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错过终究不可说(十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十二章】晦涩秘辛不可说2

       狱中环境似比前两日更糟,那些狱卒每回都将馊掉的饭菜如猪食般淋在地上。不过半日,那地面便粘满蝇虫,再没一处落脚之地。

韩炳良透过天窗,感受着外面的盎然绿意,心中反是从未有过的放松。

未几,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那声音如鬼魅般越靠越近,终是出现在牢房门口。

“你终于还是来了。”韩炳良闭目,呢喃出声。

“祁山兄身陷囹圄,我怎能不前来探看一番?”紫黑披风下传出戏谑的声音,只顿了顿,又似忆起什么,“哦,我忘了,祁山兄已不再唤作祁山了,韩、炳、良,是良心有亏吗?竟起这么庸腐的名字,也不知令尊地下有知会作何感想。”男子干笑两声,身旁的随从帮他取下身上的披风,现出一张中年男人雍容华贵的面庞。

韩炳良看着眼前的男人,眉眼还是未变,只是容颜上苍老了些,心中难免怅然,“你也不必拿那些话来酸我,当年之事确是我对不住你,可是,我不后悔。今日落到你手中,也算是我的命数,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韩炳良说完便不再瞧他,只闭目养神。

那人听韩炳良提到当年之事,再也顾不得地面的腌臜,两步抢到韩炳良身前,一把揪起他胸前的衣襟,“你还有脸和我提当年,当年你既然把妍娘带走了,又为何不好好照顾她?叫她年纪轻轻便香消玉殒。”男人近乎咆哮地吼出这些话,面上再不复方才的威严。

       蓦地提起妍娘,韩炳良似也有些不能自持,呛声道,“你又何尝对得住她,当年你娶她,怀的是什么龌龊心思,真当是没人知晓吗?”

       那人脸色一白,多年不曾被提及的避讳,终是被撕扯开来,鲜血淋漓的真相,他避无可避。

       事情还得从二十二年前说起,彼时,韩炳良还不是现下的乡野大夫,而是京中意气风发的世家公子——韩祁山,更是当时医界最负盛名之人——宋旻最为得意的弟子,而这韩家与宋家皆是医学世家,又素来交好,两家便定了娃娃亲。韩祁山与宋妍娘打小一块儿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本是一桩天作的姻缘,却叫半路闯出的杜清源毁得支离破碎。

宋妍娘刚过了十六岁生辰,两家便决定顺势操办二人婚事。原本聘礼都已送到宋府,当朝皇帝却一道圣旨将宋府小姐指给了文晔王府的小世子——杜清源。知情之人无不扼腕,旁人却只道那宋府小姐有福气。

传闻那场婚礼办得极为盛大,时至今日,京中一些年长的妇人谈起当年的盛况,仍是一片向往艳羡之色。

本来故事发展到这儿也不过是段‘天子无情,棒打鸳鸯’的老段子。偏那世子妃福薄,与世子的第一个儿子尚在襁褓之中就不幸夭折。自那以后,年轻貌美的世子妃失了心智,终日疯疯傻傻,再不复往日的灵气。亏得那世子痴情,守着这么一房病妻,硬是没再纳过小妾。

这厢韩祁山虽失了佳人,事业上却有宋益昇和文晔王府的帮衬,自是混的风生水起。府上说亲之人也是络绎不绝,可他却似浑不在意的样子,眼瞧着都到了而立之年,却仍自孑然一身。直到那世子妃失了子,犯了魔,他才勉强遂了父母的心意,娶妻生子。可当孩子出生那日,他却与那世子妃双双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而后,韩家没落,杜清源满世界的追杀二人,可他们却似石沉大海,再没了半点踪迹。

至于韩祁山是通过何种手段将那世子妃拐走,二人离开后又落脚何处终是无处可考。

而今日如罗刹般出现在牢房的中年男人,正是与韩炳良有夺妻之恨的杜清源。二人如今翻起陈年旧账,心中的仇恨却并未因着年代的久远而减淡分毫。

       “王爷。”牢房外,一紫衣随从出声打断了二人思绪。

 杜清源脸上蕴着怒气,蹙眉问道,“何事?”

那紫衣男子忙起身向前,附在杜清源耳边悄声道,“少主将那丫头从杜二爷手中夺走了。”

“嗯。”杜清源并未启唇,只从鼻中哼出一个音节,却叫那紫衣人倒吸一口凉气。

见他再无交待,紫衣人正欲曲身退出房外,杜清源却又施施然开了口,“多派些人手,看紧他们二人。”紫衣人不敢抬头,猜不出杜清源的神色,只觉那些话像是一字一字从齿缝中蹦出来的,说不清是透着失望还是其他情绪。最后,只得应了声“是”便匆匆退了出去。

房中一时再无旁人,杜清源阴戾的目光直直地定在韩炳良身上,恨不得将眼前之人灼出几个窟窿来。“本王没时间和你啰嗦了,交出百解集,我或许能看在妍娘的面上,饶你不死。”

韩炳良对上他的视线,并不避开,反是悠然一笑,他忽然开口,却并未回答对方的问题,“我一直很好奇,王爷是如何得知那百解集在我手中的?”

对杜清源而言,那百解集早已是瓮中之物,只可叹他韩炳良苟且偷生这么些年,如今却作出一副坦然生死的模样,当真叫人心底犯呕。不经意地挪开视线,眼底尽是戏谑的嘲弄,“说来还得感谢韩兄,想韩兄这些年来百般遮掩,终是败在了好色贪生这两条上。”

韩炳良托腮瞧着他,像是兴趣盎然的样子。

杜清源出生贵胄,惯是目空一切,居高临下的瞧人。此刻见着韩炳良的神情,倒生出了叫他输得心服口服的心思。“当年你把妍娘带走我便开始怀疑,后来虽只得了些零零碎碎的消息,可也知道她恢复了心智。妍娘自幼受的是正统教育,该是知道好女不侍二夫。她会心甘情愿地跟着你,只有一条解释——她忘了前尘。想这世间何物能有如此神奇效果?怕也只有那百解集中的醉魂散了。当然,仅凭这点线索我还是没有十成十的把握,可没想到,你如此贪生怕死。”

杜清源说着得意的挑挑眉,见韩炳良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只是目光空洞,想是思绪早已不在此处,但那又如何,自己苦心经营数十载,如今眼看着大功告成,怎好叫最强劲的敌手错过了这一幕。

想着又用极为炫耀的口气继续说道,“我不过略施小计,叫怀远他们将刺花蛇搁在了你必经的道上,那刺花蛇果不愧是江湖第一毒物,一击必中。本想着若你就这样去见了妍娘,便也就放过你父女二人,毕竟当初是我夺人所爱在先,只可惜你又一次的叫我失望了......不过你既然选择留在这世间苟延残踹,就该知道会泄了百解集的踪迹。”

韩炳良紧闭双目,容色凄楚,叫人不忍直视。良久,从眼角划出两行清泪。

不错,他是贪生,但不怕死,他只是怕若自己就这样走了,阿影在这世间就再无依靠了。况且他是因为在山中寻阿影才被那刺花蛇咬伤,阿影并不清楚这中间的曲折,定会认为是她害死了阿爹,难道自己就这样撒手人寰,叫阿影后半辈子都活在愧疚中。可叹,自己明明猜到这会是个阴谋,却还是败给了心底最柔软的亲情。

“如何,韩兄对这个解释可还满意?”瞧他终是露出了失魂落魄的神色,杜清源眼底一抹不屑的颜色稍纵即逝,面上渐渐爬满了笑意。

韩炳良垂首,不动声色的拭干脸上的泪痕。再抬眸,又是一抹淡然无波的神色。缓缓抬手,击掌,讥讽的声音回旋绕梁,“王爷果然好手段,韩某佩服。不过就算你费尽心机,终还是算漏了一处。”

“哦!何处?”

“你只当妍娘当年是承不住丧子之痛才失了心智,这确确是你轻视了她。起初,你突然向先皇请旨赐婚,妍娘本就怀疑你是觊觎宋府的百解集。暗中还特地让我调查了一番,也怪我无能,半载过去,竟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能寻得。后来,若非妍娘的贴身侍女无意间在廊下听见了你爹与贺之远的谈话,只怕此时,这大好河山早已改名换姓了。”韩炳良说到此处,心中大恸,“可恨那贺之远,先皇那般信任他,年纪轻轻,就叫他官拜右将军。可他竟揣了狼子野心,与你杜家沆瀣一气.....”他情绪愈发激动,说到最后竟是不能自已。

杜清源逆光而立,眼中狠绝陡然转浓,猛地凑近韩炳良,“你胡说,这些事,妍娘绝不可能知晓一丝一毫。”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你惯以为这世间所有人都被你玩弄于鼓掌之间,只是妍娘那样聪慧,又怎可等闲视之。”韩炳良深吸两口气,尽量维持面上的平和,继续说道,“你千不该万不该,便是不该叫她莫名卷进这场是非。若我所料不差的话,刘太医手中的百毒集怕是早落入你们手中了。那上面记载了很多早已失传的制毒秘方,其中不乏一些关乎行军打仗的毒器制作方法。你一定恨透了百毒门吧,写了这么本百毒集,偏生又制了本相生相克的百解集。只可惜你们的实力还不足以与朝廷作对,若不借用百毒集便是没有半分胜算,可若是不得到百解集,又万不敢地施用那上边的毒器。”韩炳良说到此处,目光忽的黯了下来,愣怔片刻,终还是拔出了梗在心头的那根隐刺,“当时,妍娘本欲将百解集上交朝廷,怪我一时起了贪心.....今日,也合该我遭此报应。”

杜清源猛地瞪眼,目眦欲裂,掩在宽广袖袍下的拳头越拽越紧,直至指节泛白,“你不必巧舌如簧,我只问你一句,百解集,你给是不给?”

韩炳良复躺在床上,一派安然,仿佛方才那番刀光剑影的言语交锋与他无关一般。对杜清源言语间的怒气也是置若罔闻。

杜清源怒极反笑,冲韩炳良低声道,“我恍惚记得韩兄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闺女,杜渊前两日还抱怨怡香院的姑娘都是些庸脂俗物,若将韩姑娘卖与其中,只怕那儿的花魁也得退位让贤了。到那时,韩姑娘在勾栏之中夜夜春宵,韩兄在阴曹地府抱着你拿性命换来的百解集也该是安心的。”

窗外,雀鸟啾鸣,枝叶葳蕤,汩汩暖风灌入室内,氤氲的热气使得房中的酸涩又膨胀了几分。

韩炳良贴着墙沿,身子却止不住地发抖,恍如置身飞雪冬月。良久,颤声道“你不会,她也是妍娘的孩子,你不会这般狠心。”

“韩兄不说我还差点忘了。”杜清源戏谑一笑,转着手中扳指,“也罢,看在妍娘的面上,便留了她女儿家的清白。让我想想......不如请韩姑娘代为试药吧,我也好奇那百毒集是否真如传闻中那般厉害。”

韩炳良只觉脑中嗡嗡炸响,抬手便一拳捶在身侧的墙面上,再移开,只余下斑斑血迹,触目惊心。

其实杜清源的用意再明显不过,他就是要让韩炳良在阿影与百解集之间作出抉择。而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韩炳良选了第三条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退去一身红衣,紧紧压在箱底,呵,他,曾经说她还是穿红衣的好看,从那后,她就尽量着红装。呵,凤九冷笑一声,那...
    窗边垂柳阅读 701评论 9 15
  • 哪怕你恨我,我都不放你离开。 ——顾庭深 这辈子,我生是你顾庭深的人,死是你顾庭深的鬼。 ...
    2020久夏阅读 251评论 0 1
  • 74[https://www.jianshu.com/writer#/notebooks/47881680/not...
    稻草任阅读 2,356评论 15 48
  • 某日,他们师兄妹三人听说南海的血珊瑚是四海中最美海物之一,他们下山去看看,却在路上碰见了意外变回原身的南海三皇子,...
    杨岁尘阅读 2,544评论 2 27
  • 太晨宫 “重霖,你家帝君呢?”司命一大早就匆忙跑来,似是见鬼了似的。“哦,星君,帝君在书房呢。” ...
    窗边垂柳阅读 851评论 4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