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过后

   

       

大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去给小欣干活,心里就莫名的兴奋,浑身也有使不完的劲儿。

农村分田到户后,短短二十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开始时三五家在一起春种秋收的,过了几年手头富裕了,为了方便,也为了提高自家的收入,大多是每家都养了几头牛,自己种自己的了,真正实现了“垧八地,两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农村生活。

随着进城打工热的兴起,农民不再单单热衷于土地求生存的模式,大批的农民工涌向了城里。部分农民进城打工或者在城里安家落户,还有部分农民进城打工,媳妇在家经营土地。这样,牛马耕种土地的时代就悄然消失了。

妇女在家种地的,春种夏犁秋收就都雇机动车了。大凯媳妇常年病殃殃的,出去打工是万万不行的,所以他早早买了辆25马力的四轮车,给南北二屯的人家种地!

大凯人勤快能干,价钱又不是很多,大家都愿意雇他的车干活,他一时成了村里的香饽饽。

小欣的丈夫是镇上的信贷员,那可是让人人羡慕嫉妒的美差。工作之余,不是这个请喝酒,就是那个请唱歌的,小日子潇洒惬意得很。家里的一垧多地几乎一手不动。

不知不觉间,小欣已经雇大凯种地三年了。不管春种还是秋收,大凯都早早的替小欣张罗着,小欣自己少操了不少心。小欣是个善良热心的人,三年的雇佣交往,她体会到了大凯的难处,老婆身体不好,不能帮干活不说,有时犯病饭都不能给大凯做一口。所以每年她都分毫不少的把钱早早给大凯。有时赶上老公在家,就会多炒上几个小菜,留大凯在她家喝点儿。

 

大凯虽然不善言辞,但是小欣对他的好都默默记在了心里。小欣一年自己忙着地里的活计,丈夫极少帮忙,大凯看在眼里,心里有说不出的心疼,所以给她家干活,格外上心,格外卖力气。

俗话说“三春不如一秋忙。”转眼到了秋收,这是一年最忙的季节。每家每户都忙得热火朝天的,大凯更是忙得不可开交,一天到晚都顾不上吃饭,就是面包凉水充饥。

小欣是个恨活计的人,更是起早贪黑地干。丈夫十一难得有几天假,可他要么出工不出力,要么借故溜走。小欣有时也恨得牙根直痒痒,但是也拿他没办法,也就任之顺之了。

大凯每天都是在傍晚六点左右去给小欣拉地里玉米。因为他知道去早了小欣自己扒不上一车,也知道去早了小欣舍不得回家。

为了好装车,小欣扒玉米时都是在车道两旁整齐对立的一堆一堆倒玉米。装车时他俩就在车的一左一右。大凯人高马大的,往车上装玉米基本不费吹灰之力。可小欣长得娇小,装玉米时每次都是猫腰抓起,直起腰来往车上扔。这样不仅速度慢,也很是吃力。

每次大凯都麻利地装完自己这边的,抢着过来帮小欣装。小欣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所以就恨不得使出吃奶的劲儿不停地猫腰,不停地直腰……不一会功夫,就大汗淋漓,头发似乎都湿透了,黏糊糊的沾在脸上。

大凯面对面地帮小欣装玉米,小欣身上散发出来的汗味带着她身上特有的体香是那么迷人……大凯偷偷贪婪地呼吸着,他身体有股异样的东西在涌动……偷眼瞭了一眼小欣,湿漉漉的头发黏在她红润润的脸上,是那么的俏美!霎时,他热血喷涨,干涩地叫了声“小欣”,就把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顺势一带,就把小欣轻轻放倒在玉米秆上,随即自己的身体就重重地压上去,唇热切忙乱地盖在了小欣的唇上……

小欣被大凯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呆了,霎时大脑一片空白,可她本能的用力推着大凯,可大凯的身体就像一坐火山,让她动弹不得。她想大声叫喊,可舌头被大凯牢牢地吮吸着,像游走的蛇,滑过她的每一寸肌肤,钻进她的身体里……

小欣在大凯贪婪而又疯狂的吮吸中,慢慢瘫软下来,她无力地闭上了眼睛,泪水无声地滑落下来。

月光透过薄云,洒在她的脸上,那泪珠泛着光,格外耀眼。

大凯蓦然看见小欣脸上晶莹的泪珠,心里一惊,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他像触电似的蹦了起来,然后狠狠地抽了自己两个嘴巴,羞愧地看着小欣……

这时,不远处渐渐走过来一个身影,大凯和小欣随即听到了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小欣,我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