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树上落下的苹果能滚多远呢?

生病的人总会有许多的胡思乱想,因为身体被一切不自在包围,就想着从思想头脑这一个出口寻一些精神上的慰藉。这是一个正常独立人在非昏厥的情况下正常思想游弋。

闭口不谈爱情。

我还品不上这其中的百般滋味,只觉得浑浑噩噩的过完了大学的四分之一点五,变得不会表达自己,一度抑郁与沉闷。

极度渴望自己被理解被看懂,但是这个世界啊!都他妈二十多岁的倔强年纪,谁愿意牺牲时间听你讲一些与他们毫无相关的故事呢,这样安慰自己总算是心里舒服了好多。现在爱上了一些以前讨厌的感觉,挤公交窒息的摇摇晃晃,坏天气里撑着伞穿过人群,只要身边有人,就默默告诉自己,别怕别怕,你还不是个无人理的臭傻逼。再想想,你看看人群里那一张张冷漠的脸,他们耳朵上挂的耳机播放的是小跳蛙也不一定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性情中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