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顺风车

        ——人生是场旅途,相逢总有别离,聚散有时,何必相依。

               

图片来自网络

               

                                  01

        “你好!于先生是吧,我姓宋,之前联系过的。”

        “哦,你好你好,快上车吧,外面冷!”

        “好,现在过年回家真是一票难求啊?”

        “没办法,谁叫中国人多,过年了都想回家看看,高铁动车就那几趟,还有那么多票贩子把票都提前搞去了。”

        “嗯,是啊!要不是你,我从西海还不知道怎么回老家罗城呢!”

        “没事没事,反正是顺路,一个人开车回去也无聊,你搭我的顺风车,我也正好找个伴!”

        于智勇开着他的那辆新买的别克牌轿车搭载着这个从网上找的陌生人飞驰在绕城高速上。

        凌晨四点的西海还沉浸在夜的寂静中,道路两边的灯光穿透了渐起的雾气,在黎明的初亮中泛起丝丝朦胧的昏暗。不远处楼宇上闪烁的广告牌向着身后疾驰而去,送别了远去的归人。

        这是于智勇第一次开车回家过年,他怕一个人路上无聊,也想着搭几个人,顺便挣点油钱。宋海成就是他从起点接的第一个人。


                                  02

        “我看你是从机场过来,是从国外回来么?”

        “是啊!我刚从国外回来。出去五年了,大学毕业也五年了,这是第一次回来过年。”

        “这么多年不回来过年,不想家么?”

        “想啊,可是工作没办法啊。在国外一到过年的时候就想起母亲做的菜,想起以前一家人围在一起吃火锅的场景,想着想着有时候眼睛就酸酸的。”

        “啊,是挺难的!年轻人在外都不容易。你看我一年到头在外面飘着,工作压力大,房子买不起,家里人还整天催着找女朋友结婚,烦啊!可烦归烦,累归累,一到这个时候还不得乖乖回家过年。你呢?结婚了么?”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不管将会面对什么样的结局 ……” 汽车的电台里正播放着李宗盛的《漂洋过海来看你》。

        此时的宋海成依然静静望着窗外,沉浸在音乐给他制造的怀念中。于智勇这么一问,宋海成先是一阵沉默,随后小声应了句“还没呢,早着呢,不着急。”

        “说是不急,可眼看就快三十了啊!过了这个时间,再想找可就难了啊。我要比你大两岁,你别嫌哥多嘴啊,怎么样?有对象么”

        宋海成笑着说:“怎么样,哥还想替我介绍?”

        “你这就是说笑了吧。你看你这长相,这个头,这海归经历,妥妥的黄金单身男啊。背后肯定一大堆美女跟着转啊,还要我介绍?!除非两种情况……”

        “哪两种情况?”宋海成接着话问。

        “这还不简单,要么是受过伤害,要么就是gay呗?”

        “我可是正儿八经的男人,你可别瞎猜啊?”宋海城故意提高了嗓门笑着说。

        “哈哈,那就是受过伤啊!这年头像你这样纯情念旧的小伙子不多了啊!”

        宋海成没有矢口否认,沉默了下来,紧紧捂着腰上挎着的包。他不想去解释什么,可内心的一股冲动挑动着他自以为平静的心。

        “以前读书的时候,谈过一段恋爱,毕业了该各奔东西了,于是就分手了。这些年心也谈下来,一个人习惯了,就不想再找了”

        “能让一个男人心灰意冷这么多年,看来这个女的能耐不小啊!”

        宋海成没有再应答,头靠着窗静静地睡下了。

        “你先睡会,一会到孔城还有一个人要上车。”伴着初升的太阳,汽车一路向北飞驰而去……

                                  03

      “喂喂喂,你好师傅,你到孔城了么?我在汽车西站这边道路的交叉口出处,你方便来这里接我一下么?我一会用微信给你发个定位。”

        “我快到了,你在路边等我一下,十分钟左右就能到达。”于智勇挂断了手机,打开微信,跟着导航在孔城行进。

        到了汽车站,于智勇慢慢降低车速,打开双闪灯。路边一个披着长头发,面容清瘦,大概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女子一直朝着于智勇招手。

        于智勇把车开了过去,在女子身旁停了下来,打开车窗,问了句“你是到罗城的对吧?”

        “你好,你好,之前我们联系过。”唐艳秋用清脆干练的嗓音主动应答。

        “快上车吧,后面已经有个人了,你就先坐前面吧。”

        唐艳秋放下行李,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她并没有刻意去瞅坐在后排的宋海成,只是隐约感觉后面坐个男人。三个人默不作声,安静地听着电台里播放的王菲的《匆匆那年》。


                                  04

          宋海成被歌声叫醒,顶着连日奔波的辛苦,他绕有倦意的睁开眼,透过车窗往外望去。阳光透过车窗照射进来,稍微有些刺眼,他看看了手机,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

        “你醒啦,到孔城了。”于智勇说。

        “一觉睡了几小时,差点忘了时间。”宋海成不经意说着。他朝着前方车位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乌黑笔直的头发,侧脸稍显消瘦但匀称修长的脸形。

        宋海成忍不住喊了句:“艳秋!”刚说完又放低了声音,沉默了下来,像是小孩子做错了事等着大人处罚。

        唐艳秋透过后视镜向后看了一眼,又稍稍回了半边头,“海成,是你啊,这么巧”唐艳秋用淡淡冷漠的声音回答着。

        “是的,巧啊!这么多年没见了,没想到在这里又见面了。怎么样,这些年过的好么?”宋海成说着开始激动起来,他一激动就开始有点结巴起来,有点语无伦次。

          “嗯,挺好的,你呢?”唐艳秋还是一如之前的平淡冷静。

        “我也挺好的,刚回来,回家过年!”

        “原来你们认识,这世界也太小了!”于智勇笑着说。

        “嗯,我们是高中和大学同学……”宋海成欲言又止,似乎还想再说什么,终于又沉默了。

        唐艳秋没有再说什么。此时的车里重归安静,电台音乐的歌声那么清晰、悠扬,只有于智勇附和着旋律,小声哼着汪峰的《当我想你的时候》。

        “那天我们相遇在街上 彼此寒暄并报以微笑 我们像朋友般挥手道别 转过身后已泪流满面”


                                  05

        此时的宋海成再也不能平静下来,在他内心埋藏了许久的记忆像是翻腾的海水不住向外翻涌。

        他想起了那个夏天,那个炎热的下午,宿舍楼下那个他等了许久却始终见不到的人。他心里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能那样绝情,那样决绝的不看与他见面,不肯接受他的道歉。他在烈日下苦苦等待,足足等了一下午,最后只等到一句“你回去吧,我们还是不要见面了”。

        这个人现在就坐在自己面前,从背后看去是那样的熟悉身影,可内心里却又陌生的可怕。他忽然明白了一句话:这个世界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我在你面前,你却对我视而不见。

        宋海成又看了一眼唐艳秋,这个他曾今深深爱过的那个唐艳秋,这个从那天起发誓再也不联系的唐艳秋。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只可惜没有时光穿梭机把一切都拉回到过去。


                                  06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奔驰,蓝蓝的天空下一朵朵白云在悠闲漫步。起伏的山丘,灰白的村舍,青色的树木……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一种美好的惬意。

        “前面就是丹城了,还有两个人要上车,到时候大家挤挤哈。”于智勇说。

        宋海成没有说话。唐艳秋随口提了句“你这一路可带不少人啊?”

        “一对老年夫妇,电话联系我说想相伴出去走走,顺便找点过去的东西。”于智勇说。

        车到了丹城市,在如约的地点,一对老人,早已等在路边。于智勇停下车,示意老俩口上车。

        两位老人头发花白,看样子将近七十,但精神抖擞,腿脚也很利索。车门打开,老头缓慢和蔼与车上的人打照顾,并将视线移向前排,用商量恳切的语气对唐艳秋说:“我老伴晕车,能否让她坐前排?”

        唐艳秋犹豫了一下,接着说了句“好”,下了车坐到了后排宋海成旁边。唐艳秋没有直视宋海成,如陌生人般端坐在位子上。

        宋海成可能连做梦也想不到,他们之间尽然会以这种方式再相见,以这种方式近距离的坐在一起。淡淡的眉毛下一双明媚却似含泪的眼睛,除了稍显疲惫的神色,一切一如记忆中一样。他没有主动和唐艳秋说话,只是尽量保持安静,保持呼吸匀称,这样的氛围是唐艳秋渴望的,宋海成似乎也沉浸其中。

        “你们老俩口可真有闲情啊,年纪这么大了还学年轻人搭顺风车。”于智勇用半调侃的语气说。

        老头和他的老伴相视而笑,“人老心不了,年纪大了也想学学年轻人浪漫一次,去开启年轻时埋下的秘密。”老伴说着笑了。

        “秘密?啥秘密啊!和我们讲讲呗!”唐艳秋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这一颦一笑,宋海成都看在眼里,过去的美好似乎又回来了!

        “年轻的时候,我到平城插队,经人介绍认识在平城大学读书的她。她父亲那时候是大学教授,看不上我,也不想人自己女人嫁出去,就是不同意我和她好的事!”

        “是啊,为了这事,我和我爸吵过闹过,也不知道是他给我灌了什么药,一根筋就认准了他,就这样一根筋的走到现在,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好笑。”

        “人这一辈子,真的短的很,留不得半点犹豫,一眨眼一辈子过去了,到头来再回想那个能陪你经历苦难幸福的也就这么一个人。所以懂得珍惜和拥有才是最大的福分啊!”老头说着也笑了。宋海成听着一边点头,一边看着坐在旁边的唐艳秋。


                                07

        车到了平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半边天际,给整天大地增添了一分朦胧之美。

        于智勇在平城大学门口停下车,老俩口准备下车。“还没告诉我们你们的秘密是什么呢?”宋海成说。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不妨再耽误你们一点时间。”老头说。

        “既然来了,也不在乎这么一点时间了。”于智勇停下车,示意大家下车休息休息。

        在一颗高大的银杏树下,老俩口慢慢蹲了下来,宋海成和唐艳秋赶忙上去搀扶。冬日的银杏脱去了秋时的金装,呈现出一片简约而脱俗的神态。

        “当年我们立下誓言,如果我们能走在一起,那么就要在我们金婚之时重温当年的誓言。”

        老头示意让于智勇找来工具,在银杏树下慢慢挖下去。不久果然挖出了一个用布包好的精致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张写了字的纸。

        老俩口一起慢慢打开来,面带微笑的读着。

写给五十年后的我们:

      当你们再次打开这封信的时候,相信你们已年逾古稀了。岁月侵蚀了你的容颜,时间刷白了你的乌发,可唯独不可撼动的是我们连在一起的心。是什么让我们心心相依,永不相离,正是那个被所有人都不看好的“爱情”。

                                                          1970年夏


                                  08

        车过了平城,很快就到罗城了。唐艳秋家在市区,在临近公交车站的地方唐艳秋先下车了 。 宋海成赶忙下车帮忙拿行李,唐玩秋礼貌性的表示感谢,说着就提着行李准备回家。

        “小伙子,还不追上去,有什么话赶紧说啊,过了这村可就没那店了啊!车上的一切我可看的清清楚楚啊。”于智勇笑着说。

        宋海成拿起包赶紧跑了上去。“艳秋,等下,有点东西想给你……”一边说着,一边急忙从包里拿出东西。

        唐艳秋立在那里,接过东西,看着宋海成钻进出租车,渐行渐远消失在昏暗的视线中……

        夜里,唐艳秋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打开灯,一件一件看着宋海成这些年来给她买的生日礼物。想着想着,就又拿起日记本开始写起来:

海成:

        这是我给你写的第500封信,终于相信世间有缘分这一回事。朝思暮想,却怎么也想不到我俩尽会以这种方式再见面。那天下午,我爸爸来看我,他一直都不赞我过早的谈念爱,要我认真学习。等到我爸爸走后,我去找你的时候,你已经不再了。为什么你不能再坚持呢?为什么我也不能坚持呢?造化弄人,让小小的矛盾成就我们的有缘无分。老人的事情让我很感动,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人生是场旅途,相逢总有别离,聚散有时,又何必相依呢?就让你永远存在我的日记中吧。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0,856评论 1 29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475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2,639评论 0 20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628评论 0 17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311评论 1 25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533评论 1 16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235评论 2 26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017评论 0 161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738评论 6 22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358评论 0 21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115评论 2 21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444评论 1 22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38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6,965评论 2 20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349评论 3 200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7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01评论 0 16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314评论 2 227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433评论 2 22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信载着你我的思绪, 在幽幽黑夜里流转起伏。 我希望它不会中途遇见一场雨, 希望它不至于沉没。 可是, 你却让它没有出发。
    霜夜月阅读 93评论 0 0
  • 历过千山万水 走过人潮人海 遇见你 我便心生欢喜 眼底掉落了星星 那星星 是你的眸子 我的爱情 遇见你 ...
    半叁阅读 597评论 1 3
  • 家里的电脑已经和八九十岁的老爷爷一样了,经常走走停停,有时候要查个什么资料之类,电脑半天动不了,真的很恼火,于是决...
    简悠然阅读 16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