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咒,何能忘情

              梦征途

      梦家是修真界有名的大家族,其修习的梦幻法则可以让人不知不觉间进入梦中,一直沉浸,直到死去,但所幸的是受大道限制,梦家每代只有几个人能修炼成功。即使这样,梦家的地位在修真界仍是无法动摇,梦家的修炼大致分为三个层次:入梦,幻梦,梦醒。

        据说如果有人勘破梦醒,就可以领悟法则,直接飞升,但是千百年来,梦家却没有一人达到这个境界。

        十六年前,梦家家主诞子,一时间异象纷呈,梦幻法则四起,梦家年青一代全体入梦,就连老一代人也是抵抗困难。

        上一代家主断言此子非同一般,定可以超越梦家所有人,随后给他取名梦越。梦越在梦幻法则的修习进度上也是非常喜人,短短十六年便达到了入梦的层次。

        “越儿,此次叫你前来,是有一个秘密告诫于你。”幽邃的暗室里,梦家家主对着面前的梦越说道。

        “爹,什么事啊,搞得这么神秘。”梦越一脸茫然,自己刚达到入梦,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父亲叫到了这里,突破的喜悦此刻全部化成了疑惑。

        家主神色严峻,缓声道“我梦家法则玄奥,其法洞诸世间百态,可以通过不断的入梦修炼,但红尘事杂,我等入梦修习之士容易被世俗所扰,因此梦家先祖历经艰辛,入梦百转,最后将百世感悟融为一篇,名为《忘情咒》,忘情咒一,三世缘断,这是你必须要修行的。”

        梦越陡然一惊,听闻每次入梦都仿若一世转修,若无这《忘情咒》,几世记忆混杂一体,修习过程中很容易受到心魔侵扰的。

        “还请父亲传授。”梦越起身行礼。

        家主抚髯一笑,“越儿,看这。”

        梦越抬头,只看到父亲眼中一片沧海变换,斗转星移,随即感到脑部一阵眩晕,“父亲,你……。”话未说完,便晕了过去。

        看着倒在地上的梦越,家主一声轻叹,挥了挥手,将梦越移到了一旁的玉榻上,然后暗自低喃:“忘情咒,忘情咒,如若无情,又怎能忘情,越儿,你天赋异禀,是修习梦幻法则的好材料,可是也容易被梦所困,若不是李家势起,对我梦家的威胁太大,我也不会断然让你入梦,希望你的此次入梦,不要出了什么事才好。”

       

              佳人惜

        夜色微凉,皓月当空,星辉从窗外洒进钱柔的房间,钱柔拢了拢发丝,却又任由它四散开来,不知为何,她只觉得近日莫名的有些烦躁。这种情况只在十年前离开双亲时有过,自从来到天道阁修行,平日里虽有不适,却也没有像这些天烦闷过。

        “姐姐,青衣来看你了。”一个娇柔的声音响起。

        “是青衣啊,进来吧!”钱柔听到有人前来,随手拈起一根红丝,然后将那过腰的长发束起。

        伴着  吱呀 一声,一个尚未及笄的小姑娘将头探了进来,“姐姐!”

        看到小姑娘的天真模样,钱柔微微一笑。

        “青衣,到姐姐这来坐!”钱柔指了指床榻。

        “好的,嘻嘻,姐姐在干嘛呢?今天都没见到你出来!”青衣坐到床榻上,然后好奇的问到。

        钱柔轻叹一声,“也不知为何,近日来总感觉有些不舒服!”

        “啊,莫不是生病了吧!赶紧让师傅给你看看!”青衣一脸焦急。

        “那倒不用,”钱柔替青衣理了理凌乱的发丝,“姐姐我很好,就不劳烦师傅了。”

        “哦,姐姐要是不适,一定要及早禀报师尊呐!”

        “嗯,好,我听青衣的,”钱柔摸了摸青衣的头,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你这么晚来是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看姐姐吗?”青衣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小家伙,敢反驳你姐姐了,看招!”钱柔玉指轻动,刮了刮青衣的小鼻子。

        “好呀,姐姐你欺负我,看我的。”一时间,房中响起了银铃般的笑声,令人心生摇曳。

        “好了好了,姐姐不要闹了,”不一会,青衣就求饶了“青衣确实有事来找姐姐!”

        听到这,钱柔停止了动作,不由的问道:“什么事啊?”

        听到钱柔询问,青衣的情绪有些低落,甚至还嘟起了嘴,泪眼婆娑的样子,让人看了不禁有些心疼。

        “怎么了,谁惹我家青衣了,给姐姐说说。”钱柔揩去青衣眼角的泪珠,动作轻柔,眼中充满爱怜。

        “是师尊啦!”青衣没好气的说。

        “师父,”钱柔很疑惑,“师父怎么了?”

        “师尊说什么你有一段因果未了,让你下山了却这个因果。”青衣年龄尚小,还不懂得修仙问道之事,也不知什么是因果。

        钱柔眼神一滞,是因为这是吗?

        “姐姐,我不想你走,你不走,可不可以啊!啊!姐姐!”青衣摇着钱柔的胳膊,撒娇道。

        钱柔拍了拍青衣的手,“我们怎么能违逆师父的旨意呢,况且我觉得这次下山,可能是跟我的烦心事有关。”

        “哦,这样啊,那姐姐你去吧。”青衣虽然小,却也不会胡闹,相反,她有着善解人意的懂事。

        “放心,姐姐我很快就会回来的!”钱柔微笑道。

        “嗯,那说好了,姐姐你要早点回来啊!”青衣还是有些闹情绪。

        “嗯嗯,姐姐答应你了,真是怕了你了。”钱柔很无奈,可是她的眼神却透过窗户看向了山下,微微有些出神。一缕寒风滑过,吹乱了她的鬓发,又带走阵阵馨香。

            梦牵缘

                “少爷啊,不是老奴多嘴,你这么做,让老爷知道可是要责罚的啊”一位身着黑色长衫的老人劝阻到,神色中满是焦急。

        “李管家,你不告诉我爹不就行了吗?”沐然摆了摆手,“我知道你是不会告诉我爹的。”

        “少爷,你这……你这让老奴如何是好啊!”李管家急得满头大汗,但是却很无奈。

        “行了,李管家”沐然打断了李管家的话,“我爹那你就不用担心了,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娶那个什么洛灵为妻的,小爷我还要追求仙道,到时候御剑而行,一扫世间所有不平事,那是多么潇洒啊!怎么能为这红尘之事所扰呢?”

        “可是,少爷!”李管家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沐然按到椅子上。

        随后沐然拿起了一个茶杯,然后倒了一杯茶递与李管家。

        李管家看着沐然递来的茶水,面色不定。

        “李管家,我是您从小看到大的,我是什么性格你还不知道吗?这杯茶我敬你,你就再帮我一回吧!您辛苦了!”沐然双手举杯,神色真挚。

        李管家微微一叹,接过茶水,一边喝一边教育道:“我知道你本性不坏,可这求仙问道之事太过飘渺,你不能沉湎于其中啊!”

        沐然站立在一旁,连连称是。

        “嗯,这茶叶倒是醇香不比,可是为什么老奴我有些头晕呢?”李管家扶着头,几近昏厥。

        沐然一把将李管家扶住,“李管家,你累了就休息吧!”

        “好小子,你……你竟然下药了!”李管家像是明白了什么,然后就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沐然嘿嘿一笑,从一个大柜子中取出一个包裹,然后蹑手蹑脚的离开了沐府。

        片刻后,一声大叫震惊了沐府所有人,“不好了,快来人啊,少爷又跑了!”声音虽然年迈,可却仍旧有力,只是这声音中蕴含这一股深深地悲愤。

        一条狭窄的林间小道上,沐然一阵狂笑,“不看看小爷我是谁,还想关住我,小爷我又跑了,这次我就不回去了,怎么滴!”

        寂静的丛林中,只见一个白衣少年骑着骏马纵横而过,从此鲜衣怒马,仗剑天涯,好不快活!

        天道阁,两列粉衣女子排列在阁前白玉石阶的两侧,中间有两个人,一个身着红衣,雍容华贵,另一个穿着月白劲衫,一把三尺青锋剑束背而立,英姿飒爽。

        “师父,柔儿此番前去,不能照顾师父,师父你要多多保重!”带剑女子轻声,语气中满是不舍。

        “柔儿,你且去吧!为师这里你不用担心,倒是你你自幼在这阁中长大,不懂得江湖险恶,此番离去要多多小心啊!”红衣女子同样面带不舍,不过眉宇之间更多的是一抹忧虑。

        “好,师父,我走了!”钱柔告别一声后转身离去,虽然她的名字中带有一个柔字,可是这性情确实果决。

        看到钱柔离去的身影,红衣女子的手举了举,像是想把钱柔叫住,可却终究又默默放下。

        一道青色的身影突然扑去红衣女子的怀抱,“师尊,既然舍不得,那为什么要让姐姐离去呢?”赫然是哭的泣不成声的青衣。

        红衣女子将青衣紧紧地搂住,轻叹了一声:“孩子,你不懂,这是她命中该有的劫数,师父我看不出,也悟不透。”

              人间遇

                “我告诉你,小爷我有钱,回头我就让我爹送钱来,你们这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沐然一脸悲愤,这么多天来自己一直求仙问道,带来的财物早已用完,各种值钱的东西也典当完毕,以致连住店的钱都没有交,今天又被店家赶了出来,自己的修仙之路还没开始就这样半路夭折了。

        “难道要回去吗?”沐然有些茫然,不知如何是好,街上虽是人声鼎沸,但早已不是那个可以让他飞扬跋扈,而有人保护他家乡了。

        “唉,回去吧!等把钱带够了再去求仙吧!”沐然终究是富家子弟,过不了没钱的生活,他认为,求仙虽好,但也要填饱肚子。

        一脸落魄的沐然准备回家,来时意气风发,白马一纵,便认为可以浪迹天涯,谁知钱财一散,自己却只能灰溜溜的跑回家去。风云际会,人生就是如此。

        可是当沐然正准备回去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女子,应该说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

        沐然之所以能一眼看出来那个女子是女扮男装,也是跟他以前的糊涂事有关,谁让自己有一段时间一直穿女装呢!当然,这些事我们就不提了。

        “仙女啊!”沐然不禁感慨,他只觉得那女子灵气逼人,好似仙灵一般,这时沐然又看见了女子背后的一把做工精细的宝剑,沐然知道可能是运气来了,她会不会是一个女剑仙呢?沐然在心中暗想。我还是跟上她去看看吧!打定主意,沐然悄悄的跟在了她的后面。

        钱柔此时也是一脸的烦闷,自己在天道阁修炼已久,平日里讲求清净,初来这红尘闹市,一时间竟有些不适应,而且还有一个男子跟在自己的后面鬼鬼祟祟的。自

        略微一想,钱柔改变了方向,开始向城外走去,现在是在城内,不好施展道法,还是到城外再说吧!沐然倒是没有想那么多,他自认为掩饰的很好,却不想早就被人家发现了。

        不得不说,这城外的景色还是不错的,不过人少了,沐然的行踪就容易暴露,他也不笨,所以扩大了跟踪的距离,只是远远的跟着。

        可是跟着跟着,沐然眼前突然一花,就失去了眼前那人的踪影,他急忙向前跑了一段路,还是没有发现人。

        这时他突然感觉脖颈上传来一阵冰凉,侧头一看,一把泛着冷光的宝剑不知何时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跟着我?”一个清冷声音响起。

        沐然丝毫没有感到害怕,相反很是兴奋。

        “你是剑仙吗?就是那个可以御剑飞行的那个,你是蜀山的吗?有些说书的人说蜀山上有剑仙,你可不可以教我御剑术啊?我可不可以做你的徒弟啊?你会修仙吗?修仙可以长生吗?”一连串的问题下来,沐然竟没有停顿,可见他等待这一天许久了。

        钱柔颇感无奈,眼前这人样貌清秀,想来是大家族子弟,定不会是什么坏人,可是这人的精神似乎有些问题!

        “你赶紧走,不要再跟着我了,我不是什么剑仙,也不是从蜀山来的。”钱柔收起长剑,正欲打算离去,可是沐然却挡在了她的面前。

        “你骗人,你不是剑仙,怎么会突然到我的后面,刚才你明明是在前面的?”很显然, 沐然抓住了这一点。

        “这……”钱柔也是一阵头疼,为了知道跟踪她的是什么人,所以她就使了一个小小的道法,刚才走在前面的其实是一个分身,可是该怎么解释呢?思来想去,钱柔没有办法,于是面色转冷,打算从沐然旁边走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Java 中的动态代理 源码分析实现原理的过程: http://blog.csdn.net/bluetjs/art...
    Java旅行者阅读 100评论 0 0
  • 最近在看海贼。不知不觉已经看完100集了。不知道是年纪大了还是真的记性不好,前面的已经忘记了,好尴尬的呢。 海贼,...
    他说0881阅读 56评论 0 0
  • 老爸,节日快乐!谢谢您曾那样爱我! 这是我在每一年的这个日子非常想跟您说的话。 老爸,是您最不喜欢听的称呼,而您一...
    悠悠心旅阅读 126评论 0 0
  • 温柔的海风轻抚海岸, 湿温的暖暖的, 风带着水滴驶向提琴, 一阵又一阵。 琴弦颤抖一下发出声音, 又一阵风带来海沙...
    lemei阅读 59评论 0 3
  • 墨兰 几天前,无意听到有朋友在吐槽创业的艰难,监管的无奈,资金的匮乏,以及各种的不如意,最后居然牵扯到了自己的天赋...
    墨墨的微时光阅读 21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