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无缘,下世再结

字数 11388阅读 35

魔林初见

一株株高达百尺的古树挺立,似要刺破苍穹,但这里却时不时地飘出一股黑气,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这里就是出名的魔林!是各大家族、门派训练弟子的地方。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虎啸!然后就是激烈地打斗声音,动静很大,不一会儿就有一群人围了上来。那是一头飞虎兽!一身虎躯背后却生双翼。而和他对战的竟是一个手持重剑的少年!

“那不会是飞虎兽吧,那可是高阶灵兽!”

“废话!当然是!那少年好是生猛啊!”

围上来的一群人七嘴八舌着,可那飞虎兽薄翅一扇,蓦然加速,同时一只巨大的虎掌向少年压去。周围人一声惊呼!可那少年并没有惊慌,双手紧握重剑,一口灵气喷在剑上,剑身显露金光向着压来的虎掌劈下!虎掌结起防御,重剑直接无视,竟将虎掌劈成两半!飞虎兽自知不敌,虎尾一甩就要逃遁。那少年将剑举过头顶,大喝一声,只见剑上又出现一道剑影,狠狠地向飞虎兽砸了过去,剑影直逼而去,一下就将飞虎兽劈成肉泥!少年看也没看,亦没有理会众人,向着另一片林子去了。

“我去!那是谁!就这样把飞虎兽杀死了!”一旁穿着华服的少年惊呼到。

“哼!大概是剑山派的少主袁杰吧!确实是够厉害,不过,面对我,不下三招就能打败他!”身穿着墨色流云服的少年一脸的傲气毫不掩饰,因为他是绝仙阁的二公子!

“哎,那家的少年果然是百年难遇的天才,难道真的要崛起了。”他身后的老奴小声的说着。

“什么天才!那种资质也只能在那种没落的门派中显露头角吧!这种人不用放在心上!”

袁杰一路上又击杀了几头凶兽,有一头象形巨兽,巨大无比,一跺脚地动山摇!两颗巨大的象牙更是杀人利器!袁杰也是负了伤才杀死了它!

前方又是激战,袁杰本想绕路而行,却看见一个蓝色的身影倒飞而来,而后更有一个翠绿色的模糊影子飞来,欲将那人击杀!

袁杰眸子一冷,随即重剑一甩,剑芒向那绿色的影子攻去。那影子蓦然一顿,飞到了旁边的一棵树上,袁杰也趁机接住了蓝色身影,那女子衣服有许多地方都破了,嘴角也溢出了献血,女子伤的不轻,可面容精致的无可挑剔,仿若谪尘的仙女。

他轻放下那女子,冷眼看着凶兽,那是一只山猫,不大,与身体相近的碧绿色眸子狠狠地盯着袁杰,面容狰狞张嘴竟是一吼,树林中像刮起了大风,亮晃晃的獠牙甚是渗人!嗖的一下就向袁杰攻来,袁杰一提重剑格挡,那猫爪与剑竟几起火花!山猫速度飞快,又是袭来,一瞬间一人一兽攻打不下百招,却都没有受伤。山猫更怒,浑身毛发炸起,莹莹的绿光环绕,速度更快的冲来,袁杰并不慌张,重剑直指,双臂肌肉暴涨,黑发无风自扬,用力一挥,这一次竟是千万道剑影重重叠叠而去,山猫惨叫一声,口中射出一道血剑,身子向后飞去,竟撞倒一棵古木才停下,山猫毛发凌乱,瞪了袁杰一眼化作一道绿光飞快逃走。

袁杰脸色稍白,手握着插在地里的剑,山猫逃走一会儿后,竟就这样倒了下去。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脸色更是苍白,原来刚才那一剑耗费了他那么多精力!压制着才勉强站住!那只山猫要是再攻击他就要死了,还好山猫跑了。但并没有受伤,只是精气消耗过多,身体有些虚弱,稍休息一下就好了些。

袁杰看向那女子,她紧闭着双唇,眉头锁着,长长的睫毛也一动一动的,看着也就是十三四岁的样子。原来她的胸下被山猫抓了道口子,差点伤及内脏,袁杰喂了她一颗药丸,可这伤口……袁杰毕竟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年,有些难以下手,几经纠结,他还是下手了,嘴里嘟哝着“救人要紧,救人要紧……”顺着原本的口子把衣服扯开,那道伤口还留着血,袁杰稍微做了下处理,又敷上了草药,在这里面历练当然要给自己备些药材,然后又撕了自己的衣服给她包扎好。弄完了之后满脸通红,不知道是累的还是怎的。

又休息了一段时间,女子还有没有醒,袁杰见状缓缓的抱起她,向林子外面飞驰。

回宗门

走出不远,在一个没人的地方,袁杰从储物戒指拿出一张古朴的兽皮,双手掐诀,反复打在兽皮上,当打出最后一个诀,兽皮竟发出璀璨的金光浮在空中,袁杰抱起那女子踏上,一道更强烈的金光一闪,两人竟凭空消失了!剑山派的一处传送阵光芒一闪出来两人,正是袁杰和那不知名的女子。

“哥,这是谁啊?从哪里拐来个美女啊?”刚一回门派就有个水灵灵的小丫头跑过来问。显然是在这里守了很久。

“我也不知道是谁,从魔林里救得。她受伤了,我得再给她看看去。”袁杰淡淡的说。

“哼!胡说,铁定是看着人家漂亮打晕了带回来的吧!还看看!”

……

“喂!你别走啊!给我说清楚!”

袁杰真是闹不了他这个妹妹,见不得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还嚷嚷着不让他娶媳妇!所以,还是躲起来的好啊!转了几圈,终于甩掉了!

一个庄严古朴的院子前,袁杰抱着女子站在那里。“爷爷,我在魔林里救了个女孩,被山猫伤了,我带回来救治一下。”他在那里恭恭敬敬地说。

“好的,去吧。”一会院子里才传来一个略显虚弱的声音。

袁杰将女子带回自己的屋子疗伤,又撞见了他妹妹……

“颜夕,让开,我要给这个姐姐疗伤。”说着还把胸下的伤口给气鼓鼓的妹妹看。

“什么!!那里你也碰!!还说不是你打晕扛回来的!!”颜夕暴跳如雷!

袁杰眉头一皱,低头嘴角一咧,蓦然抬头,手中飞出一物体,正中上星穴,颜夕想要说什么可还没来得及说就晕了过去。

袁杰安置好那女子之后,很无语的把颜夕拖了回去。袁杰又查看了一下那女子的伤,血虽止住,伤口有些深,袁杰一股真气运转替她疗伤,惨白的脸终于有些血色。自己又运功休息了一段时间,才恢复过来,毕竟和山猫打斗耗费了不少精气。他又去熬了些药,让她好的快些。这一天虽然很累,但袁杰不想歇息,他放心不下那女子。他坐在床边,看着她长长的睫毛,精致的琼鼻,略失血色的粉唇。袁杰觉得这女子生的好美,真如一位仙子。

突然,她的睫毛抖了抖,眉头一皱,睁开了她水萌萌的大眼睛。“你是谁?这又是哪里?”试图挣扎却是没有力气,小脸上满是惊恐。

“别怕,这里是剑山派,我是袁杰,从魔林里把你救了出来,没事,等你好了我就送你回家。”袁杰虽是习武之人,身体修长,古铜色的肌肤下都是腱子肉,却又有一种文人舞文弄墨的感觉。

“我,我没有家了。”躺在床上的她竟嘤嘤地哭了起来。

“怎么了?这里有什么不好吗?”袁杰有些不知所措的问。

“都是绝仙阁那帮畜生!灭了我们金鸾宫!就我自己逃了出来,老祖为了我全都陨落了。”噙着泪水的眼睛里竟透出野兽般仇恨的目光。

“那,以后就在我们剑山派吧。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袁杰听见也是一惊,却不知如何安慰,心想着就先让她安住在这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楚月婵。你呢?”眼泪不断,不过,好像听到可以在剑山派后好了些。

“我叫袁杰,我不是说过了!”

傍晚,袁杰给她带了点吃的,但是情绪一直不好,袁杰也能理解,一个诺大的宗门就只剩下了自己,让自己一时也难以接受吧。嘱咐她吃点东西后,自己去了间客房里睡了。

袁杰走了一会,楚月婵吃了点东西,盘坐在那里,好似在运转真气疗伤,她闭着眼睛,双手掐诀,白光一闪而逝。

渐生情愫

“楚月婵,好点了吗?”天刚亮,袁杰站在门外问着。

“嗯,好多了,你进来吧。”小脸红扑扑的,头发也有些凌乱,明显刚睡醒的样子。晨光下的她更是美得一塌糊涂。

“对,对不起,你刚睡醒,我打搅你睡觉了,你在休息会吧,伤还没有好。”袁杰看着她,愣了一会儿说。

“没事,好多了,谢谢你。”看着他那囧样,楚月婵忍不住笑了,明媚皓齿,看的袁杰一阵眼花。

“多养几天,我再去给你熬点药。”

“哥,你给我出来!”“砰”的一声门就开了!袁杰的头上直冒黑线……“说!那个女的是不是你扛回来的!咦!你醒啦!不,不对!你们怎么睡在一个屋子里!”

“我刚到这里来,看看她的伤怎么样了!”

“真的?”颜夕有些质疑的看着哥哥,又看了看楚月婵。

“真的,你哥哥刚到。”楚月婵点着头说到。

“没事!你说是不是我哥把你扛回来的!我帮你!”颜夕不相信,一定要问出些什么来!

“她是我妹妹……”袁杰很无奈地解释。

“妹妹,不是的,是你哥哥在魔林里救了我。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哥挺好的。”

“哼!我哥,我哥当然好!”楚月婵有点晕,这,到底要闹哪样啊。

“你哥的确挺好的。”楚月婵顺着说。

“哥,陪我玩去。”嘟着嘴拉着袁杰的手就要他走。

“大长老说让我今天找他去,谈一些事情。”的确要去,不过不是大长老找他,是他想问问金鸾宫的事情,之前一直在魔林有些事情并不知晓。

“我也要去!”大眼睛轱辘轱辘的转着。“我们去谈正事,你去做什么!”袁杰面容严肃,有一种不可质疑的感觉。

“嗯,好吧,”明显的有点不高兴,“那我和姐姐玩!”想到这个又突然高兴了起来,因为在宗门里,那些漂亮的小姑娘都被她吓得不敢接近她和他哥哥了……

“玩会就回去,姐姐还有伤,让她多休息会。”颜夕根本没理他,径直坐在了床头和楚月婵聊了起来。两女子竟还聊的不错。

袁杰去了大长老那里问了问金鸾宫的事,大长老忧心忡忡,绝仙阁现在越发的猖狂,兼并了不少的有些没落的大家族门派。而现在,绝仙阁正在向这边袭来,剑山派也有危险。也有不少门派集合在一起抵抗,但最终是无济于事,绝仙阁的力量确实很强大,让一些其他大宗门也不想招惹,任由绝仙阁作乱。大长老让他抓紧时间修炼,自身的强大才是在乱世中存活的资本。

“大长老,我会努力修炼的,来保护我们剑山派!”袁杰铿锵有力地说。

大长老拍拍他的肩膀,“去吧孩子,抓紧时间修炼,为我们剑山派提供一份力量!”

袁杰看着慈眉善目的大长老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退下了,准备去刻苦的闭关一段时间,到在这之前,要为自己闭关准备不少东西,虽为门派少主,袁杰还是喜欢自己动手。

袁杰和大长老谈了不短的一段时间,都到了中午了,袁杰肚子也咕咕叫了。“中午吃着什么呢?”抓着脑袋自言自语着,“哎呀!”袁杰拍了自己脑袋一下,奔了出去。

“楚月婵,你好些了吗?吃午饭了吗?”袁杰站在门外轻声地问。

“吱呀”一声,门开了,楚月婵笑着,“吃了,你妹妹给我带来了。谢谢你了!”说着把袁杰带进了屋,“你以后就叫我月婵吧。叫楚月婵听着太生疏了。”

袁杰被别人领进自己的屋子,还觉得有些不自在。难道是几天不来不熟悉了?搞不清楚。

“嗯,月婵,看来你好多了,下午我带你熟悉一下我们的门派。”

“好呀,这里我都不熟悉,进进出出的不方便,省的总是麻烦你。”

“没,没事,对了,我们后山很漂亮的,我一起带你玩玩,以后就没有那么多时间了。”袁杰有些落寞的说。

“怎么了?你要去哪里?”

“现在绝仙阁甚是猖狂,威胁到了剑山派的生存安危,为了门派的安全,我要抓紧时间修炼,尽量的为门派出一份力!”

楚月婵看着他瞅着蓝天,稍有些稚嫩的脸上表情那么坚定,好似表达着剑山派是我的家,为了剑山派哪怕付出我的生命也无妨的气概!此时的他,在楚月婵眼里,那就是堂堂七尺男儿!

袁杰回过头来看着楚月婵这么认真的看着他,抓了把自己的袖子,“你先休息一下吧,下午我带你熟悉一下这里。”

袁杰离开后,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无声无息地站在了门前,盯着门内,双目中仿若含有日月星辰,笑了,蓦地又消失了。

关系确立

“走了,楚月婵,我带你在宗门里走一走。”午后袁杰休息了一会儿回来说到。

“不是说叫我月婵就好了,太生疏了。”楚月婵倚在门框上看着他。

“那,月婵,我带你走一走吧。”

“哥,你们要去哪里玩?带上我!”颜夕蹦蹦跳跳的就过来挎在了袁杰的手臂上。

“我带月婵姐姐熟悉一下环境。不是去玩,你自己找个地方玩去吧!”袁杰拍着她的脑袋笑着。

“不行!我也要去!”颜夕气鼓鼓的插着腰,“你们两个想单独出去玩,我也要跟着!”

“好了,就让妹妹一起跟着吧,我们不是还去后山玩呢么!”楚月婵在这里圆场。

宗门里,三道身影在穿梭,中间的身材修长,兼具文人武士的气息。右边蹦蹦跳跳的小女孩挽着中间人的手臂,白色的裙摆似波浪,整个人犹如美人鱼般。左边身材纤细,长发及腰,走起路来不徐不疾,那股气质让人觉得好似仙女。后来宗门里的人都在议论那个谪仙般的女子是谁。甚至有人说是少主的未婚妻!这让袁杰很无奈。这也发生了让袁杰无法接受的事情。

“这里是药田,有些许多外界难以寻到的草药,你所有需要可以来取。这是我的令牌,那这个来取就行。”说着把腰间的令牌拿下来给了她。

“哥,这个怎能给别人!这可是你身份的象征!”颜夕一把抢过来嚷道。

“这样啊,这样我也不能收啊。”楚月婵也在推辞。

“月婵已经进了我们剑山派就不是外人了,而且,我明天就要闭关了,暂时用不到的。”

“那也不行,这个只能你自己拿着!”颜夕小脸上难得的认真与严肃,“她要用,用我的就行!”说着把袁杰的令牌塞回了腰间。

“嗯,这样就行了。”楚月婵笑着对袁杰说。

宗门虽大,但都是修士,用了不久就把剑山派熟悉了一遍,现在他们正走向后山,宗门最美的地方。

“哥,快来玩啊!”颜夕在草地上跑着。

后山郁郁葱葱,古树参天,瑞兽游弋,不远处的湖里不是的有紫目鱼跃出,湖边的独角兽安静的吃着草,颜夕跑过去都没搭理。

“这里真美!”楚月婵张开双臂好似怀抱着大自然,然后贪婪的吸了一口气,尽情的享受着这里的美。

颜夕眨眼间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玩了。袁杰和楚月婵找到了一块大石头,坐在上面,笑谈着各自小时候的事情,楚月婵一直笑着,好像忘了被灭门的事情,袁杰看着也笑着。太阳不高,快接近傍晚了,阳光很温暖,照耀着这两个人,给人一种一对老夫妇在一起要等着看落日似得,可终归不是。

“月婵,以后就好好待在这里吧,我给你报仇,绝仙阁那些恶人迟早要被灭的!我会守护住剑山派,绝仙阁不能动这里丝毫!”袁杰温柔又坚定的说着。

“嗯,好的。”楚月婵没多说什么。轻轻地把头倚在了袁杰的肩膀上。

袁杰一愣,旋即又笑了,“等我出关,杀尽绝仙阁!”袁杰一只胳膊搂在了她的肩上,另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

“哥!你看这……”颜夕手里拿着一株金色的莲花跑着过来。

袁杰赶紧松开手臂,腾地站起来,甩开了楚月婵的手。“啊!你找到道莲花!爷爷说后山有神药,果然有啊!咱们之前翻遍了后山都没有找到,你是怎么找到的!”

颜夕看着楚月婵在哥哥身边俏脸通红,玉手将发丝撩到耳后,果真如仙子一般。自己呢,就是个小毛丫头而已啊!

“哦,我也不知道,玩着玩着就突然发现了它,你不是要闭关嘛,有它就事半功倍了。”颜夕面无表情的递给了袁杰。

“月婵,你看,这就是道莲花!在佐以其他草药,可以让人的功力快速提升,而且没有副作用!”袁杰接过莲花就给楚月婵看。

“哥,我有些不舒服,玩了这么久也累了,我先回去了。”说着人就向山下跑去。

“声音真的不太对,怎么就生病了呢?”袁杰不太明白,刚刚还好好的,但是也没太在意,也不小了,懂得照顾自己了。

拿着道莲花,袁杰很高兴,因为这让他多了一份力量,“月婵,有了它,我更有信心保护门派了!”

“袁杰在,剑山必在,绝仙勿狂,绝仙必亡!”门派有难,挚友遭劫,少年豪气冲天的吼道。

他没看到身后的楚月婵脸上闪过的一丝异色。

风雨欲来

袁杰准备了很多东西,准备有一个比较长时间的闭关,尽量让自己提升功力。

养魂草,顾名思义,可壮大人的魂力,使人的战力可以持续更久,亦可以使魂魄变异,变成刀剑攻击他人魂魄,杀人于无形。

金刚炼体液,液体金黄,喝下去可以重塑筋骨,使杂质排出体外,进而达到炼体的目的,炼体的过程是极为痛苦的,筋骨打碎而重塑,其痛苦可想而知,这也是近代人只练气而不炼体的原因。

道莲花,碧麟叶,紫金木,天山毒蝎,青绿蜈蚣,天水……诸多天材地宝堆在密室里,狭小的空间里一片氤氲祥和,仙气弥漫,宛若仙境,即使不服用这些宝物,在这种环境中修炼也是事半功倍。

袁杰开始了闭关,这些东西都是他自己准备的,很是放心,密室是剑山派最劳固隐秘的,袁杰自己在里面设置了阵法,以确保闭关不出现任何意外。

颜夕室内,一个人坐在桌子前,面无表情,眼泪无声无息地划过了脸庞,她好似无感,任泪水汹涌,“哥哥真的爱上了那个来了没几天的楚月婵吗?她有什么好,不就是比我高点,比我漂亮点嘛!我还小,我也能长高,也能变漂亮啊!为什么!”眼泪彻底决堤!狠狠地拍着桌子,桌子瞬间化为粉末!

她从小就知道,她是被他哥哥从门派外面拾回来的,哥哥小时候很喜欢她,所以认她做了妹妹。她不甘心有人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吧她的哥哥从自己的身边夺走!“我的哥哥原来就是我的,现在也是我的,将来也一定是我的!没有人能将他从我的身边夺走!”稚嫩的小脸上泛着痛与恶毒,完全看不出是那个水灵灵笑口常开的小姑娘了。

“吱呀”一声,门开了。“怎么了,小颜夕。”大长老和蔼的问道。

“没,没什么。就是哥哥闭关了,想到有一段时间见不到哥哥伤心了。”小手胡乱的抹擦着眼泪。

“小颜夕,你还骗大长老干什么,我也觉得那个楚月婵不适合做未来宗主的妻子。”大长老不徐不疾地说。

“我,我的确不喜欢楚月婵……”

过了许久,大长老从颜夕的屋里走了出来,颜夕跟在后面,颜夕不在像个小疯丫头似得蹦蹦跳跳,也不想刚才那样悲痛欲绝,好似多了一些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也少了一丝灵动。

“大长老,绝仙阁的人快到了吧。”楚月婵竟在这里出现了。

“应该快了吧,最多不超过一个月。”大长老依旧慈眉善目的笑着。

“准备好了没有,要确保万无一失。”楚月婵竟像个上级或者长辈对大长老说话。

“老朽在此多年,怎能有失!”大长老皱眉稍有些动怒的说道。

楚月婵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颜夕,亦皱了皱眉,又看了一眼大长老,什么话也没说就离去了。

剑山派上上下下每个人都很匆忙,或运送物资,或熬药炼丹,或抓紧修炼……谁都没有闲着,因为都知道剑山派面临大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很久之前剑山派就准备了许多,现在更是齐全,杀敌,防御,疗伤……准备甚多,确保杀敌!

袁华,袁杰的爷爷,剑山派的现任宗主,也从闭关之地走出来,可见此役之难!他亲自布置了诸多大阵,或攻或防,有迷阵、幻阵,敌人若进去,很难走出去。有杀生大阵,雷电齐鸣,刀光剑影,瞬杀敌军数千!可是,袁华还是很不放心,因为绝仙阁太厉害,绝仙阁,绝仙绝仙,世间无人能阻,绝仙之后路!绝仙阁之名,并非虚名!

清晨,一缕霞光刺破天际,其颜色似血,远处的一群乌鸦不知从何而来,呱呱的叫着,混乱的飞着,好似带着惶恐逃窜。

血流漂橹

“二长老,不好了,东方有敌来犯!”一名弟子浑身鲜血的驾着飞行宝器摇摇晃晃的飞来。

“剑山派众弟子听令!列好方阵准备迎敌!剑山定能打败恶徒!”二长老高喊着。

同时,剑山派其他三个方向也收到告急,绝仙阁全面来犯!剑山危急!

“快!拿着我的令牌去通知少爷出关,让他速来见我!”袁华面容沉稳声音却极速的说到。仅仅半个月绝仙阁就攻打了过来,速度之快,让他也始料未及!

密室门前,“少爷,宗主让你去见他。”来人轻言缓语。一般情况下,闭关是不容打扰的,可是现在情况特殊,不得不这样做。

“好,我马上去。”密室里传来了铿锵有力的声音。

袁杰大袖一甩打开了密室门,嗖的如流星一般飞了出去。看的传信者目瞪口呆。

“爷爷你找我。我前两天就已经闭关完毕,我又巩固了几日。”袁杰解释着他来这么快的原因。

“好,进来吧。”

袁华看见他情不自禁地笑了。袁杰的身体周围环绕着仙雾,身材也更加修长,肌肤呈现古铜色,皮肤下面的肌肉虬结,满满的都是爆炸力。一双眸子更加深邃,如黑洞般,直视着好像能让人坠落进去。一举一动都似仙人,若不是遇上这等乱世,陨落的几率大大增加,将来的成就不可估量!

“好!看到你这个样子,爷爷就放心了!”袁杰重重地拍着袁杰肩膀,笑的很开怀,好似脸上的皱褶都少了些,年轻了好几岁。“在战场上多杀些敌人,展我剑山之威!”

“好!杀光敌人!”

城外,铁骑铮铮,数万军马黑压压的包围了剑山派。

“袁华老儿!快快出来受死!”一个年岁不小的白发老头用真气加以辅助是声音便及剑山派。

“留在这里,他们不是你能对付的,一会儿跟随大军出站,多给我杀几个头颅回来!同时手指一掐,打出一道金黄进入了袁杰的天灵。”袁华说完,大袖一甩就来到了城门处。

“呦,还敢出来啊,我以为要做个缩头乌龟呢!”那白发老头肆无忌惮地笑着。

“萧无天,还废什么话,接我一招!”说着双手掐诀,一轮火红的太阳出现,向前攻去。

“好!也让我看看你近来长进了多少!”

那边双袖猛甩,出现一个黑洞,将那太阳吸了进去,可却有万千利剑飞出,萧无天稍有些诧异,拿出一面盾牌,盾牌迎风变大,将利剑全部挡住了。

“这些年不白活啊,功力有些长进!走,我们那边去战!”那双大手冲天一撕,竟撕开一道裂缝,两人跟了进去,随之裂缝闭合,但天空中还是不时有光芒亮起。

“开战吧!剑山派的领地终究是我们的!”绝仙阁的一个将领舔着舌头说。

“上,敌人一定会被我们打败的,正义终会战胜邪恶!”一位长老给弟子们打气。

“杀!”

对方有五名长老,而剑山派只有三名长老,剑山派只有弟子两万,敌方却又五万多!这本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争,剑山派生存的几率微乎其微,每个人都明白,可是没有人投降,每一个人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多杀一个敌人,这样就能多一分赢得希望!他们为剑山派的荣誉而战,为自己的尊严而战!

“袁杰,快走吧,剑山派不可能留下来的!”楚月婵听说袁杰一出关就被叫到了这里,她也跟了来。

“不!这里是我的家,我怎么能抛弃自己的家而逃跑呢!你难道也想这里像你们金鸾宫一样吗?这里是我们的家,我要保护她!”颜夕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看着袁杰,无喜无悲,“哥哥,我和你一起守护剑山派。”

“袁杰在,剑山必在!绝仙勿狂,绝仙必亡!”

五位绝仙阁长老围攻剑山派长老,还好大长老功力深厚,暂时勉强能打个平手,若长此下去,他们也撑不住!两方弟子战斗激烈,各处光芒闪耀,法术齐放,整个剑山派尸横遍野,血流漂橹!敌军有的走进来大阵被击杀,可怎奈何敌军数量太多,剑山派弟子都浑身浴血,有的少了一条胳膊,有的少了一条腿,惨不忍睹,可他们都还在坚持杀敌,临死前自爆,以期杀死更多的人。没有人流泪,没有人在意流了多少血,都在杀敌,哪怕只还有一口气!都有一种“只要我在,莫动我派”的豪气!即使是用躯体我们也要筑起一道城墙!

袁杰也在其中杀敌,后方还跟着你两名女子。袁杰浑身是血,甚至发丝都黏在了一起,血并不是他的,都是敌军的。重剑一提一挥就是两天人命,他并不嗜血,可却杀得很无情。你夺我门派,杀我亲人,毁我家,我必杀你!颜夕和楚月婵也似杀戮的机器,面无表情,抬手落手,高效而精确。遇上强敌,三人联手,战无不胜!

绝仙阁的长老很快就发现了这三个人,他们决定亲自去镇压。可剑山派的长老怎能让他们如愿。耗费着精血来作战。一时间那五位长老竟无可奈何,他们稳赢,谁想去牺牲性命去打斗,不到剑山派这种万不得已的情局是不会有人燃烧精血作战的。下方的弟子打的很惨烈,剑山派弟子仅剩数千,而对方还有三万余人!这仗,本就是死局!

剑山派,了无生机,血流成河,残肢到处都是,血流漂橹,宛若人间地狱!

天大的打击

突然间,天上裂开一道缝隙,萧无天一下趔趄跌了出来,明显的一身伤,却大笑着。“袁华老儿,你的剑山派是我的了啦!哈哈哈哈!”下方的战斗停止,这样的一个老怪物翻手间就能把剑山派剩下的这些人灭了!

“袁华已死,你们投降吧,我还能留你们一命!那几个什么长老我还可以考虑收为我的仆人!哈哈哈!”萧无天肆意地笑着。

下方的弟子有些惊恐,袁华是他们的宗主,他们心中的天,心中的骨,突然间说,天塌了,骨断了,谁能接受!

“不,宗主不会死!宗主会灭了你个魔头!”有的弟子不敢相信的吼着。

“对,宗主不会死!你一定是在骗我们!”

萧无天笑着,手指轻指,瞬间刚刚说话的人都成了飞灰!

“萧老鬼!你在动我派的弟子看一下!”有个长老大喊着!他现在没有办法动,因为他们被五大长老包围,还有萧无天镇压着。

萧无天看了也他一眼,“做我的仆人多好啊,硬要这样。”手中形成一个光球,向他推来,他急忙结印,可却像穿过纸片一样简单。“砰”炸起大片血雾,身死道消!

“归顺我,我留你们一命,不然,我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想像他似得死的那么痛快,不可能。”萧无天舔着舌头,俨然一个魔头!

只有少数弟子选择了投降,其他弟子依旧选择在剑山派,袁杰没有干预,他们应该有自己的选择。此时,竟有一人选择自爆,还有声音在回荡,“剑山亡,我亡!”随后,有更多的人选择自爆,捍卫剑山派的荣誉,捍卫自己的尊严!袁杰默默地流下了泪,门派破碎,家人死亡!都是因为绝仙阁!“剑山亡,我亡!”的声音还在回荡,让人久久不能平息。

“怎么,剑山派少主不准备投降吗?”一道犀利的目光看向了这里。同时一张大手向他抓来。

“我袁杰在,剑山必在!所以,我就是剑山派!哪来投降之说!”

萧无天笑着没说什么,扭头看向楚月婵,袁杰立即把她拉到了自己身后。萧无天笑的更开怀,“怎么,婵儿,还不回来吗?任务完成的可不好啊!”

袁杰诧异地看着楚月婵,只见她低着头从自己的身后走出来,瞥了自己一眼,眼神中蕴含着悔恨、无奈与无助。“对不起,父亲,任务我没有完成。但是,饶了他好吗?”声音细小却又一字一顿的说的清清楚楚。

“嗯?看上他了?这个臭小子有什么好,我在给找个更好的。”萧无天不缓不慢的说。

“父亲!”萧月婵小嘴紧绷着。

“小姐,不必为他而伤害了你们父女之间的感情。”大长老徐徐地走过来,温和的笑着。

袁杰一个不稳,要不是身后的颜夕他就摔倒在地了!“你……你怎么……”袁杰无力地指着大长老。

“哈哈,我本来就是绝仙阁的人。”依旧慈眉善目,就像昨天看到的大长老。

袁杰直接就吐了一口鲜血,倒在了颜夕的怀里,一直表情呆滞的颜夕终于露出一丝温柔。“哥哥,我还在,我还陪着你。”颜夕用帕子轻轻地给他擦着血,豆大的泪珠不断地滚落。

萧月婵亦走了过来,“对不起,我不该骗你的。我……”拿着帕子也要给袁杰擦血。

“滚开!这是我哥!永远也不可能是你的!给我滚!不要让我在看见你!”颜夕大吼着,满脸的戾气,似一头野狼,眸子都是血红的。

一旁的大长老的手在袖子里偷掐着诀,指尖形成一小团红光,又瞬间消失。彼时,颜夕眼中闪过一抹血红,扔下怀里的袁杰径直攻向萧月婵。袁杰刚虽然吐血,那也是因为急火攻心,身子并无大碍,上去就要拦住颜夕,颜夕看到有人过来,玉手一张,出现一个血色的漩涡,要将袁杰吸进去炼化掉。袁杰毕竟功力深厚,手掌一拍,放出一股真气,退了回来。袁杰一脸惊容,因为颜夕疯了!

萧月婵也并非凡人,接了两掌后急忙退到了父亲身后,却见颜夕毫不畏惧,直接就是一掌!萧无天大怒,竟然有人要暗算他的女儿!找死!萧无天亦是一掌拍去,直接打在了颜夕的胸口,咔咔的都是骨碎的声音,血直接逼出体外!

“颜夕!你要活着!为了哥哥好好的活着!”袁杰把她抱在怀里,痛苦着,双手紧紧的抓着她,像是这样就能把她留住。

“哥哥,原来你在乎我啊,真好。”颜夕惨白的脸上泛起僵硬的笑容。此时的颜夕眼睛一睁一合地,抬起手,“能,能摸着,摸着哥哥,真好。”闭着眼睛的颜夕眼角流下了一串泪,手便无力的垂了下来。

“啊!”袁杰仰天长啸,这一天,他经历了太多太多……

那边,萧无天冷眼看着大长老。“宗主,小的有什么做的不对吗?”大长老不安心的说到,他不相信萧无天看出了什么。

“你没有做错什么,你做的很好,在剑山派潜伏了这么多年,也是该奖励你的时候了。要不,你就当这剑山派的宗主吧。不,这里以后叫绝仙阁了。怎样?”萧无天走过去拍着他的肩膀。

“这……不是说让小姐做宗主,我来辅佐吗?”大长老笑着推辞。

突然,萧无天一用力直接抓点了他的一条胳膊!“阁主饶命!阁主饶命!”大长老跪在地上求饶。“敢那伤女儿的性命!找死!”大手径直拍在了脑壳上,直接抓爆,大长老当场毙命!

“你个魔头,今日我若不死,他日定灭你全派!”袁杰吼道。

“小杂种!留你不得!婵儿,杀了他!”

“父亲,饶了他吧,我保证他不来寻仇!我以后也在不与他相见!”萧月婵跪在他面前坚定地说。

“你!你不知道养虎成患嘛!”

“爹,你若不从,女儿便和他一起去死!”双手结着印,随时都能自爆。

“月婵,你是真心爱我的吗?”袁杰问道。

“一会我爹答应了,我用空间阵符破开虚空你快逃走,你再用瞬移符接着跑。我怕我父亲不守承诺,以后再也不要回来!”泪水不断的划落,眼睛都睁不开了,可她努力睁着,因为每一眼都可能是最后一眼。

“有你这些话就够了,傻瓜。”袁杰摸着她的头,笑的很幸福,很甜蜜。蓦地,快速向后退,同时双手结印,运转真气,轰然自爆!天空中还有袁杰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今生无缘,下世再结。”

今生无缘,下世再结……久久的在回荡,萧月婵双眼空洞,掐着诀的双手还没有放下。“孩子,回去吧,他都走了。”萧无天过来安慰,袁杰死了他不伤心,可他担心他的女儿太伤心。

萧月婵转过头看着,眼中没有眼泪,却像个没有生命的木偶。萧无天面色大变,动用全身的力气去阻止,可惜已经晚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在自己的面前自爆,却无能为力!他耳边那个声音还在回荡。

今生无缘,下世再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