的造型就是一道下划线。我感觉它趴在那里应该挺难受的。李喵喵觉得不,它目不转睛地看着下面的那只白喵,眼珠子乱转,准备时刻来场革命同志的友好会面。我看它趴在那挺辛苦,就大发慈悲把窗纱开开,它没来得及谢我,就奔出去对楼下的白喵发信号,可惜楼下的白喵看了它几眼后就不鸟它了。李喵喵很失落,它在窗户外的露台上躺了一上午,安静到我以为它丢了。直到中午我找到了它,安慰它天涯何处无白喵,它还是提不起精神,于是起身躺到客厅窗户的露台上,继续对着电线上的麻雀思考喵生。

李喵喵和大蟋蟀

       一天晚饭后,全家都酒足饭饱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头上蹦过去一只黑虫,吓得我惊恐大叫,李爸爸一看,一只大蟋蟀。我问李爸爸,咋整。李爸爸斜眯我一眼,李喵喵何用。我心领神会,去阳台把李喵喵揪了出来。它可能比较瞎,开始一脸不爽,直到把它的头按到蟋蟀跟前,它才沸腾了,围着蟋蟀不停地做360度旋转。蟋蟀很可怜地走投无路,试图逃跑,都被李喵喵一爪拍了回去。它不停地对着蟋蟀嗅来嗅去,跳来跳去,又一巴掌把蟋蟀拍到了地上。眼看蟋蟀就要钻到桌子底下,我们冷冷地对李喵喵说,再不上人家就跑了。李喵喵清醒过来,上去一口咬住蟋蟀,紧接着一声喵的惨叫,李喵喵发疯似地蹦的老高,我赶紧上前查看,发现蟋蟀有个小剪子一样的口器,不过它的一条腿也没了。李喵喵哀叫着不愿意靠近蟋蟀,我们纷纷嘲笑李喵喵是个废物,连个蟋蟀也搞不定,于是它决定一雪前耻,把蟋蟀叼起来咯咯嘣嘣吃掉了,去了角落里安慰它被咬到的小舌头去了。

李喵喵和鱼 

        夏天太热了,等到五六点钟热气开始散去,我、我爸、李喵喵就一起沿着河边散步,从热闹的广场一直走到黑漆麻黑的荒郊野外。李喵喵这喵,天生怂样,在家里张牙舞爪的,一出门就哆哆嗦嗦的藏在背包里惨叫。我也不管它,等到了人少的地就把它放下来。河边的风放肆拼命的吹,无端吹起李喵喵的一身炸毛,李喵喵意气风发地踏在河边的小路上,时不时驻步欣赏下它的大好河山。路上的人对我们纷纷侧目,因为有时候李喵喵欣赏风景入了迷,忘了走路,李爸爸就扭过头吼它:干啥玩意还不跟上来!它就屁颠屁颠地加速奔过来。路人纷纷夸道:这猫有灵性。不过我猜李喵喵是怕离了我们没肉吃。 

        又是一个安逸的傍晚,我们两人一喵吹着河风惬意地走在小路边,突然李喵喵顿住了脚步,我正想说你是傻了吗,李喵喵嗷就冲到了前头,我定睛一看,路边静静躺着几十条小鱼!有些还是活的!应该是钓鱼的人懒得带回家干脆倒在路边了。它们的鱼鳞在余辉下闪闪发光,饱满的鱼肚看起来丰满可口……这是我猜想的李喵喵的内心活动。李喵喵在鱼群中不停地踱步,嗅嗅这条,闻闻那条,但就是没下口,我想一定是巨大的喜悦撞蒙了它,以至于它不知道从哪条开始。

 我问它:你吃不吃?

 李喵喵:喵呜喵呜。(现在吃饱了,我要打包回家) 

 我:好的。 

于是我牺牲了我的背包,把几十条沾着泥土的腥腥的鱼放进我的背包,李喵喵用一种喜悦又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把鱼装完,然后它就没有座椅了,我卡着它的胳肢窝把它带回家了。 

 李喵喵和空调 

        我们家朝南,冬天晒太阳,夏天被太阳晒,一到大暑只有在地板上躺着喘气的份。李喵喵的床铺安置在阳台上,那里更是集天地之阳气。于是,李喵喵很快就体会到了空调的好处。上午还没开空调的时候,它就蔫了吧唧地躺在客厅地板上怀疑猫生,用脚拨拉它的肚皮,它也毫不挣扎,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一开空调,它就不着痕迹地跳上沙发,把身子放到空调出风口的沙发上休憩。李爸爸每次看了都认为李喵喵很聪明。 

        李爸爸(指着它的头):你很聪明嘛,也知道吹空调。 

        李喵喵(头都懒得抬):喵呜~~~ 

        我觉着那语气听着就跟:你傻么,你当我傻么…… 

        有一次家里来客人,人有点多,就把李喵喵关到阳台上了。结果从进去后长达20分钟,李喵喵一直用一种极其悲惨的语调痛斥我:这么热的天,你们吹空调,把我一只喵扔在这晒太阳,你们还有没有良心的啊!我惨啊!我好惨啊!傅文佩你开门啊!我知道你在客厅……最后生生的把一屋子客人感动了,纷纷表示,这只喵叫的也太惨了,让它进来吹吹空调吧。

        我表示感谢,刚过去把阳台门开了个缝隙,就看见一个不明物体飞了出来,飞出来后一屁股瘫在地板上一动不动了……刚才你叫的时候可不是这么大爷的来着……

 李喵喵和大外甥女

        我大外甥女今年两岁了,性格跟男孩有的拼,跟她开视频的时候,她大多处于神游天下的状态,很难唤回她的意识。直到有一次我为了讨得欢心,揪着李喵喵的一张丧脸强行入镜。

        我还清晰地记得那一幕,我大外甥女眼睛一亮,啊的一声就想穿破屏幕来宠爱李喵喵,我姐都吓得手机一抖。

        我赶紧安慰大外甥女,过两天你两就见面了啊,别急。 

        结果过两天我姐欢欢喜喜地打电话说要回家一趟。 

        李爸爸听说后,怜悯地看了正在打瞌睡的李喵喵一眼,交代我,这两天给李喵喵吃点好的,洗个澡。我也沉重地点了点头。给李喵喵洗澡的时候,我的心情就跟送死刑犯人上刑场一样,或者说给过年的鸡拔毛一样,于是手上动作又轻了几分。洗完澡李喵喵香喷喷地躺在沙发上晒太阳的时候,李爸爸路过看到它说:恩,可以玩了。李喵喵并不理解我忧虑的眼神,专心地舔毛。

         这一天终于到了,喜气洋洋地迎我姐进了家,大外甥女不一会就闹腾起来,李爸爸给我个眼神,我心灵神会,转身把打瞌睡的李喵喵从床底下揪出来。

        我(揪着猫脖子):琪琪,看,这是什么?! 

        大外甥女:啊啊啊…… 

        李喵喵:喵喵喵!!!

        以下场景太过惨烈……也还好啦,也就是大外甥女攥着喵尾巴不丢,啊啊啊的叫,李喵喵扎在我的怀里,呜呜呜的哭。乖孩子,我知道你受苦了…… 

李喵喵和汪星人

李喵喵在我家独得万千恩宠,自出生以来就泡在蜜罐里,因此对世间邪恶之物并未体会。每天看着李喵喵在家里沙发上张牙舞爪那样,我们一家人就恨得牙痒痒,总有一天你碰上了汪,看你张狂到几时。

猫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一天出去散步时我们的李喵喵跟一只小白汪狭路相逢。

李喵喵很激动,李喵喵很亢奋。

小白汪一看就是一只没见过猫面的单纯汪,它踱着小碎步蹭向李喵喵,希望李喵喵能垂怜于它。

李喵喵浑身炸毛如刺,呲着尖牙瞪着白汪一动不动,如同蓄势待发迎战的将军,真的好像刺猬啊!白汪刚刚踏入领土范围,李喵喵立即一猫掌扇过去,小白汪怏怏地叫了一声避开了。

这时候白汪的主人也来了,瞪了李喵喵一眼,带着小白汪离开了。

李喵喵不以为然,相反非常兴奋,瞪大眼对着离去的白汪炯炯有神。它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一想到刚刚战胜了一个庞然大物,它就激动的浑身哆嗦。

我们扶额哀叹,难道就没有生物治得了李喵喵了吗?

有,而且很快到来了。

这一天我跟李爸爸带着李喵喵来见识大盘鸡,我想它一定会很喜欢这一家,毕竟鸡肉肥美多汁,松软可口。然后,我们邻桌带来了一只小花汪,小花汪见到李喵喵无比激动,一看就是一只老司机。李喵喵正撅着屁股吃第一口肉呢,花汪上来就顶了李喵喵一下,李喵喵吓得一个托马斯回旋180度回身,一看一只汪。

我估摸着李喵喵被上次的喜悦冲昏了头脑,以为全世界的汪随它处置。所以它毫不畏惧,炸满了毛冲花汪扑过去。

扑空了。

花汪经验丰富,躲开了李喵喵的袭击,并且一个跳跃又拱了李喵喵一把。李喵喵大惊失色,躲到我的脚下不敢迎战。我跟李爸爸欣慰点头,终于有治得了李喵喵的汪了。

接下来的情况就陷入了死循环,旁边的花汪就在桌边挑衅,李喵喵躲在桌下不敢出去,我刚把鸡肉丢给李喵喵,花汪就过来把李喵喵拱开,李喵喵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鸡肉被吃完连骨头都不带剩的。花汪吃完鸡肉接着挑衅,再丢,再拱,可怜李喵喵整晚担惊受怕,一口肉都没吃到。

我跟李爸爸吃的特别香,特别开心。

从此以后,李喵喵再也不敢挑衅汪星人了。

李喵喵和电脑

夏天的天气越来越热,李喵喵的休憩之地从阳台转向地板,从地板转向凉席,后来它看中了我的电脑键盘。第一次发现它睡键盘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很不理解的,它堂而皇之地在我敲字的时候走上键盘,把爪子收起来,跪在键盘上睡觉。我心里想,那么多键帽它不嫌硌得慌吗。后来想想大概是键帽有按摩作用吧,因为李喵喵趴在上面的时候不停地伸展它的爪爪,表情别提有多享受。然而苦了我,我是个脸皮薄的人,不好意思请求别人。偶尔用键盘打个字,小心翼翼地捏起它的一只爪,轻轻敲上两个字。有时把李喵喵弄醒了,它斜起眼看我,我吓得肝胆俱裂,您睡,您睡,我不敲字了还不成吗......

我爸一生最大乐趣之一就是逗李喵喵玩,尤其在发现李喵喵对鼠标箭头非常感兴趣之后。每当我爸觉得无聊了,找不到人生的乐趣了,就打开电脑,抱上李喵喵,放上邓丽君的音乐,然后抓着鼠标动来动去。李喵喵当时就疯了,一个跃步蹦到电脑前,死死地盯着箭头,我爸就悠哉地加快了移动速度,每次我就看着李喵喵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等李喵喵摇的差不多晕了,我爸又把速度放慢,李喵喵一看机会来了,一爪扑到电脑屏幕上逮箭头去了,那视觉效果跟猴子水中捞月差不多。这时我爸开心的就像一个一百六十斤的孩子......

.....................................................

长大的李喵喵很不听话,经常趁我们开门的时候跑出家去,我在地下室、六楼门口、路边的车下都找到过它,但是在我暑假离家后的一个月,它很不听话地彻底地跑了。

我还是很想念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