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村/南坡村

图片发自简书App

遇上南坡村,纯属一个意外,我和媳妇戏言:这篇游记,像是捡来的。

原本想到周村后河边上去买几斤鸭蛋,顺道考虑买只鸭回来杀了炖汤,补补肾。

没想卖鸭子的人早就把鸭子全卖掉了,只剩下几只鹅。鹅个太大,我怕杀不了,怕煮不好,怕吃不成,就放弃了吃鹅的念头。

真是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杠杠的。

好过不上嘴,就瞎胡跑跑腿。

顺着后河村往前走,路过坪上,趟过小河,往右侧的方向前行,发现左侧的半山腰隐隐约约有个村落,一条窄窄的水泥路,两旁杂草过膝,以为是一个很小的村子,就顺道拐了上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结果到了近前才发现,村子并不是想的那么小。

看看,好似也别有一番韵味,就停下车,四处溜跶着走。

问过一个正在地里出白菜的村民,才知道这南坡村村是由南坡、窑头、峨沟3个自然村组成。村不是太大,人口也不是太多。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处高大的宅院吸引了我们的眼球,信步走到近前,看它古堡似的存在,像一道屏障矗立在古村的中央。

大门半开着,我们就探着身子走进去,遇上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婆婆,她极好客,问我们吃过饭没有,喝水不喝。

我们一起闲聊,聊到了她的以往,聊到了这所高大的宅院,聊到了曾经从这里走出去的状元郎。

在我们看来的好地方,对他来说却是一个起初并不愿嫁过来的小村村。她说当时只是听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是为了躲避当年的战乱,听从了家里奶奶的的话,就不情愿的嫁到这小村里来,当时自己小,又不敢说啥。老婆婆说自己姓杨,是周村的一个大户人家,每年唱戏,但是杨家人的枝枝末末就要占着很大一个部分,她自己年轻时候也唱戏,什么梆子、落子、豫剧的都唱。那时为乐学一个戏,跑到人家剧团上抄剧本,到戏台下看人家怎么走过场,用心的很……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看是貌有不甘,但却满满的都是故事。

如今的一切,对于老婆婆来说都成了过往,所有的所有都可堪回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