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宇宙(8-2)

96
东旭鹰
2017.05.29 13:51* 字数 5428

原创连载

序言及卷首链接

上一章

第八卷 三攻西岐

第二章 双头并进

朝歌的出兵令很快传到了紫寿直属的穿云军团,军团长陈梧欣喜若狂,他日盼夜盼了一年多,终于等来这个报仇雪恨的机会。

陈梧立即召开军事会议,命令副官贺申,召集三位师团长焦镇、张智雄、卜同正前来议事。陈梧当场宣布要以全军之力,彻底灭掉西岐,杀死姬发、吕尚,为哥哥报仇!

见陈梧下定决心,焦镇、张智雄、卜同兴高采烈,终于等到这个建功立业的机会.

贺申则面有愁色:“军团长,不是我泼你冷水,现在的西岐军今非昔比,西野门势力愈加猖獗。我们如果要一举灭掉西岐,以这两亿五千万的兵力肯定是不够的。所以紫寿会长给我们的命令是寻找闯出渭水的西岐军主力,予以歼灭。我们的目标还是不要定得太高了!以完成会长交予的既定任务为好!”

陈梧:(怒)贺申,你这越当兵越回去啊!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不想超额完成任务的将军不是好将军!西岐星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侥幸赢了我殷商军两次吗?我敢说,以我大哥潼关军团的实力,如果不是西岐用了什么阴谋诡计,他们绝对不可能赢!

贺申:军团长,所谓兵不厌诈,西岐用阴谋诡计也是情理之中。前车之鉴、后车之师,要为陈桐军团长报仇,我们就要步步谨慎。其实,我认为紫寿会长的命令是正确的,只要寻找并扫荡西岐军在外围的主力,才能增加消灭西岐的胜算。而且,如果我们违背会长和卓尔文大元帅的命令,后果您是知道的!

贺申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别说陈梧,就连焦镇、张智雄、卜同也不由面面相觑。

自西野门不甘被灭,弟子于各地纷纷起义,紫寿目睹在殷商军中潜伏着如此多的西野门秘密弟子,对部下们已经愈加不信任,反而更接近星龙社、调查处、情报处。如果一意孤行,引发了紫寿的猜疑,就算是一个军团长,只怕也性命难保。

想到这里,陈梧顿时像泄了气的气球,缓缓坐下,语气也缓和了许多:“那贺申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贺申:严格执行朝歌军令,立即出发,直扑凤鸣星。这一次执行任务的不仅仅是我们,还有来自朱庇特星的临潼军团。您是知道的,临潼军团长张凤与您们兄弟,一向是面和心不合。如果这次让他先捕捉到叛军主力,立了大功,以后在殷商军中我们就更抬不起头了。所以这次任务,您先放下私仇,率领我们穿云军团抢先立功,压张凤一头,这才是首要关键。

一席话让陈梧、焦镇、张智雄、卜同都连连点头。他们立即命令全军出动,以焦镇的金甲师团为前锋,直扑凤鸣星。但有两件事,陈梧等人万万没有想到。

一是张凤也怀着抢先立功的同样念头,迫不及待地派出了麾下的银鳞师团,目标同样是凤鸣星。于是,这颗被西岐军刚刚占据不久的中型行星,同时遭到东边与西边两个方向上重兵夹击。

二是,就在穿云军团出征的刹那,两组密电电波从不同方位传到了西岐星,不用几分钟,译文便到了吕尚手里。

吕尚看清电文,急忙找到正在察看全息星际图的姬发。

姬发看清电报,颇为吃惊:“他们居然来得这么快,而且来得这么猛?五亿大军不是为了直接攻打西岐,居然是想消灭我一亿八千万的西野军团。”

吕尚:那我们是不是通知南宫适,除了留下少数部队进行骚扰战外,军团主力回到渭水内休整?

姬发:不,我们刚出渭水,马上返回,一定会军心动摇,也会失去新开拓区人民对我们的信心。我们要赢这一仗,而且要赢在渭水之外,让紫寿知道我们不靠渭水、岐山的天险也一样能打胜仗。

吕尚:可是敌人兵力接近我主力军的三倍,张凤是个战争狂,陈梧与我西岐有血海深仇,他们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围攻我军。如果硬碰硬,肯定会伤亡惨重,如果白虎星的滕蛇军团再趁机出击,南宫适他们就危险了。

姬发分析说:

”放心,滕蛇军团的军队素养还没有提升上来,又是在接近白虎星的本土作战,一旦战况不利,大部分滕蛇官兵会溜回各自本土自保。这就是兵法上说的“散地”。

詹克·桑度别看是个黑人,对我们震旦星东方兵法,也是非常熟悉的。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不会主动出击。

至于敌人的两大军团,我们确实不能硬碰硬,要通知南宫适利用凤鸣、龙吟、虎啸三个中型行星为基点,充分利用运动战消灭敌人。

如果这一仗打赢了,就可以震慑九星,如果打输了,我们缩回西岐星,将士气大衰,估计五年之内都无法再出征。

因此,我们只能胜,不能输啊!”

吕尚:明白!好在四师兄早早安排了“暗棋”,我们就上演一出好戏吧!

姬发:(笑)你怎么跟洛汾臣一样,也演戏上瘾了?

吕尚:(笑)人生如戏嘛!但无论在舞台上,还是舞台下,我们都要认真面对,才能将一切不可能化为可能!

姬发:对,我们拭目以待吧!

就在两位西岐军高层人物定下大略方针的一小时后,凤鸣星附近已经出现了穿云军团之金甲师团的大军,其行军速度之快,真是令人瞠目结舌。

不过,无独有偶,迎面一路殷商军重兵也是扑面而来,看舰船标记,无疑是临潼军团之银鳞师团。

两位师团长焦镇、肖金,见迎面撞上,自然也无法躲避,便打开全息影像联络器,直接聊了起来。

焦镇:肖金,你来得够快的?

肖金:焦镇,你来得也不慢啊!

焦镇:大老远从朱庇特星赶来,累了吧?你们临潼军团就先休息休息,大哥我吃个亏,替你们打个前站。

肖金:嘿嘿,焦大哥,你们从震旦星区域赶来,也不算近啊!贵部队先去白虎星吃好喝好,别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焦镇:(不满)你这小老弟说话,我就不爱听,什么叫别管了?我也是为你们好!这凤鸣星是叛军主力总部所在,我们一路行进,却发现航程几乎是畅通无阻。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有雷我趟,有功你拿,哪里找这么好的事情?

肖金:这事情确实好,不如我们换换吧!我去把埋伏引出来,你来等着拿功劳,不好吗?

焦镇:你的意思是,没得商量了?

肖金:(变色)废话,我们是军人,又不是书呆子,商量什么?谁有本事谁抢头功!(转向部下们)全军出击,目标凤鸣星,谁敢拦我们路,格杀勿论!

焦镇:(回头)立刻出发,佛挡杀佛、魔挡杀魔,给我拿下凤鸣星!

两位师团长下令,部下们谁敢不听?他们争先恐后地飞向凤鸣星。即便两军团彼此间舰船有了碰撞,也是不管不顾、野蛮行进,反正只要不互相开炮就不算内讧,没有违背紫寿会长“内讧视同叛乱”的严令。

就在距离凤鸣星还有十分钟航程时,看似广阔无垠的太空,突然出现数不清的自动防御炮,激光如倾盆大雨发射过来。早有准备的两大师团立即各出绝招。

只见焦镇的金甲师团,所有舰船浑身发出金光,任由敌人激光猛烈,在金光护罩面前却如同浪拍巨岩,顿时消散。

护罩可以挡住外来冲击,却不会阻挡内部激光的对外发射,更如同给舰船们裹上真正无坚不摧的金甲。随着船体前行,就算是最普通的冲锋舰,也能以护罩金光将防御炮撞得粉碎。

肖金的银鳞师团更绝,随着银光瞬闪,该师团所有舰船如同披上鱼鳞一般,激光射来,竟然被折射开去。

不仅如此,银鳞似乎可以随着舰船指挥者操纵能进行任何角度的微调,各船之间早有默契,通过N次折射,所有攻来的激光都回返原处,反而将义军发射源击毁。

互不示弱的双方就这样一往无前地向前冲锋,时而互相推搡,又时而并肩作战。

一亿四千万大军很快突破了沿途所有防线,直逼凤鸣星。虽然两位师团长很意外,为什么所有的防御都是由自动系统完成,而看不到半个叛军兵卒?但是既然冲向凤鸣星的大路已经打开,那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多想的,唯有进攻、进攻,再进攻!

双方战斗机护送着主舰与登陆艇陆续降落大地,突袭战队展开至上而下的掩护行动。西岐军也出动了大量机器人围攻过来。更可气的是,这些机器人本来是当地领主为了防备叛军所制作,现在却被用来对付殷商军。

在枪林光雨中,肖金、焦镇各自率领部下冲向敌群。来到机器人面前,肖金手中激光枪化为光戟,焦镇手中激光枪则化为光剑,两人毫不留情地对攻击过来的机器人进行劈砍。

主帅都如此投入,部下们谁敢懈怠?如浪潮般涌来的机器人大军,没用多长时间便被殷商军的墨黑海洋所淹没。

凤鸣星主城好像并无百姓,残余机器人退守城中巷战,殷商军陆战兵从四面八方涌来,每个机器人至少要对付三十个身经百战的士兵,它们哪里是对手?有的机器人面对重重包围的敌人,因为不知道应该向谁开枪,程序错乱竟然导致死机。

就这样,攻打主城的两百万殷商军仅仅伤亡了不到三万人,便成功占领了该区域。

然而,令焦镇和肖金沮丧的是,城中除了机器人,依然没有半个叛军。

经过对敌人留下电脑资料的查询,他们才知道,早在半小时前,南宫适便率领军团总部奉命撤离了凤鸣星,临走前他们还激活了原领主留下的所有陆战机器人。

浪费了这么多时间,竟然只是夺得一座空城,这让两位师团长极端不甘心。他们望到依然挂在正堂上的西野军旗,猛地不约而同、跃起扑向军旗。

两人各拽住军旗一端,互不相让,双方部下也是剑拔弩张。

焦镇:是我们金甲师团先攻进这个指挥部的,这军旗应该归我们!你放开!

肖金:放屁,如果不是我们银鳞师团先拿下这破城,你能进这指挥部吗?军旗应该归我们!

两位师团长开始撕抢,他们的部下也开始互相殴打,眼看视同叛乱的内讧即将不可避免。

可是就在此时,城外传来阵阵爆炸声。焦镇与肖金心中大惊,几乎同时扔掉军旗,带着各自尚未正式开打的部下奔向城墙。

他们上城一看,四面八方都出现高举西野旗帜的士兵以及带有“西野”字样的各类战车、大炮,正对主城发动攻击。

由于此时夜幕已黑,虽然他们以探照灯等光源进行照明,依然不能判断出敌人的虚实,只有倒下的士兵能不断提醒他们这不是梦,而是正亲身体会的现实。

战斗不知持续了多久,当他们在战舰掩护下发动了冲锋,敌人的进攻最终被粉碎,没有任何敌人逃离阵地。

冲到跟前的他们,才发现原来进攻自己的依然是机器人,只是这次穿上了赤红色的战斗服。而所谓的各类战车,竟然是以民用汽车加上激光枪炮,涂上“西野”字样,看起来这是西岐军送给他们的“礼物”。

在缴获物资的问题上,双方又发生了争吵,如果不是陈梧与张凤及时赶到,只怕内讧血斗都是难免。

两位师团长表面互相一团和气,当着对方的面,立即训斥起自己部下。

张凤:肖金你这个笨蛋,我们需要的不是一堆废铜烂铁,而是南宫适那样叛党的人头。

陈梧:焦镇你这傻瓜,占领一座空城有什么值得炫耀?这样的军功只能让外人笑话。

张凤:听着,肖金,我们是来镇压叛党的,不是来跟友军起内讧的,你真是丢尽了我的脸。

陈梧:焦镇,你要注意!我们的敌人是西岐军,不是自己的友军。如果临潼军团那么想要这座城,就让给他们。反正我们不是来打城的,我们是来打叛军的,就让他们守这座城就是,我们可以继续进军嘛!

张凤:肖金,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破机器人加破车,也能算缴获敌人的物资吗?谁要给谁,我们又不是收破烂的,不需要靠卖废铁赚军费。那些收购废品的友军,生活太苦,让给他们去补些家用嘛!

陈梧:焦镇,你瞧瞧,一座空城打下来,不过只有一面破旗子,抢什么抢?弄得跟没见过世面似的,有本事去缴获叛军一艘战列舰,拿旗子糊弄事,这是我们从震旦星来的王牌军的作风吗?你就让让那些从边关来的,不识大体的乡巴佬吧!

张凤:(愤怒下转向陈梧)陈梧,你说谁是从边关来的乡巴佬?!

陈梧:(也愤怒转向张凤)张凤,你刚才说谁是收废品的?

张凤:我告诉你陈梧,你们穿云军团隶属朝歌,我们临潼军团也隶属朝歌,你少瞧不起人!

陈梧:呸,都属于朝歌怎么样?都是紫寿会长的直属部队又怎么样?如果都一样,为什么你们被派到最西边守朱庇特星,我们拱卫震旦星、保卫朝歌?谁强谁弱,还不是一目了然吗?

张凤:我们那叫镇守一方,你们这帮没用的,才留在后方!

陈梧:你说谁没用,我踢死你!

张凤:来啊,我早就想宰了你!

两位军团长当时就要拳脚相加,刚才还差点兵刃相向的焦镇、肖金反而赶紧拦住自己的上级。如果真让这两位打起来,事情闹上去,那么只怕两个军团都要受到严厉的处分。

就在一团热闹的时候,不知从哪里传出悦耳的玲珑妙音:“我还以为穿云、临潼两大军团只是对敌人所向披靡,原来对自己人也是不遗余力、威猛无比。真是尽显我们殷商军的八面威风啊!”

如此嘈杂的环境下,这声音却清清楚楚地响在每个人的耳边,让将士们颇为吃惊。陈梧和张凤循声望去,暗暗心惊,因为来人居然是新任命的殷商会情报处副处长胡喜媚。

虽然情报处名义上只隶属殷商会社团,但其工作范围遍及整个星系,更是紫寿控制全星系的重要手段之一。如果他们两个军团长内讧的事情被情报处传上去,那可真是大大不妙。

陈梧和张凤瞬间“怒面换笑脸”,笑容可掬地迎过去。

张凤:哎呀,这不是胡处长吗?咱们可是好久不见了!

胡喜媚:(笑)是吗?很久了吗?你张军团长是贵人多忘事吧!你上个月去朝歌开会,不是我们还碰过面吗?

张凤:我们已经有一个月没见了吗?我怎么觉得好像一年没见似的,哎呀真是太挂念你了。

陈梧:哼,说什么挂念。你挂念胡处长干什么?

张凤:(瞪眼)你管呢?有你什么事?

陈梧:胡处长,你可要小心!张凤是好色出了名的,他挂念你,可没什么好事!

张凤:(怒)你怎么说话呢?

胡喜媚:好了,好了,你们两个这是干什么啊?紫寿会长可是经常说二位都是我殷商军的栋梁之才,精诚团结是出了名的,怎么一见面就跟掐架的公鸡似的。难道紫寿会长判断有误,是不是需要我提供点情报给他纠正一下?

陈梧:(惊)胡处长,别误会,我跟张凤那是……那是老朋友。男人之间嘛!开开玩笑,打打闹闹是再正常不过的!

张凤:(忙说)对,对,对,我们一向很团结的,紫寿会长说得一点都没有错,要不然为什么派我们两个军团来合作镇压叛军呢?

胡喜媚:嗯,我想也是,紫寿会长怎么会判断错呢?

陈梧:对了,胡处长,你怎么来了?

胡喜媚:我也是奉命而来啊!你们此次任务在于消灭西岐军主力,情报工作十分重要,所以我是派来配合你们工作的。好了,别让我在外面跟你们聊了,紫寿会长命令,遇到你们会师,便立即由我开通“远程星际全息联络器”,会长将亲自传达命令。赶紧进城,听从会长调遣吧!

张凤、陈梧:(立正敬礼)是!

下一章

文学作品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