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

1

嘟,嘟,嘟.....

“喂,你好。”

“沐沐,是我,这个礼拜星期六,我结婚。”

“哦...,不好意思,我现在忙,有时间再聊。我先挂了。”

嘟嘟嘟....

秦莹刚要说,耳边响起了对面挂断的声音,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妈的”

拿起手机打给纪伟:“喂,我那死闺蜜不去了。吗的,估计又心疼那红包的钱。挂了。”说话不等对面回话就挂了。

沐沐刚才接完秦莹的电话,低头喃喃自语道:

“要叫我去参加你的婚礼,红包要随一千吧,我还要请假两天,飞机来回,旅馆等。吗的,好几千啊,一个月的工资就没了,想多了。咦...,这些钱,我可以去找....,”

立马发了一条微信给纪伟。

‘上次你叫的那个电话是多少。’

‘136........’

‘谢了’

沐沐立刻拨号:

“你好,你们一条龙服务多少。”

“什么,一千八。便宜点。”

‘什么,不行啊,我是纪伟介绍的。’

‘一千五,不能再便宜点吗。’

“行行,一千五就一千五,今晚八点,速八,520房。”

“就这么说定了。88”

‘你那男闺蜜拿着我们的钱去找小姐了。’纪伟果断的发了条微信给秦莹。

‘什么钱?’

‘红包啊!’

‘妈的。’

秦莹又问,‘你怎么知道的。’

纪伟说,那个电话是同性恋电话;嘿嘿,上次我忽悠他,在面前装逼,晚上有他好受的了。

秦莹笑着合不拢嘴,说:活该。

2

秦莹,是我在初中的班花。第一天入学的时候,我第一眼就看见她,她总是那么的鹤立鸡群,也就在那时,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悸动。她是我数学课代表,每次她收作业,我总是最积极第一个,总是想第一个与她接触,也就这样她成为了我的女神。

秦莹是一个下棋高手。

她最爱五子棋。

没事我都凑上去,挤兑掉与她下棋的人,然后就义正禀然的跟她对局,当然每次都是输,也是我这种屡败屡战,让我渐渐的跟她熟悉了起来。有次我端了一盘跳棋放在她桌前,说:“来,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可以。”她毫不犹豫的说了。

万万没想到,我在她面前是毫无招架之力,便被她打的灰头土脸的。数学科代表就是不一样。我秉承中国优良家长式的传统观念,要跟比你好的人交朋友。而她相信,能上进的人,一般都不是坏人。

就这样我成为了我们班的男性公敌。

有次,因为台风的缘故,虽然处在台风边缘地带,但也使得我所在的城市下雨;那时,我不放心秦莹回家,就跟她说:“嘿,我送你回去。”

“嗯。”

就这样我跟着她并肩前行。在一个路口的时候,一家衣服店不停的播放着一首歌。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

“这是什么歌?”我忙不迭的问。

“周杰伦的,龙卷风。”秦莹望着天空说道。

从此以后,我就记住了这个名字,并和秦莹,纪伟成为我心中最重要的三个名字。

3

纪伟是一个贱人。

他是我同桌,我认识他第一天的时候,他就把隔壁班的班花给泡上了。那时我心中庆幸,庆幸他没有把我女神拉下水。那时我惊他为伟人。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在小学的时候打赌,如果他能考上这个学校,就交往,从那以后他就成为了我的呕像,呕吐的对象。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组对话。

那是在语文课堂上,老师在讲课,而我我跟他却低着头说着悄悄话。

那时他煞有其事的对我说:“对了,你有么有亲过女孩子?”

“你是说......嘴?”

“那当然了。”

“废话,当然没有啊,难道你已经.......?”我那时语气简直难以置信,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他。

他无比郑重的看着我的眼睛对着我说:“嗯。”

我激动的跳了起来。这时,老师的粉笔也跟着打了上来,我立马一动不动的站着,头低低的,而老师开口便说:“杨青,上课不好好上,干嘛。还有你,就是你,纪伟,站起来。”

纪伟,看着这情况,也便站起来。老师这时又开口说:“就你们两个会捣乱,出去,门口站着。”

我与纪伟便在全班人众目睽睽之下走了出去。当我们两个人在走廊中,左右无人,我便继续问纪伟:“感觉怎么样!”

比起我刚才的激动,这时他反而有些腼腆起来:“唔......湿漉漉的。”

“湿漉漉的?”我抿了抿自己的嘴唇,大为不解。

“嗯,湿漉漉的...”这是他对他初吻唯一的形容词。

在我吻到妹子之前,他的这番形容是我每次对接吻进行幻想时唯一真实可靠的凭证,但为什么女生的嘴唇亲上去会是湿湿的,则成为我长久以来一个永恒的未解之谜,直到多年以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他说的不是嘴唇,是舌头。

在回忆写下这段话的时候,我不住的感慨,深深的怀念那时候的单纯;在心情抑郁的时候,回想起这个画面,便不由自主的会心一笑。

4

在秦莹的熏陶之下,我迷上了周杰伦,在那时周杰伦出了一张专辑,《叶惠美》。而我所处的城市为四线城市,没有贩卖周杰伦出版的专辑,我筹划我只能去厦门那边买,在我去的同时,我洗劫了贱人(纪伟)身上的钱,身上携带了我所有的零花钱,在一个放假的时候,搭上了去厦门的大巴,坐了两个多小时,我抵达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我很佩服那时我敢一个人去。还好那时,有个大哥哥也要去唱片店买周杰伦的专辑,很庆幸的遇见这么一个人,不然,今天我就不会在这边写这些乱七八糟的文字。

我热血澎湃的把周杰伦的专辑捂在胸前,生怕它飞了,携带着它排队去买单,在排队的过程中,唱片店里面不停的播放着周杰伦的歌,在这期间,我在他咬字不清的声音里听到了。

“你的香味一直徘徊,我舍不得离开。”

是啊,我舍不得离开。这一刻,我想这是不是说明,我跟她会永远在一起,是不是会有那种“湿漉漉的”。想到这个,我不由自主的脸红了起来。像做贼一样左右环视,生怕这个想法被人撞见。

当我把这张专辑递给她面前的时候,她拒接了,说:“这专辑我不能接受,太贵重了。”

我说:“没事,我们是好朋友。”

她说:“那也不行。”

她很固执的拒绝了我。

而我不得不跟她透露实情,说完然后低着头,一只手拿着专辑,一只手不断的捏这衣角。

她看着我的状态,便拿起她的CD机,便把那张专辑插了进去,然后拉出耳机线,给自己塞上一边耳机,然后另一边耳机递给我,我看着,逐渐的露出笑容,心里开心的跟花一样。

我依稀记得那条街,依稀记得是那个黄昏,依稀记得里面放着的是:

她的睫毛,弯的嘴角,无预警的对我笑;

没有预兆,出乎预料,竟然先对我示好;

她的睫毛,弯的嘴角,用眼神对我拍照;

我戒不掉,她的微笑,洋溢幸福的味道。

5

我喜欢她,只有纪伟知道,我从不敢在她面前说,也许因为自卑,也许是怕表白后遭拒绝,所以我一直暗恋着。

在中考的时候,我没能跟上她的脚步,她考上了她理想的学校,而我却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学校,如果说那时我的全身心都是因为她而忽视了功课,你们信吗。

我们三个毕业聚餐时,我点了几瓶酒,对着他们说:“来,毕业了,我们一起来喝几杯酒吧。”

第一次喝酒就在这个时候。在杯觥交错中,我喃喃细语的说:“没有你,我怎么活啊!”笑着又抿了一口对自己说:“没有我,你会活着更好。”

就这样,各自各奔东西。

最后收到秦莹的信息,是她在澳大利亚发来的平安。

去年的今天,在马克华菲服装店遇见了秦莹,我止住了脚步,看着她,我终于体会到了‘人来疯’的意思,就是她出现在我面前,我彻底疯了。

我呆滞的看着她,收起心中的踌躇不安的情绪,打起了精神,嘴角微微翘起,跟她打了个招呼:“嘿,还记得我吗?”

“额,这还用的说啊!”

“你怎么会在这啊。”

“我陪我男朋友来着。”

“呦,等下介绍认识,认识。”

还没等她回话,这是试衣间走出了一个人,秦莹自然而然的走过去,挽着他的手臂,对着他说:“你看,谁来了。”

其实当他出来的时候,我看到是他,整个人都呆了,原来是:纪伟,贱人,真他妈的不愧是贱人。

我不知道那时怎么跟他们对话,怎么回来的。

只知道,那时走在马路上,手里拿着刚买的大冰棍;

看着它,慢慢的融化;

看着它,变成了一根木棍。

6

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我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场面,所以我逃避了,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心塞充斥着我的脑海,一些情绪不断的涌出,那种无法言词的感伤、一阵一阵的悸动,让我情不自禁的伤感,也许在那些那些记忆的添油加醋,那些独白的话,总是那么的刺激人心,慌乱带来了无助,失落带来了寂寞。我总是爱自以为是,自认为自己是不可或缺的一个人,当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又有点惊慌失措,便让自己惶恐不安。不安的心,因为在深夜越发的孤寂,也越发的心酸;好像有一种委屈在心头荡漾,我只能抿了抿嘴,苦笑了一番。也许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

从床底下拉出一个木箱,藏着当初毕业时,她给我那时遗留给我的CD机,和那种专辑。我塞上耳机,打开CD机,塞进CD片。耳朵渐渐的响起了周杰伦的歌,我眼泪婆娑的跟着唱: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

----但偏偏…风渐渐…把距离吹得好远,好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