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人老四,和他演绎的东北故事|100个不一样的故事

关注老四的抖音号有小半年吧,沉迷于短剧中他饰演的一个个东北小市井角色,那背后,代表的其实是一个个活生生的面孔,生活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

我跟老四都是佳木斯人,很庆幸老家有这么一个接地气儿的网红,但如果只用“网红”这两个字来形容他的话,显然太片面,也并不准确,老四更像是一个东北文化的短视频导演,或者生活观察家。而放在抖音里,他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网红,所以到底该怎么形容他呢,我也有点搞不清了,还是先来看看他的故事吧。

01

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这句话形容老四很合适。


作为一个短视频博主,老四在抖音上有200多万粉丝,而这前后只用了8个月时间。他的粉丝们来自国内的各个地方,遍布全国,大家亲切的称呼他为四哥。


烧烤店服务员、戴金链子的社会大哥、超市女老板、家政女工人、拉出租车的司机、早市卖菜的大娘、同学的妈妈、婆婆与儿媳妇…老四在短剧中模仿的大大小小的市井角色,前后加起来有三四十个,全部都是他一个人饰演。


老四的每一个短视频,都有一个特定的小空间场景,诸如酒桌、家里、学校门口等,他一个人客串视频里的所有角色,把每一个角色的特点在短短的时间内,用语言、表情和行为鲜明的表达出来,对人物形象的拿捏非常精准,就像鲁迅笔下的看客形象,仿佛那个人就站在你面前。

很多粉丝更是在留言区评论说“你是不是在我家里安了摄像头”、“简直跟我的生活一模一样”。


有人说他是佳木斯的李安,也有人说他是佳木斯的奉俊昊。


但老四并不接受这样的头衔,也不喜欢被拿来和他们比较,他只想做快乐的自己,就如同他的抖音号“老四的快乐生活”一样,把在平时生活中经历和遇到的事情一点点拍出来。


谈起拍短视频的初衷,老四的回答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当时看大家都在玩,没事时就也跟着拍一拍,没想太多”,这跟很多大V缜密定制的计划和方向相比,显得不太一样。


老四最初拍视频是模仿俄罗斯、日本、韩国等各国语言,后来觉得单纯的模仿缺乏故事性。机缘巧合有一次深夜,老四跟朋友们在一家烧烤店喝酒,隔壁桌一对男女的谈话吸引了他的注意,他默默的记下了对话,回到家用视频自饰两角将其还原了出来。


还原出的视频真实度很高,引发了很多网友前来评论,也正是这个视频,让别人记住了他。当时老四突然发现,这肯定是内容跟网友产生了共鸣。

从那之后,老四一发不可收拾,开始拍起了有剧情的短剧。


老四反复强调,他很欣慰人们因为他的视频记住了他。他在抖音里的每条视频下面都会有很多互动评论,粉丝愿意在快节奏的抖音世界里静下心来看他的短剧并评论,这是对老四的认可,而这种认可也给了老四强大的信心和动力继续拍下去。


有时候,一些热情的粉丝还会给老四留言,分享他们自己的故事,但老四从不会去拍粉丝的故事,他觉得每个人对生活的理解不一样。


老四拍的短剧,源于他这些年的成长阅历和对生活的理解,有的是单纯还原对话,有的是与有趣的新梗结合,有的是展示当下关系的一个矛盾点。

老四将生活中一个个琐碎又真实的点捡起来,人们看了都捧腹大笑,但是笑后发现,其实老四模仿的,就是生活本身。


02

在老四的系列短剧里,有一段剧情是大龄未婚男女相亲:


风琴把自己的好闺蜜金珠介绍给小斌,初次见面,爱面子的小斌无时无刻不在展示炫腰自己的土豪气息:拿着露出车标的钥匙挠头,用手摆弄着脖子上的金链子,言语间不经意透漏每天的收入和手里的回迁房,饭后还主动张罗请大家去唱歌。


金珠有事为由推脱了,紧接着说,“你们可以去东边的狼嚎一条街,有两家店是我开的”,这句话彻底灭了小斌的威风和面子,乖乖的把车钥匙放在包里,并拿衣服挡住了脖子上的金链子。


这种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日常生活中,短剧把东北人那种好面子的小市井形象体现得淋漓尽致。

而每一个角色背后,在东北,都有千万个老百姓代表,这也是粉丝能在他的作品中找到共鸣的原因。


老四就是用这种方式,串起了一个个系列短剧“东北酒桌文化”、“老何头的晚年生活”、“快递员与超市老板的内心斗争”、“女婿在娘家”等等,把短剧里的每一个人物形象活生生的树立起来,拿捏的恰到好处。

他的短剧没有任何夸张和多余的成分,也没有什么神收尾,呈现的内容独特犀利又幽默十足,而粉丝也喜欢这种低调的朴实。


出名后,老四明显比以前更忙碌了。


去年有段时间,老四2个月去了八九趟北京,拍MV,客串网剧、活动演讲、快手总部直播、拍广告等,也接触认识了很多喜剧圈前辈,得到了很多中肯的建议和鼓励,这让老四收获颇丰。


去年,老四出演了老舅那首红遍大江南北的《野狼Disco》MV男一号,老四直言,“拍段子跟拍MV完全是两回事”。

MV的表演方式与风格不同于拍短视频,因为没有台词,只能用肢体语言或表情来阐述故事,专业性很强,对演员的专业能力要求也很高。

最终,在导演的指导下,老四完成了这次拍摄,他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满意。


老四出演的《野狼Disco》  

现在,作为一个短视频博主,老四一个人负责策划文案、定制脚本、出演角色、剪辑视频、商务对接,媳妇帮她拍摄。

相比之前,他对自己的要求开始变高,“累并享受着”,老四这样形容自己。


但是成名后,老四并没有“飘”起来,他觉得不能有点成绩就膨胀,人还是要低调。所以他现在的生活跟以前比,本质上没有任何变化:去菜市场买菜回家给媳妇炖个排骨、带着孩子到家附近的球场踢个球、跟朋友吃个烧烤喝点酒。


老四在虎嗅的活动上演讲  

老四还坚持和粉丝互动,他会回复粉丝的评论说“有点难”、“我合计你今天来晚了些”,还会在粉丝孩子百天时,祝福她“健康茁壮成长”。


很多时候,当抖音大V红人老四从身边走过时,那些佳木斯人,只是把他当做一个普通人。


03

老四是土生土长的佳木斯人。


佳木斯这个地方,每次出了火车站,门口永远站着一群人,扯着嗓门大喊“谁到鹤岗”、“双鸭山的有没有”。

有人说佳木斯是广场舞的发源地,这里跳广场舞的女人平均年龄50岁往上。年轻人很多都去了外地,近一点的去沈阳、北京,远一点的直接南下到广州、深圳,留下了剩下的年轻人,他们周末逛街,在东边就去新玛特,在西边就去万达广场。


佳木斯当年振兴于东北工业基地的辉煌,随着改革开放后东北经济的衰落而衰退,造纸厂、亚麻厂、针织厂、药厂纷纷倒闭,大量的工人下岗。这里的天空格外的蓝,冬天一个月能下5、6场雪,可以打猎、滑雪、冰钓,夏天天气凉爽,开车到松花江大塔下,可以坐船到对面柳树岛,江水汹涌澎湃,岸上一片绿色。


这里没有996、没有雾霾、没有拥挤、没有动辄几百万的房子,冬天晚上五点下班已经漆黑一片,几个人去个烧烤店花个一二百块钱喝点酒唠唠嗑,一天就过去了。


老四在佳木斯满足的生活着,他爱这里的一切。


这些年,从东北黑土地文化走到大众视野的名字很多,无论是说唱圈的表舅、吐槽大会的梁龙、MC天佑、老四,还是欢乐喜剧人、乡村爱情,来自东北的文艺创作者们在各个领域输出自己的内容,引发人们喜爱,也让外人更加了解东北。


很多东北的人情世故老四从小就耳濡目染,他觉得这些东西细琢磨的话很有意思,即使不用写脚本,他都能演出来。比如短剧中的小斌,老四提到,这是他最喜欢的的人物角色,“说话劲儿劲儿的很有意思”。


而很多南方的粉丝看到老四的视频也纷纷开始学起了东北话,老四觉得这也是他拍短视频的意义,让不同地方的人感受东北的文化和语言的魅力。


采访中,老四反复提到一个词叫“快乐”。

他是一个很容易对生活满足的人,现在过的每一天都很快乐,即使不拍短视频继续送快递,他也会感觉到幸福快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过日子。

在生活中,老四并不是一个很善于表达的人,像短剧中小月的爸爸,不爱吱声,但心里什么都明白。


参加快手的直播活动


2004年,老四18岁,那年从高中肄业后,经朋友介绍,他去日本打工,一干就是三四年。

最开始是倒班制,老四很吃苦,慢慢在日本站稳了脚跟,工种变成长白班,但是在异国他乡,老四失眠、孤独、没有精神头,他把《马大帅》看了八九十遍来缓解对家乡的思念。


那几年,他的感触特别多。


最初去日本,老四就是想单纯赚点钱将来买个房子,但是后来,他开始思考生活的真正意义。

老四想明白很多事情,人活一辈子,开心最重要,要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和态度来经营人生,不要去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


前两天,老四在家看新闻联播,央视对钟南山的采访更让他觉得,人只有生与死,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作为一个短视频博主,老四平时并不刷抖音,相反,他喜欢看电影,他觉得电影是比短视频高级几万倍的东西,对自己也是个学习提升的机会。


平时创作时,老四也有想法枯竭的时候,特别是最近疫情期间,每天只能待在家,无法去外面积累生活的素材。很多时候,老四的灵感都在一瞬间,比如开车的一瞬间、吃饭的一瞬间、跟朋友聊天的一瞬间,现在无法出门,粉丝还会催更,偶尔会有些焦虑。


但是,对于自己的作品质量,老四一直要求都很高,他觉得每一个作品背后都是有生命力的,不能辜负了粉丝的期望随便应付。


就是这样,佳木斯的老四红了,彻底的红了。

但是他没变,他从普通生活中来,又回归到普通生活中去。

更多故事,欢迎关注公众号:一千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