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席硬屉,座面改制是清黄花梨南官帽椅的硬伤

今年南京正大春季拍卖会预展上,一对清代黄花梨南官帽椅搭配同时期、同材质的夔龙纹香案出场,占据了展厅中央显眼的位置。 

左右摆放的黄花梨嵌瘿木如意云纹高扶手椅,形制经典、皮壳亮丽,鹅脖、扶手和搭脑等寥寥几条曲线,勾勒出一幅优美的空间轮廓,即使完全不懂明式家具的外行也可以感受到一种四平八稳的舒适感。然而略通中国传统家具的爱好者们不难发现,椅子座面的硬屉贴席设计,很可能是后来近代改制的结果。 

我们知道,传世硬木椅具有软屉和硬屉之分。软屉是以棕、藤等编织成椅子坐面,常见于苏州地区;而硬屉攒边打槽装木板,以广作为主。软屉藤编细密,使用较为舒适,但不耐长久,短则几十年,长也不过百余年。因此明清时期的软屉硬木椅具,到后来大都会软屉首先破损。 

由于各种原因,从清晚期开始,北京地区会编织软屉的细藤工匠近乎绝迹,破残的软屉椅具无法修理。无奈之下,京城的能工巧匠们创造出在软木板上贴席,看着像原装藤面的取中做法。这对清黄花梨南官帽椅的“硬屉镶嵌席面”,很可能就是当年出现类似情况,无法复原,不得已而为之。 

然而,这种藤编软屉改席面硬屉的做法是破坏性的。为了安装贴席木板,去除了原有的弯带、踩去部分边框里口,即使在如今现代加工技术下,重新恢复原貌也变得不再可能。因此,人为改制造成的对收藏品结构性破坏,远胜于因年代久远带来的自然磨损或坏烂,成为永久的硬伤。或许这是影响这对南官帽椅拍卖最终成交价的主要原因。

一起来玩海南黄花梨收藏吧!长按关注“藏咖程”微信公众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