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十年,是否算正义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最厉害的警察大叔

我和小黄文在酒馆里举杯碰盏,为了纪念我们成为警察一周年,庆祝这三一年里我们的辖区一片宁静祥和,百姓安居乐业。对于我们这些一腔热血的青年小警察,入职以前无数次幻想过电影里那些在街头的亡命追逐和神秘的连环杀人案全都被祖国的欣欣向荣扣在了土里,一蹶不振,江山真是多娇啊!

也好,不可用狭隘新鲜感去要求这个社会,于是便渴望有酒和故事刺激我们的向往。小黄文抿了抿他厚厚的嘴唇,对着酒杯走了一会神,然后对我说:“大翔哥,你觉得谁是咱们警局最厉害的?”

我伸出拇指,指了指自己。

小黄文面无表情,没有给予任何回应,我有一丝尴尬,正了正色:“黄警官吧。”小黄文顿时眉开眼笑,我当即打断了他那不可饶恕的念头:“我是说大黄,黄忠警官!不是你这小黄人!”小黄文听后,也把身子正了正,瞪着眼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比军哥还厉害?!看不出来啊!”

“那还有假?就是军哥告诉我的,据说大黄警官年轻时一个人能打十个,自己独自一人捣毁一个毒窝,从警这些年,抓过的犯人有黑帮老大,有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还有跨国犯罪团伙,加起来比你吃过的屎还多!”

小黄文似乎并不买账:“不可能吧,太扯了!”

“你是说不可能比你吃过的屎还多吗?”

“滚蛋!滚蛋!去你的!我是说大黄警官有那么夸张吗?”

“谁知道呢,军哥这人说的话未必靠谱!”

“真的假的,问问不就知道了!”

“你的意思是……”

我和小黄文交换了一下眼神,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又另外买了两瓶二锅头,一溜烟杀到了大黄警官家的楼下,给大黄警官来了个不请自来。

大黄警官对于我们的突然拜访并没有惊讶,反而有一丝欢迎,也许是因为他的妻子在十多年前就意外去世了,孩子又在外地上学平日里也挺孤独的,有我们两个年轻小伙子作伴,倒也欢乐。

“大黄哥,我们听说,局里你是最厉害的,真的吗?你年轻时真的一个打十个吗?据说你还一个人挑一窝毒贩啊?是不是骗人的啊……”我们两个毛没长全的愣头青一上来便开门见山的问出了一连串问题,大黄警官哈哈大笑!然后一口猛干了一杯白酒,白酒刺激的让他龇牙咧嘴了好一会儿,长叹一口气,微笑着摇摇头:“都是传言罢了,没这么夸张。”

“抓到那些通缉犯一定很爽吧!”

“对啊对啊,伸张正义的感觉!”

大黄警官没有正面回答我们,只是一边往杯中斟酒,一边问到:“小伙子,你们说,如果你知道一个人犯了不可饶恕的罪恶,到却没有足够的证据,法律无法制裁他,你们怎么办?”

继续找证据呗!那还用说,我心里暗自琢磨,但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很小黄文若有所思的摇摇头。

“我的一个朋友,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我和小黄文相视一笑,对头!这就是我们要的,酒啊酒啊,真的靠谱!


二、大黄警官给我们讲的故事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事情在三年前,我的朋友也是一个警察,好多人都说他是个特别厉害的刑警,我们平时都叫他村长。在繁忙的工作之后,他想要一个人出去旅行,于是就订了一次去候鸟岛的游轮旅行,而村长没有想到,这条游轮背后酝酿着一场躲不开的血流成河。

一行的旅行团又几十个人左右,大多数人都是三五成群的,他是为数不多的一个人出来旅行的人,在喧闹的游轮晚宴上,他一人在角落里一言不发,和那些欢声笑语的人群格格不入。我朋友平静的观察者船舱里的每一个人,度蜜月的年轻情侣,带着孩子出游的夫妇,打扮时尚的女生们,还有白发苍苍的老人,但有两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个瘦高的眼镜男和一个胡渣男,他们和他一样,也独自一人。

也许孤独的人都会互相之间感同身受,他们互相之间都休息到了彼此的存在,发生了一些目光上的交流,可谁也没有打破这安静的平衡,直到晚宴结束,大家各自回房休息,他们也始终没有和别人说上一句话。

第二天早大家约好是要一同出来吃早饭的,可是早饭时间都快要结束了,那眼镜男和胡渣男却迟迟没有出来,导游有些着急,就跑去叫他们两个,可过了一会导游小姐惊慌失措的从胡渣男房间那边跑过来,脸色发白,正好碰到了去上厕所的村长,作为一名警察,他立马意识到了问题不简单,便迅速赶到胡渣男的房间门口,结果一眼就看到了门缝里渗出的血迹,村长立刻亮明了自己警察的身份让导游去找游轮的管理员要备用钥匙,自己留在现场要先检查一番。管理员带着备用钥匙赶到了现场,其他闻风赶到的游客将胡渣男门口团团围住,可不止为何,管理将所有的备用钥匙都试了个遍,就是打不开胡渣男的门,可能是弄丢了备份钥匙。情急之下,村长拿来了墙壁上的消防斧头,直接在门上劈出了一个口子,伸手进去,摸索了一会儿,将门打开。村长发现门特别的重,通过门上的口子才发现,门边上靠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准确的说,是尸体!因此门只能往里拿来一点点,而通过这条逢,众人看到了难以置信一幕,在房间的另一侧,是眼镜男,他纹丝不动,脖子上有一条深深的口子,血已经干了,染红了整个房间……村长驱散了所有人,以确保没有人进入现场造成不必要的破坏。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个小时后,游轮抵达了候鸟岛,岛上的警察闻讯赶来,和村长碰头后,一起对现场进行了勘察。经调查发现,案发的第一现场正是胡渣男的房间,时间是昨天晚上,地上散落着一些现金,不排除为财杀人的可能性,现场门窗紧闭,均是从内部锁上的,而且没有其他出口,唯一的钥匙在死者身上的口袋里,属于典型的密室凶杀案!但这并非最令人震惊的,经过候鸟岛警方后续对两名死者的调查,两名死者居然都不是一般人!死者眼镜男正是一周前发生的一宗抢劫杀人案的重点嫌疑人,后来的证据也表明正是凶手本人,而胡渣男,也涉嫌与丽云市一宗发生在十年前的交通肇事案有关,案件完成一名女子死亡,但因为足够证据,被无罪释放。

现场是很明显的密室凶杀,动机也倾向于谋财杀人,最重要的是,死者为谋杀犯和交通肇事致死主犯,在这样的情况下,整个案件都很清晰,而且于情于理都符合所有人设想,因此没过多久,就结案了。

而村长阴差阳错的“解决”两宗命案。


三、也许,事情没那么简单

说到这里,大黄警官又饮了一杯白酒,呵呵地笑了起来,看得出来,他已经微醺了,我和小黄文也有些莫名奇妙的听了和他本人破案抓贼没有一点关系的故事,不是他本,也基本没有参与破案。看得出来,小黄文脸上的三条黑线已经粗到不行,我俩相视,无奈的一笑,再看看眼前这个醉醺醺的大叔,哎,怎么看都不像是我们警局的第一神探!果然又是一个毛利小五郎。

带着失望的情绪,我和小黄文慢悠悠的往宿舍走去,“这都什么哇,我就知道这大叔不行,什么神探,充其量是他朋友经历了一个比较奇特的案件,而且这故事真的假的我不一定,多半他也是道听途说!”小黄文率先发难。

“哎,浪费时间听一个醉鬼大叔胡扯。不过大黄哥也挺可怜的,嫂子走的早……”思绪走到这里,突然一道闪电划过我的脑海,我感觉到了一丝异样,是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小黄文!走!”

“走?去哪儿?”

“回警局!”

“你发神经啊!今天不是咱们值班啊……”

没等他说完,我一把抓着小黄文就往警局走,“去档案室,也许事情没那么简单!也许……”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警局的档案室里,我和小黄文疯狂的翻看着当年案件的卷宗,在经过一番千辛万苦的寻找后,找到了十三年前胡渣男的交通肇事案和三年前眼镜男的抢劫杀人案自己游轮凶杀案的相关资料。

我们仔细的翻看着三件案子的每一个细节,一层一层的抽丝剥茧,越到后面,我越感觉自己接近事情的真相,可是,我们都好像被不知名的情绪阻碍着,似乎不想再继续,然而不知是否算事与愿违,我们发现了一些惊人的事实,十三年前,那个被胡渣男撞死的女子,居然就是大黄警官的妻子!我和小黄文瞪大了眼睛,互相看着对方,从心底里涌出一丝悲怆,也许是出于对大黄警官的同情,又或者是因为,我们预感到了最不好的结果。我试着问自己,如果事情的真相,是你最不希望的那种情况该如何是好?


四、拨云见日,真相大白

图片发自简书App

通宵鏖战之后,小黄文已经累得倒在了档案室里呼呼大睡,外面的天渐渐亮了起来,我努力睁开倦怠的双眼,拿起记满案件关键的笔记本,摇摇晃晃的走出了警局。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我想明白了,无论结果如何,我都要去找大黄警官问清楚,没有绝对的对错,但有绝对的事实。

在大黄警官的门前驻足十分钟后,我鼓起勇气,扣开了大黄警官的家门,他缓缓打开门,在门口和我四目相对了一会儿,眼神里没有惊讶,只有血丝,看来,他也是一夜未眠。

“你有什么想说的?小王,你发现了什么吗?”在大黄警官的脸上,深深的疲倦感一瞬间荡然无存,在取而代之复杂情绪中,我竟然看到了一丝欣慰。

“我想见你的朋友,那个村长,可以吗?大黄哥。”

“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他浅浅的一笑。

“我不信,又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这个人,没有你朋友,没有村长,只有你,黄忠警官!”

大黄警官安静的听我说着,丝毫没有打断我的意思。

“那起游轮凶杀案,其实从一开始就不是偶然,不是劫财,更不是命运安排两个杀人犯互相残杀,尽管这一切都太符合所有人的希望,两个罪有应得的人,死有余辜,大快人心。但是,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事实,这其实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让我们从游轮凶杀案案件最开始说起,导游小姐发现异常后,在跑去叫人的路上遇见了刚上完厕所的你,其实遇见你根本不是巧合,因为从旅客房间到大厅一定会经过那个厕所,你故意去上厕所,为的就是和导游小姐一起成为第一发现人,防止其他游客先打乱计划,然后你讲明自己是警察,并让导游去找游轮的管理员拿备份钥匙,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就可以独自在现场动手脚,我想你应该是往钥匙孔里塞进了木屑之类的杂物,这就是为什么管理员拿来了备用钥匙,却始终打不开门。这样一来,这房间就成为了一个不能从外界打开的密室。至于密室的手法,其实也很简单,你用警察的身份命令其他人远离案发现场的门,然后自己用斧头劈开一个缺口,关键就在你伸进去开门的那只手上,在你的那只手上,就偷偷握着这间房间的钥匙!再将手伸进去时,偷偷的把钥匙放在靠在门边的尸体的口袋里。如果要是在地上,会有人怀疑是关了门以后,从门缝里将钥匙扔进去,但在口袋里,就完全排除了这种可能性不出意外的话,尸体也是你移动到门边的,为的就是完成这个手法。”说到这里,大黄警官的眼里流露出了一丝悲伤,可我还没说完。

“嫂子在十几年前死于一场车祸,司机肇事逃逸,而那个胡渣男,就是这个司机!但法律没能够为您伸张正义,我不知道为什么,说是证据不足,也许是背后有不知名的利益关系,一个破案无数的警察,在面对自己妻子的悲剧时,居然变得束手无策,眼睁睁看着凶手逍遥法外,整整十年您都活在痛苦之中,一直在等着正义的降临,然而您没有等到,正义的迟到,让你决定自己动手。作为警察,你知道一宗案件,如果只有死者没有凶手的话,是不可能结案的,所以你需要有人完成这件事,就是这个眼镜男。也许您在侦查过程中早就发现证据定他的罪,但你想利用他,因此和他达成协议,只要他除掉胡渣男,你就帮他摆脱嫌疑,他本身背负一宗命案,没有理由拒绝。这才有了后面你们跟踪胡渣男上了游轮的情况,所以也根本不是去旅行的。但你棋高一着,那天夜里,眼镜男与胡渣男搏杀最终杀死他的时候,你随即将眼镜男也除掉,又或者……两个人都是……这样一来,他们互为凶手,互为死者,形成了完整的犯罪关系。然后你把胡渣男的尸体移动到门的边上,在地上散落一些财物,自己再从门缝出去,从外面用钥匙将门反锁,再利用之前说过的手法把现场营造成一个密室,让所有其他游客看着管理员打不开门,为你的密室作证,又死者,有凶手,有密室,还有证人,死者本身又罪大恶极,那么候鸟岛警方结案,意料之中的事!证据就是,在死者衣物沾满了鲜血,胸前口袋里的钥匙却干净的很,这就证明了是在血液干了以后才放入口袋的,如果证物还在,也许可以要指纹也说不定。另外,那扇被你砍坏的门案件结束后就被游轮方遗弃了,但是备用钥匙却没有,因为当时开门的时候,没有一把钥匙能打开那扇门,管理员就认为所有的钥匙都是其他门的,这篇扇门的钥匙已经丢了而事实是,那个备用钥匙现在他们的钥匙扣上完好无损的挂着,也就是说,那串备用钥匙上,其中会有一个,和我们证物室里的那把,一模一样!”

我说完了,却看见大黄警官满脸的泪水,那不是在后悔,而是内心堆积的悲伤彻底的释放,大黄警官用哽咽的声音对我说:“我努力了,我在等待正义的判决,可是十年过去也没有等到!我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所有证据都莫名其妙的消失!我别无选择……”


五、我选择我心中的正义

大黄警官也在自我抗拒,这违背了他作为一名警察的原则,可是在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面前,他选择违背原则,这让他陷入了两难,这件事情一直被压抑在心底,在昨天酒过三巡之后,终于忍不住用第三人称宣泄了出来,或许有我这个旁观者发现这一切,反而让他轻松了。而我也犹豫了。

片刻的思考过后,我把我的笔记本递给了他大黄警官,上面是我发现的一切,

“如果我是你,也许也会这样吧,哥。”

他用颤抖的双手接过了我的笔记本,憔悴的脸庞挂满了泪珠,一个英勇的,充满正义感的警察,被现实摧残的体无完肤,我不忍心再看他,变扭过头去。

“大黄哥,我选择我心中自以为是的正义。我什么都不知道。”说罢就离开了。

路上我和小黄文打了电话,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他倒是一直很仗义的站在我这边,决定和我一起保守秘密,我们约好,如果发现大黄警官有任何欺骗的地方,绝对不会就此罢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