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卑少女-最爱吃肉的猫

《楚艾简心花》

楔子:

 自从遇见她以后,我的生活从此不再安宁。

 她的胆怯懦弱成为了她最得心应手的保护色,而我最爱的弟弟,也就此成为她的后盾。

 她像百合一样清纯唯美,却又像玫瑰一样棘手。

 再也没了情义,从此以后你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1.沈若凡

遇见她时我刚升大一。

怎么注意到她的呢,大概就是她那天头上戴着的是跟我一样的发夹了吧。很巧她跟我是同寝,且上下铺。我还在打理床铺上的东西时就听见她的哥哥叮嘱她“在这里别任性了,大学是很轻松可是你也要好好的学习,别光顾着谈恋爱去了。”等她哥哥的话音刚落就又有一个女声说:“你还指望着她谈恋爱呢?”我好奇过了头,扭头看了一眼。那是个画着精致妆面的女人,她迷了迷眼睛,看着我说:“你是跟她同寝的女孩子吧?”

突如其来的问候倒是把我吓得身体自动直了起来,脑袋一下子就撞到了上铺的床板上,立刻疼的叫出了声。

揉了好一半天才回复她“嘶…您好,我就是。”还一边摸着头的呢喃。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就开始皱起眉头来碎碎念“还敢给我用敬语…”我见势不对,立马补充了一句“有什么事?”来分散她对上一句话的琢磨。很显然她好像特别在意那句您好,不然她眼角不会一直到现在都带有着一种闷闷不乐的神情,我想大概是现在的人都很在意称呼,不让自己显老。

“你叫什么名字?”她一边从包里掏出镜子来一边装出询问我的样子。

我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多想什么就直接告诉她了,“我叫林子颜。”

她搁下手中的镜子又用一种打探的眼神看了看我,我有些不习惯别人这样看着便接着问她:“是有什么事吗?”她这才回过神来继续拿起镜子照。

“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你说说,这是我们家若凡,她从小就胆子小,希望你多帮衬帮衬,好照顾照顾她。”

刚刚说起的那个女孩子,她像是发现了危险一样,又缩了下身子往她哥哥身后躲去,我看得出她是有些怕我的。我回应着那个女人以笑容,“她很可爱。”躲在她哥哥身后的她像刚刚生长出来的花朵一样,偷偷露出个小脑袋,甚是可爱。我见她渐渐少了防备之心才试着跟她做自我介绍,她也慢慢的大起胆朝我笑了笑。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女孩子的笑容是可以这么温暖的。她让我看见了很少女孩子现在还具有的灵气,她是真的很可爱,由内而外。

正当我在发自内心的称赞着这个女孩子的时候,却突然被那个画着精致面妆的女人给打断了思路,因为她突然笑得嗝嗝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死去的弟弟,那个时候弟弟总是喜欢拉着我的袖子这样朝我笑。我没有意会到她这突如其来的笑声是为什么,接下来说的这句话却让我愣了神,“我挺喜欢你这女孩的。”她准备伸出手过来摸我的头,却被我灵巧的避开了。

正当我不知怎么接话,那个沉默的女孩子这时开口说了一句话。

“姑姑,哥,你们可以回去了,接下来我自己弄吧。”

她的哥哥好像还是不放心的样子,又把目光投向我,有种饱含着期待的说:“我们家的若凡就真的拜托你了!”这种前所未有的紧迫感才刚刚大学开学第一天就被填的满满的。我心想着明明才刚认识不久,真的就要答应了么?

可是想想被三双眼睛盯着不答应能行么,于是只能应下来了。

2.林子浩

陪她在寝室里呆了会我就先去了图书馆,刚刚找到一个坐的位置看了看旁边却又些后悔了,因为坐在旁边的男生一边敲打着手机一边还嚼着泡泡糖,我反感的皱着眉盯了他几秒,他像是发觉了知道有人在看他一样立马就回过了头。我恰好在他回头的那一瞬间低下头看着手中的书,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没理会他。带有挑衅的故意把嚼泡泡糖的声音弄出更大的声响来,让我不得不回过头去给他一个眼神警告,他的这一举动甚至也引来对面学习的同学投来反感的眼神。

我的一句“你到底想干嘛”还没有说出口,反倒是先被他吹着泡泡的嘴覆上了我的嘴,下意识像是失了控完全没了推开的意识就任他这样停顿着动作引来了图书馆管理员。

以‘败坏读书的风气’这样一个正当理由被赶出去了图书馆,并且要求下次进来必需要带上是本校的学生证明才可以入内。

“你谁啊,神经病么!”我一边用手臂擦拭着嘴唇一边红着脸朝他吼去。他吐掉了一直嚼着的泡泡糖,直接霸道的挎着我的脖子,我被他带动得吃力的踉跄了一两步,听见他在我耳旁呵气,“沈若凡你寝室的么?”直到现在听见这个名字我都会条件反射的直起身子来。愣了一愣还是点了点头,他嘴角那一抹奇怪的笑容让我不禁毛骨悚然。

我还是没有弄明白他是哪儿蹦出来的却又被他强行拉去了女生宿舍楼下。

“帮我叫她下来。”

也不知道自己哪里不对劲,反正就是没有拒绝的上楼去叫她了。刚刚稀里糊涂的走到寝室门口却又停下了步子没有踏进去,而是反身跑下楼去一把抓住站在树下等若凡的他的衣领大声朝他吼到:“你这孙子哪儿蹦出来的我都不知道,凭什么要去帮你叫若凡,还有刚刚图书馆里你对我那么不礼貌连道歉都没有这下子又拖我来女生宿舍,我去图书馆有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这么讨厌的蹦出来啊,烦人!”

再说完那一连串的话以后,我选择了没有回头的直接掉头就跑。他看我真的生气了立马追了上来竟然好声好气的求起情来,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姐,我当时气急了一巴掌就甩他脸上了。

“除了我弟弟谁也不许喊我姐!”这突然来的一巴掌,竟然把我自己给打蒙了,我傻了眼的盯着他。自从弟弟去世以后,我再也没有让任何人喊过我姐姐,这就像是一个诅咒,一个林家的秘密。

“林子颜我特么就是你妈当初扔掉的林子浩!”他吼出来以后我是真的傻了。

这绝对不可能的,当初我是亲眼看着他死的,他就那样死在我面前我怎么可能会忘,他肯定是打听了我的事情来唬我的,不能信,绝对不能信。

3.林子颜

“他死了,早就死了,你别在这装神弄鬼。”现在这一刻我才发现我到是真的希望他是死了的。他冷笑了几声,“你们林家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从天而降的弟弟不论如何我是没打算认。

两个人就这么面面相觑的站着,什么话也不说,他忍不住了还是先开了口:“我喜欢若凡。”那个就是今天我刚刚见过她哥哥跟姑姑的女生,长相也算是眉清目秀的很,也难怪这么多人喜欢。

“你喜欢她关我什么事?”

“就说帮不帮我追她吧。”

“呵,凭什么帮你?”

“林子颜你别得寸进尺。”

说到底我还是亏欠着这个弟弟的,如今我也不太在意他是如何认出我来的,只是脑内单纯的想着一定要对他好一些就够了。

“好。”

在听见答案之后的他,那对原本紧紧皱着的眉也慢慢都舒展开来。就像是小孩子挣到糖果时的那种神情,他还是像小时候那样,总爱跟在我的身后,我去哪儿他就跟着我去哪儿,而且笑的时候总爱故意把眼睛迷成一条缝,就算是长这么大了也还是没能改掉这坏习惯。

先招呼他回了他的寝室之后这才回来我的寝室里继续整理一些零碎的小物品。若凡还是很安静的侧坐在床边看着手里的书,两个小脚丫时不时摆动着,看得入了迷所以连我进了寝室都没发觉,她还是依然保持着她那几个规律的动作。后来等到她发觉我回来时我也早就在对面的床铺上倒下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她已经不在上铺了,我揉了揉脑袋才想起了林子浩留给我的任务,便又起身去找她。

刚刚准备出门就看见她拿着水杯进来了。

“你去倒水了?”我努力睁大着刚刚睡醒的眼睛,她也只是点点头然后又安静的坐回书桌前。

“跟你说一个事儿诶…”我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含蓄的回过头,“怎么了?”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就这么盯着我,硬是弄得我说不出话来。

“嗯…就是…”我一边挠头一边眼睛珠子在眼眶里打转就是说不出那个话来。她也被我弄得有些紧张,“那个…子颜你就说吧?”

“就是我弟,他喜欢你,你看?”真的是发誓都不要再去帮人做这种事。弄得自己作就算了还没帮上什么忙。

她果然脸都开始微红起来,“可是…我…都不认识他啊…”

“可以先见见…”话都还没有说完门却被敲响了。楼下的动静也好像因为我们的对话停止而更加肆意妄为起来,隐隐约约听得见好像是哪个高调的男生在告白。我去开了门,门外正是同寝的另一个女生,她气都没踹匀断断续续的说着:“子…颜、若凡…快…快下去看看去,有人…有人在…跟你…告白…”

4.沈若凡

刚刚走到寝室楼下以后,那被一群人紧紧围着的圈子因为若凡的到来而开出一条小道,她被人群的带领下走到了林子浩的面前。

“沈若凡,我喜欢你。”一句淡淡的告白,没有玫瑰花;没有许愿蜡烛;没有有情调的歌曲;就是只有一句淡淡的我喜欢你。

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它既没有我爱你来的更加轰轰烈烈,也没有我陪你来的细水长流,更没有我想你来的煽情动人,可它却依旧是俘获少女情怀最内心深处更柔软的地方。

一大群人都为此鼓着掌,我也被带动着情绪鼓起掌来,而这次的女主角却落荒而逃。只留下一句‘我…我做不到…’便走掉了,林子浩哪能这样放她走啊,我也跟在他们身后一同跑了过去。

跑的岔了气我的终于受不了吼了出来“别跑了沈若凡!”

我的制止还是有一些用的。

“林子颜…”他回过头来看着我。

“一点出息都没有,还追什么女朋友。”我还是强忍着作怪的小腹走到若凡旁边。“看不出来你这小身板还挺能跑的啊。”她被我说的有些无地自容,任谁都听得出这讽刺意味极度强烈的话来。她的两只手交错在一起,不停的互掐着来掩饰着她的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你就真的对那小子没感觉吗?”我回过头去看了他一眼,示意让他表示点什么,他才是蠢得够可以的竟然笑了起来,简直气的我眉毛都恨不得竖起来。

终于搞定了他们俩同意在一起好好说说,我也回了寝室就躺下了。今天旷了李教授的课,估计下次再去的时候就该受他的罚了,总之没好果子吃。

为什么亲弟弟认出我了却再也没了当初那种感觉,是离开的久了还是他早就不是当初的那个人了。

看着他从记忆里那么一个小豆丁长成这么大的一个人多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吧,以前喜欢收集赛车的他如今穿衣服风格也渐渐朝那个方向发展,喜欢扮酷,可用我的话来说就是装逼吧。

还是拨出了那个已经快五年没有联系的号码主人,嘟嘟声在耳边回响,儿时的记忆也不断涌现。

5.林家

“子颜,子浩,快点起床要迟到了!”一边在厨房做着早餐一边对喜欢赖床的我俩吼着的她,就是我们的母亲。

她很漂亮,也有一双会做出所有我们爱吃的食物的手。她不喜欢化妆,每次出门都绝对是纯素颜,可是尽管这样她的回头率还是很高。她喜欢笑,只要有一丁点好笑的事情她总是不吝啬的会笑很久。不管我提出过多少次不用这样子可她还是轻轻抚摸着我的头跟我说:“子颜长大以后肯定会跟妈妈一样美丽善良,所以笑容是你必须学会的东西。”只能说我那个时候年纪还小,妈妈说的任何话我都只是很听话的点点头。

可是自从妈妈开始怀疑爸爸在外面有了外遇以后她整个人每天都开始神经紧绷起来,不再像以前那样每天都给我们做许多好吃的,不再像以前那样每天脸上都有干净的微笑。而这些取而代之的便是她开始每天浓妆艳抹,厨房里,一切家务事都再也没有沾过手。面对这样大转变的妈妈我跟弟弟都很害怕,每天我都要提心吊胆的保护着弟弟不让他被妈妈又莫名其妙的打一顿。我们如今的日子就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她也不再关心我们是否过得好不好,她只知道一心的去猜忌爸爸,去跟踪他,怀疑他。

其实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了这个家,迟早都是会散的。

然后它却并没有散,而是因为弟弟的死而挽救回来的,但弟弟的死我只是看见了妈妈把他甩到茶几上磕到了头,从弟弟的脑袋里喷出的血吓得我早已出不了声,只是本能的尖叫出来。弟弟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晕厥过去,妈妈像是被谁打了一棍子,终于清醒过来了,抱起弟弟就开始发疯的哭。我急着找电话可是却怎么都找不到,正巧爸爸这个时候赶着回家拿文件,他刚一踏进家门正准备询问妈妈门为什么没有锁,这才看见家里一团糟并且发现受了重伤的弟弟,及时拨了急救电话送弟弟去了医院。

那天只有我陪着妈妈在急救室门外的椅子上面坐着等候着弟弟出来。至于爸爸,他在打完电话以后又立刻拿着文件出了门,只留下一句:“子浩你好好照顾,我这次是个大案子,先走了。”

妈妈的眼睛早就在她怀疑他的那一刻开始变得暗淡,混浊。她早就没了当初那个爱生活,有活力的样子,我们这个家,早已经不像个样子了。

终于医生推开了那扇让我跟妈妈一直提心吊胆的门,可是妈妈却把我支开到一边去,不让我听她跟医生的对话,可是我更担心弟弟的病情,于是打算偷偷溜进去。刚刚准备进去里面却走跟着出来了一个护士,我跟她正好对闯了,我一边摸着额头一边抱怨着。也正好这时妈妈跟这位医生的对话刚刚说完,我便可以直接去问她了。

“妈,子浩的伤怎么样了?”我紧迫着眉头紧紧握住她的手,而她却是一副悲伤的样子摇着头。

我怎么能接受昨天还拉着我的袖子跟我撒娇逗我笑的弟弟就这么死去了呢,我反复着摇着妈妈的手臂“你骗人你骗人你骗人!”这绝对不可能的。

看着医生把弟弟推出来,还给他头上盖着一张像白床单一样的东西,我就知道,不管我再怎么样喊他,他都不会起来了,都不会再笑着跟我说“姐姐我逗你玩儿的。”

子浩,你可以不要妈妈不要爸爸,可是你唯独不可以不要姐姐啊,我那么心疼你,我甚至比妈妈还要关心你还要爱你,你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人留在世上,你为什么那么心狠啊,你醒来好不好,姐姐再也不跟你争电视,再也不跟你抢游戏机,只要你起来就好啊!

我望着车子渐渐推远,回过头看着她,我到真希望那一抹侥幸的笑是我哭昏了眼而看错的。“我再也不要回那个林家!”

6.林子浩

一晃眼这么多年就过去了,他也长这么大了,再也不像小时候,一天到晚就只跟在我屁股后面的子浩。

突然看见他长这么大了,还知道追女朋友了,那种心里的错乱感始终没消除掉。

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回忆,“林子颜,我有事找你。”听见是他的声音,于是随便穿了件衣服就下了楼,在他看见我之后那种笑得四脚朝天的样子我就知道我肯定是穿错了衣服。

“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啊,心里一想事儿就爱乱穿衣服。”他还一边捂着肚子强忍着不笑,我气的跺脚却又不知道拿他怎样。

“你别逼我发大招!”又想起小时候只要我一说这句话他立马就会很乖的不再惹我,现在看来,好像也是这样。“你这些年来,在哪儿过的?”看着他突然之间就变得无比惆怅的眼神我就知道,他这些年来肯定过得一点都不快乐。可是身为他姐姐的我,却无能为力。

我们沿路走着,他也说起他的故事来“我被人贩子拐走了,他每天逼我去偷东西,去撬锁,去打架,我想偷偷逃走他便把我抓回来让我吞钉子,喝开水,用鞭子打我,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却发现并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收留我。我那时候回去过林家,但是你已经不在那个地方了,我也不想去认她,所以我就打听到了你的学校,问的一些人都说你爱待在图书馆,所以我也就守株待兔了,恰好你刚刚坐在我旁边,于是就搞了一个恶作剧,看你还认不认得出我来,于是就这样了。”听着他说的这些,好像有更多的事情是在刻意隐瞒我,但是他的这些相比我来,好像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你呢,在知道我死了以后,你有没有为我难过。”

真是个蠢货,你我是亲姐弟,你说我有没有难过,我甚至为了你离开了那个家你说我难不难过。“我?她徐月琳再也不是我妈,呵,你死了以后我就离家出走了,卖报纸,偷东西,打架,端盘子这些都成为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至于我上大学的钱,这个不能告诉你。”

这个家早就破碎了,虽然我并不知道当年她为什么要骗我你死了。

“她当年是为了让他愧疚,所以才说我死了。”他像是看出我在想什么事情一样,说了出口。

“先不说这个了,你跟若凡,怎么样了?”说起若凡他嘴角那忍不住的笑意也渐渐泛起。

“哼,当然搞定了。不过…她不让我碰她。”他还是有些孩子气的嘟起嘴跟我抱怨。

看着这一切渐渐平静下来的样子,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苦,源头是他。我发现我竟然喜欢上了自己的亲弟弟,这是个不能饶恕的事情,我必须让它烂在肚子里,可是感情这种事是怎么样都掩藏不住的,而我必须为了他而放弃,绝对不能因为我的缘故而毁掉他的幸福。

头一次发现回寝室的路竟然是这么漫长。看着书桌上那多出的一束玫瑰花,和若凡沉浸在幸福里的那个模样,心里的小怪兽又开始难受。

“子颜,你回来了。”看着她从刚刚开学到现在的这般变化,可以说,她大概真的是走了出来,她甚至还主动约我去逛街,要知道以前的她可是从来都不出去校园以外的地方,不过现在这样也挺好。

7.林子颜

从他们的恋情开始极度升温,我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她们的见证人。上选修课的时候她总是会偷偷带他溜进去,有几次差点被发现都是我给拦了下来,然后若凡就会露出她的招牌微笑说“谢谢。”

被子浩抓着问了好几次“为什么不谈恋爱?”但都是被我说有事而带过敷衍过去,甚至连若凡都开始帮我物色对象。我看着他们这样的举动突然心里开始反感起来,甚至还有些生气。

“你们自己去谈你们的恋爱就好了管我干什么!”

吵了架以后我们一连好几个星期都没有再见过面,她上选修课和必修课的时候总是想尽一切办法避着我,连从寝室搬出了校外住也是瞒着我,还让我最后一个才知道。看着他们这些举动我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就因为我说了一个不找男朋友就这样子闹决裂那么这样的朋友我也不想要了。

去食堂的路上因为走神而被对面一个骑着单车的男生撞到在地,反倒是他下车来指责着我“你走路没长眼睛啊?”我什么也没说的就绕过他自顾自的看着伤口准备去医务处处理,他也不是不识趣之人,见我没理他便也骑车扬长而去了。

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图书馆,我跟他在找书的时候因为恰好一人站了一边,两个人正好突然回过头来所以手里的书也全部都掉到了地上混在一起。“又是你?”我还没开口他先指起我来了。我抬头看着他,“你这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啊,上次我的新车就因为你才摔得变了样,害我去修别人也没办法复原,现在你又来破坏我选书,你是不是想勾引我啊!”

听见他说出了这些话以后我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复,而是捡起了自己的书就走了。面对这样的人一般保持冷漠才是给对方最大的回击。他果然追了上来,拉着我的袖子跟我说“我们必须好好谈一谈。”

“松开。”

果然还是我的气场战胜了他。接连好几天他四处打听着有关我的消息,因为同寝有个爱八卦的女生,所以她便每天都跟我说着那个男生怎样怎样甚至还问我是不是对他动了心,可想而知我怎么会喜欢上他那样的人。简直不来恶心我就够了还想我喜欢他,真是在做白日梦。

8.郑凡

“我是郑凡,你好。”

抬起头来入眼的人又是那个令人讨厌的家伙。

“哦。”

他手里捧着相机,对着我就咔嚓一声。我见他是真无聊并没有跟他较劲,而他像是玩儿上了瘾一样,接连着又开始照。左边、右边、背影、正面,直至我停下脚步放下手中的书看着他。

“好玩儿吗?”我停下脚步看着他,他把相机从眼前拿了下来,对我摇摇头。我就这样看着他什么都不说,他被我看得有些不自在。“你盯我干嘛?”

“没什么,你太帅了。”撂下这句话我们俩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再后来我跟他之间就像是达成了一种默契,图书馆、操场、音乐室,每个时间点我们都像是约好了一般,只要我到了哪儿下一秒他就会出现。如果我要是临时有事情找他,就算我们之间并没有互留对方的联系方式我却也一样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立马找到他。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正在操场上面练习短跑训练,他就跟在我身边一起跑,问了我这个问题。

“林子颜。”

刚打算跑完步以后和他一块去吃冰沙可若凡和子浩却出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油然而生。若凡先开了口,“哟,男朋友吧。”才多久没见,她这性格转变也太大了。

“若凡你…”我正打算说些什么郑凡却在这时突然把我扯去他后面,用眼神示意我不要担心。

“这谁女朋友吧,长的挺靓的。”郑凡刚刚说完这话林子浩却皱起眉来,我上前扯了扯郑凡的衣角,“别闹了好不好。”

若凡在郑凡说完这话之后立刻又把矛头指向了我,“子颜啊子颜,你可别怪我和子浩躲你,你那些龌龊的小心思早就被我们看穿了。”

“你在说什么呢。”我心里也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她像是有十足的把握肯定会对我造成一定伤害一样,看着她摆出那高姿态的模样来我就气不打一出来。

“你喜欢自己的亲弟弟,是么?”

原来毁掉我的,竟然是自己的日记。郑凡用一钟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你…”

“都,跟我,滚。”

那日以后终于这些人都渐渐开始淡出了我的圈子,又恢复到了一开始一个人的时候。也许就应该这样,一个人去对面所有的不愉快,不然为什么自己学会的爱却变成了伤害。看着他们的你侬我侬,看着郑凡新结交的女朋友,这一切不都应该跟我无关的吗,可是为什么看见了却还是忍不住的心酸心痛。为什么我现在变成了这样,我倒是真希望继续躲在林家,真希望这一切都跟我无关。

所以他们要来的时候从来就没有晚过一天。

9.徐月琳

毕业那天,她开着最新款的车子驶到我旁边停了下来。

“子颜,快跟妈回家。”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样找到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就确定是我,总之我现在应该不要反抗,跟她回了家就好吧。

刚刚踏入车内一半便又开始犹豫起来,“林子颜你要是真的进去了我就再也不要认你。”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我从车里退了出来看了看手机。大概我以后再也不会透出那样的笑容了吧,冷到我自己都后怕。“子颜快点啊,妈妈还有事儿呢。”看着现在已经容颜苍老的她靠着化妆遮掩着脸上的皱纹,心不知为何痛了一下,断了刚刚的犹豫,重新踏进了车里,“嗯,开车吧。”

像是入了一条不归路,像是断了所有的思念,我终究还是服了输跟着徐月琳走了。

如今他们对我所做的一切,我都要让她们付出代价。

沈若凡,我尽心尽力的帮你跟我弟弟在一起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林子浩你口口声声说喜欢她面对难题选择的难道还不是逃避吗,郑凡,你对我的好奇心也就到此为止吧,我们俩彻底两清。

林家早在七岁时散完了,我再也不要为你们流一滴眼泪,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的,再与我林子颜无关。

果然她把我送到了一个陌生的公寓,给了我一张信用卡和钥匙就走了。看来这个地方是她一早就为我找好的。

现在开始,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换名,然后把这快及腰的长发剪的越短越好,朋友圈也全清了,手机也要换卡了。

从现在开始,林子颜你要知道你只有一个人,你只能是一个人。

夜店。

“哟美女,新来的吧,好霸气啊。”在舞池里被人莫名搭讪,换作以前我大概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是嘛,你好啊。”我一边舞动着身子一边献媚的对着那名男子笑。

“叫什么呢你?”都这样示意了想必是他肯定是对我动了歪心思。

我终究还是学不会糟蹋自己不爱自己,用力甩开那个陌生男子以后就跑去了厕所,眼泪又不听话的不受我控制就这么一直流了下来。这究竟是为什么,明明跟自己说好了断了情了牵挂可是为什么就这么难,明明我把最喜欢的头发剪了,我把最爱的弟弟也弄丢了,就连我最在乎的人也不要了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好好的放弃这一切呢!

被我反锁着的门被人敲响,“有人在吗!哎哟急死了急死了。”我洗了一把脸就去开了门,她靠在门上被惯性一下子带倒了,幸好我站在她身后扶了一把,不然现在就应该是她后脑着地进医院了。

“诶就是你啊,真讨厌,等我去方便了在找你,不准走啊!!不准走啊!!”她一边解着皮带一边进了厕所,步子摇摇晃晃的像是喝醉了一般,现在的女孩子怎么一个比一个奔放。我站在门那里也不是,走也不是,还好她出来了,扯着我就是傻傻大笑,我被这莫名其妙的笑声给带动了起来,陪她一起在厕所发疯。

10.简心花

两个人在马路上高歌,两人拿着酒瓶一次又一次的碰撞。各怀着心事却在酒瓶碰撞的那一秒全部都融到了一起,两个人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喝,左右歪着都站也站不稳却还想扶对方一把。这大概就是喝醉了一切都不用太在意了吧,她又大声的笑了起来,说实话我还真是喜欢听她的笑声,尽管她是从那种地方出来,穿着也奇奇怪怪但我还是忍不住的想去喜欢她。

误打误撞的也不知道怎么就去了她家。

她意识还算清醒的拖着我一同进了浴室,两个女生就这样一起洗了澡,我还是第一次,跟女生一同洗澡。

出来以后,她好像清醒了许多。

“你是?”待她揉完脑袋彻底清醒了以后开始问我,而我却还死睡着不起来,只觉得自己好累好累。她也没有强求我起来,还给我盖上了被子,在我旁边躺了下来,都凌晨三点多了,估计睡不了多久就又要起来。

天都亮了,头痛欲裂的感觉一阵阵袭来,旁边的女孩子也因为我的动作幅度太大被我惊醒,“你醒了?”她揉揉眼睛坐了起来。因为头发本来就不长不短的样子,很容易就变了形,她伸起手帮我把翘起来的头发捋了下来然后朝我微笑。

“你叫?”我有些不自觉的低下头,因为太久没有跟人这般亲密过了。

“你就叫我简心花吧,嗯我就是简心花。”

“你好,我是林…不,我是楚艾。”

两个陌生的女孩子就因为一场醉酒而结交了。这大概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剽悍的结识过程。

她告诉我她在那间酒吧里当驻唱,问我要不要陪她一起去,我问她“为什么喝那么多酒?”她只是笑笑说为了一个人渣而已,不用管太多。然后她又问起我来,“你这人才不对劲,头一次见你这么搞笑的姑娘。”被她那么说总感觉心里事像是全部被剖开显得自己倒是一丝不挂了。“我才没有!”我越是倔强的不肯说出由来她便一直笑我蠢,所以也只好把大学的那一通事都零零碎碎拼凑起来告诉她。

伴着她各种精彩的表情都演示了一遍以后我的故事也算是讲完了,她的眉头都快皱到天上去了,“你也真是比我想象中的强大啊!”听完以后这是她的第一句感言,我也只能笑笑作罢。

这一转眼的时间小花可就又要去酒吧驻唱了。我看着她又开始化起妆来,正当她描眉的时候我问她,“你那个驻唱能不能带我一起唱?”她听见我开口提了,于是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过身来朝我说“你先清唱几句我听听。”

“可是,唱什么呢?”

“就后来吧,刘若英的。”

等我唱了几句以后她看我的眼神都有些怪异了,抓着我是摇了又摇,我摸摸她的额头“不烫啊,你这是怎么了,魔怔了?”

“哎呀别闹,楚艾看不出来你倒是挺有唱歌天赋的。”

然后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跟着她一起当了驻唱。

11.楚艾简心花

后来我们一同唱歌的酒吧因为我的加入变得更加火了,每天停在这里听我们唱歌的观众也越来越多,楚艾简心花在论坛上都成了第一头条。在小花的带领下我们组了一个乐队,因为我什么都没学会于是先给我定主唱,小花是主音兼和唱,她带我去学习键盘,因为乐队就差键盘手。

简艾乐队就这样形成了。

我们每天都要演上好几场,可是偶尔有一次竟然在人群中看见了沈若凡和林子浩,他们也拿着荧光棒为简艾乐队挥动着,我没想到的是再一次相遇竟然是这样的。

我们乐队最终还是落选了,没有被选上,明明都已经那么努力了,可是还是没被选上,看着小花一脸失落的样子让我的情绪也有些被带动过去了。

不管怎么样至少我们努力过。

简心花有一个秘密,从没告诉过我。

就在昨天她去睡觉了我还在看键盘教科书的时候,不小心在抽屉里找笔记的时候翻出了她的日记。

‘子颜,你的出现让我很意外,我们竟然组成了一个乐队,但是更没想到的是你竟然把留了多年的长发剪了,还换了名字,我想你这些年过的挺不好的吧。’

‘想当年我跟你两个人争一个学长的时候,你那个时候的性格多温柔,有时候犯的小迷糊都忍不住把我萌到,也难怪他会选你,说实话在这一点上我是真的服输。’

‘这些年来我的改变连我自己都觉得吃惊也难怪你没能认出我来,不过既然没认出那么我们就用现在的身份好好对待对方吧。当然你抛弃的那个男孩子我还是把他找回来了,因为你不爱他我却还爱他。’

再接下来的日记我并没有再往后翻,而是小心翼翼的把这本日记放回原处以后偷偷的回过头看了你一眼,那个睡着了的温柔的侧脸也确实是挺像当年那个唯一一个对我嚣张跋扈的侧脸。那个时候我们吵架、打架、撕扯就为了一个学长,不过现在回想起来也确实挺搞笑,我掩了掩嘴角的笑意还是睡下了,没再多想。

那天晚上就像是个笑话,我以为你没看见,你以为我不知道。

生活还是在继续,我们合作又写出了更多的新歌,终于成为了网红。

12.再见

没有经纪公司的我们还是决定举办一场签名会,因为众多粉丝的极力推荐我们最终选择在了在l城举办。小花一直握住我的手,尽管我也紧张的很却还是被她紧紧握着,终于要开始了。

她跟我分开两个座位,一人一边,队伍立马就排了起来。刚刚开始签的时候还觉得挺好,偶尔兴致来了还给留言几个字,可是越到了后来越到是有些不耐烦,因为队伍还在不停的增长而我们的手也早就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还是强忍着酸继续签。看着粉丝们顶着烈日,冒着会中暑的可能性还一直等着我们给他们签名这种毅力也正是我们可以继续坚持下去的动力。

直到下一个递过东西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抬头看了一下,“沈若凡。”我三下五除二的就给她签好了,而她却好像猜是出是我一样,一直盯着我看。

“林子颜林子颜是你真的是你!”

我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她“我是楚艾,没事就快点离开吧。”

后面的歌迷也涌了上来,我又恢复了机械式的签名,她却好像就想死死抓住我不放一样,果不其然连林子浩都被她给叫来了。等他看着我之后也是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只不过他跟沈若凡说的是你看花眼了,我们快回家吧,然后就连拖带抱的把她给带走了。

签售会终于弄完了,我跟简心花两个人互相给对方上药,看着红肿的手指心里确是很满足很满足,因为这次签售会是简艾乐队的第一次。

我们终于要说再见了,然后我们再也不要相遇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