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狂鲨”王欣

互联网转型档案系列之五

“深海狂鲨”王欣

编者按:王欣喜欢海钓。在他的职业生涯里,常常有闻着血腥赶来的鲨鱼。

他的快播就像一个鱼竿,挂着“盗版”和“色情”的鱼饵,成为全中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

不过想要把大鱼带回岸上绝不容易,因为原罪,王欣入狱,快播破产。快播连同它钓到的大鱼最终被鲨鱼们吞噬干净,大鱼只剩一个巨大的骨架,存在于见证过快播辉煌的用户心中。

王欣并没有因此畏惧出海。

11月2日,王欣担任执行董事的深圳灵鸽人工智能有限公司悄然成立,Ringle HK Limited持有100%股份,注册资本3000万美元,消息称这笔投资来自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和IDG资本。

今年2月26日,出狱不久的王欣注册了深圳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万人民币,王欣持有91.5%股份。

近日王欣妻子在微博公开了狱中王欣的信件,他写道:“在这里时间长了就怕与世界脱节了,而我们所处的行业又是变化和发展最快的,不知道还能否把握行业的脉搏,开始新的事业。”

这一次,他驶向AI和区块链浪潮。不过,王欣进军区块链究竟是一个新的传奇的开始,还是以“情怀”来为“割韭菜”铺路?

曾经快播如日中天之时,王欣的朋友圈发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请告诉别人我曾纯真过。”快播沦为流氓软件,王欣又扬言要建立区块链的“理想国”,他真的不会重蹈流氓的覆辙吗?

时代区块链Times调查了王欣新推出的产品:马桶MT、Xinplayer,发现这一切不过披着“区块链”外衣,背后的逻辑并不清晰,甚至走在法律的边缘。

向来迷恋深海的王欣,这次似乎更像是一条“鲨鱼”,赶向战场饱食一场。

王欣

01

从“视频之王”到锒铛入狱

“技术无罪!”

2016年1月7日,北京海淀法院公开审理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王欣出庭受审,他对着法官喊出这句略显无力的话。

不过,申辩没能让王欣逃脱法律的审判,王欣被判三年六个月有期徒刑,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快播公司缴纳2.6亿元“天价”罚款。

快播前员工何去何从?时代区块链Times了解到,一些员工向相关部门申请劳动仲裁,以便在破产清算中优先获得补偿,部分快播离职员工分流至“深圳爱猫”、“云帆世纪”等公司,这些皆为原快播员工成立。2018年9月3日,王欣出狱半年后,快播破产清算。

遥想2007年,市面上最火的视频软件是暴风影音、QQ影音和迅雷,王欣创办了快播,后起之秀想要争得一席之地,必须身怀利器。

技术出身的王欣,很快就为快播打磨出了利器:QMV。这是当时国内唯一的自主点播流媒体格式,可边下载边播视频,这套技术可以和Realplay等外国流媒体技术平分秋色。

除此之外,王欣还把自己早前涉猎颇深的P2P技术延续到了快播上,将用户的闲置宽带利用起来,改善了网速慢导致的视频卡顿问题。

短短几年间,快播一举成为难以撼动的行业霸主。2012年9月,“快播”总安装量已超过3亿,而截至这一年的6月,中国网民数量为5.38亿。也就是说中国每10个网民就有6个安装了快播。

在视频的海洋里,王欣沉醉于提升鱼竿的性能,拒绝了想要来分食鱼肉的投资人,他不知道,深海里已经聚集起了一群虎视眈眈的鲨鱼。

随后,乐视起诉快播盗版,同时,优酷土豆、搜狐视频、腾讯视频等十余家公司和机构发布“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宣言”,矛头直指快播。

小说《老人与海》中,老人圣地亚哥常说:“我出海太远了。”

快播因为技术获得市场,但“出海太远”的王欣对道德与网络责任失去了控制。

02

触电区块链:P2P和流量矿石

王欣出狱,赶上了AI、区块链等新技术发展的时机。

3月4日,狱中归来的王欣在微博写下,“I had been rejected, but I still in love”。

这句话来源于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我被驱逐了,但是我仍然钟爱它,所以我决定从头再来”,不过,王欣去掉了“从头再来”。

在区块链领域,王欣确实不是从零开始。

曾被用于快播的P2P又被叫做对等互联网技术,这种技术最大的特点是:它并没有与各计算机相连的中央服务器,只有一套允许数据共享的端对端协议。它依靠的是网络中各个节点的计算能力和带宽,而不是依赖较少的几台服务器。

区块链网络系统和P2P理念拥有高度默契感,区块链的出发点之一是去中心化,所有的交易都是点对点进行,每个节点都是公平的;而P2P网络的天然属性,就是全网节点平等,无特殊节点。 

可以看出,王欣在创办快播并引用P2P技术的时候,他的思维理念已经和区块链不谋而合。

但是传统的P2P下载体系存在着严重的问题——用户分享的意愿极弱。快播大数据显示,用户在视频下载完成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关闭软件,以减少P2P上传带宽消耗。

对于用户不主动分享的问题,如何解决?

早在2013年,快播原科技产品总监黄胜就接触过比特币,在对区块链进行研究后,他和王欣共同发起了流量矿石项目。

其核心的逻辑,就是如果用户愿意贡献上行网络,就将获得一定的“矿石”奖励——其核心逻辑,完全脱胎于比特币。

时代区块链Times注意到,在流量矿石早期的宣传图中,出现了矿工的人物形象。

快播出事半年后,流量矿石原团队新成立公司云帆加速科技有限公司,对于王欣的回归,黄胜也曾表示团队将邀请他担任“原项目发起人、投资人”,希望能够在他的支持下,把项目做好。

03

王欣的区块链“理想国”

今年3月25日,王欣在微博中发布了一张充满玄学意味的手稿,初露了其进军区块链的野心。

在这张手稿中,出现了P2P、Blockchain(区块链)、AI等关键词,并写有“万物互联,万物账本,应化身,理想国”等字眼。

王欣在朋友们的拥护中,全身心投入区块链“理想国”的建立中。

由王欣控股的深圳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于今年2月26日成立,王欣持股91.5%,法定代表人为彭鹏(王欣的妻子)。持有深圳云歌公司股份的还有他的老友、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持股1%),以及戴科英(持股1%)、吴铭(持股5%)、宋歌(持股1%)和王羽(持股0.5%)。其中,戴科英是58同城老板姚劲波的妻子。

王欣出狱,为他接风洗尘的好友

时代区块链Times调查到,云歌人工智能的招聘信息中有区块链开发工程师、AI训练师等职位。在云歌智能官网上,发现了6个产品。其中2个是小程序:死党地图和幸运积分;4个是APP:马桶MT、口令电话、Xinplayer和丸子视频。除了马桶MT已在安卓手机上线,其他产品仍在开发中。

马桶MT是一款匿名话题讨论的社交App,官网称其为“也许是世界上最小巧的人工智能产品”。但是,时代区块链Times在体验了马桶MTApp后,没有感受到区块链、人工智能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其标语“匿名、马赛克、变声、阅后即焚”等关键词倒是颇为敏感。

在快播的前车之鉴面前,王欣这次能把控好产品的整体节奏和方向吗?

另一个产品Xinplayer,相当于一个结合了区块链的快播,在这个去中心化的视频文件分发系统中,王欣用区块链技术将视频发布方和用户直接联系在一起,用户进行视频分发以及传播推广,获得收益,用户购买影片的费用直接进入视频发布方的钱包,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我们或许能窥见王欣的想法。

快播最初因为“免费观看”积累了不少粉丝。王欣归来的消息一出,“我欠快播一个会员”风靡网络。在Xinplayer产品运营初期,这些用户或许会成为市场的先行者。

时代区块链Times在调查中发现,王欣面临的考验还有很多:版权问题、盈利模式不清晰、用户获取困难、技术隐患,等等。

首先,盈利模式的问题。新闻软件趣头条的实验,证明边看边赚钱的路径具有可行性,但广告收入几乎是趣头条的全部倚仗。然而,Xinplayer选择了去中心化、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概念,恐怕连广告这一收入模式都没有。

再者,用户获取上Xinplayer也有着不小的压力。云歌智能虽然在9月份获得了包括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和IDG资本3000万美元的融资,但在获客成本越发高昂的情况下,这笔资金能够保证Xinplayer使用多久?

在技术上Xinplayer也存在隐患。通过推广获得收益,意味着这款产品中存在着“代币”等激励体系,随着政策的收缩,代币难以存活。

目前,王欣的“理想国”还是疑点重重,云歌公司官网写着的,“让每个独立的个体都能找到自我实现的通道,让万物皆可被调度。”也让人看得云里雾里。

04

王欣:不念过去,不畏将来

三年半的监狱生活,简单到只有吃饭和睡觉,似乎没有磨灭王欣的野心。

在给妻子的信件中,他饱含深情地写道:“我上一家公司的产品失败了,这几年,我一直在学习与思考,如何发明一个更棒的产品,为更多人带来帮助,让更多人喜欢产品,用我的产品改变世界是我毕生的愿望,我会为之奋斗一辈子的。”

确实,王欣一直是个技术狂魔,但他似乎迷恋游走在政策边缘。

此前,王欣在盛大做盒子,因为擅自将互联网内容放进机顶盒,盛大盒子被广电点名批评;后来做快播,一直背着看片神器的名声在行走江湖,最终更是直接将自己送进了监狱。

也许,他是对利益的追求盖过了理性。正如其第二次庭审所承认的,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软件被用于传播淫秽视频,只是在社会责任与公司利益的权衡中,快播选择了公司利益。

出狱后,王欣马不停蹄开始了再一次创业。此次的信件公布又恰好选在新公司成立两天后,王欣回复妻子微博:“不念过去,不畏将来。”

王欣的妻子彭鹏

这一来一往,伉俪情深,感动了一众网友,但正能量鸡汤的背后或许藏着更大的野心。

一位投资人告诉时代区块链Times,王欣大打“亲情牌”,无疑是在洗白自己,为下一次捞金做准备。

很长一段时间,身边的人都无法理解王欣痴迷海钓的缘由,海钓枯燥,要承受暴晒,容易晕船,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某个瞬间,看着四面都是茫茫大海,会感到绝望。”与王欣一同出海的快播前高管说,直到一些快播高管创业之后,才慢慢明白,原来创业就像海钓一样,是孤独的。

钓鱼是王欣磨砺自己的方式,甚至在狱中他也不忘钓鱼,“怀念和朋友们一起钓鱼的美好时光,一定让他们等着我回来钓鱼”。

那一刻,王欣回想起在无人的海洋上,他感受着波浪带来的颠簸,他看准时机抛下鱼线,然后是漫长的等待,一旦有鱼上钩,他又要忍受着晕船的痛苦,用尽全力将其拖上船。

有时候,他会看到鲨鱼追捕鱼群,这是大自然中最为精彩的战斗之一:鲨鱼悄悄地潜伏到鱼群的周围,鱼儿全然不知危险就在身边,然后鲨鱼迅速张开血盆大口,一场狂欢盛宴就此开始。

 撰文:孙骋 谢双庆   编辑:Iron rabbit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