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

这两天投机取巧,写四行诗歌,也不算是诗歌,就如同记录流水一般。完全是因为懒。导致现在的我完全不想动笔。

这次回家休假算是休出了一个新高度,休进了医院,呵呵呵。很多的事情没有解决,很多的承诺没有兑现,就连自己给自己定的目标一降再降,还是完成不了,内心又有点焦躁。

微信上很多朋友都在发消息问我,怎么啦?你怎么啦?怎么朋友圈没有更新啦?活蹦乱跳的你呢?怎么开始玩失踪?

熟悉一些的朋友就一直在问我:好点了没有?好点了没有?好好诊治,好好保养,乖乖的哦!

身体上的病痛,是很容易医治的,但是内心的那种焦躁与焦虑,很难平复。

其实很多时候自己都知道自己的症结所在,但是没有办法控制。跟一个朋友聊天儿,我就告诉他,我劝得了你,我劝不了我自己,他说,你神经病!对呀,每个人都认为我不应该有烦恼,每件事情似乎都很如意,生活也都没有什么波折,没有什么坎坷。家人健康,工作稳定丰厚,我又多才多艺,人见人爱。(脸红中……)

但是很多时候,每个人都有隐秘的愿望,无法实现。那种沮丧感,挫败感,无望感和无助感,都会在不经意的时刻袭来。有些人,没有感觉到,有些人不愿意承认,而有些人会放大它,我就是放大的那一个。这也可能是我性格中的缺陷之一。

今天已经是圣诞节了,马上元旦了,一年又过去了,又该到年终总结的时候了。我自己回首看一下,发现这一年又是匆匆而过,庸庸碌碌,没有任何建树。虽然说从9月份开始,努力去学习画画,去多看书,去认真写字,但是所做的远远不够。

说起来很惭愧,最近开始打上了网络游戏,虽然是很无聊的小游戏,阴阳师,但是我玩的不亦乐乎,每次拿起手机想写写字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点开阴阳师的界面,然后抱上玩一会儿就忘了写字的事,任务都做完了,精力都用完了之后又觉得空虚无聊,再想去写字,又觉得没有什么可写的。就这样,重复重复重复,到最后什么也没有写出来。

昨天找出以前的旧电脑,准备写一些东西的时候,又睡觉了。睡起来之后安慰自己说,那是因为医生开的药里面都有安神助眠的成分,我不得已,不是我要睡觉,是药物要我睡觉!好吧,这个理由多么完美。

画画群里面组织了一个活动,找出一副复杂的画,分成四分,四个人协作完成,按照报名的人数来选择几幅画,最后只有八个人,我也想去凑个热闹,他们都说你好好休息吧,休息好了一起玩儿,我才想起来,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动笔了。晚上就着圣诞节画了一个丑丑的圣诞老人,背了一大包礼物,一个朋友发微信嘲笑我:你的圣诞老人屁股好大。哈哈哈哈哈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其实很多时候我想画。但是条件达不到。

今天百无聊赖,又从网上买了一大堆画材。

每次买之前我都觉得:不要再买了!不要再买了!先用完家里面的再说吧!不要再买了!可我总是劝不住自己。买的时候,总觉得我需要这个品牌的品质,我需要这种色彩,我需要这种感觉的画笔,…我需要这样的纸张,……反正,总是有理由的!

然后这个坑就越入越深,越入越深。且不说单位里的那几大纸箱子画材,就家里面这两大箱的画材已经让我爸我妈头疼了。当我又扛着一大包宣纸回家的时候我爸说:你是准备糊墙呀嘛?买回来不见你画不见你用,就是往回搬。好吧,如果能糊墙的话也不错呀,最起码比刷涂料要便宜很多,一大包宣纸才100多块钱,要涂满一面墙,油漆就要好几百块钱吧,我就这样对老爸说。老爸无语了。


躺在病床上,其实是百无聊赖,戴动态检测器的时候要远离手机。电子书放在单位没有带回来。电视没有遥控器,只能就着一个频道看到底。实在不知道该干什么,临床是一个饶舌的中年妇女,只要我在,她就拉着我聊天,一直聊,一直聊,聊家长里短,聊我说不感兴趣的话题,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装作在听,其实已经神游天外,然后只是偶尔的回复一下:啊?嗯!是吗?真的啊?咋能这样?……我自己都觉得好笑。

我应该是一个淡漠的人吧,我不关心那些跟我无关的人在过着怎样的生活,说到底,他们好或者不好,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也做不到任何的帮忙,只是听一听,我都觉得毫无意义。几乎都是雷同的,家长里短鸡毛蒜皮。

这次住院也听到了很多个人的遭遇,让我感慨万千,我想用电脑回去好好的把它们写出来,用手机写实在是太累,带着针管在手机上敲字儿,实在不是一件好事情。

昨天护士扎针的时候,怪我手太光滑了,胶布都粘不住,那怎么办?那砂纸搓一搓吗?其实我现在觉得保养还是很有效果的。从入冬开始,一直坚持抹护手霜,手上的皮肤果然是好了很多,所以时刻要当心跑针,所以敲字不能敲的太多,也不能太快,就只能这样了。

先这样吧,这一瓶药又要完了,又该呼叫护士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