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独自倒数

96
阿冼兄
2018.01.01 22:04* 字数 1896
图片来自网络

我一个人站在步行街入口,吃着两串烧烤,等待路明和他的女朋友。

这时,手机响了。

喂,你到哪?

我不耐烦地问。

出事了。

路明的声线,焦虑而紧张。

什么?

我大惑不解。

我女朋友……现在不理我……先这样吧,等一下再打给你。

说完最后一个“你”字,我尚未反应过来,他就挂了电话。


既然,路明说“等一下”,我只得继续“等一下”。

路明经常为感情烦恼,多是自找麻烦的小事,我见惯不怪。

波折又起,我反倒不太急于他什么时候到了,便去买其他吃的。


在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我刚买了碗臭豆腐,他又打来。

哎,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路明晦气着。

什么事?你女朋友还没来吗?

我咀嚼着臭豆腐说。

来了,但是,但是她突然生气,说要回家,就自己走掉了。

路明说话气息不稳。

我正在远处跟着她。

他果然是边走边说。


究竟发生什么事?

我挑了一块辣椒酱比较多的臭豆腐,塞进嘴里。

其实,其实我也不明白到底怎么了,我只是提议她不要扎辫子。为什么要扎辫子呢?

最后一句问话,是路明自言自语。

啊,然后呢?

我随口应和。

今晚她扎辫,把头发都梳到后面去了,我说,刘海比较好看。

在电话里,路明固执地坚持主张。

她露额了吧?

我猜到他的心思,她女朋友额头挺高的。

对,我觉得不好看。

路明再三表态。

女孩子不喜欢被人评头论足。

我试图纠正他的世界观。

我明白……可是我觉得不好看啊。

其实他不明白。

那你想怎样?你还来吗?

我不再跟他纠结,回到正题。

我想来的啊。

路明大喊。

已经过了11点,快点吧。

我郑重地说。

好,你再等等。

他说完又挂机。


我扔掉泡沫碗后,路明发来信息。

我现在过来。


半小时后,路明出现。

她给我煲的汤。

我们前往广场的路上,他递给我一个保温瓶。

能喝吗?刚吃了很多垃圾食物。

我掂量掂量,随口一问。

喝吧。

路明心情低落地说。

你女朋友怎样?

我喝着汤说。

天气寒冷,汤暖暖的,还有清甜的药材味。

我看着她回家了,但一直不接我电话。

路明垂头丧气。

过两天应该就没事啦,她喜欢什么发型,就由她吧。

我这建议最稳妥。

她露额真的不好看,我给那么多人拍照,还分不清哪种好吗?

路明确实执着。

你既然给那么多人拍照,应该知,女生们不喜欢被人指指点点。

我不是责备,而是陈述客观事实。

有时候,我也会给那些女生提打扮的建议,不要忘了,我学过化妆。

路明想用事实来标榜自己的权威。

只是学过一点点。

我直接戳破他,也不想再听他吹嘘,就把保温瓶递回去。

你要喝吗?味道不错啊。

路明没答话,想必无心装载。

我就继续喝。


拍照那边,熬得很辛苦?

我转了话题。

超级辛苦,除了棚拍,还要街拍。

说到工作,路明恢复一点神采。

就是你之前说的,每个人每天拍50张,不能重复的那个?

是啊,因为我带队,本来不用拍的,但到现在没有一个人能完成每天的定量,我要去帮其他人补救。如果下个月还不能达标,团队就要解散。

路明满腹抱怨。

但你可以趁机搭讪女生。

我笑着说,调剂气氛。

还好啦。

他冷淡地回答。

估计每天都在街上游荡拍照,应该也很乏味吧?

我问。

其实很有难度,因为每个女生都要有中高档的水平。

路明说。

想来感觉就好比AV男优,本来性爱是享受,但偏偏每天都强迫着去做,结果都变麻木了。

我把玩笑开得更大。

可以这么说。

路明也笑了,但笑完,很快又心不在焉地看手机。

不用担心,你女朋友一时恼火。

我安慰他。

所有事情都很烦。

路明说着,加快了脚步。

步子急躁。

我勉强跟上。


接近广场,营业时间已过,商铺早就熄灯。

前方黑夜里,人群簇拥,靠着数不多的街灯,能辨析人脸物状。

人还挺多的。

我刚说完,身旁的路明就挤入人群里。

我叫不住他,紧随他挤进去。


广场上,大屏幕没有打开。

照目前看来,今年还是没有倒数活动,只是网上传闻。

我说。

数年来,官方没有组织倒数活动,多是群众自发,或是如我们这样的,凑热闹者。

无所谓啊,感受一下气氛。

路明仰视大屏幕。

大屏幕没有动静。


临近0点正,拥挤的人群不是看着手机,就是仰着头,扫视四方。

此时,呼喊声此起彼伏。

10、9、8、7......

人群某处,一小撮人开始倒数。

4、3、2、1......Yeah!

那小撮人欢呼起来。


广场的环境没有任何变化,大屏幕依然没开。

一个很平常的夜晚。

12点啦!

什么都没有啊!

今年又是假消息!

周遭人群纷纷埋怨,夹杂着一片唏嘘。


走,去吃宵夜。

我建议。

10......

身旁,路明突然独自叫了起来。

喂,不用数了。

我赶忙说。

9......8......

我和他瞬间已成为众人焦点。

算了吧。

我很尴尬地扯他衣角,被他一手拨开。

7......6......

我低下头,不说话,打开保温瓶盖,继续喝。

5......4......3......

我喝着剩余的汤,远处传来其他人附和的声音。

2......1......

路明的“1”拖得很长,不遗余力,直到声嘶力竭。

不少凑热闹的人响应起哄。

何必呢。

我说。


汤喝完,该走了,人群也逐渐散去。

一旁,路明像已脱力,双目无神,呆呆地站着。

可以去吃宵夜了吗?

我问完,盖上保温瓶。


————————————————————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