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四舍双城(5)

字數 2821閱讀 53
作者DIY的封面

传送门:

我要看上一篇→四舍双城【4】

我要去目录选→文集《四舍双城》


《四舍双城》5 以后

从我家楼下一直向南,会看到一条东西走向的马路,2路和14路公交车每天在这里经过。记得中学时,我每次从放学回来走在那条路,心中期待着老妈为我做好的饭菜。老妈47岁了,被劳务派遣到一家宾馆工作,每天上班下班走的也是那条路。

读大学以来,我就很少回家了。今天回来,是因为舅舅要到家里来,聊聊关于我毕业工作的事情。我认为这事儿不用急,离毕业还有一年呢。可爸妈却不这么想,他们说工作还是早定早安心。在这样一座东北小城市,大学生毕业找工作,门路和关系始终是获得一份国企铁饭碗的必要前提。

我回到家,见老妈在做饭。舅舅还没来。老爸在看电视剧,我坐他旁边,打算陪他一起看。

“这男的长得太幼稚,”我指着电视机说,“跟中学生似的。”

我跟老爸很少说话。据说有75%的年轻人年每天与父亲对话不超过15分钟,我想是对的。老爸抓住了这次机会,开始给我讲电视里那小子叫吴晓,和头发上带个星星的丫头搞对象,吴晓的爸爸很有钱,但不小心杀了人等等等等。我听不下去,回我的房间看小说。老爸好像有些失望,不再说什么。

其实小说也不怎么好看,无非是男男女女苟延残喘。我翻了一几页《少女之心》,开始想工作的事儿。关于毕业后干什么,我从未想过。我不知道自己能干些什么,也没人告诉我能干什么。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有点深奥。工作嘛,可能跟上大学一样,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继续存在的理由。没有工作,人的存在估计就没有意义。我如此认为。

我发呆了。我想起了那天晚上离开105车站后,吃饭时梅燕说的话。

“陈冲,你毕业去哪里?我妈说等我毕业了找人安排到抚顺网通,毕竟我是学计算机的呀!可你是学新闻的,只能去报社和电视台,可那里又没熟人……”她说着吸了根面条。

我不饿,抽着烟看着她吃。

“其实新闻也属于信息传播,”她又说,“再说你计算机也不赖,所以我想让我妈妈也帮你在网通找个工作,你看怎么样?”

我抽着烟,不大高兴。“你也真够急的。”我说。

“那你一天都想什么啊?现在工作这么难找,你的专业还是文科,这不就更难找了吗?连这你都不急,以后怎么办啊?”

“以后?……什么以后?”

梅燕放下筷子,转过头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陈冲,你看外面。他们白天在学校里上课、考试、互不相见,晚上呢,就一起出来逛街、吃饭,像我们这样。你说,这是爱情么?他们以后会怎么样呢?”

“吃你的面,别瞎想。”我说。

“他们现在是在一起,可以后呢?毕业以后……晓红跟我说过,她很喜欢张志,她愿意为张志做任何事。但她不知道他们以后会怎样。现在他们分手了,没有以后了……你说,大学里的爱情到最后是不是都会这样?”梅艳说到这里,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我。

“冯晓红说……说她怀孕了,真的假的?”不知为什么,我岔开了话题。

“你觉得是不是真的?”

“我?这事儿我怎么觉得呀?我又不会测。”我说,“这得去检查,要靠科学论证。”

梅燕又拿起筷子吃面,鼓着嘴说:“是我陪她去的医院。”

“卧槽……她真怀孕了?”

“你认为,女人会拿这事儿开玩笑?”她把面条咽下去,一脸不高兴。

“那……她打算,咋办?”我问。其实我心里清楚,无非是堕掉,再让张志破财免灾。最后两人不再见面,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电视里或者小说里,类似的事情往往都是这么解决的。

“她要生下来。”梅燕说。

“啥?”

突然电话响了,是舅舅打来的,说今晚单位开会,不能来了。我长舒了一口气。

舅舅是抚顺一家响当当的国有企业的办公室主任,做事认真,不像其他处级以上干部那样虚头巴脑。我挺喜欢他的,不过我从来没对他说过。因为他每次见到我的开场都是以开会的口气评说我不好好学习、不务正业。老妈总说舅舅说的对,应当照办。我也知道舅舅是正确的,但我也明白正确的理论不一定能够正确地实践,十月革命的经验到了中国也不能照搬嘛!

我放下电话,告诉老妈舅舅不今晚来了。老妈说不来了咱就自己吃,继续做饭。老爸还在看他的电视剧,我便又静下来发呆。我开始寻思冯晓红的意图,难道怀孕真能唤起一个女人的母性?我是男的,不太明白这里面的学问。可冯晓红是毕竟个大学生,怎么生孩子呢?

我就是这么问的梅燕,她说:“我劝过她了,她不听。她说可以休学一年。”

沉默了一会儿梅燕又说:“晓红挺可怜的。”

我点点头,但不代表我认同。

那晚我把梅燕送到宿舍楼下时,她突然抱住了我。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可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于是我问:“你冷吗?”她摇摇头。

“是不是那什么来了,已经27天了。”她又摇摇头。

“那你怎么发抖啊?”

她就这样抱着我过了好久,最后说:“如果一个女人真心地爱上一个男人,那么她会心甘情愿地为这个男人生孩子,自己还觉得很快乐。女人是在用痛苦从男人那里换取她想要的幸福。”

我很吃了一惊:“你怎么把女人说得这么惨啊?”

“事实就是这样,如果我是晓红,可能我也会那么做的。”梅燕说完后深情的望着我。

我想我是爱她的,她也是爱我的。不过她的话让我感觉压力很大,可毕竟她说的是对的。在感情上吃亏的总是女的,占了便宜的好像总是男的。我一阵脸上发烧,深怕我也是那样的人。我不敢再想了,索性抱紧了梅燕。

“哎!寻思什么呢儿子,吃饭了!”老爸叫我,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出来。

老妈做了一桌子菜,本以为舅舅会来的。老妈说:“你舅忙,工作的事儿下回再说吧!”

老爸倒上了白酒,泯了一口,说:“当领导的就是忙!以后你要是进了国企,整好了也会天天有饭局,省着自己做。”

“我不去国企。”我说。

“傻儿子啊,国企公司多好啊!”老爸说,“那叫全民职工!到时候也不用愁找对象了,想找啥样的没有?一个月三千块,在抚顺也算高收入了。以后人家上赶着追咱。咱还看不上呢!”

“爸,你咋就会说这些啊?哪次都是。”

老妈在一旁边给我盛饭边说,“你当爸的,在孩子面前别乱说话。”

“陈冲也不小了,这些个事儿啥不懂?”

我接过满满的米饭,老妈又给我夹排骨,问我好不好吃。我说有点儿淡,她说淡就多吃。

老爸又说:“冲,在学校有没有哪个女同学对你不错的?”我说有啊,然后他们两个人就一齐看着我,好像希望我再透露些详情。我一声不吭,只管吃菜。

“有几个呀?”

“没几个。”我说。

吃过晚饭,我要学校去。老妈又给我装了一饭盒的酱排骨,让我带回寝室吃。

我拎着酱排骨走出家门时,看到了背着一袋大米回家的冯叔,我连忙躲在一棵树后,望着他和大米一起进了单元门。我心跳得很厉害,就这样看着楼梯间的灯光被冯叔沉重的脚步唤醒,最后又熄灭。

思绪恍惚的我只好拎着酱排骨在街上游荡,沿着公路一直走。2路汽车从我身旁驶过,扬我一身土。路边的“小凉快”们盯着我看,贼眉鼠眼的,弄得我很不高兴。可能我在他们眼里不是好人?也可能是我自己认为做了什么不正大光明的事情。这个城市中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对美好事物的憧憬,可能是他们内心希望的城堡已经坍塌,可能是淤积在他们内心的困顿已经太多,也可能是因为别的……

未完待续……


传送门:

我要看下一篇→四舍双城【6】

我要去目录选→文集《四舍双城》


齐帆齐自媒体写作课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