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登基晚,就怕死得惨

          《容斋随笔》札记(11)

楚成王熊恽自己悬吊在房梁上,双眼睁着。

他的眼睛肯定不会闭上,他是让亲儿子逼着启动开挂人生的。

呵呵,死也想不通。这是君王的命?

楚成王的大儿子商臣,本是楚国的太子。

可惜他爹自从决定让让小老婆的儿子接班时,今天的结局就定好了。

商臣去求教于自己的师傅潘崇。

潘崇是个更狠的茬儿,深谙“帝王常为亲情死”,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动手!

别为楚成王难过,这不过是个轮回。

公元前672年,熊恽弑杀其兄楚堵敖夺了君位,只是今天轮到他自己。

商臣率领死士包围了楚成王的宫殿,一条白绫递给成王:请自尊、自觉!

亲爹只有自戚、自受,挂梁自绝。

在位45年、固若金汤的江山,此时成了要君王小命的火山。

这是公元前626年,东周礼崩乐坏之际。

其实,帝王伦理是胜王败寇!礼崩乐坏还是海晏河清,都与此无关。

帝王命苦!

帝王若苦,凡人怎活?世人的疑问,只能说能理解帝王的人太少了。

宋南学者洪迈,应该算是通透地认识了帝王这个人生最高的职业。

他在《容斋随笔》(卷八)“人君寿考”条,好像发现了帝王短命的活法。

他以大历史观纵览本邦前三千年,说:从汉、晋到五代,一共136个君主,活的年纪都不大。

汉武帝、吴大帝、唐高祖至71岁,玄宗78,梁武帝83岁。

其余的,能活到至五六十岁的都算凤毛麟角。

洪迈看来,帝王个个都是短命鬼。

他还算了那五个能活的皇帝,命运都挺惨。

梁武召侯景之祸,幽辱告终,旋以亡国;玄宗身致大乱,播迁失意,饮恨而没。(《容斋随笔》)

享祚久长,而寿多却自辱且辱国。

71岁的汉武帝晚年,宫廷巫蛊事起,从皇太子、诸邑公主、阳石公主、皇孙都是死于非命。

一生英武的刘彻,晚年近乎老糊涂。他任用酷吏,为仁和的戾太子所不满。宽厚者附太子,酷法者毁太子。

太子是未来天子,太子一旦登基,这些人必死无疑。

这群人便想扳倒太子。在刘彻生病时,在太子住地埋下木人,污蔑太子用“巫蛊”之术咒武帝早死。

事发后,太子逃到民间,上吊而死。

汉武帝后来发现太子受冤,沮丧悲伤。在太子刘据自杀的湖县修建了“思子宫”,又造了一座高台,叫作“归来望思之台”,借以寄托他对刘据和那两个孙子的追忆。

武帝弥留之际,立幼子刘弗陵为太子。武帝驾崩后,八岁汉昭帝即位,这便是“以天下付之八岁儿”。

其他几个长寿君王也一样。

吴大帝孙权废太子和,杀爱子鲁王霸,亲情惨裂,人伦丧失。

唐高祖李渊因秦王李世民争大位,两子十孙同日陨命,不得己而禅位,他的内心是怎样的撕裂?

洪迈深切感叹:“虽有崇高之位,享耆耋之寿,竟何益哉!”

帝王人生凶险,这是命吗?

对此,亚圣孟轲提出截然相反的意见。

有一回,梁国搞全球招贤大会,已经明显超龄的孟轲也来应聘。

梁惠王乐了:“老头儿,不远千里而来,你一定有利我国的办法!

孟圣人一点没客气,上来就把这个不懂事的国君怼得上不来气了。

孟圣说:“大王何必张口闭口言利?还有仁和义呢!”

圣人出口不俗,梁惠王这小子立马恭敬起来。

孟子说道:“朝野都这么问我,上下争相遂利国家危险啊!”

梁惠王更是侧耳倾听了。

孟子说:“万乘之国弑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国弑其君者,必百乘之家。

梁惠王听到这儿,心里扑通扑通直跳,暗想:太特么精辟了!我虽说要立足世界,可天天提防的,不就是这帮孙子嘛!

可孟圣人接下来的话,梁惠王觉得不对味了一一

苟为后义而先利,不夺不餍。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未有义而后其君者也。

这话译成白话:若先利后义,臣子不可能不夺大位。没有仁者弃养双亲、义者不尊君王的。言下之意,君王的命是自己作的。

梁惠王面沉似水,有城府地假装若有所思。

可心里却说:“老头儿,你纯洁的心灵太不适合这肉弱强食的世界了!

的确,孟子的仁与义,并未改变中国君王悲惨的命运。

本邦千古帝王之学:孔孟其表,残忍其里。

皇权天授,拥有天下。君王自己喜欢制造这种气氛,来巩固大位。

可天天陷在权力漩涡里的重臣、外戚或太监,早就熟悉权力游戏的各种玩法。

欲久专政,贪立幼君。”皇帝越小越好摆弄。

皇权紊乱,王朝气数殆尽的当口,皇帝想多活几天都难,指望仁义挽颓纲,做梦吧!

西汉至汉哀帝一死,专权的王莽立9岁的刘刊为帝。等他14岁又怕他“春秋益壮”,便借“腊日上椒酒”把他毒死。

后立两岁和帝刘婴,刘婴死后,立不满百日的刘隆,转年刘隆死,立13岁的刘祜,没几年死了,又立刘懿,没几个月又死了。

羼弱之朝,帝王必须是纸糊的,风一吹就散架子了。这是权臣的需要。

挟天子以令诸侯,弄个傀儡玩权力游戏,成为帝王的职业风险。

可传统史观特别不喜欢改朝换代,好像大位让权臣或外姓夺了,士大夫便悲天抢地。

其实,这只关乎利益集团。对平头百姓而言,日子才是他们的江山社稷!

东晋一伙士子好像天天北望中原,悲奋喷湧。可东晋却少有真正有权力的皇帝。

晋孝武帝免强算东晋或者说是整个晋朝,为数不多的掌握过大权的皇帝。

晋皇纲不振也是门阀贵族势力太过强大。

晋孝武帝即位时,谢氏家族在淝水之战中,挽救了朝廷,人家如日中天也正常。

孝武帝很想拿到权力。权力的争夺是最血腥的,何况是最高的皇权。

太元21年(396)年近三十五岁的孝武帝司马曜,竟然奇葩地被一个老宠妃闷杀了。

《晋书》只言暴崩,一个年青力壮的皇帝就这么没了,竟无人追究。

孝武智障儿子司马德宗继位,这个口不能言的晋安帝,在位时间达23年,最后还是被权臣刘裕勒死,也没活过40岁。

自从洪迈弄“人君寿考”,叹天子不幸,后世学者便一哄而起,纷纷声言皇帝命短。

那么,本邦的帝王寿命到底短不短呢?

社会学家许仕廉《中国人口问题》,出版于1930年,认为古人平均寿命是30岁。

据1936年民国政府公布的古人年龄死亡统计结果,平均寿命也是——30岁。

今天,有专家经过数据论证说是35岁。

也有专家说,刨去婴儿夭折人口等因素,古人的平均年龄达57岁。在没统计数据的条件下,这个结果最不靠谱。

而历代皇帝有确切生卒年月可考者共有209人,平均寿命为39.2岁。

可别把平均寿命当成能活多大啊,真有人胡逼地认准:皇帝只能活39年。

皇帝平均年龄为39岁多,已经明显高出普通老百姓35岁的平均值了。

皇帝医疗、营养确实比民众好得多。可老天爷不饿死瞎家雀,生命的大意义和大概率不会专门青睐某些人的。

皇帝也是人啊!老天爷不会把他们当神。

可普通人不一样,我们总高看皇帝这个群体,心里上认为他们不一般。

心里一失衡,就难免矫枉过正。

结果,洪迈开了个头,一干人都喊平均寿命比当时的古代平寿命低18岁云云。

有知名专家弄一组数据,看似正确,实毫无道理。

本邦王朝从江山一统到偏安一隅,共611个皇帝,其中不得善终者272人。非正常死亡率44%,远高于社会其他群体。

44%非正常死亡率,能同长平之战的士兵死亡率比吗?

我只能说,这个比率很高,但这种比法却有失科学。

当年秦始皇发明皇帝这个词时,一定没意识皇帝职业的危险。

暗杀、自杀、饥饿、惊吓、抑郁而死⋯⋯这简直就是死法比惨大集合。

其中十六国等非常时期,多数帝王几乎全都一颗颗人头落地,触目惊心。

十六国前梁威公张祚,在部众反叛中被厨子徐黑杀死。

十六国前梁冲公张玄靓,被叔父张天赐派人杀死。

十六国前秦宣昭帝苻坚,后秦姚苌俘获后自缢。

十六国后燕文成帝冯跋帝冯泓入宫杀其妾,惊吓而死。

十六国西燕慕容顗(yi3),在位不足一月被弟弟慕容韬刺死。

十六国西燕慕容瑶,在位不足一月为慕容永兵变刺死。

⋯⋯

十六国有39个皇帝被毒死、刺杀、上吊、吓死⋯⋯

洪迈说这时期君王“后嗣屠戮,无一遗种。”

国人心中,能干上帝王这活儿,冥冥中得有神奇的“天命”来保驾,不管其中风险多高。

这些荒诞无稽之妄,总有人认真而虔诚,“洪宪皇帝”袁世凯就是一个。

袁世凯最大的精神负担和心理障碍,是虚龄58岁这道鸿沟。

或因家族体质原因,从袁世凯曾祖父袁耀东到他这代,祖孙四代30余男人,先袁死者14人,有13人死于虚龄58岁前,仅只其四叔祖父死于60岁。

本邦民间有“冲喜”之说,袁晩年鼓捣“帝制”,固然是政治目的使然,但选在民国五年,是有其用意的。

这一年,即袁总统虚龄58岁,其内心恐惧,也想借机“冲一冲”58岁大限。

结果,天命攸归,直接挂在任上。

八十三天一梦,“自作孽,不可活。”人心才是天命。


                  盛世之寿 乱世之夭

                  生死有命 御医瞎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Sao_Year阅读 11,127评论 0 10
  • 飞机游弋蓝天 冲碎一朵云 像寂寞的鲸 卷起了一尾白浪 每秒 每秒 除了鸟 除了气球 除了像鲸鱼的家伙 风来时 云...
    破壁l阅读 52评论 2 2
  • 小时候我们喜欢对喜欢的人笑 长大了的我们慢慢学着对讨厌的人笑 再也不会那么娇柔造作 因为我们知道自己的事 自己做,...
    45度嘴角阅读 81评论 2 4
  • 【背景】分布式架构的普遍运用是类似dubbo等SOA框架出现的必然条件,旨在方便各个服务间的相互调用。这里借用du...
    先生_吕阅读 145评论 0 2
  • 周末。合租室也变得热闹。 女孩们下厨炒菜犒劳自己一周的辛苦,男生约上女友在陪逛街后放松地看一场电影,有大块时间可以...
    暖暖幸尔阅读 85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