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9)

96
玄宝
2017.05.26 19:55* 字数 2274
花市灯如昼·澳门

文/玄宝

许家明是个太过念旧的人,在他小时候,许家父母工作正处在上升期,一直是一个老阿姨照顾他,到他上中学时,阿姨年老不得不归乡,接下来一年多他都吃不惯新保姆做的饭。一直到出去留学,毯子都是小时候用旧用破的那条,那个小学时就伴着他的闹钟,现在也还在床头,滴滴答答地响着。

家明成长时期,老许为了工作时常不在家,都是许太太,许张文竹自己带着儿子,父亲这个角色对家明来说,是有些淡薄的,很长的一段时间,老许在家明心中,都是一个偶尔才出现的爸爸。

彼时许家父母大概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导致他们的夫妻关系并不亲密,家明作为他们的孩子,时刻可以感受到其中的冷淡,有时他会觉得困顿,以及会敏感地怀疑自己是否多余。许张文竹是大家庭出身,教育孩子有自己的一套,大概是太注重规矩和得体,家明被教育得有意识地压抑自己有攻击性的情绪,不论是与人相处还是谈恋爱,都用宽容大方,谦逊有礼的态度。

大概在许张文竹眼里,隐忍是一项高贵的情绪。

他有自己的家庭往事,这些往事让家明有些固执地保留了自己的某些习性,比如喜欢一个菜,爱一个人,持续性总是非常地长久,这种不会变化的感情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自保。

许家父母就这一个儿子,一直担心他长大后,因为这样念旧而变得优柔寡断。后来见家明正直善良,知道自己要什么,开始走一条理智的路,披荆斩棘,该丢的丢,该留的留,两老才慢慢放下心来。

但是他们没有往下跟家明再谈,许多家长不兴跟孩子谈内心创伤。

跟陆匀之谈恋爱时,他有些纵容地爱着陆匀之,又渴望陆匀之回报以同样热烈的爱意,却不敢说出口,他害怕泄露自己的软弱。

在上海的那晚,夜半他接到陆匀之的电话, 原本累得一躺在床上就进入梦乡的他,瞬間清醒,其他事通通撇开,静静地听着话筒里略微沙沙的声音,一开始,大家都没有说话。

终于陆匀之没有再逃避,轻轻地叫了一句:“家明, 是我。”

许家明的手心突然有些热,好像又回到了他们最好的日子,那时候陆匀之也是这样,清清爽爽地在电话那头叫他:“家明,是我,我在二饭等你。”

刚下课的他骑上自行车就往二饭跑,在攘攘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她,露出可人的笑容,在阳光下明晃晃地朝他招手,明明就是昨天才见,才过了一夜,好像过了好久一样。

这样细碎的往事让家明的心在深夜里完全不设防:“匀之,我在。”

陆匀之那边顿了一下,慢慢地,嗓子里哑哑的,好像也是累,声音听起来不真切,但沙哑中的柔情还是听得出来的:“家明。”连着叫了好几声,好像这些年没有叫出口的名字,今晚要一次性补回来那样。

她每叫一句,家明就应她一声。

最终,她缓缓地说:“家明,我错了。”

家明听了这句话,心中翻江倒海,良久不能出声,静待下文。

陆匀之幽幽地嗓子在那头响起:“家明,对不起,我错了。”

原本躺在枕头上闭着眼睛的家明,此时有些烦躁,他动了一下,掀开被子,开台灯,坐起来,想给自己倒杯水,想了想,又换成白兰地。连着喝了好几口,苦涩,难以下咽。

陆匀之并没有说很多话,好像那句对不起花了她好多年的时间去酝酿,才从喉咙头卡出来,用尽了所有的精力,撑着一口气,只为和家明说这句话。

见家明那边并没有什么回应,她心里没底,这么多年没见,家明可以尽情地恨她不爱她,她却怕家明此时的沉默。然后她努力地扯着嘴角,带着一丝自防备的自嘲:“家明,夜深了,大家休息吧。”

家明顿了半分钟,又倒了一杯酒喝下去,才回答她:“匀之,从前我们也爱这么打电话。”

陆匀之失笑:“我记得。”她每一个细节都记得,矢志不忘。

那时候陆匀之不肯睡,老要家明隔着电话给她唱歌,许家明疼她,不厌其烦地听她的撒娇耍赖,给她唱歌,哄她睡觉。明明自小被迁就的是家明,到了这段关系里,他宁愿做个傻子,把陆匀之纵容得像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公主。

那晚的他们不敢触碰最龃龉的那段往事,只挑好的来讲,直到陆匀之模模糊糊抱着手机嘟嘟囔囔地睡去,家明才挂了电话,望着窗外天光渐亮的上海,他点了支烟,轻轻吐出一口,看着陆匀之那三个字在他手心上,才敢合上眼睛眯了一会儿。

这个电话像是午夜中的幽灵,除了通话记录上几小时的时间,几乎没人能证明真的发生过。之后,记不得是谁先发的短信,两人好像铁了心要把这几年虚无的爱恨落实在一蔬一饭上。

陆匀之甚至连买了一只新牙刷都要拍个照给许家明发过去,许家明好像还是那个傻子,兴致勃勃地评论,然后自己下班后特地去买一支一样的,却没敢告诉她。那种感觉,像是在享受不负责任的暧昧,但是他们都知道,想要回去,谈何容易,如今的他们只不过是保持距离,又小心靠近而已。

陆匀之所在的公司这段时间准备扩大规模,她连着开了一个星期的会,准备人手架构的配备,深夜回到家里时,累得不想动,躺在沙发上给家明发短信:今天会议室的冷气把我几十年后的风湿都勾出来了。

许久不见家明回复,大概也是在忙,他只会比她更忙,两人都是趁着休息的间隙发短信联络着。陆匀之什么都不管了,扯了床毯子,和衣躺在沙发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家明也在开会,律所近来接了个棘手的案子,他跟另外两个合伙人一直在开会讨论应付方案,赢了这个案子,他们可以一年泡在夏威夷沙滩上看美女穿比基尼,喝鸡尾酒看短裙舞。

有这个动力在,大家喝足了咖啡坐在会议室里,扯着领带不眠不休。

陆匀之忘了开冷气,一觉睡到半夜,发现竟然快凌晨三点了,南方夏天湿气重,天气闷闷地发热,自己身上一身黏黏的汗,伸手拿手机按了一下,发现家明还没回信息,有点失落,所幸这些年都一个人过惯了,她揉揉脑袋起来找浴巾去沐浴洗澡。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8)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0)


端午小假期啦~

欢迎点赞点赞点赞+留言留言留言~
感恩,感谢,比心❤
祝阅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