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江湖

对于愚园路上的食物,我只有4个字的评语———生无可恋。

出门左转,脑子里并没有出现一家餐厅,哦,或者除了一家意大利餐厅。

我一般不太向右转,因为实在是无法让人有任何兴奋的感觉。

可我突然想起,前几天跑步的时候,在那个花店附近,好像新开了一家餐厅,那家店窗明几净,也不知道是吃啥的,不如去看看?

我们大水瓶座是天下唯二好奇心最重的星座,于是二话不说,就往那个方向慢慢移步而去。

走到店里,也没看招牌,就坐到里面,挑了一个风水最佳的位置坐下来。

此刻已经过了用餐高峰,店里也就我一个人。服务员很有礼貌地拿上菜单。

旁边一个老伯很像是老板,在他的目光监视下,女服务员自动自觉地介绍起该店的特色。

“我们是正宗的桂林米粉,这个干拌米粉是我们的特色,你也可以点一些配菜。”

我并没有很注意她的介绍,而是在品味观察这个女孩子的语气和形象,她说话轻柔,但带着从容稳定的节奏,面容清秀,我感觉沐着是一阵三月的微风。

“三月微风”还瞥了一眼我的手边书,是一本时尚插画集,她微微吐了几个字说:“是设计师啊。”

我忙说我不是什么设计师,心里却很欣慰,这里的服务员不是机器人,她们也是有地球上最好的生物智能系统,人眼识别功能。

以资深吃货自居的我,傲然地翻看菜单,我每到一家新店,一般会点一个基础款或代表其基本特色的主打菜,而不会冒然尝试最炫的或最贵的。

基础款做得好吃,其他都好说。反之亦然,可能不会再去了。

于是我点了一个干拌米粉,加一个卤腐竹,酸梅汤我想了想算了。还是那句话,基础款好吃,这些以后都可以尝试,否则的话,就…相见不如怀念了。

等了一小会儿,在焦虑还未到达之前,米粉就端然而至了。

米粉的呈现很本格,里面有酸豆角,花生,看上去很妩媚的米粉,散发着柔情,撩动着我的心。

但称得上是主角的,还是那闪闪发光的几块肉片,炸得金黄香脆,带着恬然的风度。

我心里想:“就是你了。”与此同时,筷子以光速把肉放进了嘴。

“哇哦。”

我的感官评委团响起了一阵掌声。

“这个…好吃啊。”

坐在旁边的这位戴眼镜地老伯开始向我介绍起这款米粉,他的脸凑近,看上去儒雅随和,不像是普通脑满肠肥的饭店经营者,更像是一位大学教授。

“在我们桂林,一般都是吃拌米粉,而不是这边的汤米粉。拌米粉,讲究的是里边的卤汁,所以你需要把它拌匀。”

我一边拌着米粉,一边说:“这个肉好吃啊。”

老伯好像找到了知己一般,眼里发光,说道:“是啊,这个肉片在我们桂林一般都会炸得香脆,但我只是把上面的肉皮炸脆,保留下面的嚼劲。”

我热烈地附和道:“这样不但更健康,也更好吃啊。”

接下去,我欢乐地品味了一碗正宗的干拌桂林米粉,这米粉的滋味,妥帖地安抚了仲夏稍微烦闷的情绪,让阳光下的万物恢复序位。

其实,食物的秘密在于走心。有心就能考虑到这些细节。这样的店家,不但能维护传统风味,而且还会贴心地进行秘密的改良。

在我的眼里,这位老伯的形象变得立体高大起来。

语文书上,老师要求背诵的脑残语体浮现我的脑海。

“不远千里,白求恩从加拿大来到中国救死扶伤,这是什么精神?”

同样的,“不远千里,这位老伯从桂林来到上海,把正宗的桂林米粉带给我,这是什么精神?”

一碗米粉下肚,我轻松地走出门,愁绪一扫而光,感觉阳光下,万物生长。

“这是什么精神?”

嗨,不去管它了。下次再去吃便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