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清晨 第一章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分手好吗?”

明黄色灯光映亮的手机屏幕显示着刚读取的信息,林清晨背对着手机,无力地躺在床上。

眼泪大颗大颗从紧闭的眼角滑落,草绿色的棉质被单渐渐被眼泪晕染出深深的绿。瘦弱的身体蜷曲成虾米的样子,因为伤心而止不住的抽噎,颤动的肩膀显得瘦削无助。

被丢在一旁的手机散发着淡淡光亮。机子屏幕上方赫然显示着这四字重磅炸弹的发送者:陈浩。

内心某个角落已经崩溃成末日的状态,好像自己一直建立的信仰的那个世界在缓缓崩塌。清晨把头闷进被子里,捂住嘴巴,小心翼翼的抑制自己的哭声。门外父母愉悦的谈话声透过门缝还能轻轻地传入耳中,刚接到大学通知书的喜悦还在二老的脸上浮现。

不能让他们听见,会担心。

窗外的那棵不知名的树在狂风暴雨的挑衅下终于落尽了最后几片叶子,阴沉沉的天乌云密布,总让人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哗啦啦的闪电,瞬间照亮漆黑的大地,急促的雨点倾倒在玻璃窗上,砸出重重地劈啪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动不动的清晨突然转过身来,慢吞吞地拿起手机,稍作迟疑,大拇指便开始有力地摁下解锁键,快速而决绝的编辑信息内容,回复道:别问分手好吗,就说分手好吧,这样故作商讨的语气多恶心。

重重地按下回复键,直到消息提示发送成功,清晨定格的动作才像收到指令一样,放下手机,身体重新躺成一个“大”字,怔怔地看着墙灰发黄的天花板。“嘀”——短促的短信提示音提示收件,看也不看,清晨果断删掉。连同那个熟悉联系人,一起狠狠删掉。要是可以,把记忆打包,冲动的清晨也一定会决绝的删掉清除。

就像是完成了一系列指定动作一样的机器,空白的主机在失去了指挥后突然静止,定定的不知道自己还要做什么。

还需要做什么吗?

只不过是,前一日对方忽然在QQ上问起,讨女生欢心的办法有哪些。喜欢刨根问底的清晨固执地问了清楚。明明了解对方那万年不灭的女生缘,明明知道对方那孩子气喜欢捉弄朋友不分性别,却还是在知道他把一个她不认识的女生弄生气急着道歉逗人家开心的时刻气炸了肺。

“陈浩,你是不是搞错了,想让别的女孩子开心还要问我怎么办。”

“对不起啊,我也是没办法。”

“别跟我说,真让人反感。”清晨很生气。

“反感什么?”语气里是压抑和忍让。

“你和你的那些女性朋友!”

重重敲下这几个字后,两个人就都沉默了。耳机里还在播放着胡彦斌的《在一起》:你们要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有个人你说不出他有什么好/可就是谁也替代不了/。不合时宜的情歌叫人愈加心烦。清晨干脆退出音乐,直接关机睡觉。

也许明天又和好了。

凌晨两点收到对方的短信快中午的时刻才看到。

清晨感觉自己像被水浸湿的纸巾,湿哒哒的烦躁和难过混杂着各种无力地情绪,浮躁地等着水汽蒸发。

是清晨的初恋,三年始终如一日的深爱,就这样,莫名其妙,不了了之。


2

林清晨和初恋陈浩的红娘是一罐可乐。

高中生活的第一个星期,和所有人一样,林清晨还沉浸在入学的兴奋喜悦中。上完头疼的物理课,她如往常一样开始认真地整理笔记。前桌那个瘦瘦高高的男生,许是无聊至极了,转过身来打量起周遭的陌生面孔。清晨抬头的间隙,看到他毫不避讳的大胆目光,有点反感的挑衅地瞪了他一眼,继续埋头苦干。课间休息到一半时,窗外一个男生探进头来,大叫一声“陈浩”,就朝着林清晨的方向丢来一个什么东西,前排的男生精准地双手接住。还没等清晨好奇地抬头,浅棕色的冒泡液体伴随着“呲啦”一声,喷涌在了她的课桌上,书本、笔记本全都一个不落的无一幸免,一些不死心的液体还拼命往课桌缝里渗进去。额前的刘海上也湿哒哒的黏着一些,顺着发丝一滴滴落下。

下一秒,清晨睁圆了双眼,一脸怒容地瞪着目瞪口呆还保持着手拿听装可乐做开罐拉拉环状态的陈浩。

四目相对的尴尬气氛里,陈浩居然大声笑出声来,看上去心情极好。这惹得好脾气的清晨完全失去控制情绪的能力了,拿着书本上残存的液体就往陈浩身上泼去。陈浩也孩子气的和清晨还起手来,虽然明显是故意在让着对方。两个人明明都还叫不出对方名字的人就这么不顾形象的在教室打闹起来,棕色的可乐水波及了半个班级的同学。女生不受控的放声尖叫,无聊的男生拍手大笑,看好戏的,急着避开的,埋头不理会的,众生百态,场面颇为壮观。

一场恶战最后在古板的政治老师的呵斥中结束,两位当事人也在第一时间被请出了教室,享受初秋毒辣的日光浴。就是这样,顺应古语不打不相识的缘分,林清晨认识了陈浩。

翻晒着被可乐泡的皱巴巴的新课本,陈浩大大方方地道了歉。清晨撇了撇嘴,算是原谅了对方。

“林清晨,你凶巴巴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这是陈浩站在初秋炙热的骄阳下对自己说的第二句话。

从没有男生那么直接地对自己说过可爱这样的字眼,清晨微微红了脸。可能是那个时候吧,弱弱的好感让自己在懵懂的青春画出了大胆的一笔。

故事就像每一个人都经历的那样,往烂俗的剧情方向发展。寄宿制的中学生活,林清晨与陈浩每一天保持着0.5米的近距离的朝夕相处,闲暇聊天,课余争论问题,考试互相较劲,假期偶尔结伴出游……终于,在柳絮飘飞的季节里,一向开朗乐观的陈浩,红着脸悄悄着递给清晨一张纸条后,两个人就

在一起了。

即使中途面临着高二文理分班,清晨和陈浩也依然一起吃饭,散步,分享各自的喜怒哀乐。即使也伤感地有过争执负气说过分手,但是每一次和好如初都会愈加坚定彼此的信念。

“清晨,我们要考同一个大学哦。”

“嗯,就算不是同一个学校也要是在附近的。”

因为坚信着有未来,所以不怕短暂分离。


3

“嘟——嘟——嘟——”

思绪还在飘飞,身穿白色海军服的教官已经在整队了。没错,这是每年大学的必备的军训模式,高温中穿着宽大的长袖迷彩服,在烈日下晒成煤炭工的皮肤,一个月累成农民工的身体后才可以开始享受美好的大学生活。

清晨收回思绪,鬓发上黏腻的汗水滑落到下巴上,痒酥酥的。偏偏这磨人的时刻又刚开始站军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亲,扶我一下……”右手边的女生突然就往清晨的方向倒去,清晨在本能地伸出手抱住这个短发的女生时,还是被吓了一跳。

“中暑了,你们带她回寝室休息。”淡定的教官仿佛见惯了这种场面,从女生队列里又指了一名扎马尾的高个子后,语气微微轻柔地甩下这句话,转身就又继续扯开嗓子将骚动的队伍整顿好,变回魔鬼教练的模样。

清晨和高个子女生——马晓颖,两个人驾着晕倒的短发女生,一步一步把她扛到了寝室楼下。可是,面对眼前的楼梯,两人却犯了难。清晨所在的英语专业是全校人数最少的专业,在这所以理科类专业为重点培养对象的院校来说,不受重视也在所难免。所以学院在安排班级的寝室时,丝毫没有顾虑英语班的感受,毅然决然的将所有人的寝室安排在了最高的楼层——7楼,更坑的是,学校没有在寝室安电梯。

就在两人商量着两人轮换着背上楼还是一起扛回寝室时,伏在两人肩上的短发女生突然“咯咯咯”笑出声来。怔怔的清晨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肩头一紧,短发的女生搂紧了两位扛了她几百米路的大恩人,笑嘻嘻地说:“谢谢你们啦,亲爱的小伙伴,刚才我是假装晕倒的。哈哈哈,我是顾晨夕。”

尽管有点被欺骗后的不愉快,但是难得偷懒时光还是要感谢这个俏皮的女生。三个人在自我介绍后,很快的熟络了起来。顾晨夕为了表示欺骗两位小伙伴的歉意,还请吃了甜筒。

“哎,清晨,晓颖。是单身吗?”顾晨夕不经意地撕开香草味甜筒的纸筒,小心翼翼地避开化了黏在纸上的部分。

“是啊。”清晨的眼里闪过一丝低落,尔后微笑着说道。

“我不是诶。”马晓颖不太自然地抓了抓额前耷拉的刘海,被高温灼红的脸颊又镀上了一层红晕。

“啊!快说,快说说你的爱情故事,给咱们俩单身女光棍也感受感受幸福!”“才不要,顾晨夕你要不要这么八卦。”“哎呀,晓颖姐姐最好了。”……女生的友谊就喜欢从这么莫名其妙的分享八卦中开始。

冗长的午后,知了不知疲倦地隐在树叶中叫嚣着一生最钟爱的季节。清晨坐在树荫下,静静听着晓颖和顾晨夕一问一答的讲述着一个不属于她的爱情故事。

陈浩,就像歌里唱得,海鸟和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

我想我会有更好地开始。


4

军训结束后,三个女生的友谊已经飞速发展。为了和清晨晓颖时时刻刻在一起,形影不离,不是同一个寝室的顾晨夕甚至找到了百年难得露面的班助,央求她换寝室。

看着顾晨夕忙里忙外的折腾,清晨和晓颖在无奈她的黏人劲儿后,也兴奋地帮她从另一个寝室搬运行李。毕竟能在大学里,这么短时间内认识如此合拍的朋友,的确是难能可贵的事情。

“清晨,电话!”

晚上回寝后,清晨洗漱完毕,正在晾晒自己的蓝色毛巾,顾晨夕就把她的手机递过来。

显示的是陌生的校园短号。清晨按下接听键。

——“喂,你好哪位?”

“你好,林清晨吗?”陌生的男声。

——“额,是的,请问你是?”

“林清晨,你不认识我的。快到你们寝室楼下,找穿红色衣服的我,有急事。”莫名兴奋地嗓音,快速说完便结束了通话。

莫名其妙地被挂了电话,清晨挠挠脑袋。顾晨夕按摩着面部刚涂好的乳液,好奇地问到“谁啊?”,一五一十的把对方的话告诉了顾晨夕,清晨自己的心里也打着大大的问号。

“我们陪下去你看看。”刚爬上 床的晓颖又从扶梯上下来,劣质的床板引起隔壁床铺剧烈的摇晃,四人寝室的另一位不太好相处的成员肖琪,不满地发出“啧”的声音。

忽略了这一小小插曲,三个人踩着拖鞋急急忙忙往楼下走去。

在女寝门口的花坛边果然看到一个背对着她们的红衣男生。清晨跑上前,礼貌地问道:“你好,我是林清晨,你是刚才打电话给我的男生吗?”

矮矮的红衣男兴奋的转过身……

如果说十几年的教育告诉清晨凡事不能以貌取人一直是清晨所认可的真理的话,那么那一刻发生的事便彻底颠覆了清晨的三观。

红衣男生转过身,上下打量完清晨后突然激动地抓住清晨的手,唾沫横飞的开始自我介绍:“清晨我是化学系二年级的学长我也叫林青辰虽然我的青辰不是你的那个青辰但是你不觉得我们很有缘吗名字读音居然一模一样我是在校讯通上发现你的我当时就想你肯定很漂亮一见面果然是这样我们做个朋友吧以后有问题可以找学长……”

清晨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身高不足一米七、小眼睛、满脸痘痘、胡子拉渣、还穿着色彩异常丰富杀马特风格衣服的男生,吓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一样震惊的晓颖还定定地站在原地,身边的顾晨夕两步并作一步快速走上前,一把拉出清晨的手,指着红衣男就开始骂道:“有病吧,打着学长的旗号来泡学妹,谁和你有缘分,大晚上害我们跑7楼你不要太过分,别再让我见到你。”

三人撇下杀马特的奇葩红衣学长,自顾自走进女生寝室。

“我们清晨果然是大美女,这么快就有学长找上门来了。”气喘吁吁地爬上7楼,顾晨夕还不忘打趣清晨。

又气又好笑地拧了拧顾晨夕的脸,清晨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太可怕了,黑色桃花啊。”

回寝,三个人嬉笑打趣后,躺进被窝已经十一点了。

听着室友们均匀的呼吸声,清晨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曾经,有人为她挡过这样的烂桃花,幼稚少年挥拳用武力为她解决的困扰,简单直接粗暴却又温暖幸福。

你在就好了。


5

金色的桂花散出好闻的味道,深秋略带余温的清风将凉意洒向大地。枯叶不甘寂寞地从树梢枝头落下,在空中舞一曲生命的终结。

在一个月的军训加一周的学习后,终于迎来十一小长假。

一些在大学所在市区邻近城市的学生们早早地就买好了回家的票,就等着课程一结束就赶回家。省外的学生则依旧孤单的留守在校,将节日的喜庆热闹排斥在外。

清晨的家离学校所在的A市有200公里的距离,直达家乡的长途汽车3,4个小时就能到。买到回家的车票最早班次是下午4点出发,吃完午饭送走了顾晨夕和晓颖,清晨也只能百无聊赖地打开自己的笔记本上网打发时间。

寝室里只剩下家在本市的另一位室友——肖琪了。清晨自认为自己是个还算好相处的人,身边形形色色各种类型的朋友也都接触过。可是肖琪,清晨却怎么都接近不了。冷若冰霜一副傲气的样子,偶尔挑着眉睁着丹凤眼指责她们三个的过分活跃。每每这时,顾晨夕的暴脾气总是按捺不住,叫嚣着和肖琪争吵。清晨晓颖纵然有再多不满,也只能抱着以和为贵的心态将顾晨夕拉到一边。

也许是性格不同吧,清晨叹口气这么想道。

手机铃声响起,来电提醒是妈妈。

“喂,妈妈。”

“清晨,什么时候的车票啊?待会儿到了你爸爸会去接你。”妈妈言语里是明显充满期盼的喜悦,毕竟女儿第一次离开她到别的城市那么久,牵肠挂肚在所难免。

“嗯,好啊。不过是4点的票,到家会很晚呢。”

“知道啦,再晚都要接你的。晚上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

结束和妈妈的电话时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清晨想着赶去车站还要半个小时,早点出发好了。整理整理东西,和肖琪说了声“再见”,也没在意对方是不是搭理她,就走出了寝室。

清晨踩着林荫路上的落叶,想着晚上马上就要见到爸爸妈妈了,心里就很愉快。亲情就是这样,近在咫尺总嫌弃长辈苦口婆心的唠叨。等到走远了,才会回过头去想念和理解。

清晨低着头整理自己绒线外套的纽扣,慢慢踱步。猝不及防地,迎面快步行走的人狠狠地撞了上来。清晨略显错愕地抬起头,停下脚步,揉着被撞疼的肩膀等着对方道歉。

个子高高的男生停下脚步,显然没有领会到对方的意思。伸出修长的手抓了抓头顶被风吹乱的发型,眼睛看着别处,像是问空气又像是问清晨道:“男生寝室怎么走?”

清晨微微仰头,盯着这个无礼的男生有点愤怒,随手往林荫路的左面指了个方向就自顾自走远了。男生也不停留,两个就这样背对着走远。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方向好像是去往女生公共浴室的。独立的公共浴室,周边除了管理浴室打卡的阿姨的值班室就再也没有其他建筑的地方,会去那里的男生,不是色狼就是流氓。

走出生活区和教学区的清晨看着前面和自己十分钟前看到的花园一模一样时就傻眼了,虽然学校很大,但是自己方向感也没有那么差吧。眼看着已经3点10分了,清晨焦急地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问路。好在遇上了值班结束刚吃完饭的门卫大爷,热心的大爷带着清晨走出了校门,还帮她打了车。赶到车站时检票口已经排队在检票了,一路艰辛,终于能回家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6 清晨喜欢假期那种慵懒的感觉,有阳光有温暖,很美好。 睡到自然醒,吃了妈妈精心准备的午餐,一家人聊着一个多月发生...
    shen梦溪阅读 256评论 2 0
  • 不叫游记,不叫记录,因为我还只是过客,但是我愿意将在无锡的每分每秒都记录下来。 纵然已经过去4天,但是回溯那42个...
    GandA阅读 221评论 0 1
  • 可能年少纯真,觉得喜欢一个人就是一辈子的事,所以就会倾注全部的爱去爱一个人。后来你才发现,你可能只是不甘心而已
    圆元1996阅读 59评论 0 0
  • 你说~ 用黑暗填满身躯 那眼睛 是用来让月光照进 洒在心上 让心里有片光明 掩盖荒芜 我说~ 心里有光驻进 黑暗便...
    湘云xy阅读 361评论 3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