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祸

星期日中午,我吃过饭,没有去午睡。坐在老杏树下看书。树上的蝉奏响欢快的音乐,一阵慵懒的兴奋荡漾在绽满鱼尾纹的脸上。我伸了伸手臂,躺在摇椅上,书覆盖在那张扭扭捏捏的脸。

古灵精怪的女儿,五岁,她也没去睡。找了个破桶和洗脸盆,准备练习架子鼓,和树上的蝉合奏。

叮叮当当,咚咚咚。吱一声,蝉惊恐的飞走了。接着是砰的一声,这门开的有着丰富的感情色彩。哈哈哈!惊了母老虎的觉,小丫头片子要挨骂了,我有点幸灾落祸,脸上抹了一层浅浅的微笑。

“装,你装,老娘睡会,你一中午敲个破桶。现在佯装看书,猪八戒看书,你吓唬哪路神仙。″妻子的河东狮吼真的练到了炉火纯青。

我抬头看着妻孑因生气而发白的脸,象似刚刚打过粉底。莫名其妙的感觉,无可奈何的目瞪口呆。回头寻女儿,只见桶和脸盆在身后。女儿躲在远远的墙角作鬼脸。

我冤呀!千口莫辩,无处喊冤。这是正大光明,光天化日之下坑爸爸。我努力构思,让她尝尝嫁祸的味道。

傍晚,我把供在菩萨面前的三个大苹果,一个上面狠狠的咬了一囗,我得意的笑了笑,专等妻子回家。

丫头在做作业,我站在一边等着回来的母老虎发彪。生气了,真生气了,母老虎拿着苹果,迈着虎虎生风步伐去寻丫头。

“谁啃的,是不是你?”

我悄悄地笑,准备看女儿受委屈。

“妈妈,你笨,我的嘴能咬那大的囗子吗?”

我震惊女儿的聪明,接下来的事会发生什么……我逃之夭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熟悉《红楼梦》的,都认定是王熙凤害死了尤二姐,还有红学专家及爱好者,就此推论凤姐一生最大的失误就是害了尤二姐丢掉性...
    费漠尘阅读 949评论 11 11
  • 中午美美的睡了一觉,好舒服
    清爽阅读 22评论 0 0
  • 七律/剪刀股 作者:心博、图片:网络 绿叶基生莲座平,偏偏说像蒲公英。 娇容乳白圆轮转,芳蕊深黄光柱擎。 广布东南...
    心博1阅读 64评论 0 0
  • 第一章:使命感和价值观 一个公司确立的使命感和价值观不应当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说辞,而用当时公司根据自身独特的实际情...
    刘敦敦阅读 32评论 0 0
  • 我还记得那天,她吞吞吐吐的开口,“我可能要离职了……我推荐了你……你先考虑一下……” 就这样,相伴了3年的同事也终...
    麦灿亲阅读 1,182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