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药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褚褚一

将“砖块”从耳朵上拿开,茶茶抬头斜眼望向躲在乌云下的太阳,牵动了一下嘴角。

收银小姑娘望着茶茶的笑容,感觉特不对劲,每次表哥要捉弄自己时就是这种笑容,让人看着渗得慌。

“呐,你的伞。”

收银小姑娘拉住茶茶的衣角,黑色的衣服,眼睛看不出,手却摸得出水渍来,跟刚刚从洗衣机里捞出来的衣服差不多。这料子真差劲,应该是那种地摊上最便宜的,谷妈所说的那种尼龙料子,而且是几块钱可以买一大堆的那种,好扎手。

她将手中的衣服立刻放下,茶茶接过她手中的伞,扯出一丝笑容道:“谢谢你。”

“就只值一句谢谢?”

“不然?”

“请我去广岛喝杯。”

“广岛?”

“嗯。”

“抱歉,今天不行,改天来找你。”茶茶说完,拖着湿哒哒的鞋子朝着家走去。

她就那样看着茶茶向前走,一步一步,离她的距离越来越远,仿佛她和他之间只是两条相交的直线,过了这个点,就不再有交集。

“猜猜我是谁?”

一个身着黑色麻球,脚穿白色网球跑鞋的年轻男子用他的双手将收银小姑娘的双眼蒙住。

“表哥,别惹我,我心情不好。”

“哎呀,谁敢惹我家小公主啦,告诉哥,哥准保将他打得稀烂。”

“你若动他,小心本公主告诉舅舅你在夜光的事。”

“她死了。”

“什么?谁死了?”

“清风。”

“嗯?我昨天去夜光的时候还见过她呀。”

“就今天啦。”

“怎么死的?”

“就按小卡卡你说的那样呗,死了也就死了。”

“她还是不愿意?”

卡卡拉着少年走进超市与其面对面坐下,从货架上取下些许食物放在两人之间的桌子上。

少年看了一眼,就没再看第二眼。见此卡卡也不勉强,这个少爷是不沾染俗物的,自个儿拆开一袋薯片啪啦啦的响。

“识时务者为俊杰,连这点也不懂,死了也就死了。”

“靠,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别整天说些,当心被雷劈。”

“后事谁处理的?”

“姚红呗。”

“她的家人呢?”

“早查过了,她和姚红关系十分好,据说,她家就她和她弟弟两个人,很好打发,给了三十万块钱。”

“尾巴收拾干净就行了。”

“刚那个小子是谁?”

“哪个?”

“就刚刚那个。”

“刚刚哪个。”

“不说是吧,我去查。”

“不准动他,否则我跟你急。”

“走,回家去。”

“不去。”

“还跟姨闹腾?”

“哼,本公主就不信离了他们本公主能饿死。”

少年见卡卡执意不肯走,独自一人开着一辆法拉利离去,等法拉利消失在远处,卡卡拨通了姚红的号码,说了几句就挂了。

了理完姐姐的后事,茶茶约见了姚姐。

夜光两米开外一家叫广岛的咖啡厅,临窗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的姑娘,一袭绿芽色旗袍紧紧裹着她的身姿,棕色波浪长发随意搭在肩上,她的脸向着玻璃外,不知看到了什么,眉头一直蹙着。

茶茶走进广岛看到的就是这幅画面,为什么不能在电话里说?难道姐姐之死真有什么隐情?

“姚姐,你好!”茶茶走到离姚红一米远的地方站定,朝着姚红喊了一声。

“茶茶来了,坐吧,喝点什么?”听到声音,姚红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茶茶,眼前的少年爽朗的笑容不再,他心中的怀疑一直没消散吧,可是如果怀疑不消,再追查下去,倒时候死的就不止清风一个了,他可能也会保不住。

茶茶拍拍衣服裤子走到姚红正对面坐下。

“随便。”

“这里面是三十九万,你收好。对于你姐姐的事情,十分遗憾没帮到她,你 请节哀,我和你姐姐情同姐妹,如今她不在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姐,有任何事随时打电话给我。店里还有事,我就先走一步。”

见茶茶接过卡片,姚姐抬头向对面看了一眼,将心中早已经打好了腹稿平静地说了出来,说完后也不等茶茶的回应,也不看茶茶的眼睛,站起身来拉开座椅,抬起步子下了台阶。

“姚姐,请等一下。”见此茶茶连忙也跟着站了起来,叫住往门口走去的姚姐。

姚姐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头,只是看着脚下的地面,盯着地板,不吭声。

茶茶犹豫了一下,他快走几步,站在姚姐面前,眼睛一直注视着姚姐开口问:“我姐她真的得了不治之症吗?”

姚姐沉默了一会,抬起头与茶茶四目相对,说道:“你姐她确实得了不治之症,无药可医,也无药可救。”说这句话的时候,姚姐加重了语气,特别是在最后“无药可救”四个字上,像是在提醒着谁?提醒着什么事?

茶茶心中很是疑惑,同时也十分自责,姐姐得了病,作为她最亲近的弟弟居然不知道,可是就算是无药可救的病,也不至于说死就死了。于是茶茶再次问道:“警察可有来过?”

“有的,确定是病症发作而死,但是法医说过,你姐姐好像是自己在寻死。”

还有后半句,姚红没说出来,按理来说清风没那么快死,不说再活个十年,至少可以再活个五年,这话她不敢对茶茶说,她更不敢说,她最后见清风时,清风已经死了,当时少爷在场。

“ 姐姐最后见的一个人是谁?”

“是我,她跟我说了一大堆莫名奇妙的话,当时不明白,现在看来她就是在交待后事。”

现在回想起清风像是预感到自己会死,所以将银行卡密码都交给了自己,还将她的弟弟也交付给了自己,可笑的是自己还以为她是有那层意思,想到这里,姚红感觉自己真是花心之人。

“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现在再说这些也没用,逝者如斯,生者已矣。”

离开广岛后,茶茶将出租屋退了,搬到了学校的宿舍,将全部心身投入到学业中,他的人生中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各种技能,每天穿梭在学校的宿舍,教室,图书馆三点一线中。

有一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没想到当初帮他保存手机和伞的小姑娘居然也和他在同一个学校,于是他的三点一线中不止他一个人走,还有一个叫卡卡的小姑娘。

两年时间一晃而过,毕业之际,茶茶在市中心找了一家公司实习,准备将所有的物品都搬到他们的出租屋去,房子就租在广岛的不远处,租金一个月五千。

茶茶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会租这么贵的房子,想当初他和姐姐的出租屋一个季度才五千。只是有了卡卡,他可以委屈自己,却不能委屈她,这两年他也大概知道了她的一些家庭情况,他和她之间那遥远的距离,他也清楚。曾经一度他有想过放弃,可是一想到姐姐留下的话,让自己找一个你爱她,她也爱你的人一起过一生,他就咬着牙加倍地努力,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

突然口袋震动起来,伴随着张雨生的声音:

“我知道我的未来不是梦,

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

我的未来不是梦

我的心跟着希望在动

我的未来不是梦

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

我的未来不是梦

我的心跟着希望在动......。”

茶茶左手掏出iphone8 plus,右手食指指腹放在绿色圆圈上一路下滑。

“亲爱的,我现在去你宿舍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拉过来,你就在房子里等着我就好了。”

两年前的小姑娘,现在的女人,每次都将自己的事情放在首位,安排的妥妥当当,想到此,茶茶露出满脸的笑容。照现在这样,也许不用五年就可以将她娶回家了。

而此时茶茶口中的小女人手里抓着一张纸浑身颤抖着,直扑倒在茶茶的床上,将头埋进被子里,双肩不断的晃动着,传来一阵阵压抑的哭声。

幸好自己从来不曾带他去过夜光,幸好自己从来不曾带他去过夜光。不说,也不用说,只要我不说,谁知道,谁又记得当年的洗脚妹,除了他,除了她的亲弟弟,不能说,绝对不能说。想到这里卡卡重新站起来,抹掉脸上的泪珠,拿出随身携带的镜子,对着镜子补起妆容。

有人曾说过,真正爱一个人,就会融入对方的生活,将对方的一切都会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茶茶对着卡卡说:“谁欺负你了?看我不把他打得稀碎。”

卡卡闻言想起两年前,他姐姐去世时,初见他时,表哥也对着自己说过同样的话,那时想笑,现在却笑不出来。于是闷声闷气地说:“你的丈母娘呢。”

闻此言茶茶一把将其搂住说,那还是让她把我打得稀碎更好些,不过必须是连你的那一份一起让我承受才行,就算碎成泥都没问题。

收拾完东西茶茶一起去了广岛吃晚饭,恰巧碰到姚姐。

三人一照面,姚姐就接收到小公主传来祈求的讯号,她只得按下不提当作不认识卡卡,可她没想到的是,茶茶告诉她的事:小公主和茶茶居然在一起了,现在还住在一起,这让她震惊不已,如果小公主和茶茶真结婚了,她百年之后如何跟清风交待??

“帮姚姐去买个叫花鸡可以吗?茶茶。”姚姐按耐不住将茶茶支开。

“好啊,卡卡你有什么需要带的?”

卡卡摆了摆手,她都忘记了,当年那事是姚红处理的,她和他会认识不奇怪,可她奇怪的是姚红和他的关系看起来十分好。

见茶茶走远,姚姐迫不及待地说:“你不可以跟他在一起。”

“凭什么?”

“他姐姐的死,少爷没跟你提过?”

“那是表哥惹得祸,跟我没关系。”

“小公主你觉得他若是知道了,你们该如何相处?”

“我不管,那是以后的事情,姚红,别怪我没提醒你,若是这事让他知道了,你是知道我们家的厉害,能让一个清风悄无声息的消失,自然也能死一个姚红。”

见姚红执意反对自己和茶茶在一起,卡卡哗地一声站起来,指着姚红的鼻子恨声说道。

“你不怕午夜梦到他拿把刀割你脖子?”

“哼,活人都不怕,还怕死人,再说,他姐的死跟我没关系。”

“整个夜光的人都知道清风的事是你出的主意。”

“我不过说说而已,谁知道表哥真的照做了,跟我没关系,再说了,这件事情早就过去了,休要再提起。”

姚红见劝不过小公主,只得将小公主的事情跟少爷说了,结果少爷说,就他一个穷小子,卡卡能看上他是他的福气,敢折腾就送他下去见他姐姐。

无奈之下,姚红决定去提醒一下茶茶小心一点。

对于姚红的话,茶茶很是疑惑,这种疑惑跟当初得知他姐姐因不治之症发作而死时一模一样。

见茶茶没有懂自己的意思,姚红直接要求茶茶跟卡卡分手,茶茶一下子蒙了。

回神过后自然是万般不肯,姚红直接扔出一个信封。

茶茶拆开一看,是清风的笔迹,上面只有一句话:不准跟贾家任何人来往。

贾家,潭洲市有名的望族,传说中贾家主人说一句话,整个潭洲都要抖三抖。

而潭洲最大的足浴城夜光据说就是贾家的,可是这跟卡卡有什么关系,卡卡可是姓洢笑,茶茶心里这样想的也就这样说出来了。

还记得当初卡卡说她姓洢笑时,茶茶笑得直在地上打滚。卡卡问为什么?茶茶说,洢笑一笑,不就让人笑的么,最近正在热播的微微一笑很倾城,该不会你就叫一(洢)笑倾城吧!

卡卡没吭声,她不好意思告诉茶茶,她的小时候就叫倾城,全名:洢笑倾城。卡卡还是后来她自个儿改的,是跳着脚闹着改的,为此舅舅还不足足一个月不搭理她。

“没错,卡卡是姓洢笑,可你知道我们叫她什么吗?”

“我们叫她小公主,她的母亲姓贾,当年小公主洗三时,贾家直接在整个潭洲城最繁华的长安街,就是你现在站的这条街摆流水席,摆了整整一整条街,据不完全统计,当天耗费上十万,而卡卡的舅舅当场宣布小公主取名为倾城二字,只是后来她为什么改名这就不得而知了。”

真的是孽缘,清风和少爷,现在又轮到卡卡和茶茶,难道这两姐弟上辈子和贾家之人有渊源不成,这辈子让他们姐弟前来还债?这些天因为这事,姚红烦得头大,整天看网络小说打发时间,其中就有一本小说提到孽缘之事。

“你觉得你和她有明天吗?你们两个不合适,不说别的,单单贾家这关你就过不去。”

茶茶沉默着,姚红有些着急,这明显是没听去的表现。

“没错,我现在是穷,但我不会永远穷的。”茶茶伸手抱抱激动地不能自已的姚红。

痴儿啊痴儿,如清风一样的痴,清风没拦住,难道要让茶茶也走上清风的老路吗、?姚红心里不知该怎么办,自己继续旁观,继续看着眼前原本有着大好前途的年轻人走向末路?也许是时候说出真相,可说出真相以他的性格也是一条死路,这个小孩就没有活路可走?上天,清风若你有灵,给我些许提示吧!

“你连你姐姐的遗愿也管了?”

“姐姐会原谅我的。”

姚红正准备开口时,一帮人带头走进来,一把抓着茶茶就走。

“少爷,等等等。”

“这事跟你没关系,姚姐。”

“如果小公主知道了......。”

“姚大经理,这事就不劳你费心了,卡卡啊,出不来了。”

姚红闭上眼光,再次感受到那种刀切割肉时心却无力的感觉,两年前从清风房间出来后,与少爷在走廊相遇,当时她没阻止,事后还成了帮凶,而今天又只能看着事情的发生?

再次睁开眼睛,姚红掏出手机拨通卡卡的电话,里面传来:你好,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卡卡望着不停响的手机,狠狠地瞪了保安了一眼,走过去拿手机,手机却不见了。

“哎呀,不准关机,否则要你好看。”

保安手停在关机键上,露出无奈的笑容,这个小公主真是个魔鬼,不知道谁能将她收了去。

“哼,说,谁打来的?”

“姚红。”

姚红,她可从来不给打电话的,这号码会存上还是上次在广岛时候存上的,难道是茶茶出了什么事??

这可怎么办?

六个保安就那样看着自家的小公主在客厅里转来转去。

“这样,接,问问那边什么事?”

“这不行,老板吩咐了不准您跟外界通电话。”

“是不准我,又不是不准你们,接!否则我让你们见不到明天太阳。”

“这这这这......。”

卡卡眼睛一直盯着手机,屏住呼吸,竖起耳朵。

“卡卡,茶茶被少爷带走了,查到去了城南的仓库。”

城南仓库,茶茶躺在地上,站起来,啪地一声又躺地上了,而另一边少爷手里拿着遥控器,左右摁着,远处一批货物缓缓升起,缓缓移动,正停在茶茶的正上方。

“表哥,住手。”

“卡卡,别过来,危险!”

茶茶将脸紧紧贴在怀中的卡卡的脸上,满眼充血。

“啊!!!!!”

只见茶茶乌黑头发,寸寸成雪。

接上一篇:最后的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